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网游之修罗传说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home必发888澳门永利娱场m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逍的度快若闪电,在夜幕的掩饰下更是难以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他经过的地方,重重的守卫只能感受到一股疾风的掠过,察觉不到丝毫的身影。而监控录像也仅仅只能捕捉到一闪而过的黑光。

    轻而易举的在层层守卫的眼皮底下冲出军区大院,同时令所有人毫无所觉,这种惊世骇俗的度担的起“百万军中取上将级”般的强大。

    一分钟后,他冲出了军区的范围,来到了那片坑坑洼洼的荒废土地,这里似乎是平时用以军事训练的区域,是他返回家中的捷径。

    夜幕中疾行,十月的夜风微微带着凉意。而风逍的心中也开始有些凉,因为自己从萧家出来的过程实在是太顺利了,没有遇到丝毫预料中的阻挠和狙击。

    难道是自己猜错了,还是他们自知不可能追的上我,所以根本没采取行动,今晚的一切,仅仅是一个试探。

    不!不对!风逍用力的摇头,他心中的警戒一直都没有停止过,这是他遇到危险之前经常会产生的一种奇妙的心灵感应。

    而且……这个夜晚似乎太静了,静的让人毛骨悚然。

    哧~~~~

    疾行中的身体猛地止住,因为他的身前竟挡着一张粗密的铁网,足有十几米高,百米多长,将前方的道路完全的封死。风逍的眼中寒光乍现,因为他清晰的记得这个位置绝对不该出现这样一张夸张的铁网。而且那丝丝的压迫感……是高压电!

    砰!砰!砰!

    不远处,身后、左边、右边同时响起三个相同的声音,风逍脸色淡漠的转过身来,阴狠目光扫过四周。那是铁网被立起并连接在一起的声音。

    好大的手笔啊!居然真的动用了……网!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会经过这个位置。”风逍淡淡的瞥了一眼空中,冷声问道。就在刚才,叶皇天漂浮到了他的上空,同时手中抓着萧鹰的手臂,带着他一起浮在那里,强大如波涛般的压迫感笼罩向他的身体。

    “因为你对自己的度太自信了。”萧鹰声音平淡,手中的“零”在黑暗中依然散着慑人的寒光:“血皇影风从未在度上被人越,所以,你一定会认为如果你全力逃跑,没有人能追的上你,拦的住你,否则,你也不会这么大胆无畏的前来‘自投罗网’。因此,为了不节外生枝,你一定会选择最简短的逃跑路线,而如果我推断的没错,这里是你的必经之路。”

    “是么……”风逍轻吸一口气,冷声道:“难道你就没有想到万一我不走这里呢?”

    “那样的话,我们自会放弃,然后会有下一次。以你的自信,既然可以答应第一次,自然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风逍轻叹一声,沉默一会,轻声道:“姜毕竟还是老的辣,真是好敏锐的判断力,不愧是狙神,我承认,你说的每一句都没有错。能将一个几乎没正面接触过的人分析的如此透彻,。我不得不佩服。今天即使栽在这里,我也不会觉得太冤。”

    他转过身来,右手一晃,漆黑的天诛刃展露它的黑芒,在黑夜中犹如欲择人而食的漆黑爪牙。

    他的心里远没表面上那么平静。眼前要面对的,或许是他出生以来最大的危机。

    “在京华肆意纵横三年,数次让我们华夏几个守护者束手无策,你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这么多年,能让我和老叶真正佩服的年轻人,你也是第一个!纵然今天晚上能b你陷入必死之局的天网,我们也整整准备了数天。一切……都仅仅是为了你一个人。你将来的成就,必定远我们的想象。”

    萧鹰丝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赞叹之色,同样一点都不奇怪为什么自己心高气傲的女儿会对他情有独钟。见到他之前,他或许绝对不会相信拥有如此能力的人会是如此的年轻。无论相貌、气魄、能力,无一不是高高站在人类的顶峰,他仿佛是上天的宠儿,集上天万千的心血与宠爱于一身。

    叶皇天对他的赞赏,更胜萧鹰。从他出师到现在,他是唯一一个伤过他的人,而且是如此的年轻!

    只是……(p.“只是……”萧鹰幽然一叹:“这些年来,你为何要犯下如此多的罪孽,你可以数清有多少无辜的人在你手下丧命么!你明白你这三年来的举动对整个华夏的格局所带来的变化吗!你犯下的罪恶,纵然死上千遍万遍亦不足以偿还。”

    风逍目光冷然,默然不语。

    轻微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由远及近,这是一个全身红衣,身材高大,面目粗犷的中年人。他的头根根竖起,隐约可见劈里啪啦的火花。而他的双眼竟透着诡异的红色,在夜色下转动时像是两点燃烧的火焰。

    “火神!”风逍的脸色再次一沉。为了自己,华夏竟同时出动了三个守护者,这是一种荣耀,但同时也让他清晰的听闻到了死神b近的脚步声。

    火神陈炎,华夏异能龙组的领导者,华夏异能界公认的最强者。只要他愿意,沾染上火神之火的人没有一个可以活下来。而他所释放出的火焰相传可以延绵百米。他单打独斗不及叶皇天,但说到杀人度,四神中他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陈炎向他微微点头,右手缓缓伸出,一团赤色的火焰在手心燃烧起来:“我同样欣赏你,但你的行为已经无限的出了我们所能容忍的底线,我们作为华夏最高守护者,没有饶恕你的理由。”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伏诛,或者是归顺国家,用你的后半生来偿还自己所犯下的罪孽。”

    漆黑的天诛划了一道阴冷的曲线,黑刃所到之处,竟仿佛将夜幕划裂。风逍将手中的刃尖指向前方,恨声道:“不必再说了!我本就是一个恶人!而且是一个永远不想,也不会赎罪的恶人。从三年前我面无表情的杀死第一个无辜的人开始,我就已经变得十恶不赦,没有了回头的道路。”

    “但是……我不会死!一定不会!没有为父亲报仇之前,我怎么可能会死!!”

    他的手在颤抖,后背已经被汗水打湿。脸色沉寂无波的叶皇天虽然一直没有说话,但他的无形威压已经数次险些将他击垮。

    “为父报仇……因为这样一个理由你就可以乱杀无辜!?”陈炎的脸上浮上一层怒色,而这愤怒里,却含着恨铁不成钢的痛惜。

    “或许在你们眼中,他们都是无辜,有的甚至还是国家重要和需要的人。但在我眼里,他们该死!我要用血的教训一点一点的告诉他们,这就是杀害我父亲的后果!”

    痛苦,仇恨,他所有的仇恨的来源,都来自那单纯而唯一的父子情。

    “三年前风魂剑圣风逍遥独自一人硬闯塞北端木堡,窃走他们世代守护的邪刃天诛……”叶皇天徐徐开口,声音浑厚如磐石,字字重击在风逍心上,他的目光扫过风逍手中的天诛刃,接着说道:“却在逃走时终被现。唉……或许是天意,当时适逢上官、司马、欧阳、纳兰家主一年一次的齐聚端木家……五大高手围击之下,风逍遥重伤而逃,从此和天诛刃一起下落不明。”

    萧鹰点头,神色凝重的说道:“当年那一战我也有所耳闻。只是……孩子,错的不是南方世家,而是你的父亲。家族世代守护的重宝被窃,他们怎能不倾尽全力去夺回……”

    “住口!”风逍的反应出奇的剧烈,眼中杀机乍现,那一瞬间释放出的气息让三人都微微一鄂:“在你们眼里,在所有人眼里,错的都是我父亲!!但在我的世界里,敢伤害我的家人才是错!而且是天大的错,永远不可饶恕的错,是必须以万死来偿还的错!不管那个人是谁,不管是什么理由!!!”

    原本同时面对华夏三神依然一直沉稳的他此时全身剧颤,呼吸粗重,脸色因极怒而变得狰狞。为了给死去的父亲报仇,他甘愿沦为华夏人人唾之的杀人魔,但他从来不后悔,也绝对不会后悔!

    “偏激!无可救药!”

    “没错!”风逍冷眼看着陈炎,漠视着他手中跳动的火焰:“但我喜欢这样的偏激。那又如何!而且就凭你们,还没有评价我的资格!”

    (有没有觉得用“网”将风逍困起来有点夸张,偏离实际?哦了,没办法,我已经想不出其他的方法了,你们还是接受好了。)</dd>

相关小说:七界传说网游之杀神起极品赌神超级护花保镖续南明修仙狂少阴阳仙尊茅山道士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