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七见倾心:毒舌总裁娶佳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永利快3网优德棋牌网址多少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哦?那倒是个不错的女人,这样的女人,你不该辜负她的。”

    “也许吧。”

    上官瑞耸耸肩,终于笑了,却是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至少,司徒兰心是这么觉得。

    沈清歌看了看腕上的表:“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去了。”

    “一起吃午饭吧,我已经让人订好了餐厅。”

    “不用了,我们中午还有约,以后就是合作伙伴了,有的是机会一起吃饭。”

    上官瑞点头:“那好,慢走。”

    司徒兰心跟沈清歌出了上官瑞的办公室,临别时,她恨恨的瞪了他一眼。

    心里是那么的难受,越想越觉得气愤难平,出了公司的大门,她突然说:“等一下。”

    “怎么了?”

    沈清歌疑惑的回头。

    “我手机好像落在办公室了,我回去拿一下。”

    “你最近内分泌失调吗?怎么总是丢三落四的,快点,我在车里等你。”

    沈清歌没好气的戳了一下她的脑袋。

    司徒兰心转身又奔了回去,其实,她的手机没有落下,她只是觉得她不能就这样走了,即使走,也要把想说的话说出来,否则她实在是太不甘心。

    重新返回上官瑞的办公室,上官瑞正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窗前,背影有一丝落寞。

    听到脚步声,他回转头,目光闪过一丝诧异:“你怎么又回来了?”

    司徒兰心径直走到他面前,目光如炬的质问:“为什么做错事的人是你,却好像是我不对一样?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如此冷漠?”

    上官瑞怔了怔,突然用一种近乎陌生的玩世不恭的语气反问:“你现在是在对我见到你后没有激动的抱住你,向你哭诉对你的思念而感到失望是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可以直说,我完全可以照你希望的那样做。”

    看着一步一步向她靠近的上官瑞,司徒兰心从惊愕中清醒过来,愤怒的推了他一把:“混蛋!!”

    她的眼泪瞬间湿透了眼眶,转身疾步跑了出去,盯着那扇被重重带上的房门,上官瑞眸底的玩世不恭慢慢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绝望而悲痛的眼神……

    司徒兰心和沈清歌回到下榻的酒店后,她阴沉着一张脸说:“我不会留在这里的,你还是安排其它人吧。”

    “给我一个不肯留下的原因?除了要照顾你舅妈外。”

    “你为什么一定要让我留下?难道金岳集团几千个人就没有一个适合被外派的人?”

    “青沫,这次的合作真的很重要,无论对我还是对上官瑞,如果成功了,我们就可以打通海外市场,在产品研发初期,每一个环节都是极其保密的,如果随便安排一个人,被别的公司买通后泄露了公司的机密,那所有的努力都会功亏一篑,况且我也说了,你是唯一能代表我的人,在提供意见方面没人比你更适合。”

    “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被别人买通?说不定别人开出丰厚的条件我就心动了,没人不喜欢钱!”

    哈哈,沈清歌不以为然的大笑:“好一句没人不喜欢钱,那你嫁给我吧?嫁给我比出卖公司机密更划得来,出卖机密只能获得一张限额支票,而嫁给我的话那就等于是获得了永久的支票,这支票绝对是无限透支的,怎么样?考虑一下吧?”

    司徒兰心有些头晕,怎么扯着扯着又扯到了感情的问题上,她两眼一翻:“我就不考虑!我辞职还不行吗?”

    “行啊,你辞职的话我就整天如影随形,你到哪家公司上班我就告诉别人你是我的人,让他们不肯录用你,如果你能耗得起的话那就辞职吧?”

    “你卑鄙!”

    司徒兰心原本就是窝一肚子火,这会又被沈清歌威胁,整个人都要疯掉了。

    “这也叫卑鄙?要不要让我用行动来演示一遍什么是真正的卑鄙?”

    沈清歌说着就要低头亲她,她慌乱后退,郁闷的说:“行了,别闹了,我舅妈是真要人照顾啊。”

    他哭笑不得:“你整天就只会找这么一个理由,是不是除此之外,就找不出其它理由了?”

    “这不是理由,这是事实。”

    司徒兰心话刚一落音,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一看是舅妈打来的,她马上接通:“喂,舅妈?”

    “兰心,你出差这两天还好吗?”

    “恩,我很好,你呢?”

    “我也很好啊,沈总给我安排了个保姆,简直把我照顾的太周到了,你不用挂念我,好好在那边工作,也只有这样才能回报沈总的恩情哦。”

    “舅妈!!”

    司徒兰心震惊的瞪大眼,怎么也没有想到沈清歌竟然先下手为强,把她舅妈给搞定了!

    “好了,就这样,你照顾好自己啊,我挂了。”

    “喂?舅妈?喂喂,等一下!”

    姚敏君没等外甥女说完便兀自挂断了电话,沈清歌一脸得意的走到司徒兰心面前:“怎么样?唯一的理由也没了,束手就擒吧。”

    司徒兰心作了三个深呼吸,才按捺住火气:“算你狠。”

    她生气的朝自己房间走去,沈清歌跟在她后面:“哎呀,就是二个星期而已,又不是让你一辈子留在这里,真让你一辈子留在这里,那我还不愿意呢。”

    “说不定我就一辈子留在这里了呢!”

    司徒兰心进了房间,砰一声关了房门,把沈清歌给拒之了门外。

    隔天一早,沈清歌要回f市了,走之前她把司徒兰心送到爱雅集团,对上官瑞说:“瑞总,我把我能干的特助留下了,你可得多照看她一点啊。”

    上官瑞云淡风轻的点头:“好,我会的。”

    “那我就先回去了,公司那边一堆事等着我回去解决,空了我再过来。”

    “我送你。”

    沈清歌来到司徒兰心身边,悄悄的说:“别生气了,等这次合作圆满成功,我给你记一大功,会好好补偿你的。”

    “谁稀罕你补偿。”

    司徒兰心生气的别过头。

    “好了,我都要走了,就不能对我笑一个吗?你这个样子我就是走也不能安心啊。”

    沈清歌耍起了无赖:“笑一个嘛?快,笑一个,人家瑞总在一旁看着呢。”

    司徒兰心视线睨向上官瑞,突然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对沈清歌绽出了一抹温柔的笑:“可以了吗?”

    沈清歌受宠若惊,连连点头:“可以可以,笑得我骨头都酥了。”

    “快走吧。”

    “恩那我走了哦,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上官瑞一直站在门口,平静的看着他们俩窃窃私语,脸上波澜不惊,心里却是涟漪四起。

    送走了沈清歌,上官瑞回到办公室,看到司徒兰心坐在沙发上,他心里划过一丝复杂的感情,径直走过去:“跟我来吧。”

    司徒兰心跟着他来到了同一楼层的某件办公室,门一打开,里面坐着十来个人,上官瑞介绍:“这位是合作方的代表吕青沫小姐,她将和你们共同负责这次新产品的研发,在未来的两周,希望大家和睦相处,争取用团结的凝聚力取得优良的成绩。”

    上官瑞视线睨向她:“简单的说两句吧。”

    司徒兰心礼貌的鞠躬示意:“大家好,很高兴和你们成为合作伙伴,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还请多多指教。”

    啪啪啪,办公室里爆发出欢迎的掌声,上官瑞介绍说:“这边是我们新成立的特别研发小组,在新产品研发成功之前,是对外隔离的部门,所以除了你和在座的这几位同事,其它人不可以进入你们的办公室,同样的,你们也不可以对外透露半句产品研发的信息。”

    “知道了。”

    司徒兰心佯装镇定的点头。

    “那就工作吧,我会不定时过来与你们一同探讨。”

    待上官瑞离开后,司徒兰心打量着身边的同事,没有一个人是她认识的,同样的也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这对她来说无疑是一个好现象,至少,她可以以李青沫的身份完成沈清歌交给她的任务。

    忙碌了整整一天,到傍晚下班时间,罗罗来到研发特别小组办公室:“吕小姐,我们瑞总请你过去一下。”

    司徒兰心面对这个罗罗时,其实是有些慌乱的,因为这个女孩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好。”

    她简单收拾了一下,拎着包来到了总裁办公室,站在上官瑞办公桌前,她面无表情的问:“叫我过来有什么事吗?”

    “你现在是住酒店是吧?”

    “是的。”

    “那你搬出来吧,我们公司附近有一套公寓,是专门替客户代表准备的。”

    “不用了,我住酒店挺好。”

    “现在产品研发只是刚进入模式,大概三天后你们每天晚上都需要加班到深夜,你住酒店对你的工作很不方便。”

    司徒兰心沉吟片刻,接受了他的提议。

    客户公寓离公司仅仅只要步行五分钟的路程,条件不比酒店的条件差,司徒兰心搬进去后,去附近的超市采购了一堆的生活用品,准备过两周封闭式生活,之所以答应上官瑞搬进公寓,其实也是不想总是在外面晃悠,被熟悉的人撞见,毕竟这个城市还是有很多人是认识她的。

    如上官瑞预期的一样,第三天的工作正式进入状态后,研发小姐开始变得忙碌,当天晚上一直加班到十点,每个人都累得头昏眼花,却也没有一个人敢松懈,因为上官瑞也在支队伍中加班,老总都不喊累,员工哪里敢喊。

    “休息一会吧。”

    上官瑞平时虽然冷漠,但对待员工也算仁慈,不会逼他们向马一样替他卖命。

    大家一听可以休息,纷纷伸了个懒腰,有的起身去上洗手间,有的起身去喝水,不到一分钟,办公室里的人就走光了,只剩下司徒兰心和上官瑞两个人。

    司徒兰心因为上官瑞的加入十分别扭,一直埋头工作,这会四周都静下来后,才意识到办公室里只剩他们两个人,她腾一声站起来,迈步准备出去。

    “给我带杯咖啡吧。”

    走到门边时,耳边突然传来上官瑞沙哑的声音,她微微侧目,看他还在埋头工作,便什么也没说走了出去。

    休息了大概十来分钟,大家陆陆续续的进了办公室,司徒兰心把一杯咖啡放到上官瑞面前,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又是进入了紧张的战斗状态,到十二点整,上官瑞宣布:“下班。”

    “耶!!”

    一群人站起来欢呼,研发小组的组长开玩笑说:“瑞总,大家肚子都饿了怎么办?”

    上官瑞唇角微微上扬:“走吧,我请客。”

    “耶!!”

    又是一阵欢呼,除了司徒兰心,每个人都很高兴。

    由于已经是深夜,很多餐厅都已经打烊了,瞅了半天才看到一家24小时营业的东北菜馆,研发组长说:“咱们就去吃东北菜吧,这么冷的天,弄个羊肉锅也不错。”

    “是啊,走吧。”

    一行人陆陆续续的进了馆子里,餐馆老板热情的上前招呼,介绍店里的招牌菜,研发组长询问上官瑞:“瑞总,你吃啥?”

    “你们点吧,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不用客气。”

    司徒兰心肚子也有点饿了,晚饭吃的早也吃的少,只是看到服务员端上来的菜,她的胃口就降了一大半,都是些她不吃的菜,狗肉,羊肉……

    她自认为自己不算是个挑食的人,可是这些人是不是跟她作对?她除了不吃狗肉和羊肉什么肉都吃,偏偏他们点的就是这两个她不吃的肉!

    一帮人围着狗肉、羊肉锅吃得津津有味,只有司徒兰心不动筷子,研发组长诧异的问:“咦,吕小姐怎么不吃?不合胃口吗?”

    “不是,我不饿。”

    她违心的回答。

    “工作了这么晚还不饿啊?难怪你这么瘦,是不是胃口不好?”

    其中一名同事关切的询问。

    “不是,我晚上吃的有点多。”

    “哦,那让你看着我们吃挺不好意思的。”

    “没关系,你们尽管吃不用管我。”

    司徒兰心微微一笑。

    上官瑞这时手机响了,他看了眼号码,起身到外面接电话去了。

    司徒兰心盯着他的背影,心里十分不舒服,这么晚给他打电话的人,除了他妻子还会有谁?

    想到唐琳终于取代了她的位置,她心里是那样不甘心。

    上官瑞接完电话回来,碰巧司徒兰心自己的手机也响了,她一看是沈清歌打来的,出于报复的心理,她没有出去而是当着上官瑞当着所有人的面按下了接听:“喂?”

    “睡了没?”

    “没有,刚结束工作,跟同事在外面吃饭。”

    沈清歌一听她才结束工作,心疼的说:“怎么工作的这么晚?一定累坏了吧?”

    她笑着回答:“不累,你也没睡吗?”

    “想你睡不着啊。”

    沈清歌吊儿郎当的调戏她。

    “想我的话干吗还把我留在这里,换个人把我调回去不就行了?”

    “要是你一直这么辛苦的话,我还真得考虑考虑是不是换个人去替你。”

    “那你考虑啊,我等你好消息。”

    ……

    两人又亲密的聊了一会,司徒兰心才依依不舍的挂断电话,抬起头时才发现同事都在望着她,那眼神说不出的暧昧,研发组长是个挺幽默的人,他说:“吕小姐,男朋友打来的?”

    她佯装羞怯的摇头:“还不算。”

    “哎呀,别不承认了,要不是男朋友的话,谁会半夜三更给你打电话啊。”

    除了上官瑞沉默以外,所有的人都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吕小姐的男朋友该不会就是我们的客户,上次来公司参观的沈总吧?”

    “废话,当然是他了,你没听人家吕小姐说:‘想我的话干吗还要把我留在这里?’”

    “对,对,而且吕小姐是沈总的特助,如果不是恋人的话,怎么会这么信任的让她留在这里接触研发工作……”

    司徒兰心听着他们的议论,也不承认也不否认,她心里难受,她就要上官瑞跟她一起难受。

    “咦,吕小姐戴的这手链该不是沈总送的吧?”

    坐在司徒兰心身边的一名女同事诧异的瞪大眼,其它人便纷纷把视线聚集了过来。

    她摇头:“不是。”

    “那还差不多,这手链一看就是个地摊货,要是沈总送你这个手链的话,那也太逊了。”

    “可能是吧,这手链我戴了很久,我这个人比较怀旧,再不值钱的东西也舍不得扔掉,不像有些人,一点回忆没有的活着。”

    上官瑞心知肚明,司徒兰心这番话是说给他听,他平静的喝着酒,像是没听到一样。

    酒囊饭包后,上官瑞去柜台结账,司徒兰心见他低声跟老板说了什么,付了钱后便走了回来。

    “瑞总,谢谢你的夜宵,我们真是吃的太开心了。”

    “是啊,最幸福的事就是冬天里大家围在一起吃狗肉锅,哈哈。”

    十来个人出了菜馆,相互道别后朝着不同的方向离开,司徒兰心也刚准备走,上官瑞却拽住她的衣袖,“等一下我送你。”

    上官瑞与研发组长交代了一些明天的工作事项,便重又返回馆子里,拎着一个塑料袋走了出来。

    他拉开车门,待司徒兰心坐进去回,哧一声发动引擎,车子驶向了司徒兰心住着的公寓。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到了公寓后,司徒兰心云淡风轻的道一声谢谢,便漠然的下了车。

    “这个拿着。”

    上官瑞把塑料袋塞进她手里,没等司徒兰心反应,便哧溜一声开着车子扬长而去。

    她进了公寓,按亮客厅的灯,打开塑料袋一看,里面竟然是打包好的盒饭,一盒辣椒炒牛肉,一条红烧鱼,这两道菜都是她曾经喜欢的菜,她的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很不是滋味。

    又是忙碌的三天过去了,新产品初步定型成功,于是,迎来了第二次的聚餐,确切的说,应当是庆功宴。

    在市区一家五星级酒店吃了晚餐后,大家提议去ktv唱歌,上官瑞点头答应,把他们带到了全市最好的夜总会。

    坐在偌大的包厢里,听着同事们走音的歌声,司徒兰心渐渐忘记了和上官瑞之间别扭的关系,沉浸在了这种欢乐的气氛中。

    “吕小姐,你来唱一首吧?”

    司徒兰心蓦然被邀请,赶紧摇头:“我不会唱歌,不好意思啊……”

    “天哪,这年头还有不会唱歌的人吗?别谦虚了,快去唱吧。”

    她身边的女同事推搡着让她去,她却坚决不肯接话筒:“我真不会唱,我五音不全,你们饶了我吧。”

    见她实在不肯唱,他们便转移目标,把目标对准了上官瑞。

    “瑞总,您能来给大伙唱支歌么?”

    上官瑞愣了愣,研发组长马上接腔:“是啊,瑞总,唱支吧,你要是唱了,咱们以后干活肯定会更卖力。”

    面对一双双期盼的目光,上官瑞接过了话筒:“那好吧。”

    啪啪……

    上官瑞还没开唱,已经掌声四起,司徒兰心讽刺的嘟嚷:“丢人现眼。”

    他挑了首英文歌曲《ocean deep》(情深似海)伤感的乐曲缓缓奏响,当包厢里都寂静下来,沙哑而浑厚的男声也随即展开——

    love, cant you see im alone

    love,你知不知到我的孤单?

    cant you give this fool a chance

    能不能给我这傻瓜一次机会,

    a little love is all i ask

    给我一个夜晚,

    a little kindness in the night

    一点点爱,一点点温存;

    please dont leave me behind

    请别把我丢一边,

    no, dont tell me love is blind

    是的,别告诉我说爱是迷茫,

    a little love is all i ask

    我只要一点点爱。

    这是司徒兰心第一次听到上官瑞唱歌,她陷入了迷茫之中,看着他挺拔的后背,听着他略显沧桑的声音,她的双眼不知不觉蒙上了一层水雾。

    所有的人都听痴迷了,司徒兰心身旁的女同事情不自禁的说:“从来都不知道,我们冷漠如冰的瑞总竟然也有如此温情的一面,我的小心脏啊,快要跳不动了。”

    她夸张的捂着自己的胸口,望一眼神情专注的司徒兰心,感叹道:“连吕小姐都被我们瑞总的感性迷住了,将来要是能嫁给我们瑞总的女人该多么幸福啊……”

    司徒兰心蓦然清醒,转过头问:“你刚说什么?”

    “我说我们瑞总的歌唱的很好,外表也很迷人,除了感情生活有些糜烂,其它方面都是完美的没话说。”

    “不是这句。”

    司徒兰心深吸一口气:“你说哪个女人能嫁给你们瑞总会很幸福,你们瑞总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女同事蓦然瞪大眼:“谁说的?我们公司才成立两年,我是第一批员工,我怎么没听说他结婚了?”

    “可能是你不知道吧。”

    “不会的,瑞总要是结婚,那肯定得请咱们吃饭啊,就算不吃饭那总有点风声,可距今为止,我没有听到一点关于他结婚的风声!”

    司徒兰心陷入了沉默,她脑子有点混淆,已经分不清事实到底是什么。

    夜里十一点,这帮人终于疯够了,出了夜总会,司徒兰心很自觉的走到上官瑞车旁,等他跟员工寒暄完之后,对于她的自觉,他也没说什么,车子调个头,便朝司徒兰心住的公寓开去。

    半小时后到达公寓,上官瑞坐在车里没动,现在两人之间,已经不是亲昵地下车替她开车门的关系。

    上官瑞坐着不动,司徒兰心竟然也坐着不动,他诧异的提醒:“不下车吗?”

    “你和唐琳怎么样了?结婚了没有?”

    上官瑞表情蓦然一僵,但瞬间变换了一副玩世不恭的态度,他解开安全带,身子往她面前一倾,戏谑的调侃:“你问我们怎么样干什么?是不是我只要说我们没怎样,你就还想跟我好?”

    他着说就要亲她,司徒兰心伸手挡住他凑过来的身体:“谁想跟你好?下流!”

    她愤怒的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却被上官瑞一把抓住手腕:“其实如果你想让我留下来陪你,我是很愿意的,我现在对女人的邀请几乎没有任何免疫力。”

    他的语气依然是充满了戏谑的味道,司徒兰心恨恨的甩开他的手,切齿的骂一句混蛋后,头也不回的进了公寓。

    夜里躺在床上,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第二天是周末,她可以不用去公司,于是她发了条短信给林爱,约她到一家咖啡厅见面。

    她的新手机号林爱没有,所以也不知道发短信的人是谁,不过林爱还是准时赴了约。

    司徒兰心戴了顶白色的帽子配一条白色的围脖,戴一副黑色眼镜,站在林爱面前时,林爱整整一分钟没能认出面前的人是谁。

    她缓缓摘下墨镜,把围脖往下拉了一点,露出大半张脸,林爱震惊的起身:“兰心——”

    嘘。司徒兰心作个噤声的动作,用眼神示意她不想被人发现她的存在。

    林爱哪里克制的住,一把将她拉到身旁坐下,又惊又喜的问:“怎么会是你?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我是在做梦吗?!”

    “你不是在做梦。”

    司徒兰心掐了一下她的脸蛋:“很疼对不对?我就是你的好朋友司长雅。”

    林爱激动坏了,一把将她抱住,声音哽咽的说:“兰心,想死我了,你这个没良心的,这两年死哪里去了!!”

    “说来话长,你先松开我,我慢慢跟你说。”

    司徒兰心把自己这两年的近况娓娓道来,林爱听完后诧异的挑眉:“这么说,其实你一直跟你舅舅和舅妈一起生活?”

    “恩。”

    “他们对你好吗?”

    在林爱的印象里,吕长贵夫妇只是把她们的外甥女当成提款机,或者危机解除专家。

    “很好,他们已经变了很多,不像过去那样只会给我添麻烦,所以这两年,我其实真的过的很好。”

    林爱百感交集,握着她的手点头:“好就好,你能过的好我也替你开心,看你现在的气色确实比以前好的多了。”

    “对了,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这是司徒兰心今天约林爱出来最主要的目的。

    “什么问题?”

    “上官瑞……他结婚了吗?”

    “他跟谁结婚啊?”林爱诧异的问。

    “唐琳。”

    “切,早吹了。”

    司徒兰心心咯噔一声:“为什么?”

    “你是不知道啊,那个女人把他们家闹得天翻地覆,自从你走后上官瑞每日借酒浇愁,还跟好多女人纠缠不清,姓唐的哪里能忍的下这口气,每天就在家里闹啊闹,终于把孩子给折腾没了,她没了护身符,却又不想离开上官家,怎么办呢?她就设圈套自己摔下楼却诬陷是你婆婆将她失手推下楼的,后来计谋被拆穿,她也就被赶出去了。”

    “你是听谁说的?”

    “我是有一次在街上遇到你婆婆,就跟她聊了一会,从她嘴里听到的。”

    司徒兰心黯然的把目光移向了窗外,久久无言,这又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她以为上官瑞和唐琳已经结婚,并且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却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孩子竟然没有了,他们也没有走到一起,也许她该高兴,可是为什么,她的心,却是这么没出息的难过?

    她不禁在心里反问自己,看到他没有你过的好,你真的很满意吗?

    答案是否定的,其实,她希望他过的好,即使不是和她。

    “上官瑞这两年变了很多,有几次我在不同的场合见到他,他也只是对我点了点头,连句话都没跟我说,对了,赶走唐琳之后他也搬出了家,就是前段时间才搬回去的,听说是跟他父亲闹了矛盾,还自己创立了新公司。”

    “我知道。”

    司长雅失落的点头。

    “你知道?你怎么会知道?”

    “我现在就在他的公司里工作。”

    “什么?”

    林爱不可思议的瞪大眼。

    待听了司徒兰心的解释后,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她小心翼翼的探询:“那你听到他还是单身,现在有没有打算和他破镜重圆?”

    “没有。”

    司徒兰心几乎想都没想就回答了。

    “为什么?”

    “他没有和唐琳走在一起并不代表我们就可以回到从前,之前唐琳没有介入的时候我过的一样累,他们家想要孙子,可我满足不了他们的愿望,所以现在回去还会面临同样的问题,那时候咬着牙坚持是因为实在舍不得放弃那段感情,但如今既然出来了,就没必要再回头,否则就是犯贱。”

    林爱明白她的心情,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两人聊起了各自的生活,整整聊了一下午,分别时,司徒兰心拜托她:“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在b市的事好吗?工作结束后我就会离开这里,以后可能也不会再回来,所以就当我一直没有回过好了。”

    “恩!”

    林爱重重点头:“但是不许再跟我失去联系,我们可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好。”

    两人拥抱后,依依不舍的道别,各自朝相反的方向落寞离去……

    已经知道了上官瑞和唐琳的结果,司徒兰心却并没有向他挑明,依然装作不知情的样子。

    周三这一天,司徒兰心大姨妈来了,快要到下班时,她肚子痛的要命,感觉到下身湿透了一片,她坐在位子上不敢动,强忍着身体的不适。

    很悲剧的早上出门时穿了一条白色的裤子,偏偏今天又不加班,五点整,同事们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她坐在位子上纹丝不动,研发组长问:“你不下班吗?”

    “马上就走了。”

    她正要出声喊办公室里唯一的女同事,想让她过来帮帮忙,谁知那丫的像赶去投胎似得,还没等她张口,一溜烟就闪了个没影。

    算了,还是坚持一下吧,坚持到天黑,整幢楼全部下班后,她再出去也就没人会发现她的不堪了。

    可是肚子很不争气,越来越痛,痛她的脸色苍白,冷汗流个不停,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她痛经痛的特别厉害,就像是被刀绞着肚子一样。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上官瑞探头问:“怎么没下班?”

    研发小组的办公室在总裁办公室前方,每次下班时都要经过总裁办公室的门口,而总裁办公室与门相邻的一面墙全是透明的玻璃,所以不管哪个人从旁边经过,坐在里面的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而上官瑞就是没看到司徒兰心经过,才会在结束工作后,顺便过来看看,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没走。

    司徒兰心抬头撇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又把头埋在了胳膊上,继续趴着。

    上官瑞看到她的脸色不对劲,走近了问:“哪里不舒服吗?”

    她还是不说话,实在是难以启齿的事。

    “不舒服的话就去医院,坐在这里干什么?”

    他强行想将她拉起来,见她一只手捂着肚子,又穿了条白色的裤子,顿时,便什么都明白了。

    迅速脱下自己的西装,然后系在她的腰间,说:“好了,走吧。”

    司徒兰心诧异的抬头打量他一眼,又低头撇了眼腰间衣服,心里很矛盾挣扎,让她系着总裁的衣服出去有点不像话,可是肚子已经疼的快坚持不了了,如果顾虑面子的话,她很有可能会昏倒在这里,那时候上官瑞一定会将她抱着出去,两者一比较,她还是选择系着他的衣服出去吧。

    上官瑞开车将她送到公寓,下车时,她轻道一声:“谢谢,衣服洗干净了会还给你的。”

    看着她站都站不稳,上官瑞下了车,搀扶住她说:“送你进去吧。”

    他一直将她送到公寓门前,司徒兰心挣脱了他的手,虚弱的说:“送到这里就可以了。”

    上官瑞点头,什么也没说,开着车走了。

    司徒兰心盯着他车子消失的方向忧伤的叹了口气,拿出钥匙开了门进去,洗了个热水澡又换了身干净的洗服便筋疲力尽的躺到了床上。

    肚子还是很疼,她蜷缩着身子捂在被子里,十来分钟后,她听到了按门铃的声音。

    支撑着下床到客厅开门,门一打开,她愣住了:“你怎么没走?”

    上官瑞手里拎着一个购物袋,不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他径直走进客厅,从购物袋里拿出一个暖水宝:“去床上躺着。”

    司徒兰心浑浑噩噩的被他搀进了卧室,替她掩好被子,他把暖水宝插上电,然后便转身又去了客厅。

    很快的,厨房里传来了燃气点燃的声音,哧啦哧啦……

    五分钟后,上官瑞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红糖水走进来:“把这个喝了。”

    司徒兰心怔怔的看了他几秒,起身接过那碗红糖水,小口小口的喝进了肚子里,她感觉到身体里一阵暖流划过,不清楚是因为喝了红糖水,还是因为给她熬红糖水的那个人。

    暖水宝的电已经充满了,上官瑞找了条毛巾,把暖水宝包了一圈,然后掀开被子放到了司徒兰心的腹部。

    他的贴心让她觉得陌生又熟悉,就连红糖水的味道,也变得又甜又涩。

    “你用什么煮的?”

    “姜片,艾草,红糖。”

    呵,她苦笑笑:“你现在真会照顾女人。”

    她一口气全部喝完,把碗递给他:“谢谢。”

    上官瑞把碗送进厨房后,折回到卧室对她说:“我走了,有什么不适可以给我打电话。”

    转身欲走时,司徒兰心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楚楚可怜的说:“等一下吧,等我睡着了再走好吗?”

    上官瑞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半响才点头:“好。”

    他坐到沙发上,拿了本杂志认真的看起来,司徒兰心躺在床上望着他,心里十分十分难受。

    “你这样一直看着我,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睡着?”

相关小说:权力之巅超级牛笔无敌司机墓中有鬼情深不寿超凡透视眼太极真神修罗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