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优德棋牌手机app下载优德w88app怎么下载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温敏走出檀屋,哼着小曲儿,就差没蹦蹦跳跳的去中部主楼了。

    来往的天机师和修炼者们,宛如发现了新世界,惊奇地看着温敏。

    这还是他们的副楼主吗?

    温敏一向平静有威仪,何曾有过这样的孩子气?真是叫人大跌眼镜。

    再说福音大院,轻歌坐在床沿把新炼制好的药膏敷在了云月霞的双眼,过了一日后,云月霞的眼睛已经没有那么的肿了。

    “女帝,云娘的情况如何?”释音担心地问。

    云月霞笑了笑,说:“怎么,害怕自己的妻子是个双目失明的瞎子吗?我可告诉你了,以后没得后悔,正因为没了眼睛,才要赖着你一辈子。”

    这样的话,云月霞以前是断断不会说饿,冷静下来的一个晚上倒是想通了许多的事。

    释音温柔地看着云月霞,手里还端着亲自为云月霞熬的燕窝粥:“不怕你赖着,就怕你不赖着。”

    云月霞唇角上扬,笑意更深了。

    眼睛上的痛,到底比不上心底里的甜。

    “云娘,把头抬起来些。”轻歌用软布缠在云月霞的眼睛上,云月霞听到了轻歌的话,把头抬起,让软布穿过了后脑勺。

    缠完软布后,轻歌再拿出清晨炼好的药剂喷雾,洒在了软布上。使得软布被药水浸透,微凉。

    “好香的味道。”云月霞轻声说。

    “你若喜欢,我便把所有的药材,都融入这种味道。”轻歌笑道。

    “女帝如此宠人,真是让人后悔生了个女儿身,该去当女帝的面首才对。”“都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云娘莫要打趣我了。”轻歌忽而正色道:“这些年来,你我遇见过许多的坎坷,困难,都一一挺了过来。云娘,这一次,我希望我能陪着你挺过来

    。”

    云月霞面容发白且温和,柔声道:“有女帝陪着,什么样的苦都能挺过去吧。”

    轻歌见云月霞心态良好,也有所放心。今日的望星大殿是大考验,她没有办法陪伴在云月霞身侧。

    “我要去准备望星大殿的事情了,释音,照顾好云娘。”

    释音端着温热的燕窝粥走来,用汤匙喂给了云月霞:“云娘,好喝吗?”

    轻歌笑道:“这可是释音亲手熬制的,云娘你可得全喝了。”

    云月霞喝了一口,味道极差,却在释音满怀期许的目光下把燕窝粥吞了下去。

    “月霞若是觉得好喝,我天天熬给你喝。”释音开心地道。

    云月霞:“……”让她死了得了。

    轻歌看着俩人之间温馨的氛围,低声笑笑,放轻脚步走出此屋。

    轻歌站在长廊上,坐在栏杆,清晨的霜雾有些浓重,如同她此刻的路,身处重重迷雾中,不见向阳天。

    这一路来经历了许多的坎坷,她都能熬过去,可这一次,要怎么办呢?

    一向无所不能的轻歌,也陷入了迷茫。

    她算是全能天才,可这里说的全能,并不包括天机一道。

    她从未涉足过天机一道,没有机缘,也没有兴趣。

    修习天机一道的人,绝对没有精力留给其他职业的修炼。

    她不在乎妖星的存在,可世人在乎,这无数的修炼者们在乎。

    她敢断定,望星大殿之上,妖星的事一旦暴露,只怕走不出这天机楼了。

    纵然出了天机楼,也是被人抬着出去的。

    一阵笛音响起,悠扬绕梁,余音不绝。

    刹那,堵塞的心已经舒畅。

    轻歌侧目看去,青年白衣黑发立在墙头,横吹长笛,羽冠点缀,腰间玉佩垂下几缕流苏。

    他的笛音,宛如响在空谷,如幽兰盛放,闻者心情愉悦,身体自然放松,萦绕在心头的阴霾也都被笛音洗涮掉。

    轻歌凝起双眸,青年温柔地望着她,双目如一江水。

    这美好和谐的画面,陡然间被一道锋利的琴音刺破了安宁。

    轻歌眉头一挑,转过头来,只见长廊尽头夜倾城盘膝而坐,双手拨动琴弦,琴音急骤如暴雨,倾盆而落。

    道道琴音,气势逼人,连轰带炸砸向了青年。

    青年原想收笛,这会儿被夜倾城缠上,反而不能收笛了。

    此时若是收笛,铁定要吃下夜倾城所有的攻势!

    夜倾城一身白衣胜雪,三千青丝垂落,拨动着琴弦的双手越来越快,似大珠小珠落玉盘,声音清脆,却含汹汹杀气!

    从琴声之中可以听见,夜倾城暴躁如雷,就像是吃了火药。

    一大早的,也不知是哪个不长眼的得罪了这位姑奶奶。

    夜倾城眼神犀利如刀,直视青年,三千杀音如风,电光火石间轰至青年面门。

    青年连忙驭笛,笛音似水面波纹,在长空中出现,挡住了夜倾城的杀音。

    琴声高昂势如杀,笛音婉转绕耳来。

    轻歌无奈了。

    夜倾城这丫头,真的是……

    夜倾城有时也很霸道,只希望轻歌听她的琴音,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青年吹了下笛音,夜倾城顿时火冒三丈。

    心想哪里来的野男人,也敢跟她一争高下。

    这不堪入耳的破笛音,也能让女帝听吗?

    夜倾城事事淡然稳重,天塌下来了都不管不顾,唯独涉及了女帝,必然暴跳炸毛,这一手杀音可不是闹着玩的。

    琴声笛音,你来我往间竟不相上下。

    轻歌诧异了,这青年从何而来,笛音能与倾城不相伯仲,可见也是个笛术高手。

    轰!

    曲音落。

    青年后退数步,嘴角溢出了血。只见他从高墙跃下,以手握笛,轻捂着胸膛,惊喜地看着夜倾城:“姑娘好琴术!在下徐闻奉,天机楼主之子,见过女帝和夜姑娘。久闻女帝大名,也知女帝手下夜倾城,

    一手伏羲琴,三千杀音遇魔杀魔,见妖诛妖,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轻歌了然:“原来是楼主之子,徐公子,别来无恙啊。”

    徐闻奉兴冲冲地来到了轻歌身边:“今日望星大殿,命格紫星揭晓,天下将为女帝倾狂。”

    轻歌淡淡的笑。

    这徐闻奉与天机楼主有极大的不同。“听说琴神夜倾城姑娘尚未婚配,不知女帝认为在下如何?”徐闻奉看了眼夜倾城,开门见山地说:“在下久闻大名,今日又对姑娘一见钟情,还请女帝做媒。”

相关小说:斗春归冷少的三嫁前妻郡主别跑,师兄喊你双修何处孤凰长乐未央全能神医绝品狂少天龙剑尊桃运按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