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七见倾心:毒舌总裁娶佳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老app奧门永利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上官瑞的身体蓦然僵硬,黑暗中,他不可思议的凝望着面前的女人。

    “你说什么?”

    司徒兰心低垂着额头,双手死死的抓着身下的被褥,一字一句的重复:“我说,我们离婚吧。”

    他一把按住她的肩膀,失控的吼道:“为什么?”

    司徒兰心的眼泪落了下来,她颤抖地说:“没有为什么,就是有点累了,不想在过这样的生活。”

    “这样的生活是什么样的生活?”

    她沉默不语,即使到了如此绝境,那一句话也依然说不出口。

    上官瑞捡起地上散落的衣物,一件件穿到身上,然后,他走到落地窗前,点燃了一根烟,倾听着远处大海咆哮的声音。

    这样的沉默僵持了很长时间,他一直背对着她,而她,则一直伫在黑暗中默默流泪。

    嚓一声,关闭的吊灯打开了,屋内瞬间明亮,亮的有点让人无法适应。

    “是因为无法生育吗?”

    上官瑞一句云淡风轻的话,惊得司徒兰心目瞪口呆,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就像上官瑞不敢相信,她会在如此美好的夜晚,提出离婚一样。

    “你是怎么知道的?”

    又是一段漫长的沉默后,司徒兰心颤抖的询问。

    上官瑞猛吸了一口烟,却没有烟雾吐出来,他把那又苦又闷的烟雾吞进了肚子里。

    “很早以前就知道了,在你去美国的那天夜里。”

    司徒兰心的眼泪突然像断了线的珍珠,止不住的往下崩落,她拼命的捂着唇,却依然压抑不住震惊的哭声。

    “那天晚上,你不在我身边,我很想你,我去了你的小密室,躺在你的床上,无意中看到了你压在枕下的体检单,那一刻我的心像是被撕裂了一般,很痛,想到你离开之前的异常,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在你微笑的表面下,竟然隐藏着如此沉重的苦衷……”

    司徒兰心哭得更凶了,终于明白在美国的那一天,上官瑞为什么会半夜打电话给她,她又为什么会觉得他怪怪的。

    “所以,说不喜欢孩子是因为已经看了体检单,为了安慰我才说的吗?”

    上官瑞又狠吸了一口烟,点头承认:“恩。”

    司徒兰心再也控制不住了,她哇一声大哭:“为什么?为什么已经知道了,却不问我?为什么明明喜欢孩子,却要因为顾虑我的感受而隐藏你做父亲的渴望?”

    她的心好痛好痛,她的身体剧烈颤抖,她的血液逆向流动,她的脑中一片空白,她唯一的感受,就是心疼那个,一直心疼她的男人。

    上官瑞掐灭了手中的烟头,缓缓走向她,伸出他有力的双臂,从身后紧紧的圈住司徒兰心:“因为,我爱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爱你。孩子固然重要,可是你比孩子更重要,我可以没有孩子,但是我绝对,不能没有你……”

    一句,不能没有你,让司徒兰心哭得愁肠寸断,爱情,永远像一朵盛开在沙漠里的沙漠玫瑰,外表娇艳动人,内里却是毒气横生,你欣赏它的时候,你会觉得很幸福,可你触碰它的时候,它又会毫不犹豫的让你痛,也许避免痛的唯一方式就是不去触碰它,可是,没有爱情的人生,又有什么意义?没有爱情的人生,一个人,要怎么活下去……

    “瑞,我很害怕,我害怕将来有一天,你对我的爱从瀑布变成溪流,到那时,我该怎么办?”

    “永远都不可能有那一天,所以,不要再说出离婚这样的傻话,不安的想法,会惹来不安的未来,不想有一个不安的未来,就一定不能再胡思乱想,知道吗?”

    “可我不能给你生孩子怎么办?你是家里的一脉单传,你庞大的家业总要有一个人来继承……”

    “从来,鱼和熊掌都不可兼得,那些能生很多孩子的家庭,他们之间不会有我们这样浓厚的感情,因此我不会拥有别人得不到的爱情,却还奢望儿女成群,没有孩子真的没有关系,不是为了安慰你,而是从一开始,就有这样的念头。”

    上官瑞情深意重的话令司徒兰心非常感动,可是她却没有混淆在这种温馨的感动里,而遗忘现实的残酷,她流着泪说:“瑞,你不要对我这样好,你越是对我这样,我越是对你心存负疚感,你接纳我,体现的是你的无私,可我答应你,体现的就是我的自私,我不能因为想要抓住这份感情,而不去顾虑我身边人的感受,我们不能把我们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谁痛苦了?唐琳吗?”

    “你父母,难道你没有想过,他们是否也能接受一个不能替他们传宗接代的女人?”

    上官瑞叹口气,放慢语气:“孩子的事你真的不要想那么多,我已经想好了,如果一两年内我们真的不能拥有自己的孩子,那就领养一个。”

    领养……

    司徒兰心的心咯噔一声:“那样也可以吗?”

    “怎么不可以?不管是亲生抑或是领养,只要我们真心待他,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司徒兰心低下头,然后,她哭了。

    上官瑞心疼的抱住她,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哽咽着说:“兰心,就这样吧,到此为止,以后,再也不要对我有秘密,不管有什么样的困难,我们都要一起面对,也不要再对我,轻易的说出离婚两个字,说出那两个字,比你拿一把刀往我胸口上捅两刀还要疼。”

    “好,我再也不说了……”

    就算是石头做的心,也会有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时候,更何况司徒兰心的心,从来都是肉做的。

    “好了,不哭了,我肚子饿了。”

    上官瑞伸手温柔的替她擦拭掉眼角的泪痕,轻叹一声,调侃道:“哎,以前觉得找老婆一定要找听话的,现在看来,找老婆还是要找不会哭的,这样,也不会整天因为看到她的眼泪而觉得揪心了。”

    司徒兰心扑哧一声破涕为笑,她鼻音重重的说:“我们去吃面吧。”

    两人手牵手来到客厅,桌上的两碗番茄蛋面早已经凉透了,被汤水浸泡了许久,面条一根根膨胀的腰圆肚肥,上官瑞笑着问:“这就是你特地为我一个人做的好吃的?”

    司徒兰心有些不好意思,端起面条说:“我去给你重煮。”

    “不用了。”

    上官瑞夺过她的面条:“肚子快饿扁了,凑合着吃吧。”

    说着,他便拉把凳子坐下来,用筷子挑起一团糊在一起的面条送进嘴里,一边嚼一边说:“果然饿肚子的时候吃什么都香,比那些山珍海味啊,鲍鱼鱼翅啊,要美味得多了。”

    司徒兰心无奈的苦笑笑,便也坐了下来,陪着他一起吃糊掉的面条。

    “瑞,其实不好吃的话你可以不必勉强,即使只是一顿晚餐,也不能随便凑合,凑合是一种心态,一但养成就会成为习惯,它会给你的生活带来很多不便。”

    上官瑞怔了怔,心知司徒兰心是意有所指,他咧嘴一笑:“不会啊,我只是在吃的方面有时候会凑合一下,在其它方面,是绝对不会凑合的,尤其在女人方面。”

    “那你之前结那么多次婚,难道不是凑合吗?”

    “那时候是凑合,只是后来,想凑合也凑合不了了。”

    “为什么?”

    “因为有一个女人,非常强势的告诉我,她会成为我婚姻的终结者,当时不以为然,甚至嘲笑她自以为是,可现在看来,我是确确实实栽在她手里了。”

    司徒兰心嘴角弯了弯,冰冷的心里划过一丝暖流,如果要在这个时候问她,幸福是什么?她会毫不犹豫的回答,幸福就是,在四月里的夜晚,与心爱的人一起吃着食不下咽的番茄蛋面。

    江佑南与林爱的婚期最终确定在四月十五号这天,确定这一天的时候,只有三个人知道,谭雪云,司徒兰心,江坤。

    谭雪云眼看着儿子似乎动了真格,不禁心急如焚,她硬着头皮拨通了江坤的电话,两个离婚多年的人终于在一家咖啡厅见了面。

    有十几年了,整整十几年没有见过面的夫妻两个人,在短暂的打量对方后,拉开了彼此之间唯一可以谈论的话题。

    “儿子要结婚的事你知道了吧?”

    “知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

    “祝福他。”

    “你……”

    谭雪云没想到江坤竟然会说出这样与她背瑞而道的话,不禁生气的训斥:“你不觉得这样对他很不负责任吗?”

    江坤冷笑道:“比起八岁就抛弃他的你来说,独自把他抚养了二十几年的我,又什么不负责任的?”

    谭雪云自知理亏,局促的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一口:“不管怎样,我希望你可以阻止他。”

    “理由?我为什么要阻止他?”

    “他根本不爱那个女孩子,他喜欢的是另外一个女人。”

    “那是谁把他逼的要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江坤目光犀利的瞪向她:“不要以外我公务繁忙,就不知道你做过的那些事,你从来都是一个自私的母亲,如果儿子过的不幸福,那完全是你的责任。”

    “我没有错,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让他幸福。”

    谭雪云失控的吼道。

    呵,江坤嘲讽的笑笑:“真的是为了儿子幸福,还是为了你自己的那口怨气,你比谁都清楚,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儿子幸福,可是现在结果呢?是你亲手把他逼上了一条不幸福的道路。”

    “江坤!”

    谭雪云脸色苍白:“我们十几年没见,你就非要一见面就跟我吵吗?”

    “我没有跟你吵,我现在只是在说事实而已,谭雪云,其实你根本不该回来的,佑南幸福与否,在你当初选择离开的时候,就已经没有权利过问了。”

    江坤说完这句话,便起身决然的离去,谭雪云捏着咖啡杯的手不住的颤抖,可是却也没有,掉一滴泪出来。

    要知道,狠心,非一朝一夕,会轻易掉泪的女人,是狠不下心抛夫弃子的。

    尽管与江坤达不成共识,谭雪云也没有就此放弃,她趁着江坤不在家时,来到了阔别二十年的公寓。

    从皮包里摸出一包钥匙,原本并没有报多少希望,可是没想到,那把已经锈迹斑斑的钥匙,却轻而易举的将公寓的门打开了。

    她有一瞬时的错愕,很意外过去了这么多年,江坤竟然没有换过门锁,她想进这个家,依然还是可以进来。

    家里的摆设几乎和二十年前没什么区别,她上了二楼,来到曾经她们的卧室,轻车熟路的找到了放户口簿的地方。

    家具没有变,连放东西的地方也没有变,谭雪云捧着户口簿沉吟片刻,起身匆匆的走了。

    没有了户口薄,她倒想看看,这两个人怎么结婚。

    婚期迫在眉睫,她必须要拖延住时间,想到一个可以阻止儿子娶林爱的方法。

    谭雪云自认为她的阻婚计划第一步已经成功了,孰不知,她其实还没有开始,就已经输了。

    当江佑南领着林爱再次来到她的公寓,把两本红得刺眼的结婚证书摆在她面前时,她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很久后醒来,她躺在卧室的床上,儿子坐在她的床边,她突然歇斯底里的吼道:“江佑南!!”

    江佑南站了起来,明知故问:“怎么了?”

    “你……你竟然……没有我的同意,就跟那个讨人厌的女人把证领了,你是想活活的气死我是不是?”

    江佑南摇摇头,十分无辜的说:“真是没想到,妈你会对我的事这么上心,既然这么关心我,当初,为什么要丢下我呢?其实,一直都很想问的。”

    谭雪云的眼泪出来了:“佑南,妈当时也是心情太过郁结,没办法留在这个城市,否则我一定会窒息而亡……”

    “哦,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丢下我不管,心情好的时候就回来对我的人生横加干涉,你以为我是什么?玩具吗?你必须要认清一个现实,我现在已经长大了,已经过了你想管就管,不想管就不管的年龄了。”

    江佑南说完便出了母亲的卧室,对门外站着的林爱说:“我们走吧。”

    “她没事了吗?”

    “没事了,已经可以对我大吼大叫,还能有什么事。”

    谭雪云追了出来,愤怒的说:“是假的,那结婚证书一定是假的,你的户口簿在我这里,你怎么领的结婚证?”

    江佑南没好气的笑笑,拍拍母亲的肩膀:“妈,我不是都跟你说了,我是你儿子,我对我的行事作风比谁都了解,你以为我会傻到等你把户口薄拿走的时候才想到去领证吗?这个证早就领了,只是今早听爸说你把户口薄拿走了以后,才送过来给你看看而已。”

    谭雪云揉揉额头,脑子一阵晕眩差点又昏过去,林爱伸手拉住她,却被她厌恶的甩开:“滚开!”

    “行了,我们还是走吧,免得留在这里刺激你昏了醒,醒了又昏。

    江佑南拉着林爱的手出了母亲的公寓,关了门,还能听到母亲愤怒的咆哮声,林爱心有余悸,江佑南却是不以为然。

    两人并肩往车子停的地方走,林爱双手插在口袋里,头颓废的耷拉着,江佑南随意瞄她一眼,戏谑地问:“捡到钱了没有?”

    啊,林爱立马打起精神,诧异的问:“捡什么钱?”

    “看你一直耷拉着脑袋,以为捡到不少钱了呢。”

    她尴尬的别过头,没好气的笑笑:“我只是在想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她停下步伐,犹豫了一下,诺诺的问:“你选择我做为你的结婚对象,不会是因为你母亲讨厌我的缘故吧?”

    “此话怎讲?”

    “你突然决定闪婚,不就是为了报复你妈,而娶一个她不认同的媳妇,不正好是对她最好的打击报复嘛。”

    “你——”江佑南手指抵住林爱的额头:“想象力有点太丰富了。”

    她别扭地揉揉被江佑南弹过的额头,悻悻然的说:“反正选择我肯定有你利用的价值,不然这等好事会落到我头上?”

    江佑南看着她转身向前赌气的背影,头一回觉得,其实这丫还挺有意思的。

    收到结婚请柬时,司徒兰心心里很不是滋味,不是因为少了一个爱慕者,而是因为结婚的对象是林爱,她很怕她将来会过得不幸福。

    “这什么?”

    上官瑞看着她拿着请柬魂不守舍,疑惑的夺过去瞅了瞅。

    “江佑南跟林爱要结婚了?”他很不可思议:“这怎么回事啊?”

    “不知道,这是他们自己的决定,明天你陪我一起参加吧?”

    上官瑞晕乎乎的点头:“哦,好。”

    第二天,是个很晴朗的日子,上官瑞与司徒兰心来到了金帝酒店,江佑南与林爱举办婚宴的地方。

    司徒兰心对这里一点也不陌生,因为她和上官瑞当初的婚礼,也是在这里举办的。

    婚宴还没有开始,林爱坐在酒店的套房里,心情十分紧张,再过一个小时,她就要成为江佑南的新娘了,突然嫁给自己一直暗恋的人,就像是一场梦一样,令人觉得很不真实。

    司徒兰心来到了林爱的房间,看着一身洁白婚纱的好友,司徒兰心心中也是百感交集,她微笑着走到林爱面前,轻声问:“怎么样?是不是有点梦想即将要实现的感觉?”

    林爱苦笑笑:“这什么梦想啊,简直是最没出息的梦想了。”

    “再没出息的梦想也是梦想啊,能实现就是好事,今天一定要开开心心的。”

    “恩。”

    林爱黯然的点点头。

    “你就这样偷偷摸摸的结婚,不怕你父母到时候知道了饶不了你?”

    “我现在要是告诉他们,我就结不成婚了。”

    “为什么?”

    “之前已经答应他们,不会留在国内,等过完二十五岁生日,就一定会回到他们身边。”

    “那你现在是决定等生米煮成熟饭后,再向他们坦白?”

    林爱脸微微一红:“你别胡说了,那是不可能的事。”

    “怎么会不可能,既然决定结婚了,不管你们之间有没有爱,生米迟早是要煮成熟饭的。”

    听她这样说,林爱缓缓抬起头,目光闪过一丝忧伤:“兰心,其实江佑南决定和我结婚,完全是为了你。”

    司徒兰心心咯噔一声:“为我什么?”

    “他是不想让她母亲总是找你麻烦,她母亲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人,知道他喜欢你,就千方百计的想要帮他得到,只要他一天是单身,他母亲就一天不死心,早晚会因为她的介入,而给你带来无法承受的后果。”

    尽管一开始就知道江佑南闪婚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自己,可此刻从林爱口中听到事实,司徒兰心的心里还是有一点震撼。

    “你不要想太多了,不管他以前喜欢谁,以后他的人生就掌握在你手里了,能不能让他爱上你,就看你努不努力,尽不尽心了。”

    司徒兰心按捺住心中的撼动,以最真诚的语言鼓励好友努力争取她想要的爱情。

    婚礼还有半个小时,司徒兰心出了林爱的房间,沿着长长的走廊心事重重的走着,想到那一天,她误会江佑南跑到他的公寓将他狠狠骂了一顿,不免觉得十分内疚,那时候她真是被气疯了,她应该想到,江佑南从来都不是那样自私卑鄙的人。

    脚步忽然被定住,在走廊的尽头,她看到了一抹俊挺的身影,正背对着她凝望着远处浩瀚的天空。

    司徒兰心思忖数秒,毅然决然的向那抹身影走近,轻唤一声:“江佑南。”

    江佑南缓缓转身,看到她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和林爱同样的忧伤:“你来了。”

    “谢谢。”

    司徒兰心发自内心的向他道谢,江佑南身体僵了僵:“不客气。”

    气氛说不出的凝重,两人一时间陷入了沉默,很久后,司徒兰心才勉强打破这份沉默:“虽然知道不该说这样的话,但是还是想要对江校长你说,请善待林爱,我衷心的祝福你们白头偕老。”

    说完后,司徒兰心便转过了身,准备到楼下的婚宴厅。

    “没有什么该说不该说的,能支撑着一个人生活下去的理由只有两种,一种是自己幸福,一种是看着别人幸福。”

    司徒兰心回转头,凝望着江佑南,心里很抱歉,可是却什么也说不出。

    “对于我来说,看着司徒兰心幸福,就是生活下去的唯一理由。”

    两人相互凝望了许久,最后司徒兰心默默的走了,江佑南对她的感情是怎样,她一直都很清楚,遗憾的是,她不能用一颗同样的心来对待他。

    婚宴厅并没有多少客人,江佑南或许和当初的上官瑞是同样心态,不想让太多人来参加一桩无爱的婚姻仪式。

    司徒兰心找到上官瑞的时候,他正一个人喝着红酒。

    “想什么呢?”

    她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目光闪烁的摇头:“没什么。”

    “不问我刚才去哪了吗?”

    “应该去看新娘了吧。”

    司徒兰心笑笑:“快成我肚子里的蛔虫了。”

    她也倒了杯红酒,举起来与上官瑞碰杯,然后小啜了一口,婚礼已经正式开始,看着挽着新郎胳膊努力笑得幸福的林爱,司徒兰心感概的说:“看到今天的林爱,就好像看到了一年前的自己,明明心里七上八下,却还要努力装出幸福的样子。”

    上官瑞闻言视线睨向她:“江佑南也一样吧,明明不幸福,却要装作幸福的样子?”

    司徒兰心没反应过来,上官瑞继续:“跟你说了吗?他娶林爱的原因?”

    她这才反应过来,怔怔的眨了几下眼:“你看到了?我们刚才在一起说话?”

    “恩。”

    上官瑞垂眸喝一口红酒,表情很不自然:“我看到了你们相互凝望了许久……”

    司徒兰心扑哧一笑,不可思议的问:“你在嫉妒吗?”

    “什么话啊,嫉妒,我干嘛要那样?”

    “所以才要问你啊,你干吗要那样?嫉妒,是不能在一起的人才有的,你又不符合这条件,不是吗?”

    上官瑞愣了愣,突然咧嘴笑了。

    这是她新婚的第一个晚上,林爱坐在江佑南公寓的沙发上,整个人都在颤抖,是的,她在害怕,她非常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对面江佑南,也不知道要如何适应这个新的陌生的环境。

    她的脚边放着她的行李箱,没有多少东西,其实大多数的物品都被她留在了自己的房子里,因为她不知道这段没有建立在爱情基础上的婚姻到底能维持多久,所以,她不会把自己所有的东西全部搬进来,是为了将来省得麻烦全部搬出去。

    “那边是卧室,把你衣服挂进去吧。”

    江佑南拿了瓶红酒,坐到她对面,表情淡然的倒了一杯喝起来。

    他一杯红酒喝完,林爱还坐在原地没动,他眉一挑:“怎么了?”

    林爱局促的摇头:“没事,就是还有点不太适应。”

    “那就尽快适应吧,从现在开始,你要尽快适应两个人的生活。”

    听他这样说,林爱才鼓起勇气,把她的行李箱拎进了卧室,宽敞而干净的卧室,充满了男性的气息,她撇见卧室中央他睡过的床,心忽然像小鹿一样跳个不停,对于新婚之夜她其实也有一点点期待,虽然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整理完之后,她走出卧室,来到江佑南面前,窘迫的问:“还要喝多久,不去休息吗?”

    江佑南抬眸看她一眼,似乎已经有了醉意,招招手:“过来陪我喝一杯。”

    林爱有些犹豫,但还是迈动了步伐走到他面前坐下,接过他倒的红酒,牙一咬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她本不胜酒量,一杯酒喝下肚脑子就有些晕乎乎,痴痴的看着江佑南,突然借着一股酒力,伸手勾住他的颈项,主动吻上了他的唇。

    江佑南震惊的瞪大眼,下一秒,就用力甩开了她。

    林爱被甩到了地上,心狠狠的鸷了一下,她咬了咬唇,默默的起身进了卧室。

    她什么也没说,江佑南不会知道她的自尊心受到了怎样的挫折,一直以来,连我喜欢你这四个字都不敢说出口的她,要主动亲吻她喜欢的男人,那到底需要多少的勇气,就只有她自己心里最清楚。

    像个傻子一样坐在床边,不知做了多久,突然卧室的门被砰一声推开,江佑南冲了进来。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已经被他推倒在床上,然后,他的吻落了下来,很不温柔,甚至可以说,很粗鲁。

    他吻她的脖子,吻她的下巴,吻她的脸颊,吻她的额头,独独的,不吻她的嘴唇。

    林爱怎会不明白,只有相爱的两个人,才会忘情的亲吻对方的唇,而她和江佑南,离吃口水的关系似乎还很遥远。

    “你喝醉了。”

    她伸手想要推开他,却被他反手制止:“我没醉,不要再说话了,这是我们的新婚夜。”

    既然知道是新婚夜,却又为什么说出这话的时候,充满了深深的悲哀。

    江佑南开始动手脱林爱的衣服,林爱用力挣扎,可是慢慢的,她不再挣扎了,缓缓闭上眼接受了现实,是的,这是她们的新婚夜,不管会不会觉得委屈,都要度过的。

    她缓缓睁开眼,看到了身上的男人额头汗水淋漓,身体因为情 欲的刺激又红又亮,可是他的眼中,并没有情 欲的色彩,而是一种近乎冰冷的木然,就好像正在履行一件必须要履行的事。

    林爱重又闭上了眼,而且之后,再也不敢睁开。

    至少这样,她能感受的便只是身体的欢 愉而不再是心灵的疼痛。

    新婚夜,没有遗憾,他们成了真正意义上有名有实的夫妻。

    虽然,少了一样最重要的东西。

    司徒兰心跟上官瑞参加完婚宴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帝王山,每个月的十五号,帝王山上都会举行舞狮会,两人一直看到深夜十点,才余兴未了的下了山。

    车子开到一半突然停下来,司徒兰心诧异的问:“怎么了?”

    “好像引擎坏了,我下去看看。”

    上官瑞下了车,司徒兰心坐在车里没动,片刻后,他敲响车窗:“下来吧,看样子我们要走回去了。”

    司徒兰心下车后颓废的说:“不是吧,才从那么高的山上走下来,走回去那不得累死啊。”

    “有我在,怎么会让你累死。”

    上官瑞宠溺的笑笑,把后车厢的门关上,然后蹲下身:“上来吧。”

    司徒兰心愣愣的望着他:“你背我?”

    “不然你以后我蹲下来干吗?”

    她挠挠头:“还是算了吧,你应该也累了。”

    “上来吧,我是男人,累点没事。”

    上官瑞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将她拉趴在他的背上,大喝一声:“猪八戒背媳妇,走喽!”

    司徒兰心趴在他背上咯咯的笑,只因为他说自己是猪八戒。

    上官瑞一路把司徒兰心背回了家,中途她提议打车他却不同意,到了白云公馆门口,司徒兰心说:“放我下来吧,到家了,被爸妈看到多难为情。”

    “没关系,这时候他们早睡了。”

    “你不累啊,还背上瘾了是吧?”

    上官瑞摇头:“不累啊,我还打算就这样背你一辈子呢。”

    司徒兰心心里暖暖的,双手用力缠住上官瑞的脖子,他两眼一翻:“嗷,喘不过气了,你想谋杀亲夫吗?”

    “谁谋杀你了,我只是看你摇摇晃晃的,怕你把我摔下来而已。”

    她使劲拧他一把,两人嘻嘻哈哈的迈进了客厅。

    上官汝阳的车子一直跟在两人身后,他今晚外出回来的晚了,却不经意看到了儿子媳妇恩爱的画面。

    坐在车里,他的脸色异常凝重,思绪也陷入了一种凝重的状态。

    隔天下午,司徒兰心接到了公公的电话,约她去名扬街的茶馆见面。

    说实话,司徒兰心很困惑,她想不明白,公公怎么会突然约她到外面见面,不过,她还是准时的赴 了约。

    坐在茶馆的角落边,她诺诺的问:“爸,你叫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吗?”

    上官汝阳叹口气,说:“兰心,你不要紧张,三年前发生在唐琳身上的事绝对不会发生在你身上。”

    言外之意,他约她出来,不是要赶她走。

    “那是什么事呢?”

    她心中隐隐觉得不安。

    “是关于孩子的事。”

    司徒兰心手一抖,刚端到手里的茶水杯掉到了地上,啪一声,杯子碎了。

    “你先冷静一点,你听我说,我知道你是个好姑娘,我和你婆婆也是打心眼里喜欢你,我儿子就更不用说了,可是传递香火的事对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真的很重要。”

    司徒兰心心里波涛汹涌,表面上却还是努力保持平静,“那爸的意思?”

    “你先不要问我的意思,你先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

    “我……我……我和瑞……”

    她刚想说她决定和瑞领养一个孩子时,公公打断了她的话:“如果你想说你们决定领养一个孩子,那就不用说了,我是不会同意的。”

    司徒兰心的心蓦然凉了半截,她颤抖的问:“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让我父亲创下的百年基业,落入一个外人的手里,我想要一个,身上流淌着我们上官家血液的孩子,兰心,你听明白了吗?我想要一个我们上官家真正的血脉。”

    公公的话听在司徒兰心耳里,字字诛心,她的眼泪冲出了眼眶,“所以爸的意思,是让我离开吗?”

    “不是,我一开始就说了,发生在唐琳身上的事绝对不会发生在你身上,我只是……”

    上官汝阳有些于心不忍。

    司徒兰心吸了吸鼻子:“没关系,爸你直说好了。”

    “我只是想让你委屈一点,让瑞到外面生个孩子,将来这个孩子你可以当自己的孩子抚养,我们不会跟任何人说孩子非你亲生,而你在我们家的地位,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那一晚,她在公婆卧室的门前,已经听到了同样的话,以为这一天离自己还很远,却没想到,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而且来得这样快。

    残酷的现实面前,不是她想逃避就可以逃避得了,司徒兰心心里清楚,她必须要直面现实,做出一个两全的选择了。

相关小说:权力之巅超级牛笔无敌司机墓中有鬼情深不寿超凡透视眼太极真神修罗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