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一品道门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兴发娱乐187官网手机版下载永利的网站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范阳卢氏!

    真的处于这个时代你才会发现,五姓七宗没有一个简单的,远的不说就说这范阳卢氏,血脉可以追溯到武王伐纣时期,大周国师姜子牙的身上。

    乃是姜子牙留在这世间的血脉,谁敢小觑?谁敢说其祖上没有留下传承?

    谁敢轻易出手将其灭绝?

    须知现如今的封神之法,皆是姜太公发明的,封神榜尚在,太公谁敢说他死了?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腰间玉带:“既然是范阳卢氏,那为何姓房?”

    “房玄龄妻子便是范阳卢氏的人,此人挂靠在房玄龄的名下,时常得房玄龄周济,为了掩人耳目,便姓房了”陆雨道。

    “范阳卢氏!”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火光:“好一个范阳卢氏,咱们却瞧瞧这范阳卢氏的天才。能被范阳卢氏当成暗探培养,欲要坏我大计之人,定然不简单。”

    张百仁一甩衣袖,率先向着山下走去。

    尚未接近,茅草屋前已经传来了一阵嬉笑之声,听着那熟悉的声音,张百仁顿时面色一沉,站在暗处没有出去,只是瞧着那书生花言巧语,逗的自家女儿喜笑颜开。

    “这件事怎么和七夕说?”陆雨低声道。

    “说?说什么说?直接找个人暗中将这小子做掉,能说什么?”张百仁的眉宇间一抹戾气流转:“事情做的隐秘些,不要叫七夕发现。”

    陆雨闻言苦笑:“这些年我暗中替七夕处理了不少男子,若此人失踪,只怕七夕会不肯干休。这书生与那些人不一样,那些人虽然与七夕说得上话,但却没有这般亲密,就连容貌都随便给人家看。”

    张百仁闻言默然:“我与七夕如今刚刚修好,若贸然起争端,怕是不妥!只会影响我父女感情,为了个蝼蚁一般的人物不值当。”

    说到这里,张百仁道:“我寻个机会劝劝他,他若肯知难而退,也便罢了,不然连带着房玄龄一道诛灭,也算给范阳卢氏一个教训。我虽然不想人族内耗,但却不代表能容忍这些蝼蚁触犯我的底线。”

    “去,派人请房玄龄过来,本座就在这里等他!”张百仁这话是对着不远处侍卫说的。

    侍卫闻言一礼,转身离去。

    “房玄龄乃儒家的顶梁柱,你虽是儒家圣师,但却也只是一个虚名,真的起了冲突,只怕儒门未必会支持你”陆雨担忧道:“还是暗中做掉算了!”

    “今日可以有一个范阳卢氏,明日便可以有河东崔氏、河南甄氏,如此本座每日里不必去做别的,只管处理这些破事就算了!”张百仁眼睛里杀机流转:“能将这些事情一次解决最好,只有一日抓贼,哪里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话语落下张百仁闭目站在那里默然不语,只是等候房玄龄的到来。

    且说房玄龄退了早朝回家,刚刚来到家门前,便见一阳神真人立于门前,拦住了其去路:“可是房玄龄?”

    “道长哪位?”房玄龄瞧着眼前阳神一愣。

    “大都督要见你,跟我走吧!”道人一双眼睛看着房玄龄,露出了一抹怪异之色,不紧不慢道。

    “大都督?”房玄龄一愣:“我与大都督素无瓜葛,见我作甚?”

    房玄龄愣住了!

    “大都督法令,我等岂敢质疑,你随我走就是!”话语落下那阳神真人身形消散远去。

    瞧着阳神真人离去的方向,房玄龄面色犹疑,随即猛然一跺脚,对着家丁招手。

    “老爷!”家丁疾步跑过来,对着房玄龄恭敬一礼。

    “速去禀告夫人,就说大都督忽然要见我,只怕是来者不善,你叫她速速想出破局的办法,迟了只怕是我性命难保!”话语落下房玄龄化作阳神追了过去。

    涿郡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大概过了一个时辰,只见虚空扭曲模糊变换,房玄龄与那道人出现在张百仁背后。

    瞧着一袭紫衣,仿佛寻常凡夫俗子的张百仁,房玄龄顿时瞳孔猛然一阵急速收缩:“糟了,今日只怕大事不妙,这厮修为竟然精进到返璞归真的地步,我必然是凶多吉少。”

    “拜见大都督!”房玄龄面上不动声色,恭敬的对着张百仁行了一礼。

    “哦?原来是房相来了,鄙人真是蓬荜生辉!”张百仁话语淡漠,脸上却不见丝毫喜悦,那股嘲讽的味道即便傻子也能感受出来。

    “在大都督面前,岂敢称‘房相’二字?大都督召唤在下前来,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就是了”房玄龄毕恭毕敬,不给张百仁发难的机会。

    “哦?倒没什么大事,只是想要请房相看一出好戏罢了”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长安城

    房玄龄府邸

    且说那家丁得了房玄龄吩咐,连忙匆匆跑入内院,声音里满是惊惶:“夫人!夫人!不好了!不好了!老爷被大都督叫走了。”

    “大惊小怪喊什么呢?”房夫人正在整理书房中画像,听闻家仆的大呼小叫,眼中露出了一抹不悦,慢慢转过身神情严肃的注视着那家仆。

    若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只怕这家奴今日纵使不死,也要去了半条命。

    大家族在乎的是什么?

    规矩、礼仪、脸面。

    没有人可以逾矩!

    “噗通”

    侍卫径直跪倒在地,急速将事情经过讲明:“夫人,老爷说他被涿郡的大都督叫去,只怕是性命难保啊!”

    “什么”夫人闻言一愣,面色悚然动容,疾呼一声快步上前,顾不得诸般礼仪:“你说什么?”

    “老爷被大都督叫去了!”侍卫连忙道:“临走前老爷叫夫人您想办法。”

    “想办法?我能想什么办法?”房夫人此时面色狂变,来回在庭院中走动,随即一拍脑袋,然后快步向大门外走去:“速速随我入宫求见天子。”

    涿郡

    却见房姓书生与七夕谈笑半日,眼见着天色渐暗,方才起身告辞!

    “站住!”张百仁自朦胧的树荫下走出,挡住了房姓书生的去路。

    “咦~”房姓书生惊疑不定的看着张百仁:“阁下不是那日码头的男子吗?你怎么在这里?”

    “我为何不能在这里!”张百仁扫视着眼前男子:“你若对七夕有什么非分之想,我劝你还是死了这份心,七夕不是你能配得上的。”

    “呦呵,你这少年还真是有意思!”书生瞧着张百仁,此时张百仁一副十八九岁少年模样,看起来还不如那书生的年纪大。

    “你是七夕的什么人?也配管我?我若没有机会,你更没有机会!”男子上前,一双眼睛逼视着张百仁:“小子,年少慕艾可以理解,但七夕不是你能染指的,本公子背景也不是你能抗衡的。这里面水深着呢,你若不知深浅淹死在这里面,可莫要怪我没提醒你。”

    房姓公子手中折扇戳着张百仁的肩膀:“人要有自知之明,日后离七夕远一点,滚出涿郡!本公子看中的女人,也是你能觊觎的?再叫我看到你,小心打断了你的狗腿!”

    房公子却是将张百仁当成爱慕七夕的少年,此时毫不客气的戳着其肩膀。

    “哦?”张百仁扫视着眼前的房公子,仿佛看死人一般:“你知道我背景?”

    “你背景我不知道,也不必知道,待我娶了七夕,继承了涿郡的家产,纵使是当朝天子见我也要礼让五分,平起平坐!大都督膝下无子,许多人都在打七夕公主的主意,只是你却不知我已经与七夕成为了红颜知己”房公子拍了拍张百仁肩膀:“兄弟,你来晚了!没机会了!先来后到懂不懂?你若识趣,日后待我夺了涿郡基业,将那女人玩腻了,或许会给你几分汤水!”

    冷

    张百仁目光逐渐变冷,就连群山中的鸟雀也为之安静了下来。

    汗

    冷汗

    冰冷冷的汗水顺着鬓角,自房玄龄的头上滑落,缓缓的打湿了背后的衣衫。

    瞧着自家子侄那副桀骜的表现,还有那毫不遮掩的欲望,房玄龄的一颗心心如坠冰窟。

    太坑长辈了!

    谁家摊上这般后辈,简直是祖坟上冒青烟。

    房公子的一句句话,仿佛是惊雷般,在房玄龄的心中炸开,叫其头晕目眩天地旋转。

    若他能动手,非要将此人的一张嘴都撕烂了不可!这种事情你心中清楚就行,你怎么敢说出来?而且还是当着人家父亲的面?

    谁给你的勇气?是月亮吗?

    这种话就算李世民都不敢说,你居然说出来了!

    “二愣子!范阳卢氏怎么选了这么一个货色!”房玄龄在叫苦,他已经不想着怎么救出那子侄,而是想着如何出手将自家摘脱出去。

    死人的!

    这可是会死人的!

    “有趣!有趣!你倒是敢说,像你这么敢说真话的人已经很少见了”张百仁看死人一般的盯着那书生。

    “哼,你识趣就好!”房公子得意的挺起胸。

    “知道为什么敢说真话的人越来越少了吗?”张百仁忽然在房公子身前叹息了一声。

相关小说:柯老五荣华录漫画大时代修罗刀帝我在末世有盆花失落的奇幻世界邪赢万界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