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七见倾心:毒舌总裁娶佳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澳门永利注册登录优德体育网投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烤山芋一般都是要到深冬的时候才能生意好,因此司徒兰心几乎跑遍了大半个b市,花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才终于找到一处卖山芋的地方。

    她兴奋的指着烤炉的山芋说:“老板,给我包三个大的。”

    “好咧。”

    付了钱,司徒兰心捧着热乎乎的山芋往回走,正准备拦车时,忽尔一辆面包车从她面前一闪而过,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车里的两名黑衣男子便将她掳了进去,手里的山芋掉到了地上,滚出了好远的位置。

    “你们是谁?”

    她惊慌的质问,想要挣扎,胳膊却被那两个男人牢牢的禁锢。

    “我们是谁你不需要知道,到了目的地后你便什么都清楚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上官瑞的妻子 ,你们绑架我他不会放过你们的。”

    其中一名男人冷酷的扬扬唇角:“我们才不管你是谁,我们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要是前怕狼后怕虎那还怎么在道上混?”

    “多少钱?雇佣你们绑架我的人给了你们多少钱?我双倍的给你们,现在就把我放了。”

    “呵,小姐,不好意思,虽然我们爱钱,但我们也不能为了钱而不重视信誉,你就乖乖的闭嘴吧,免得烦了我们,把你嘴给封上。”

    司徒兰心见钱财收买不了两人,便开始静下心来思考,她平时谨言慎行,并没有得罪过什么人,谁会恨到想要绑架她呢?

    想来想去,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事实上,她预感的百分百正确,当两个黑衣男子把她带到一处破旧的废墟楼房时,如预料之中,看到了她唯一的仇人。

    “司徒兰心,是不是没想到你会这么快就栽到我手里?”

    阮金慧一脸阴毒的走到她面前,接着,司徒娇也出现了,她咬牙切齿的对母亲说:“妈,别跟她废话,上次她是怎么羞辱我们的,今天我们就加倍还给她!”

    “还是肯定要还的,只是,我今天一定要把我这些年的耻辱一并讨回来。”

    司徒兰心冷冷的看着两人,嘲讽的冷笑:“你这些年的耻辱?这句话是替我说的吧?”

    啪……

    阮金慧扬手就是一记重重的耳光,司徒兰心的脸瞬间便印出了五根粗粗的手指印:“贱 人,死到临头了还敢跟我作对,我今天要不让你尝点苦头,你就不知道什么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妈,让我来。”

    司徒娇上前,按了按手指的关节,卯足了吃奶的力气突然一巴掌甩了下去,司徒兰心眼前一阵金星闪过,唇角渗出了红色的血丝,她的两只胳膊被黑衣男牢牢控制,就像是砧板上的一块鱼肉,只能任她们宰割。

    母女俩开始你一巴掌我一巴掌,打得不亦乐乎,司徒兰心死死的咬着唇,因为心上的伤口总是被人拿出来肆意展露,所以她已经感觉不到痛。

    “现在知道惹老娘的后果是什么了吧?敢带人砸我的家,简直就是找死!”

    司徒娇待母亲话一落音,抬起腿就是狠狠一脚揣到了司徒兰心肚子上,边揣边说:“说我们是欠抽的人,我看你才是欠打的贱 货。”

    “女儿,这样对她太客气了,我们应该来点更激烈一点的。”

    “妈,咋样激烈?”

    阮金慧下巴一仰:“去把我带来的家伙拿给我。”

    司徒娇跑到外面的车子旁,从后车厢翻出了母亲的家伙,是一根细细的皮鞭,“是这个吗?”

    “对。”

    阮金慧接过去,冲司徒兰心阴笑笑,把皮鞭往她脸上摩擦了几下:“啧啧,瞧这细皮嫩肉的,真是跟你那个骚狐狸妈吕秀桐当年一样娇美动人,你妈当年不就是靠这一张皮把我老公给勾引了?今天我要是在你这脸上甩几鞭子,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男人被你们这些狐狸精迷惑呢?”

    司徒兰心脸上已经红肿青紫多处,额头上是隐忍的汗珠,她切齿的瞪着面前恶毒的女人,咬牙说:“你敢动我试试看,上官瑞绝不会轻饶你!”

    哈哈哈——

    母亲俩发出令人作呕的笑声,司徒娇笑得最是厉害:“上官瑞?都这时候了你还奢望他会向你伸出援手?司徒兰心,你不是太不自量力了,你把上官瑞骗的那样惨,他没把扔进大海里喂鱼就已经不错了,还会管你的死活?哈哈,真是笑死人了……”

    “说不定上官瑞知道我们替他惩罚了你,还要向我们表示感激之情呢。”

    “可不是呀妈,我们真是太善良了,浪费宝贵的时间替天行道,老天爷一定会保佑我们长命百岁的……”

    “好了,我们办正事吧。”

    阮金慧扬了扬手里的皮鞭,视线睨向司徒兰心:“其实我也挺不忍心毁了你这如花似玉的脸,这样吧,你给我们母女俩跪下来磕三个响头,我们就放过你怎么样?”

    “呸!”

    司徒兰心往她脸上吐一口痰:“该下跪的人应该是你们,想让我给你们下跪,你做梦!!”

    阮金慧被她激怒了,她大喝一声:“把她给我绑起来!”

    两名黑衣男把司徒兰心用绳子绑住手捆住脚,然后闪到了一边,阮金慧手往半空中一举,一皮鞭狠狠的甩了下去,司徒兰心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她却充耳不闻,又是一皮鞭甩下去,司徒兰心皮开肉绽,站在一旁的两名男人都有点看不下去了,一名上前说:“司徒太太,往她身上打就好了,别往她脸上打。”

    阮金慧愣了愣,愠怒的质问:“怎么?莫非你也被这狐狸精的脸给迷惑了?”

    “不是,只是有些看不下去,就算是替自己积德,下手轻点吧。”

    “呵,真是可笑,第一次听到干你们这行的人竟然还把积德两个字挂嘴上,是不是跟你们这行业太不搭了?”

    男人脸沉了沉:“让你不要打脸就不要打脸,惹怒了老子对你没好处。”

    司徒娇见他表情严肃,不像是开玩笑,忙扯了扯母亲的衣袖,悄悄附耳说:“妈,听他的,咱们好汉不吃眼前亏。”

    阮金慧轻咳两声:“咳咳,那好吧,我会注意的。”

    她再次扬起手,往司徒兰心后背前胸狠狠的挥舞下去,一鞭又一鞭,司徒兰心终于失去了意识,浑身上下鲜血淋漓。

    阮金慧这才满意的收手,把皮鞭往地上一扔,“行了,走吧。”

    母女俩刚走到门口,忽尔阮金慧又停下脚步,“妈,怎么了?”司徒娇疑惑的问。

    “这小贱人有幽闭症是吧?”

    司徒娇蹩眉想了想:“是的。”

    “那可不能就这样便宜地放了她。”阮金慧吩咐身后的两名男人:“把她给我关到了右边那间黑屋子里,门务必要锁牢。”

    司徒兰心被他们抬到了废墟楼房右侧的一间小黑屋里,把她扔进去以后,只听咔嚓一声,门被无情地锁上了。

    一望无迹的黑暗,是司徒兰心最最害怕的场面,她昏迷了很久以后醒过来,看到四周的一片黑暗,突然惊慌的闭上了眼睛,泪水一颗颗的从眼缝里流了出来,身上很疼,心里更疼,她不敢睁眼,她一遍遍的在心里告诉自己:“司徒兰心,你不可以就这样倒下来,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因为,那些带给你痛苦的人,她们都还好好的活着。”

    眼泪越流越多,混合着她身上的血迹,这个时候,为什么那么的想妈妈,如果妈妈泉下有知,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该多么心痛欲绝,十年了,那些把她踩在脚下的人依旧还是把她踩在脚下,因为爱上了上官瑞,她什么都没有改变。

    上官晴晴找了三个多小时,也没有找到嫂子的踪影,上官瑞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马上让季风带人全城搜索,天蒙蒙亮时,季风回到了医院。

    “怎么样了?”

    上官瑞迫切的询问。

    “据城南卖地瓜的中年男人说,太太是被一辆车掳走了,当时她刚买了三个地瓜往回走,结果人被拖进去后,地瓜便遗落到了地上。”

    “什么车?有线索吗?”

    “现在还没有线索,要等执法大队上班后,从监控录像里看一下车牌号了。”

    上官瑞的脸色有些苍白,他猛得掀开被子,迅速换下身上的病服,季风诧异的问:“瑞总,你这是要干吗?”

    “我要去找她。”

    “不行,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医生叮嘱一定要好好休息,找太太的事你不用担心,交给我就好了。”

    “我已经没事了。”

    上官瑞执意要出院,季风见他心意已决,只好由着他了,两人驱车来到了交通执法大队,调出了当晚城南明阳路一带的监控录像,很快的,发现了一辆尾号7738的白色面包车,把一脸微笑的司徒兰心掳上了车。

    “我们要不要报警?”

    季风面色凝重的征询上官瑞的意见。

    他暗自思忖片刻,摇头:“等不了了,先查一下车主的信息。”

    车主的信息很快被查出来,是一名叫二愣子的无业游民,上官瑞带着季风一干人等来到了二愣子的家,此时正值中午时分,二愣子手拿一瓶白酒,嘴里嚼着花生米,正悠哉悠哉的盯着电视机看抗日剧《小兵张嘎》,时不时的发出夸张的大笑声。

    啪一声,一把锋利的匕首甩到了他面前,他缓缓抬头,看清面前站着的一堆人,吓得目瞪口呆,结结巴巴地问:“几位爷,有事吗?”

    上官瑞阴鸷上前,一字一句的问他:“告诉我,昨晚被你掳走的女人在哪里?”

    二愣子愣了愣:“女人?什么女人?”

    “还敢装?”季风一把抽出匕首,对上官瑞说:“瑞总,像这样的人就少跟他废话,直接放血就行了。”

    一听要放血,二愣子吓坏了,连忙求饶:“爷,别啊,我是个老实人,不会干啥违法的事,我真不知道你们说的女人在哪里。”

    “看来真是不见黄河心不死了。”

    上官瑞用眼神示意身后的人:“把他的手给我按住,先剁两根手指再说。”

    二愣子两腿一软瘫到地上,却被季风拽了起来,把他手往桌上一按,刀还没有落下去,他便鬼哭狼嚎的尖叫:“我说,我说,我说就是了……”

    “早该识时务。”

    季风松开了他,二愣子浑身颤抖的坦白:“昨晚那个女人是被青龙帮的人绑到了城北四里河附近的废墟楼。”

    “他们为什么绑架她?”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只是替他们开车,别的真的不知道,不过好像是有人雇了他们,我走的时候好像看到了两个女人,一个年纪大一点,一个年纪小一点。”

    “马上去城北。”

    上官瑞转身往外走,身后二愣子嚎叫:“几位爷,千万别说是我告诉你们的啊,不然青龙帮的人会要了我的小命的……”

    到了城北废墟楼,上官瑞率先走进去,季风紧随其后,左右环顾一圈,却没看到司徒兰心的影子,正焦虑时,一名眼尖的打手指着地面说:“瑞总,这里有血迹。”

    上官瑞的视线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脸色唰得惨白,他突然放开喉咙呐喊:“司徒兰心,司徒兰心,司徒兰心,你在哪里?”

    所有的人都跟着找寻起来,一边找一边呼唤:“太太,太太……”

    在暗无天日的小黑屋里,司徒兰心几次都以为自己接近死亡,可每一次撑不下去的时候,就会听到妈妈在耳边说:“兰心啊,不能睡,一定不能睡,那些迫害我们母女的凶手还在逍遥法外,你一定要坚持住,总有一天,让她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司徒兰心……兰心……兰心……”

    在朦朦胧胧中,她仿若听到了上官瑞的声音,支撑着动了动身体,在地上慢慢的爬行,整间屋子就只有门的缝隙能看到了一丝亮光,而那一丝亮光便是司徒兰心现在唯一的希望,她不能让自己死在这里,就算是拼尽全力,她也要让上官瑞知道她的存在。

    功夫不负有心人,尽管每往前爬一步,身体都钻心的疼痛,可她还是坚持爬到了门边,使出最后的力气用力晃了晃紧锁的大门,就在附近寻找的人蓦然听到推门的声音,便急匆匆的走过去,往门缝里一看,惊喜地呼唤:“在这里,太太就在这里!!”

    一听找到了司徒兰心,所有的人都向小黑屋奔过来,他们从车里拿出工具,把门上的锁砸开后,上官瑞第一个冲了进去。

    可就在下一秒,他突然捂住胸口,缓缓的蹲到了地上,一把抱起地上的司徒兰心,歇斯底里的吼叫:“是谁?是谁把你折磨成这个样子?”

    心仿佛要爆炸一样,痛得不能呼吸,他的兰心竟然被人打的皮开肉绽,惨不忍睹。

    司徒兰心虚弱的躺在他怀里,动了动嘴唇,想说话,可是却说不出来,两滴清澈的眼泪顺着眼角滴到他的手心,“瑞……”

    上官瑞心疼的抱紧她,耳朵贴在她嘴边:“兰心,你说,我听着,我听着。”

    “我好疼……”

    司徒兰心终于吃力的说出了三个字,可就是这三个字,让上官瑞的心都碎了,他突然失控的放声大哭,“兰心,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她们竟然把你打成这个样子!!他们竟然把你关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小黑屋了!!!”

    上官瑞哭得悲痛万分,这是他三十年来,第一次当着别人的面流泪,为了女人而流泪。

    “我的兰心,你该有多疼……你该有多绝望……多害怕……多无助……啊……啊……啊……”

    上官瑞崩溃的吼叫,直到这一刻,他才终于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心痛。

    真正的心痛,就是你看到自己最心爱的人被折磨得遍体鳞伤,而你却无法替她分担那份疼痛。

    季风的眼泪也出来了,他跟了上官瑞这么多年,何曾见过他如此崩溃,如此伤心,如此难过,所有的人都流泪了,就算是铁铮铮的男子汉又怎么样,在他们坚硬的外表下,不过都是一颗平凡柔软的心。

    “瑞总,不要难过了,太太伤得这样重,要赶紧送医院啊。”

    季风上前提醒,上官瑞这才从悲痛中清醒过来,一把抱起司徒兰心,飞奔向外面停着的车,“快,快开车!”

    季风迅速发动引擎,向市中心驶去,半途中,他从反光镜里,依旧可以看到上官瑞眼角为司徒兰心流下的泪,不禁暗想,这一次,他是真的动了真情。

    就像某本书上说所,女人哭了,是因为放弃了,男人哭了,则是因为真的爱了。

    “兰心,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到了,马上就不痛了。”

    上官瑞一遍遍的亲吻司徒兰心的额头,泪水滴落在她的脸颊上,司徒兰心虽然昏迷不醒,可是却能清楚的感受到上官瑞炽热的眼泪,她嘴上不能说话,却在心里安慰他:“不要难过,我没事,被上官瑞你比喻成打不倒小强的司徒兰心,不会就这样倒下来。”

    到了医院,司徒兰心被推进了急救室,医生看到她身上的伤都惊悚不已,到底要有多么狠毒的心,才以下得了这样狠毒的手。

    上官瑞一支烟接着一支烟的抽,仿佛只有这样,他的心才不会那么不安,季风上前劝阻他:“瑞总,你的身体还未痊愈,少抽点烟,太太不会有事的。”

    “我要的资料你尽快查出来。”

    上官瑞双眼折射出阴鸷的寒气,一想到司徒兰心身上那些伤,他就恨不得把罪魁祸首碎尸万段。

    “好,我这就去查。”

    季风走后没多久,急救室的医生出来了,他赶紧上前,迫切的问:“我妻子怎么样了?”

    “已经把伤口清理好,外伤的倒是没什么大碍,就是内伤可能需要花些时间好好调理。”

    “什么内伤?”

    “病人患有幽闭症吧?”

    “是的。”

    “这就对了,心里受了很严重的伤害,应该是长期被自己怨恨的人羞辱或是虐待过。”

    上官瑞的双手慢慢的紧握成拳,他颤声问:“那我什么时候可以看她?”

    “这个要看病人恢复的状态,什么时候醒过来什么时候便可以进行探视。”

    “好。”

    司徒兰心这一昏迷便是一天一夜,上官瑞在痛苦的等待中,终于体会到了司徒兰心那天说那句话的心情:“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这几天,我有多害怕你知道吗?怕你再也不会醒过来,怕你就这样离我而去……”

    现在,他也害怕,怕司徒兰心和唐琳一样,离他而去。

    一直到晚上,才打电话回家通知了司徒兰心住院的消息,老夫人刚因为儿子康复松口气,陡然又闻媳妇被绑架入了院,一时间接受不了打击,竟也昏了过去。

    醒来时,老夫人便哭着要去见媳妇,上官汝阳安抚她:“别难过,咱媳妇已经没事了,家里已经够乱了,你就别添乱了行吗?”

    言外之意,是在指责老伴不该昏过去,让家人担心个不停。

    隔天清早,季风来到了医院,瞥一眼床上仍旧昏迷不醒的司徒兰心,对上官瑞说:“瑞总,我带来了一个人,他对太太的遭遇了如指掌”

    “带进来。”

    上官瑞握着司徒兰心的手,仿佛一夜之间,就苍老了许多。

    季风对门外喊了声:“进来吧。”

    进来的人是吕长贵,他一看到床上躺着的外甥女,便伤心的扑过去大哭,上官瑞眉一蹩:“你是?”

    吕长贵哽咽着介绍:“我是兰心的舅舅,我叫吕长贵。”

    “兰心的舅舅?”

    上官瑞这才觉得他对司徒兰心真的了解太少了,结婚近半年,竟然都不知道她还有个舅舅。

    “是的。”

    “好,你把兰心的事全部告诉我,越详细越好。”

    吕长贵抹了抹眼角的泪痕,开始娓娓道来,司徒兰心从小到大所有的经历和遭遇。

    “二十五年前司徒长风在f市一家夜总会与我妹妹吕秀桐相识,当时我妹妹是那家夜总会红牌舞女,司徒长风对她一见钟情,开始展开疯狂的追求,我妹妹虽沦落风尘,但却洁身自好,并不与客人有身体上的接触,司徒长风得知她喜欢百合花,便用一车的百合讨我妹妹的欢心,在他穷追不舍和细心的攻势下,我妹妹终于接受了他的追求,与他有了肌肤之亲,当时司徒长风隐瞒了自己已婚的事实,说自己是个商人,专门承包建筑工程,等f市的工程一结束,就会马上娶我妹妹过门,三个月后,我妹妹发现自己怀孕了,可那个时候,司徒长风却已经不在f市,她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便收拾行李来到了b市,从那一刻起,恶梦便开始了……”

    “我妹妹做梦也没想到,司徒长风已经有了家室,而且妻子也刚刚怀孕,一时间接受不了打击,到司徒家大闹了一场,却被司徒长风指责孩子并不是他的,我妹妹想要寻短见,司徒长风怕惹上官司,就私下里找到她,承诺孩子出生后会做亲子鉴定,如果证明确实是他的,一定会负起责任。”

    “七个月后,我妹妹平安产下一女,她开始每天望穿秋水等着司徒长风来看望她和女儿,可是直到孩子满月了司徒长风也没有出现,我妹妹抱着孩子来到了司徒家,结果被他元配妻子阮金慧羞辱一顿后赶了出去,那时候我妹妹万念俱灰,想要抱着孩子轻生,可是看到孩子纯真的小脸,却又不忍心那样做,经过一番痛苦挣扎后,她不再对司徒长风抱有希望,但是却希望他,可以看在孩子的份上,每个月给一笔赡养费……”

    “他给了吗?”

    上官瑞阴沉的问。

    吕长贵摇头:“没给,司徒长风之所以发家,所有的钱全是他妻子娘家的财产,所以他根本不可能为了我妹妹一个风月场上的女子而放弃大好前程,他不禁不给我妹妹赡养费,甚至还威胁我妹妹,如果再敢抱着孩子到他家里去闹,就找人要了她们的命,我妹妹心疼 孩子,纵然很不甘心却还是把这口气给咽了。”

    “你妹妹当时为什么不求助于法律?”季风不解的问。

    “我妹妹又没读过什么书,除了姿色好一点,啥本事也没有,离开夜总会她便没了收入,带个孩子又找不到工作,当时连一日三餐都是问题,哪里还有钱请律师打官司。”

    “真是挺不容易的。”

    季风开始同情司徒兰心悲惨的命运,虽然自己也不比她好多少。

    “我妹妹就只有我一个亲人,我们父母去世得早,所以她便只能依靠我,我妻子一直不能生育,她就把孩子拖付给我们,然后出去找临时工赚钱,白天她在路上给人擦皮鞋,晚上就到露天排挡替人洗盘子,每天早出晚归,我妻子见她那么辛苦,便好心提醒她可以回到夜总会上班,时间充足不说,钱也赚得多,可我妹妹却不同意,她说,她不想让女儿长大后被人在背后议论,她的妈妈是靠出卖肉体把她养大的。”

    “常年累月的艰苦工作,睡眠不好饮食不好,她原本的花容月貌很快便不复见,二十几岁的女人看起来就像四十多岁,这样的生活她却坚持了五年,而这五年兰心都是由我妻子帮她带着的,我们开的是杂货店,带孩子也挺方便,我妹妹很感激我们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向她伸出的援手,所以从小就对兰心说,长大后一定要对舅舅和舅妈好,我这外甥女十分懂事,即使她长大后我们给她惹了很多麻烦,她也从来没有放弃过我们。”

    “七岁了,兰心要读书了,我妹妹更加辛苦的工作,从牙缝里挤钱出来让她上学,为了不让她形成自卑感,即使她一天只吃两顿饭,也要让女儿穿上漂亮的衣服,吃上可爱的棒棒糖,只是我们兰心太懂事了,她不愿意让妈妈饿着肚子却把钱省下来给她吃零食,于是每次妈妈给的钱她都偷偷的存起来,最后再如数交到妈妈手里,从不乱花一分钱。小小年纪就知道替妈妈分担辛苦,就是从七岁那一年开始,她每天晚上都跟着妈妈去露天排挡洗盘子,一洗就是三年,别的孩子手伸出来水嫩嫩的,而我们兰心的手伸出来,却是……”

    吕长贵说不下去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上官瑞的心里亦同样如刀割,他想起了很久以前的某个晚上,他领着司徒兰心去吃夜排挡,当时,她眼里的忧伤,以及那句意味深长的话——这个地方,我来得次数比你还要多。

    当时不理解这句话的含义,此刻,却在听到吕长贵叙述后,彻底明白了,也不禁十分心疼,他的兰心,童年竟是这样悲伤。

    “那你外甥女就没有去找过她父亲吗?”

    季风愤愤的质问。

    “怎么没去过,去过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那是兰心八岁那一年,她妈妈有一段时间身体很不好,不能够再出去工作,学期马上要开学了,我妹妹便让她去找她父亲,希望司徒长风可以看在女儿的份上,给她一笔钱,让她交了学费,兰心到了司徒家,还没有说明来意,便被司徒长风赶了出去,而他的小女儿,也就是司徒娇,竟然把一只被她家狗啃了一半的馒头扔给我外甥女,趾高气扬地讽刺说:‘要饭的,馒头已经给你了,赶紧滚吧。’”

    上官瑞深吸一口气,眉头紧紧的蹩到了一起,他单手紧捏床护拦,切齿道:“继续说。”

    “从那以后,不管过得怎样辛苦,兰心都不再去找爸爸了,我们也时不时的接济她们娘俩一点,只是那时候生意不好做,我们的日子也过得紧巴巴,兰心十岁那一年,一件晴天霹雳的事发生在我妹妹身上,她因为常期饮食不规律被检查出患了胃癌,那一天,我妹妹跑来找我,哭得伤心欲绝,她求我收留兰心,我当时真tmd的混蛋透了,跟妻子一商量,觉得两个大人都生活得紧巴巴,再多个孩子那日子还怎么过,就狠心的拒绝了她,让她把孩子送给司徒长风,我妹妹哭着挣扎了很久,怕自己哪天突然死了吓到女儿,只好同意了我的提议。”

    “她知道女儿是多么不想去那个家里,可还是找了个理由把她带了去,母女俩坐在司徒家门口,我妹妹对司徒长风扬言,如果不收留她的女儿,她们就一直坐在那里,直到饿死为止,让所有的人都看看,司徒长风有多么残忍,一开始,司徒长风以为她只是吓唬吓唬他,可没想到,我妹妹这一坐就是两天两夜,他妻子不禁恼了,又是拿臭鸡蛋砸,又是拿水泼,就是赶不走我妹妹,后来惊动了居委会,居委会的人找到了司徒长风,跟他做了一通思想工作,司徒长风这才迫于外界压力答应了我妹妹的要求,收留了我们兰心。”

    “她应该不会想留在那里吧?”

    上官瑞面无表情的询问,眼底的痛楚清晰可见,为什么在那个时候,他没有遇见他的兰心,如果让他遇见了,他一定不会让她后来受那么多苦。

    “当然了,我妹妹走的时候 ,兰心哭得天昏地暗,看到女儿哭得那么伤心,我妹妹自己又能好受多少?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患了绝症,她怎么舍得把女儿送到这里来受委屈,跟着她就算是过得穷一些,但最起码每天都开开心心,为了打消女儿要跟她回去的念头,她狠下心说:‘如果你不听妈妈的话留在这里,妈妈明天就会消失让你再也找不到。’就这样,兰心因为妈妈的威胁留了下来,同时,地狱般的生活也开始了,阮金慧和她的小女儿想着法儿折磨她,而司徒长风却视若无睹的任由她被欺负,终于有一天,兰心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哭着跑回了家,一到家里就跪在我妹妹面前,抱着她的腿哭着说:‘妈妈,不要赶我走好不好?我会努力赚钱养活自己,妈妈,那个家里没有一个人喜欢我,她们整天打我骂我,我真的受不了,妈妈,不要赶我走……”

    “我妹妹当时听了这样的话心都碎了,可想到自己每况愈下的身体,再次狠心的把她逼了回去,那一晚,我们兰心一个人坐在马路上哭了整整一夜,我一直跟在她后面,实在于心不忍就把她妈妈患病的事告诉了她,她得知母亲患了绝症,突然跪倒在我面前,歇斯底里的哭着求我一定要救她母亲,我当时看着外甥女小小年纪,却经历着同龄孩子所没有经历过的痛苦,心一软便答应了,就这样我妹妹的病一直拖了两年,没有一丝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而我已经没有钱再给她医治,兰心就去求她爸爸,可想而知,司徒长风连自己亲生女儿都不管不闻的这种人,怎么可能愿意出钱救我妹妹,他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兰心绝望之迹,就跑到市政府看到领导的车子就拦,没想到这个方法还挺管用,司徒长风被叫到政府严厉批评了一顿,并且要求他必须出钱医治我妹妹,司徒长风再次迫于外界压力答应了,可却也从那时起,开始觉得我妹妹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拨之而后快。”

    “有一天,医生对我们说,最近医院从国外引进了一种治胃癌的新疗法,只是费用比较贵,兰心一听能救妈妈的命,当即便答应不管费用多少,都愿意接受治疗,她跑回家跟父亲要钱,可司徒长风那时在我妹妹身上花一分钱都觉得心疼,更何况自从被政府喊去批评后,他已经在我妹妹身上花了不少钱,一听要动什么手术需要十万,当即便拍桌子怒吼,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还把我们兰心给痛打了一顿,警告她再敢到外面乱嚷嚷,就打断她的狗腿,兰心伤心的哭着跑来找我,可我有什么办法,我当时也是穷途末路,就在那时候,李甲富出现了,他或许是听人说了兰心的遭遇,开门见山就说:‘我可以给你十万。条件是,你给我的傻儿子做媳妇。’

    ”兰心那时才刚刚十三岁,对于媳妇两个字的概念尚且模糊,但是救母亲的心却是强烈的,所以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于是李甲富就跟我们签了合同,他给了兰心十万元,要求兰心过了年就到他家里做童养媳,有了那十万元,我妹妹得以有了动手术的机会,手术很成功,我妹妹的病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兰心还没来得及高兴太久,另一件悲剧的事情又发生了……”

相关小说:权力之巅超级牛笔无敌司机墓中有鬼情深不寿超凡透视眼太极真神修罗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