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一品道门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 入口澳门网上永利娱乐场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西域诸国大乱,齐桓公横空出世,不知多少西域各国民众死于非命,被齐桓公夺了生机、血液。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小屋内唯有他一个人。

    眼前卦象铺开,乃是上上之卦,大吉大利之象。

    “此行我必然会获得天大机缘”张百仁眼中露出神光:“来人,去请张须驼、鱼俱罗二人秘密来此。”

    有金顶观弟子闻言下山前去传递消息,不过第二日黎明,就见风尘仆仆的张须驼与鱼俱罗站在了大门外,脸上满是风霜之色。

    “辛苦二位远道而来,此行实在是有不得已的嘱托!”张百仁瞧着二人,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

    “都督不必多说,咱们之间岂还用得着说那些无用的话?咱们可是过命的交情!”张须驼伸手打断了张百仁的话。

    “就是,都督说这些,未免太见外了,咱们性命都是你救回来的,有什么事你尽管直接说就是了”鱼俱罗也同样不满的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面色感动,随即点点头:“罢,那我便直说了,若多说反而会觉得意外。”

    说着话张百仁将怀中的小扉连带着水魔兽掏出来:“不瞒二位,我已经找到了上古不周山的遗址,此次我便要前往上古不周山,其中凶险莫测,不知几时回返!”

    “啊?”

    张须驼与鱼俱罗二人俱都是齐齐一惊:

    “不周山!”

    手中水魔兽化作拇指大小,形成了一颗珠子般挂饰,然后张百仁手中浮现出一根红绳,穿过了水魔兽双爪,被水魔兽牢牢抱住:“你以后就呆在七夕身边,任何人胆敢心怀不轨,直接痛下杀手,不必留情面。”

    水魔兽闻言翻了翻白眼,然后继续闭上眼睛睡去,似乎懒得理会张百仁一般。

    水魔兽即便小憩,那也是以千年为单位的,有水魔兽保护七夕,张百仁很放心七夕的安全。

    “尤其是若带有牵牛星本源的人靠近,你莫要废话直接杀了就是”张百仁在叮嘱水魔兽,也是在叮嘱张须驼与鱼俱罗。

    水魔兽嘀咕了一声:“你放心就是了,有大老爷我在,谁能伤害你家那娃娃一根指头。”

    将水魔方放入锦盒,递给了鱼俱罗,张百仁方才端起酒水与二人喝了一杯:“二位与我乃生死之交,客套的话我也不必多说,七夕的安危大于天。我有魔种存在于世间,关键时刻亦可以从不周山中降临,只是远水解救不得近渴。”

    鱼俱罗端起酒杯:“七夕安危你不必担忧,你自己才是重中之重。”

    张百仁点点头,然后对着张须驼道:“有劳将军替我护道,送我入不周山法界,近日就要将将军留在这里了。”

    “无妨,顺手为之而已”张须驼笑了笑。

    “对了,最近涿郡可是不太平,来了两位姑奶奶,整个涿郡鸡飞狗跳,你应该出面去看看”鱼俱罗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双眼看向了张百仁。

    “涿郡怎么了?难道有人敢在涿郡闹事?”张百仁闻言忽然一愣。

    “然也”张须驼目光怪异的点点头。

    “何人如此大胆?莫非活腻了不成?”张百仁面色讶然。

    “敦煌的那两位”张须驼苦笑着道:“那两位已经快要将涿郡掀起来了,都督还是出去见一面的好。”

    “见面?见面做什么?人家老板、老板娘在敦煌过得倒是美滋滋,我去自讨没趣吗?而且眼下成仙机缘为重,其余的事情都要放放!”张百仁看着鱼俱罗:“将她们都打发走吧,不要扰了涿郡安宁。”

    “末将不敢,临朔宫中的那位可是还依旧健在,在下岂敢去临朔宫中赶人?”鱼俱罗苦笑着道:“我见二位公主情真意切,都督莫不是与其有什么误会?”

    “误会?”张百仁嗤笑了一声:“或许吧,不过并不重要了!我要去不周山走一遭,生死不知,倒不如任其发展,免得耽搁了两位公主。”

    这是张百仁的私事,二人此时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苦笑着慢慢站起身,鱼俱罗转身离去,留下张须驼酒足饭饱在金顶观浏览景色。

    “机缘,我的机缘究竟在哪里!”张百仁拿着乾坤图,不断修补着乾坤图内的法则,此时神性模拟内世界法则运转,推算着乾坤图内的法则框架,不断使得其拨乱反正,叫张百仁修复乾坤图的框架。

    三个月的时间悠悠而过,这一日太阳升起,大日普照大千世界,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看着在怀中熟睡的纳兰静,任凭天边阳光透过窗纸,洒在了脸上。

    “该走了?”纳兰静缩在张百仁怀中,眯着眼睛道。

    “时间到了”张百仁抚摸着纳兰静的发丝。

    纳兰静没有说话,只是依旧闭目缩在张百仁怀中,过了一会才听纳兰静轻声道:“一定要活着回来,不然我便改嫁!给你戴一顶大绿帽子。”

    “没有人能杀得死我,即便是死去,我也依旧能重新复活,你要等我!”张百仁话语落下化作清风径直出现在草庐外,张须驼正在不远处演练把式。

    “大都督起床了”张须驼打趣道:“如花美眷在怀,我还以为大都督要在等日上三竿呢。”

    “你莫要打趣我,去请少阳老祖与朝阳三老前往大殿中等我,我有事情要交代”张百仁整理好衣衫,向着大殿走去。

    走入空荡荡的大殿,瞧着大殿中悬浮的太阳神火,张百仁屈指一弹,只见虚空扭曲,冥冥之中太阳神体的一尊念头下界,附着于火焰之上。

    在那一刻,火焰似乎活了过来一般,扭曲着虚无之力,一顿模糊人影霸绝九天十地,覆压众生立于火焰之中。

    然后刹那间所有气机收敛,火焰依旧是那一朵毫不起眼的火焰,不紧不慢的在庙宇中燃烧。

    一阵脚步声响起,朝阳三老、少阳老祖、张须驼一行人面色凝重的走入了庙宇。

    很显然,众人知道将要发生什么。

    “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日后若七夕遇见不可抵挡的大敌,或者不能化解的劫数,便将其带入此庙宇中”张百仁道。

    众人点点头,牢牢的将张百仁这句话记下,虽然张百仁没有明说,但其肯定从庙宇中留下了手段,并且对于自己的手段很自信。

    手掌伸出,虚空扭曲,无尽黑暗在张百仁手中起伏层叠,就见一尊古朴、黝黑的大门出现在张百仁手中。

    鬼门关!

    众人俱都是念头一动,认出了此物的来历。

    “鬼门关没有实体,但却也可以凝聚出实体,介乎于法界与物质界之间。我若是走,人族失去了控制鬼门关的法门,日后局势若有变动,那必然是千钧一发,不可逆转!”张百仁手中诛仙剑气流转,封印住了鬼门关,然后将其停放在不远处的太阳神火下面:“今日我将鬼门关镇封于此地,日后人族若有大变,众位当可开启鬼门关。”

    张百仁低声道:“诸位听我口诀。”

    传授完口诀,张百仁才面色凝重道:“鬼门关事关重大,诸位万万不可走漏了消息。”

    众人俱都是面色凝重的点点头,张百仁忽然一笑:“其实倒也不必那般严肃,所有事情我皆已经做了后手,纵使是有不可测之事,待我出来后也能逆转乾坤。”

    话语落下张百仁慢慢站起身,背负双手走出了纯阳道观的庙宇:“听说玄奘回来了吧?按理说早就该到长安了才对。”

    “你是不知,最后一步可谓难上加难,现如今密宗诸位高手不断围堵,玄奘可谓是寸步难行,停在了敦煌中”张须驼道。

    “哦?怎么不见观自在说起?”张百仁掐指推算,过了一会才道:“倒也不碍事,密宗乃是最后的反扑,怪不得最近不见金刚小和尚,原来忙着到处劝架呢。有金刚在,玄奘无性命之忧,进入长安城是早晚的事情,现如今当朝天子不在长安,天下龙气不曾一统,反而不适合大乘佛法入京。密宗可真是好人,怪不得观自在始终不曾吱声”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诧异,随即慢慢站起身:“走也!”

    “诸位,本座所托付之事,不可懈怠,皆需慎重!”张百仁回身道了一句。

    “你小子就放心吧,老道总归是还有两把刷子,替你守护七夕还是没问题的”少阳老祖道。

    张百仁点点头,对着众人摆了摆手,与张须驼一道下山了。

    “都督,不周山在哪里?”

    张须驼好奇的道,这个他早就想问了,只要是人,就不会不对传说中的不周山感到好奇。

    “南山之南!不过,咱们暂且不去不周山,而是有一桩机缘在等着我,进入不周山能多一点手段总归是好的”张百仁慢慢向着山下走去,一路循着冥冥之中的感应,向着河南而去。

    诸般隐秘自己皆做了部署,神州新诞生的祖脉,张百仁若不去看一番,怎么会安心的离去?

    “神州祖脉,希望不要叫我失望!”

相关小说:柯老五荣华录漫画大时代修罗刀帝我在末世有盆花失落的奇幻世界邪赢万界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