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七见倾心:毒舌总裁娶佳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云顶娱乐游戏7610兴发用户登录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晚对上官家来说是极具意义的一晚,因此,平常作息规律的上官老爷和上官老夫人今晚都没有早早休息,而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儿子回来。

    上官晴晴躲在楼上不敢下来,她还没有告诉父母,嫂子已经出去了。

    自知闯了祸,她便三十六计,躲为上策。

    十一点整,门外传来了车子吸火的声音,夫妻俩腾一声站起来,疾步走向客厅外,原以为只会看到儿子一个人,却没想到,媳妇竟然从儿子的车里走了下来。

    上官汝阳蹩眉定定的望着远处两个慢慢牵到一起的手,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上官瑞能够明显感觉到司徒兰心的紧张,他加重握住她手的力度,轻声叮嘱:“别怕,你先上楼,这里交给我。”

    司徒兰心没有说话,也并没有按照上官瑞叮嘱的那样直接上楼,把烂摊子丢给他,而是径直走到公婆面前,噗嗵一声跪了下来。

    “兰心,你干吗?”

    上官瑞震惊的瞪大眼,伸手想搀扶她起来,却被她制止了。

    “媳妇,你这是……”

    上官老夫人也是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一脸的茫然和不解,上官老爷则纹丝不动,心中已经预感到发生了什么。

    “爸妈,对不起,我把上官瑞带回来了,我以为我可以做到你们希望的样子,可事实证明,我根本做不到,我没有办法忍受我的老公跟别的女人同床共枕,就算你们不再认我这个媳妇,我也不会再按照你们的想法这样委屈的活下去。”

    夫妇俩不说话,上官瑞低吼道:“起来,让我来跟他们谈。”

    他无法忍受父母对司徒兰心的态度,更害怕他们会说出让她动摇的话,他心里已然清楚,就算这一刻司徒兰心的心与他是站在一起的,可是面对变幻无常的残酷现实,她的坚持随时都有可能会土崩瓦解。

    “这件事因我而起,如果爸妈不原谅我,我绝不会起来。”

    司徒兰心倔强的跪在公婆面前,上官瑞说从现在开始,她要学会拒绝,拒绝一切不合理的要求,她是受过传统教育的女子,不会公然跟公婆反抗,但是她会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自己一颗不会再屈服的心。

    局面一时间僵持不下,最后,还是老夫人开了口:“好了,起来吧。”

    “我可以理解成妈妈原谅我了吗?”

    老夫人叹口气,缓缓点头:“恩。”

    司徒兰心视线睨向公公:“爸的意思和妈是一样的吗?”

    上官老爷什么也没说,转身回了屋。

    “起来吧,他不说话就是默认的意思。”

    婆婆将她搀扶了起来,然后示意一旁面色阴沉的儿子:“时间不早了,你们也累了,上楼休息吧。”

    上官瑞一把牵住司徒兰心的手,头也不回的将她拉上了楼。

    老夫人进了客厅,看到老公坐在沙发上生气的瞪着她,便走过去问:“你这么瞪着我干吗?”

    “瞪你是因为你的立场太不坚定。”

    她无奈的摇头,坐到老公身边,耐心说:“这件事是硬来就能解决的吗?咱儿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天要不是我以死相逼,你以为他会答应你无理的要求?他说不定现在早就离开这个家了。”

    上官汝阳冷哼一声:“离开就离开,我是他老子我还被威胁了!”

    “那你就别一个人躲在书房里拿着他的照片偷偷的看。”

    “我什么偷看他照片了?”

    上官老爷又点窘迫。

    “哼,你当我不知道,上次因为唐琳父母的事,咱儿子气的离家出走,你每天晚上躲在书房里,都要对着他的照片喃喃自语个半天,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我只是不想揭穿你而已。”

    “那又怎么样?他早晚还不是会回来?!”

    “那是因为兰心在中间起了一定的作用,你敢保证这一次你得罪了媳妇,她还会想上次那样尽心的帮你把儿子带回来吗?”

    上官夫人的质问,让上官老爷无言以对,其实,他确实没有这样的信心。

    “好了,别生气了,我知道你求孙心切,这件事咱们再缓缓,到时候总有办法解决的。”

    得到了老公的支持,公婆的原谅,司徒兰心觉得灰暗的生活终于有了一丝曙光,第二天她早早起床后,来到她的小密室,打开上次在帝王山江湖郎中开给她的中药,思忖片刻后,毅然决然的拿下了楼,决定从今天开始,死马当活马医。

    上官老夫人起床后,闻到了浓浓的中药味,顺着药味来到厨房,看到媳妇正站在厨灶前煽风点火,便疑惑的上前问:“兰心,你在干吗?”

    司徒兰心猛一回头,看到是婆婆,她不好意思的笑笑:“妈,我在炖药。”

    “炖药?炖什么药?”

    “是一个江湖郎中开给我的中药,拒说能治好我的不孕症。”

    老夫人看到媳妇眼里难得出现的一丝神采,心疼的说:“这样的人你也相信吗?”

    司徒兰心低下头,黯然道:“反正我现在已经这个样子了,无所谓信不信,信了还有一点希望,不信的话是一点希望也没有。”

    婆婆不在说话,只是遗憾的望着她,然后,重重的叹了口气。

    “妈,你会支持我的对吗?”

    她抬起头,小心翼翼的询问。

    “我也是女人,我比你家里的男人更能明白你的痛苦,所以,只要是让媳妇你觉得有希望的,我一率都支持。”

    司徒兰心感动的双眼湿润了,她含着鼻音说:“妈,谢谢你。”

    喝了中药上了楼,上官瑞已经醒了,却躺在床上没起来,见她进房间,他勾勾手:“过来。”

    司徒兰心径直走过去,弯腰问:“干吗?”

    “你看看我眼睛里是不是进了什么东西,痒得有点受不了。”

    上官瑞指了指他的左眼。

    司徒兰心马上便俯身替他仔细的察看起来,“好像什么也没有啊?”

    “再看仔细一点。”

    “我已经看的很仔细了,真的什么也没有。”

    司徒兰心刚想直起身,上官瑞胳膊一伸将她拽进了怀里,然后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霸道而又火热的唇强势的吻下去,勾住她的舌尖,温柔的痴缠起来。

    上官瑞吻的狂 野又霸道,司徒兰心几乎要被吻的喘不过气,好不容易他放开她,她一边作深呼吸一边揉着红肿的唇,娇嗔的抗议:“一大清早就吃我豆腐,讨厌。”

    “我是吃豆腐吗?是吃中药吧?”

    上官瑞回味着嘴里残留的中药味,极度邪恶的冲她挤着眼睛笑了笑。

    天气明朗的星期天,林爱一直睡到中午才起床,江佑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客厅的桌上放着一张便利条:“我有事今天会晚归,三餐你自行解决。”

    两人结婚截止今天正好一个星期,而这一星期除了在学校的工作餐外,林爱没有下厨做过一顿饭,不是她懒而是她不会。

    起初,她会建议江佑南叫外卖,连着吃了三天外卖后,江佑南便摸清了她的底细,原来是个不会做饭的女人。

    于是,从第四天开始,江佑南就开始自己亲自下厨,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反正他做好了她就吃,好像男人负责做饭,女人负责吃饭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昨天的三餐都是江佑南做的,今天他不在家,让她自行解决,她能怎么解决?洗濑好之后走到冰箱前,抱出一堆零食,便是她的解决方式。

    打开电视机,随便挑了个综艺节目,一边吃着零食一边欣赏,倒也挺自在悠闲,之前一个人生活的时候,她就是这个样子,周末睡到太阳晒屁股才起来,然后慵懒的躺在沙发上,一边吃零食一边看电视,跟江佑南结婚后,不想让他看到这样懒惰的自己,所以就假装淑女,除了上班时间其它时间只要回到家,不是批改作业就是拿一本看起来很有修养的书装模作样的看着。

    江佑南除了知道她不会做饭外,倒也被的装模作样给蒙骗了过去。

    吃的正尽兴时,突然,门被一脚喘开,她吓得手一抖,手里的薯片掉到了地上。

    “你们干吗?”

    她惊慌的望着眼前两个彪壮的大汉,简直是一脸凶神恶煞要把她吃掉的样,正疑惑时,门外又走进来一个人,在看到那个人的瞬间,她便对眼前的情景恍然大悟了。

    “妈……”

    她诺诺的喊一声。

    谭雪云脸一沉:“谁是你妈,少恶心我。”

    “谭阿姨你这是干什么啊?”

    林爱强忍着心头的委屈,改称呼她阿姨,去你大娘的,谁稀罕叫你妈。

    “干什么?”

    谭雪云阴森的笑笑:“你说我想干什么?”

    其实她就是不说,看到这两个壮汉,那还能不明白吗……

    “绑架我的话等我先方便一下,我肚子好疼。”

    林爱身子一弯,捂着肚子便要往洗手间跑,谁知道刚才迈开一条腿,便像小鸡一样被壮汉扯了回来。

    她佯装痛苦状:“妈……哦不对,阿姨,我肚子真的好疼,先让我方便一下,要杀要剐随便你们行吗?”

    谭雪云眉一挑,示意两个壮汉:“搜出来。”

    她话一落音,两个壮汉便把林爱口袋里的手机夺了过去。

    林爱拨腿跑进了洗手间,把门一反锁,便从装手纸的盒子里摸出一个小手机来,她得意的笑笑,幸好自己计划得够长远,知道这个谭雪云早晚会趁着江佑南不在的时候来对付她,所以她也是早有防备,在卧室里、厨房里、洗手间、书房全部放了一台备用手机。

    买的时候出了不少血也是挺心疼的,不过这会派上用场了,她就觉得这钱花得值。

    迅速按下快捷键1,每款手机里就只存了两个号码,一个是江佑南的号码,一个便是110,虽然只在婚礼当天见过公公一面,不过好歹是个公安局长,就算再不喜欢她,出于公职正义,应该也不会对她见死不救吧……

    “喂?”

    一听到江佑南的声音,林爱压低嗓音急急的说:“你在哪呢?快点回来,你娘来了。”

    江佑南愣了愣:“来干吗?”

    “废话,当然是虐待我。”

    咚咚咚——

    洗手间的门被拍得咚咚响,很快传来了后妈的声音:“好了没有?上个洗手间比人家生孩子都慢!”

    她颤颤的应一句:“马上好,拉肚子呢。”

    重新把手机合到耳边,却听到对方已经挂线,她心一紧,这江佑南什么意思啊,是听到她有危险急着赶回来了,还是觉得她的生存能力很强,压根不想管她啊?

    砰砰,拍门的声音越来越重,这时换上了壮汉的声音:“再不出来我们就可以闯进去了。”

    林爱眼见躲不过去了,只好硬着头皮开了门,才迈出洗手间,就被两个男人粗鲁的抓着胳膊拎了起来。

    “你们干吗?放开我!”

    她奋力挣扎,谭雪云冷冷的瞪着她:“不想死得很难看,就识相一点给我闭嘴。”

    “阿姨,你这是干什么?我是你媳妇啊?”

    谭雪云讽刺的笑笑:“媳妇?我可从来没承认过有你这样的媳妇!”

    “给我带走!”

    她一声令下,两个壮汉就再次像抓小鸡一样把她抓走了,林爱扯着喉咙喊道:“救命啊,救命……”

    她喉咙差点没喊破,也没有一个英雄跳出来救美,眼看着就要被塞进车里,突然,一辆银白色的车打横停在了谭雪云面前。

    接着,江佑南从车里走了下来。

    他面色阴沉的质问母亲:“你这是干什么呢?”

    谭雪云没想到他这时候回来了,目光闪烁的回答:“没干什么,请她去家里坐坐。”

    上官瑞撇一眼林爱,嘲讽的问:“有你这么请人的吗?”

    壮汉闻言松开了林爱的胳膊,林爱急忙跑到江佑南身后,心惊胆战的说:“你再晚回来一步,就替我收尸了!”

    谭雪云抬高下巴:“是她对我警惕心太高,我软的不行只好来硬的。”

    林爱切一声,嘴上不说心里冷笑,软的不行,打从一开始就没跟她软过!

    “不管你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我都必须警告你,别再想动我的人,否则就别怪我不念及母子之情。”

    谭雪云蓦然睁大眼,不可思议的问:“佑南,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的意思要为了这个女人跟妈断绝关系吗?”

    “如果有必要,我会这么做。”

    啪一声,谭雪云狠狠的打了儿子一巴掌:“混蛋,娶了媳妇就忘了娘是吧?你绝对不可以这样对我!”

    “你怎样来我就怎样去,反正有没有母亲对我来说都无所谓,这么多年我跟父亲相依为命早已经习惯了。”

    江保南说完,便拉住林爱的手,愤怒的转身离去。

    进了公寓的门,林爱气呼呼的坐到了沙发上,使劲的揉着两只被壮汉捏的又红又疼的手腕。

    江佑南坐在她对面,沉吟了片刻后,说:“对不起。”

    林爱知道,这一声对不起是替他母亲说的。如果是替他自己说,她会原谅,但是替他母亲的话她不想原谅。

    又过了一会,江佑南抬眸看她一眼,见她还是一脸委屈的小媳妇样,便没好气的问:“还在生气?”

    “我不该生气吗?”

    她犀利反驳。

    “该,但是我已经道歉了。”

    “你道歉有什么用,对不起我的人是你妈。”

    “那难不成你想让我妈来跟你道歉?”

    林爱白他一眼:“不敢当。”

    “好了,别气了,又没少根头发少块肉,气什么呢气。”

    “那是你及时赶回来了,要是你没回来呢?”

    林爱委屈的挑眉,不过想想又觉得奇怪:“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江佑南叹口气:“就算你没打电话给我,我也正在往家里赶,下午两点要参加一个学术会,需要带点资料过去。”

    “那我真是命苦了,今天是走运,下次指不定会受到怎样的摧残。”

    “不会了,我已经警告过我妈,短期内,她应该不会再动你。”

    “短期?呵,看来我终究难逃一劫。”

    江佑南盯着她一脸愤愤的样,戏谑的问:“怎么?后悔了。”

    “之前答应你闪婚的原因是因为兰心给了我希望,她跟上官瑞刚结婚的时候,上官瑞也不喜欢她,可人家好歹有公婆疼爱啊,而我呢?你不喜欢我就算了,连你妈也不喜欢我,爹不疼娘不爱的,我不后悔才怪。”

    江佑南扑哧一笑,起身说:“换件衣服,请你吃顿好的弥补一下。”

    林爱木然的眨眨眼:“真的假的啊。”不是刚说要去参加什么学术会的嘛。

    江佑南没有回头,而是扬起三根手指,一边往门外走一边提醒她:“等你三分钟,过时不候。”

    林爱这才化悲为喜,唇角扬起一抹开心的笑,一溜烟奔进卧室换衣服去了。

    谭雪云从儿子的住处回公司后,整张脸都是绿的,想到儿子扬言要跟她断绝母子关系,更是气极攻心,把办公桌的物品哗啦一声全部推到了地上。

    碰巧这时,唐琳来到公司找她。

    一进她的办公室,看到地上一片狼籍,便忐忑的问:“干妈?这是怎么了?”

    “还不是我那个逆子给气的。”

    谭雪云愤怒的喘着粗气。

    唐琳绕到她身边,赶紧抬手给她敲起了背,贴心的说:“我当谁惹你了呢,原来是佑南哥,自己的儿子跟他气什么呀,别气了,小心气坏了身体。”

    “你是不知道,他娶了个我很反感的女人不说,还当着那个女人的面说要跟我断绝关系。”

    唐琳笑笑:“这样的话也只有你信,他那都是吓唬你的,你当他真的会为了一个女人六亲不认啊。”

    谭雪云叹口气,忧伤的说:“你是不知道,我八岁就丢下他去了法国,他心里该多埋怨我。”

    “就算你八岁丢下了他,他也不会不认你这个母亲,血浓于水的亲情是怎样也无法磨灭的,更何况他是你怀胎十月生下的亲骨肉。”

    听她这样说,谭雪云悬着的心才稍稍松懈,握住唐琳的手说:“谢谢你,小琳,我儿子娶那个林爱,都不如娶你,至少这样我不会觉得心里不平衡。”

    唐琳咬了咬唇:“干妈,我喜欢的人是上官瑞,你又不是不知道……”

    谭雪云点头:“哎,我当然知道,不然,我早就让你做我儿媳妇了。”

    这便是唐琳今天来找她的目的,她深吸一口气,敞开了说:“干妈,其实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我知道之前你想要拆散司徒兰心和上官瑞是想让司徒兰心嫁给你儿子,现在佑南哥娶了别人,你的计划也落了空,那你还会不会帮我得到我爱的人呢?”

    谭雪云亲切的冲她笑笑:“当然了,佑南是我儿子,你是我女儿,儿子女儿我一样对待。”

    唐琳闻言十分开心:“那干妈打算怎么帮我?”

    “我明天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也许你与他联手,可以达成你们共同的目的。”

    “谁啊?”

    “明天见了面就知道。”

    谭雪云没有点破,唐琳便也不再多问,其实谭雪云是想做收渔翁之利。

    第二天,在市区的左岸咖啡,唐琳如约见到她干妈介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卑鄙龌龊的暴发户李甲富。

    “唐小姐是吧?”

    李甲富入座后郑重的询问。

    唐琳点点关:“是的,您是?”

    “我姓李,名甲富。”

    她脑子迅速转一圈,不确定的问:“莫非你就是当年买了司徒兰心做媳妇的商人李甲富?”

    前段时间的新闻,唐琳自是了解。

    “是的。”

    李甲富坦然承认。

    唐琳笑了,如此一来,她便确定了面前这个人绝对和她有着共同的目标。

    “既然是我干妈介绍的人,我想也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我们就直奔主题吧。”

    李甲富点头:“好。”

    他环顾一圈,说:“司徒兰心这个女人十分忘恩负义,当年我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向她伸出援手,却没想到她成年后翻脸不认人,这口气无论如何我是咽不下去的。”

    “你是想让她死心塌地的嫁给你儿子?”

    “这个我倒是不奢望了,不过,就算我儿子得不到,我也不会让她好过!我儿子对她一往情深,我会让她尝尝失去爱人的痛苦!”

    “可是我们要怎么做呢?”

    “上次她差点就让我抓住了把柄,结果被我那不成器的儿子给搅和了,想想我就憋一肚子火。”

    “哦?差点抓住她什么把柄。”

    李甲富把那一天晚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唐琳,唐琳听完后,陷入了深思,一个主意在她脑中悄悄酝酿。

    “李叔,你别生气,其实你完全还可以重新把这个把柄握在手中。”

    李甲富愣了愣,摇头:“没办法了,上了一次当她不会再上当了。”

    “不是要你故技重演,而是……”

    唐琳身子往前倾了倾,给他出了一个主意。

    “这样行吗?”

    “怎么不行?上次发生的事上官瑞没有找过你吧?”

    “没有。”

    “这就对了,说明她怕上官瑞误会,根本就没敢把这件事说出来,你只要按我说的做,绝对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李甲富想了想:“好,那就这么定了,我待会就把她约出来,晚上给你电话。”

    两人互换了号码后,一前一后离开了咖啡厅。

    唐琳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她跟李甲富商量见不得人的对策时,赵亦晨就一直坐在她身后的位置,只是两个聊得投机的人,并没有发现他而已。

    李甲富出了咖啡厅,便来到了白云公馆门前,递了封信给警卫员,让她转交给司徒兰心后便迅速离开。

    司徒兰心打开信时,上面只有寥寥数语:“你舅舅有难,具体详情,速到名扬街老三汉茶馆见。”

    她觉得很困惑,一时半会想不起送信的人是谁,不过舅舅已经有二个月联系不上了,她不免有些担心,还是急急的赶了去。

    李甲富坐在茶馆内自信满满的等着司徒兰心上钩,他从怀中摸出一支录音笔,阴险的笑笑,把笔插在了口袋上。

    此刻,他没有发现,在茶馆的对面,正有一个人目不转睛的打量他。

    而那个人便是赵亦晨,从咖啡厅出来后他就一直跟踪李甲富到这里。

    司徒兰心赶到茶馆时,坐在二楼的赵亦晨其实也看到了她,只是没有阻止她进去而已。

    站在茶馆中央,司徒兰心视线迅速环顾一圈,在看到冲她阴笑的李甲富时,转身正要走,李甲富站了起来:“司徒兰心,不想知道你舅舅现在在哪里吗?”

    她蓦然停步,尽管心里十分不想见到这个人,可是为了舅舅,她还是折回了脚步。

    刚一落座,手机传来了短信的声音,她拿出来一看,只有八个字:“此人有诈,谨慎回答。”

    司徒兰心震惊的抬眸往窗外一看,便与赵亦晨目光撞个正着,她迅速把手机塞进了口袋。

    “我舅舅在哪?”

    李甲富笑笑:“你舅舅的情况我会跟你细说,不过在说你舅舅之前,我们是不是要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聊一聊?”

    “那天晚上什么事?”

    司徒兰心已经知道有炸,便开始装糊涂。

    “就你跟我儿子履行夫妻之实的晚上。”

    啪一声,司徒兰心一巴掌拍在了桌上:“甲富叔,请你注意你的言辞,我什么时候跟你儿子履行过夫妻之实?”

    李甲富怔了怔,显然没想到,司徒兰心竟然会不承认。

    “年纪轻轻的记性倒是挺不好,你送我儿子回来的那天晚上,没跟我儿子肌肤之亲吗?”

    “你再污蔑我的话,信不信我告你侵犯我的人格?”

    “哼,你别装了,我是有证据的。”

    “那好啊,你把证据拿出来。”

    李甲富脸色沉了沉:“证据已经被你指使我那傻儿子毁掉了,不过事实就是事实,没有证据已经发生的事也不会被磨灭。”

    他试图激怒司徒兰心,承认自己那天晚上确实跟他儿子躺在了一张床上,不管结果是怎样,只要她承认躺在了一张床上就够了,因为人的大脑就是这样浮想联翩,躺到一张床上就等于已经失了身。

    “雕虫小技。”

    司徒兰心冷冷的望着他,突然,讽刺的笑了。

    “你笑什么?”

    李甲富心咯噔一声,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我笑你愚蠢。”

    司徒兰心手一伸,把他胸前插着的录音笔扯了下来,“这个东西早已经是别人用烂了的,你以为我会傻到中你的计吗?”

    其实就算赵亦晨不发那条短信给她,在她坐下来的那一刻,也都发现了李甲富的阴谋。

    李甲富被她识穿了心思,恼羞成怒的站起身,正欲离开时,司徒兰心再度开口:“李甲富,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你到此为止,我看在梦龙的面子上,过去的事就不与你追究,但是如果你死性不改,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是司徒兰心第一次没再喊李甲富甲富叔,而是直呼他的姓名,李甲富气得不行,切齿的说:“别忘了,我可是在你最困难的时候帮过你。”

    “是,你帮过我,如果那时候我母亲没死的话我会很感激你,可惜我母亲死了,所以,你对我的恩情到此结束,不要以为我狠不下心,连我亲生父亲我都能把他送进监狱,更何况是你这么一个跟我没有血缘关系的人!”

    李甲富狼狈的走了,司徒兰心盯着手中清澈的茶水,认同了上官瑞跟她说过的话,当别人不在乎你的感受时,你也就不必再在乎别人的感受。

    她沉吟片刻,忽尔把头抬起,视线睨向对面的茶馆,却发现赵亦晨不知何时已经离开。

    整整三天,赵亦晨没去找过唐琳,第四天他来到唐琳的公寓门前,唐琳见到他很高兴,拉着他的手问:“亦晨,你这几去哪了?我怎么都没见到你?”

    “你现在一门心思都在上官瑞身上,见不见我应该也无所谓吧。”

    赵亦晨冷冷的甩开了她的手。

    唐琳愣了愣,对他冷漠的态度很诧异:“你怎么了?”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

    赵亦晨的话令唐琳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问我?”

    “你怎么了?怎么会变得让我越来越陌生?对于已经失去的爱人不能大方的给上祝福就一定要千方百计的夺回来吗?”

    唐琳眼神黯了下来:“我的事你不用管。”

    “如果你对我来说是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人,我绝不会管你的事,可现在看来,即使我想管也是管不了了。”

    赵亦晨毫不掩饰他的失落:“即使我把心掏出来给你,你宁可扔到地上也不会多看一眼。”

    “亦晨,你对我来说,是仅次于你表哥的人,所以,不要把自己说的那么卑微好吗?”

    “有爱吗?”

    他讽刺的问:“除了在难过的时候、无助的时候、把我当成唯一的依靠外,还有其它的感情成分吗?”

    唐琳沉默不语。

    “琳琳,不要再这样了了,不要再让我对你越来越失望,跟我离开这里吧……”

    “对不起,亦晨,即使让你伤心失望,我也不会再跟你离开,三年前已经错误的离开过一次,同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第二次,所以,就算是死,也会死在这片土地上。”

    “这不是同样的错误,这是最明智的选择,如果你现在不走那才是严重的错误,我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你清醒的意识到这一点?”

    赵亦晨十分愤怒的低吼。

    “我很清醒,你不需要做什么,我也很清醒,如果不支持我的话,那就不要再干涉我了。”

    唐琳偏执的态度令赵亦晨十分伤心,他起身准备离开,却不经意的撇见茶几上放着一盒药,随手拿过来一看,脸色瞬间阴下来:“这是什么?”

    他颤抖的质问站在窗边的女人。

    “没什么。”

    唐琳慌乱的疾步上前夺过他手里药,目光闪烁的解释:“我有点感冒。”

    “唐琳!”

    赵亦晨终于忍无可忍:“你一直都是这样把我当傻瓜吗?感冒你吃克罗米酚?你以为我没看到上面写的是助排卵药物吗?你到底又想干什么?”

    “我都说了不要你管,为什么还要这么烦人来管我的事?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不需要跟你解释那么多!”

    赵亦晨的心终于绝望了,他木然点头:“好,从今往后我不会再管你的事,但是做为多年的朋友,我真心奉劝你一句,好自为之吧,若不及时悬崖勒马,一意孤行下去,总有一天你会一无所有,失去你的尊严、失去你的亲人、失去你的朋友、失去一切现在你所拥有的、包括我。”

    赵亦晨警告完之后,决然离去,唐琳征征的站了一会后,爆发出歇斯底里哭声,瘫坐到了地上……

    今夜是一个花好月圆的夜晚,司徒兰心双手拖着下巴,茫然的盯着星空。

    上官瑞应酬完饭局回到家,却没看到他的妻子,不禁纳闷的拿出手机拨通了她的电话。

    “在哪呢?”

    “在家……”

    “那我怎么没看到你?”

    “我没说完呢,在家里的后花园。”

    他立马挂断电话,蹬蹬的跑下了楼,朝着后花园奔过去。

    在一片浓郁的花香从中,司徒兰心意兴阑珊的坐在台阶上,上官瑞微笑着向她走过去,弯腰问她:“怎么跑这来了?”

    “赏月呗。”

    她云淡风轻的回答。

    上官瑞坐到了她旁边,头一抬:“赏月在哪不能赏,非要跑到这地方来,蚊子没咬死你?”

    “咬死了还能跟你说话吗?”

    他笑笑,伸手揽住她的肩膀:“有什么心事,说吧。”

    司徒兰心耸耸肩:“没什么心事,哪能天天有心事。”黯然的低下头,摆弄着脚下的一盆生石花。

    上官瑞捧起她的脸:“啧啧,明明就是有事的表情还非要嘴硬,看来不给你点甜头尝尝是不行的。”

    没等她反应过来,唇上突然一沉,整个人失重的倒了下去,上官瑞及时伸出手臂拖住她,司徒兰心只觉得胸腔空气被一压,呛得差点不能呼吸,但是唇间的压力一直未减,亲吻着她的那个人,将手指插进了她的发间,吻得缓慢,却浑然忘我。

    在如此浪漫的月色衬托下,司徒兰心渐渐有些迷失自我,所有的感观,皆在她的唇齿间,辗转徘徊。

    “兰心,我们回屋里去好不好?”

    上官瑞喘着粗气提议,一只手已经不安分在她身上游了好几遍,司徒兰心被憋得满脸通红,还没来得及回答,只听啊一声尖叫,两人惊得赶紧放开了对方,视线顺着尖叫声望过去,竟然是小姑子上官晴晴。

    “哥!嫂子!你们亲热的时候就不能在你们自个屋里吗?非要跑到外面来影响市容吗?还跑到我的地盘上!”

    上官瑞没好气的笑笑:“什么是你的地盘?”

    “你们现在坐的地方就是我的地盘,这些花儿草儿都是我种的!”

    司徒兰心已经窘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尴尬的解释:“晴晴,对不起啊,你哥有点喝醉了。”

    “我没喝醉。”

    上官瑞很没有眼力见的插一句。

    她拧他一把,小声嘀咕:“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真受不了你们了,怎么每次都让我遇到这种事?啊,崩溃了,崩溃了,简直不想活了……”

    上官晴晴捂着脸恼羞成怒的拨腿跑了。司徒兰心生气的指责上官瑞:“都怪你。”

    “谁知道这丫头半夜三更不睡觉往这跑啊。”

    两人互瞪对方,三十秒后,扑哧一声,都笑了起来。

    “刚刚我们说什么来着?”上官瑞问。

    “没说什么,你在亲我。”

    “亲你之前呢?”

    “不记得了。”

    “……”

    司徒兰心靠到上官瑞怀里,悠悠的说:“瑞,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好啊,什么问题?”

    “你是不是以前跟唐琳恋爱时把孩子的名字都取好了?”

    上官瑞身体蓦然一僵,生气的说:“提这个干吗?”

相关小说:权力之巅超级牛笔无敌司机墓中有鬼情深不寿超凡透视眼太极真神修罗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