买外围的app > 网游小说 > 棋盘翻转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九州娱城app365提款8天没到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主神崛起回乡小农民这个宇宙是喵的!全球之英雄联盟大数据世界九星游戏四万年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无数的黑色触须从比赛场的每一个角落中延伸出来,以拉扯的姿态将那名战士束缚在了场地的正中央。

    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被困在蛛网中的小虫。

    “这……这是什么技能?”战士显然不相信这种声势浩大的招数能从一个玩家的手中施展出来,再加上心理压力的陡增,便立刻慌乱了起来。

    而且事实上,直到现在为止他都还不知道面前那个对手的职业是什么。

    但那人没有说话,没有回应。

    他穿着一袭如教皇般高贵的白色长袍,无数的苍白发丝沿着各个部位垂于地面,双眼犹如一潭死水,表情更是完全的平静。

    面对着这样的一个人,战士突然噤声了。

    但是,他噤声并不是因为被那人的姿态所震慑,而是因为他的身体也开始变得苍白了起来。

    然后,就在下一瞬,如同涨潮一样的白色直接吞没了他那被黑色触须紧缚住的身体。

    没错,他噤声是因为他已经死了。

    ‘沙——’

    但是,虽然他死了,却没有化为白光,而是像一尊被打碎的沙雕一样,窸窸窣窣地变成了一堆粉末,从触须的夹缝间流落了下来。

    从被绑缚到全身苍白再到化为尘埃,这一大段过程所用去的时间最多不超过五秒钟。

    伊莉斯不知道在她看到这些场景之前的那一段时间中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很清楚的明白两点。

    第一点,这个人实力可能已经属于超规格的程度了。

    而第二点……

    伊莉斯沉默了,同时闭上了双眼。

    这是一种不愿面对现实的表现。

    ……

    第一轮比赛全部结束了。

    但是所有人的心却都没有平静下来。

    没错,那满场的黑色触须和那个一袭白衣的人彻底夺去了所有人的视线,即使是那些未曾看见的参赛者,也在赛后的精彩回放中看到了那令人惊怖的场景。

    然而,这只是对大多数人来说的。

    对于秋霜月他们而言,在看到那个白衣男子之后,脸上更多的是讶异和不解。

    “虽然我承认我现实生活里是近视……”彩络手上拿着一卷玄学刻印的医用绷带,不停用两根手指拉扯着上面白色的丝线,“但是那个人……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绝对是边缘长夜没错吧?”

    “嗯……”

    虽然自己的医用绷带被人拿在手里玩弄有些不爽,但比起这件事,玄学刻印还是更加关注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

    “他的名字。”秋霜月看着大屏幕上还在回放的黑色触须绞杀片段,“大屏幕上似乎并没有打出来。”

    “可能是转播人员的失误,我翻一下比赛记录吧。”于是彩络将手中的绷带塞回到玄学刻印的手中,然后呼出了比赛的相关页面。

    “让我找找,今天的第三百八十一场比赛……嗯……找到了。”

    说着,彩络便将那场比赛的记录拖了出来,以全息屏的方式展现在了众人面前。

    “第三百八十一场,战血演武vs……雏神白夜?”秋霜月看着这两个完全不认识的名字,皱了皱眉。

    “战血演武就是那个被虐杀的战士,而雏神白夜……我想大概也就不用说了吧。”一直旁观的辉光沙漏也终于开了口。

    雏神白夜就是那个长的和边缘长夜一模一样的人。

    ……

    当伊莉斯在比赛会场的走廊上奔跑的时候,突然迎面撞到了一个人。

    不过好在那个人走路是看着路的,所以直接伸出手扶住了她的肩膀,让她安稳地停了下来。

    “不好意思。”伊莉斯立刻抬起头对那人致歉,但当她看见那人的模样后,表情却变了。

    “走路注意点,虽然这里不是现实,但也不是闹着玩的。”秋霜月将手从伊莉斯的肩头移开,然后叮嘱道。

    “等等,我记得你是……”然后,在看到露出怪异表情的伊莉斯后,秋霜月似乎也想起了什么。

    ……

    “所以你和他分开了,然后他的灵魂被剥离了?”秋霜月靠在走廊的墙壁上,若有所思。

    “简单来说就是这样。”伊莉斯点头。

    “这样啊……是这样啊,怪不得我再也没见过他了。”秋霜月喃喃自语。

    “你接受的还真快啊。”伊莉斯皱着眉头。

    她本以为向秋霜月解释这件事情要花去更多的时间。

    “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呢?”秋霜月苦笑着摇摇头,“倒不如说,很多东西我可能相信的还有些晚了。”

    “所以……”秋霜月抬起头,看着走廊的天花板,欲言又止。

    伊莉斯笑笑,“你是想问雏神白夜的事情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两人之所以会在这里遇见,是因为我们都想去寻找他,没错吧?”

    “确实如此。”秋霜月的表情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在这个比赛场馆中,不管你想要出去还是进来,都是可以用传送来解决的,所以这些走廊和通道反而没有人会去用,倒不如说是显得有些形同虚设。”

    “那么。”伊莉斯清了清嗓子,“说正事吧,关于边缘长夜……或者说雏神白夜的。”

    秋霜月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伊莉斯。

    “因为我和他在一起待的时间最长,所以即便他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我也依然能说……他毫无疑问是边缘长夜。”

    伊莉斯直接把秋霜月最为关心的事情说了出来。

    “果然……吗。”秋霜月叹了口气。

    “但是,我不敢保证他还是以前的那个边缘长夜。”伊莉斯摇摇头,“说实话,即便他看上去的确和边缘长夜一样,但是他肯定是不认识我的吧,而且,你们这些添加了他好友的人,也没有看到边缘长夜上线吧?”

    “嗯。”秋霜月把好友列表拉到伊莉斯面前,上面那个离线的字样清晰而明确。

    “这就对了。”伊莉斯点点头,“所以现在的他,既是边缘长夜,又不是边缘长夜。”

    “非要说的话,只是一个披着边缘长夜的皮,但是内在却是雏神白夜的完全不同的一个人吧。”

相关小说:穿着西装的孙悟空这个大唐有点不一样日月神瞳这些末日不可能三国雄鹰暗黑之崩坏世界越过时空线越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