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穿越之庶子为政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五百三十八章 争执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时候,玉竹从外面匆匆忙忙进来:“不好了,皇后娘娘,太后娘娘,宸贵妃娘娘,璃妃娘娘,王爷,公主,几个老臣在皇上灵前起了争执,李公公让小的过来通知大家。”

    “争执什么?皇帝尸骨未寒,他们想造反吗?”和轻语皱着眉头说道。

    玉竹看到和轻语的样子,弱弱说道:“几位大人在争论,皇上驾崩之后,后继无人的事情……”

    “荒唐!没人告诉他们宸贵妃已经身怀龙裔吗?”和轻语更加激动了。

    玉竹看了一眼和轻语,皱着眉头说道:“大人们说,宸贵妃娘娘肚子里的男女不定,就算是个小皇子,也还年纪尚小,国不可一日无君……”

    “荒谬!那他们想干什么?想造反吗?”和轻语冷冷说道。

    凤咏听到这个话,无奈笑了,曾经的魏华清,不也做了这个事情吗?

    利用大臣,背后谋害自己的兄弟,让皇帝无从选择的情况下,一步步爬上了这个位置。

    其实,可以说,这个位置,本就不属于魏华清。

    “师傅,都城的飞鸽传书!看来是急件!”

    “不好!魏华清造反了!”

    “坏了!”

    “师傅,你在这,等着别的消息,我和兰儿下山看看,到底有没有别的消息。”

    “别下山,现在这时候,不能去,尤其是你和兰丫头!如果魏华清造反,只怕底下的消息也中断了,你要是平安回来没有传出消息还好,如果真的传出去了,只怕会被魏华清截住,反而给我们带来祸端!你听我的!千万别去!”

    “那要怎么办?难道在这一直等着吗?如果魏华清造反成功,我怕他会牵连清荫阁!你别忘了,容妃的事情,是他在背后策划的!说不定他早就查清了正初的身份,就等着我们上套呢!”

    “正初的身份他早就知道了,当初拐走正初的,就是素和族的组织!清荫阁这一劫是在所难免,你若是下山,只会招来更大的麻烦,现在魏华清还不知道你在这里,若是知道了,数罪并罚,清荫阁难逃一劫!”

    “不如,我替凤咏大人下山去取消息?”

    “不必了,木香师姐,我看师傅所言甚是,我们千万不能下山,自投罗网了。”

    “你现在回去,和兰丫头先把行礼收拾好,如果有什么万一,马上走。”

    “我们走了,你们呢……”

    “魏华清不可能一上位就针对清荫阁,但是你们如果被搜出来,就不一定了。如果来搜查的人见过你和兰丫头,京墨的身份就白弄了。”

    “好吧,那我们什么时候走?”

    “不必着急,等到他们搜上山都来得及。”

    “那我先回去等消息,师傅您一切小心,如果有什么问题,随时找我们。”

    “不用收拾了,皇帝死了,魏华清造反估计要成功,怎么办?”

    “这么快?”

    “应该是容妃死了,所以蛊不受控制提前反噬了。都城现在没有什么兵力,如果魏华清准备充分,不出今日就可长驱直入,直捣黄龙。”

    “素和族最多多少兵力?”

    “精兵三万……杀手不知道,如果算大军,十万吧。不过应该人不多,因为素和族还在边境,如果一下那么多人来,皇帝早就察觉了。”

    “那便不会那么容易成功。皇帝不可能让皇宫无人值守。”

    “也不一定,如果魏华清有自己的人,那就不好说了。再加上素和族那个组织,人应该也不少。”

    “凤咏说得对,现在都城没有大军,如果靠组织的人手,再加上皇帝驾崩,只怕真的可以成功。”

    “成功了。”

    “为什么!”

    “皇帝驾崩,魏华清凭遗诏上位。”

    “怎么可能!那遗诏肯定是假的!皇帝怎么可能还把皇位给他?”

    “也不是不可能,怪只怪皇子们质量太差,无从选择。”

    “不可能的,你们不懂,皇帝是十分多疑的人,甚至可以因为一点点怀疑,一点点颜面杀掉自己亲儿子,怎么可能让这样一个人继承皇位?”

    “那你告诉我,遗诏怎么解释?怎么突然冒出来什么遗诏呢?”

    “京墨大人,你就想想,就算,有遗诏,您告诉我,有什么人会把皇位给一个庶人呢?再说了,魏华清圈进在府,怎么会随随便便拿到遗诏呢?您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你说得倒是不无道理,只是现在已经这样了,这个过程不重要了吧?”

    “清荫阁也要早日做好防范才是。”

    “魏华清如果上位,一字并肩王府肯定没得好,还有文州的假凤咏肯定会露馅,这怎么办?”

    “弟子撤走,让他找我去吧。怎么样我都不可能让清荫阁弟子枉死的。”

    “可能吗?撤走?然后呢?你以为,魏华清会放过清荫阁吗?”

    “如果他有脑子,他就会放过,甚至他都会善待一字并肩王。”凤咏假装神秘说道:“你们有所不知,魏华清十分在乎面子,不想让人看起来自己贪恋权位机关算尽,所以他但凡有一点脑子,就不会对一字并肩王怎么样,甚至还有可能大赦天下来做戏。”

    “你这是在赌吗?”

    “对,我就是在赌,我赌对他的了解。他自知遗诏是假,如果做得太过分,难免有人破釜沉舟怀疑遗诏的事情,所以他更应该宽容待人,让人觉得,皇帝是因为立贤不立嫡,才选的他。如果他做了那些出格的事情,就会让大家明着服从,暗里编造一些有的没的,更加麻烦。而且如果魏华清想要大杀特杀,那你刚刚收到的条子应该会提到他那几个兄弟都会死。”

    “你是说,魏华清不会做什么事情吗?”

    “是,而且魏华清和我并没有撕破脸,他不可能这样随便做些出格的事情。你要知道,我还有他害死太子和七皇子的证据呢。我也算是名义上的一字并肩王。”

    “那现在怎么办?”

    “等着。木香师姐,可以麻烦你去叫兰儿过来吗?”

    “好,好。”

    “师傅,木香可信吗?”

    “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你要知道我身边也出现了安插很多年的细作,我这么问也不过是图个安心。”

    “木香是我从小捡到的,这么多年养大,就和自己孩子一样,你说呢?”

    “不好意思,冒犯了。我不过是图个心安。现在这个时候,分清敌我很重要。”

    “我理解。”

    “你们啊,遮遮掩掩的。有什么话摊开说多好,诶,我冒犯了,诶,我理解……”

    “都这时候了,还没个正形,你也是没谁了。那就这样,我们都小心些,有消息的话,互相通知,等几天看看的,就算魏华清想要做什么,都是几天之后的事情,不必着急。”

    “也好,只是你们俩的手下也要小心,魏华清不是一般人,容妃都被他玩弄,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你就放心吧,清荫阁存在这么多年,不是那种没有本事的地方。”

    “但是你们还是要小心,魏华清再怎么样,现在也登基当皇帝了。江湖门派惹恼了皇权,也是很麻烦的,毕竟清荫阁不是一个武学门派,防身技能还是少一些的。”

    “话也不能这么说,若是武学门派,那便不会有清荫阁这么多人情来往了,你就放心吧,主要还是你们,除去你们,魏华清也不没什么非要除掉清荫阁的理由。”

    “我想过去也是,魏华清现在刚刚登基,又涉嫌造反,若是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怕后患无穷呢,我看短时间也不会做什么。”

    “京墨呢?你看到京墨了吗?”

    “刚刚京墨出去了,就再也没回来,怎么了?”

    “你去看看,我怕京墨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他做了那么多事情,魏华清还是上位了,我只怕他做什么别的,你别忘了,他身后可是索尔部落。”

    “不好了,师傅!京墨大人下山了!”

    “你可见他带了什么东西没有?”

    “弟子刚刚去叫白兰师妹,看到京墨大人并没携带东西,一个人就下山了,弟子怕有什么事情,连忙来告诉师傅。”

    “你现在叫广白下山去找找,如果找不到,那就赶快回来,别逗留,山下现在不如之前安全,叫他自己也要小心一些。然后让广白回来的时候,把山门封闭,把结界打开,断不能让弟子们再下山了。”

    “你也不必太紧张,说不定京墨只是下去联系眼线了。”

    “你不懂,京墨的眼线在山上都是出入自由的,根本不需要他特地下山,我感觉他下山肯定要做什么特殊的事情,才会亲自去的。”

    “你不懂,这只鸽子只让我和木香碰触。”

    “你看。”

    “为什么?为什么魏华清真的大赦天下了?这样的话,白家,凤姓,不是全部都自由了?他不怕那些人回来寻仇吗?”

    “我觉得,这个大赦天下,说是说大赦天下,其实,是给杀你们,找了一个人不知鬼不觉的借口罢了。你们现在都属于被监视的状态,若是死了,大家就会觉得,是魏华清刚刚上位所致,会认为是他没有容人之量。可是如果大赦天下,你们就是无罪的平民,你们若是神不知鬼不觉死了,那不过是个案子,到时候查不出来,也就查不出来了。大家还会说他大度,给自己塑造了一个好形象。”

    “照你这么说,那些认不是很危险?”

    “是。”

    “那我们就这样不管吗?魏华清没人性的!他肯定会杀了他们的!”

    “你以为魏华清真的是为了杀他们吗?他们和他有什么仇恨?那是为了杀你!你别忘了,你现在还是镇守文州的惠文王!你不能离开文州的!你若是去救人被发现了,魏华清就可以名正言顺处死你!你还救人!只怕到时候死的最快的就是你!”

    “那我也不能不救啊?难道看着死吗?我的命保住了,那我成什么了?我对得起兰儿吗?那可是她在世界上仅剩下的亲人了!”

    “我没有说不让你救,但是我们这边不能救,只能让别人救!你也不想想,现在有多少人在山下盯着我们,等着我们做事,如果你或者我,贸贸然派人下山,你觉得会是什么样子呢?我们的认还没到流放的地方,就被抓住或者杀掉了!更别说救人了,我们到时候也暴露了!”

    “照你这么说,那些认不是很危险?”

    “是。”

    “那我们就这样不管吗?魏华清没人性的!他肯定会杀了他们的!”

    “你以为魏华清真的是为了杀他们吗?他们和他有什么仇恨?那是为了杀你!你别忘了,你现在还是镇守文州的惠文王!你不能离开文州的!你若是去救人被发现了,魏华清就可以名正言顺处死你!你还救人!只怕到时候死的最快的就是你!”

    “那我也不能不救啊?难道看着死吗?我的命保住了,那我成什么了?我对得起兰儿吗?那可是她在世界上仅剩下的亲人了!”

    “我没有说不让你救,但是我们这边不能救,只能让别人救!你也不想想,现在有多少人在山下盯着我们,等着我们做事,如果你或者我,贸贸然派人下山,你觉得会是什么样子呢?我们的认还没到流放的地方,就被抓住或者杀掉了!更别说救人了,我们到时候也暴露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怎么办呢?总不能看着吧?”

    “你容我想想。”

    “那要想到什么时候呢?如果这旨意到了,只怕到时候,杀手也到了,我们想到也就晚了。”

    “不用想了,这件事我刚刚帮你做了。”

    “你去救?”

    “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可能看着不管么?且不说别的,我与瑞珏是兄弟,那凤姓族人不是我的亲人么?我救他们有什么不对?”

    “你怎么救的?你不是叫什么手下去把人直接带走吧?”

    “你觉得我有那么傻吗?那样救不如不救。我让手下给他们服下了假死的药,现在流放的人死掉,都是查看过后直接丢乱葬岗的,除非有人收尸。

相关小说:魔导师的修真之路全球快餐时刻妖葫记皇上本宫来了奇奇怪界文娱进化大师王者召唤师系统战天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