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七见倾心:毒舌总裁娶佳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狗万篮球app1.0皇冠体育哪个国家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上官瑞没有抬头,却也知道司徒兰心在看着她,就像他的头顶长了双眼睛一样。

    司徒兰心翻了个身,闭上眼,一颗晶莹剔透的泪水滑了下来……

    半小时后,她的肚子已经不疼了,上官瑞还坐在沙发上没有走,她掀开被子下了床。

    “你干什么?”他诧异的问。

    “我肚子已经不疼了,但是有点饿,估计你也饿了,我做点东西我们一起吃吧。”

    上官瑞没有阻止,司徒兰心去了厨房,她没有做别的,而是做了两碗番茄蛋面。

    她得到了她想要的效果,当上官瑞来到客厅,看到她已经煮好的番茄蛋面,眼中闪过一丝痛楚。

    他不会忘记,那一年冬天,她说,最幸福的事,就是跟自己心爱的人在深夜一起吃着番茄蛋面。

    “冰箱里没什么食物了,所以就简单的煮了两碗面,凑合着吃吧。”

    “好。”

    两人面对面坐下,上官瑞夹了一口面送入口中,还是记忆里的味道,和她的人一样,没有变。

    “我已经知道了。”司徒兰心停顿一下:“你和唐琳的事。”

    蓦然的,上官瑞的手僵住了,夹到嘴边的面又送回了碗里:“那又怎么样?”

    “我问你的时候怎么不说?”

    “因为不打算跟你复合,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个?”

    司徒兰心心狠狠的被鸷了一下,碍于面子说:“彼此彼此,我也没打算跟你复合,像我这样不能生育的女人,即使你有那个意思,我也过够了你们家那样的生活。”

    “那很好,以后就各过各的吧。”

    他起身,侧目说:“沈清歌是个不错的男人,而且他家里是兄弟两人,如果你对他也有意思的话,他们家的生活应该不会让你厌倦的。”

    “不劳你费心,我正在考虑之中!”

    司徒兰心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倔强的不肯落下,凭什么,她凭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为这个无情的男人落泪!

    “我走了,你早点休息。”

    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出她的视线,司徒兰心突然失控的哭喊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公司取名爱雅?”

    上官瑞停下了步伐,却没有回头:“也许那时候是爱你的,可现在已经不爱了,好马不吃回头草,我现在已经习惯了流连花丛中,不想再被任何人约束。”

    “既然不爱了为什么还要关心我?!”

    “就算是一名普通的员工我也会起恻隐之心,更何况你还是合作方派来的代表,在我的地盘上我有义务照顾你。”

    司徒兰心愤怒了,她疾步冲到上官瑞面前,抓住他的胳膊咆哮:“看着我的眼睛说,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关心我只是因为我是合作方的代表,而不是因为我是司徒兰心!”

    上官瑞的目光缓缓移向了面前的女人,一字一句的说:“因为你是合作方的代表。”

    司徒兰心的双手蓦然垂了下来,寥寥数语,却是字字诛心,她凄凉的笑笑:“好,我知道了。”

    她背过身:“你走吧。”

    于是上官瑞,头也不回的走了。

    又是一个周末,沈清歌来到了b市,新产品研发的第一阶段已经取得了圆满的成功,晚上在市区一家大酒店,举行了庆功宴。

    去酒店的路上,沈清歌望着司徒兰心说:“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我这次从公司带了人过来,明天你跟我一起回去吧。”

    “不用了,反正我已经入手了,换个人的话还要重头熟悉,太麻烦了。”

    “可你看起来气色很不好。”

    “这两天是生理期,过两天就好了。”

    “真行吗?要是不行的话就说出来,不用坚持。”

    “没关系,真的。”

    司徒兰心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又不愿意离开b市了,明明那天晚上,上官瑞冷漠的态度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

    “那好吧,如果你想回去随时可以回去,我带过来的人也就不带回去了,以备不时之需。”

    “恩。”

    司徒兰心轻轻地点了点头。

    到了酒店,她和沈清歌并肩走进去,一踏进宴会大厅的正门,她的表情僵住了。

    上官瑞与一名打扮的十分靓丽的女人有说有笑的聊着什么,女人的胳膊挽在他的胳膊上,俨然一对亲密的恋人。

    司徒兰心的心不断的往下沉,他真的是一点也不在乎她的感受,这样的场合,他怎么可以带女人一起参加?难道他不知道,今天的庆功宴,她一定会来吗?

    还是因为他就是知道,却有意而为之,只是想要证明,她之于他来说,仅仅只是合作伙伴?

    沈清歌走到上官瑞面前,与他攀谈了起来,司徒兰心则走到一处安静的角落,独自喝着苦涩的香槟。

    宴会正式开始,所有的人都走到餐桌上坐下,看着满满一桌佳肴,司徒兰心一点胃口没有,反而觉得恶心,因为对面两个人,玷污了她的眼睛。

    “瑞总,待会宴会结束,我们去骑马吧?”

    “好。”

    “你要坐在我身后紧紧的抱住我哦,不然又像上次那样,我从马背上摔下来,半个月起不了床。”

    “恩,这次不会了,上次是我不好,抱歉。”

    “没关系,也是怪我自己不争气,你那么耐心的教我,我却怎么也学不会。”

    “慢慢来不用急。”

    司徒兰心真的快要疯掉了,要不是脑中仅存一点理智控制着她,她一定会冲动的站起来,把面前的红酒泼到他们脸上。

    “瑞总对女人真是温柔啊,完全不像外表这么冷漠嘛……”

    “那可不一定,咱们瑞总只对心仪的女人温柔体贴,不是每个人女人都这么幸运。”

    上官瑞身旁的女人扬起幸福的笑容,那笑容深深的刺激了司徒兰心。

    她头一扭,俯在沈清歌耳边问:“还记得上次我说会考虑接受你感情的事么?”

    “当然记得,莫非你考虑好了?”

    她点头:“是的。”

    沈清歌十分激动,他紧张的说:“考虑的结果怎样?”

    司徒兰心凝望着他没有立即回答,见她欲言又止,沈清歌失落的叹口气:“算了,要是拒绝的话就不用说了。”

    “我接受。”

    气氛陡然凝结,一张宴会桌上十几双眼睛齐唰唰的扫向司徒兰心,沈清歌激动的抓住她的手:“你确定?”

    “恩!”

    “天哪,太好了!我真是太高兴了!”

    沈清歌无法控制自己喜悦的心情,一把拦腰将司徒兰心抱起来,打横转了几圈。

    上官瑞的眼中闪过黯然之色,曾几何时,他也这样抱过司徒兰心。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她就落入了别人的怀中。

    心,揪痛,刺痛,绞痛。

    一杯酒喝进肚子里,却依然还是痛,她终于成了别人眼中一道不再属于他的风景。

    宴会结束后,沈清歌送司徒兰心来到了她的公寓,下车时,沈清歌抓住她的手:“青沫,我不是做梦对吗?你是真的接受了我的感情?”

    司徒兰心平静的望着他,缓缓点头:“是的,我接受了你。”

    他一把抱住她,感慨万千的说:“真不知道如何形容我此刻的心情,就像突然坐上云霄飞车,飙到了云端,青沫,你怎么会突然接受我?我真的不敢相信。”

    司徒兰心靠在他肩膀,眼泪扑簌扑蔌的流了下来:“我也是个人,我也有心,面对一直把我放在心上的你,我也有感动的时候,所以我愿意接受你,愿意把自己的余生交给你,让你来照顾我。”

    沈清歌开心的笑了,他俯下身,想要亲吻司徒兰心,可是在唇即将落下的瞬间,司徒兰心却别过了头。

    她紧张的说:“清歌,对不起,先给我一点时间适应,一直习惯你是我的上司,突然改变了这种上下属关系,我有点不太适应。”

    沈清歌点头:“我明白,我不勉强你,我一定会让你心甘情愿的跟我在一起。”

    他吻了吻她的额头:“早点休息,我明天就回f市了,等这边工作结束,以后我便不会再让你离开我身边。”

    司徒兰心与他道别,转身进了公寓,关了门,她伤心的哭了,做出这样的选择,也许有冲动的成分在里面,可是她却不后悔,上官瑞既然可以肆无忌惮的当着她的面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她又为什么还要独守着这份已经回不去的感情念念不忘?

    隔天一早去上班,在电梯里她遇到了她最不想见到的人,电梯缓缓上升,她没有说话,上官瑞撇她一眼,淡淡的问:“沈清歌回去了?”

    “恩。”

    她漠然的点头。

    然后,便是几秒钟的沉默。

    “你接受他的感情,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喜欢,还是只是想跟我赌气?”

    电梯叮一声停了下来,司徒兰心回转头,冷冷的回答他:“不管我是不是真心喜欢,那都是你所希望的不是吗?”

    说完,她便迈出电梯,头也不回的走了。

    接下来的几日,司徒兰心与上官瑞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疏离,这天晚上,又是加班加到了深夜,研发组长嚷着要上官瑞请客,一行人来到了上次来过的东北菜馆,司徒兰心本不想去,可是不去又觉得好像是怕上官瑞一样,她不想让他有这种感觉,于是她跟着去了。

    她没有对不起他的对方,所以她没有理由躲避他,即使要躲避,也是该他躲避。

    夜宵吃了一半,司徒兰心便借口不舒服提前离席了,出了餐馆,外面冷的呵气如霜,她两手插在上衣口袋里,准备步行回公寓。

    走了不到五分钟,一辆车停在她面前,一个陌生的小伙子说:“小姐,我是代理司机,上车吧。”

    她怔了怔,疑惑的说:“我好像没有叫车吧?”

    “有人替你叫了,快上来了吧,这么冷的天。”

    司徒兰心懵懵的上了车,蹩眉问:“是谁替我叫的?”

    “这个不清楚,一个男人打的电话。”

    她不再多问了,或许是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连续加班了四天,周五晚上终于不用再加班,司徒兰心从公司下班后,先回公寓吃了顿晚饭,然后便换了身衣服准备出门。

    今天对别人来说只是一周最普通的周五,对她来说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今天是她母亲的忌日,所以她不想一个人清冷的待着。

    一个人来到酒吧,她叫了一瓶红酒,坐在偏僻的角落里,伤心的往嘴里灌。

    这时一个长相十分猥琐的男人走了过来,流里流气的说:“妹子,一个人哇?”

    司徒兰心厌恶的撇他一眼,懒得与他说话。

    “一个人喝酒有什么意思,让哥哥陪你喝吧。”

    那男人说着便往她身旁挤了挤,她眉一皱:“不必了,离我远点。”

    “哎哟,害什么羞嘛,哥哥又不是大灰狼,又不会把你吃掉。”

    男人咧嘴一笑,露出两排大黄牙,司徒兰心胃里一阵翻腾,赶紧往旁边挪了挪:“滚远一点,恶心。”

    “恶心什么呀?舒心还差不多,快来让哥哥好好疼疼你,看你一个人这么孤单寂寞,八成是被男人甩了吧?”

    司徒兰心腾一声站起来,拎起包准备离开,谁知那男人却扑过来将她抱住,臭哄哄的嘴直往她脸上凑:“别走啊,你走了的话哥哥会伤心的……”

    酒吧这种地方本来就是龙蛇混杂,对于一些被调戏的画面每个人都是见怪不怪,因此,看到司徒兰心在挣扎,也没人过来阻止。

    “滚开!去死吧你!”

    司徒兰心腿一拱,那男人便捂着命根子嗷嗷乱叫,她转身欲走,男人却揪住她的包将她又拖了回来:“真够味,我就喜欢刺激一点的。”

    “你放开我!!”

    司徒兰心正奋力挣扎,酒吧的领班来到了她俩面前,拍拍男人的肩膀说:“先生你好,三号包厢有人找你,让你过去一下。”

    猥琐男一愣:“找我?谁啊?”

    “你过去就知道了。”

    他视线睨向司徒兰心,一把夺过她的包,眯眼笑道:“妹子等我啊,我去去就回。”

    “把我包还给我!”

    司徒兰心正想追过去,酒吧领班将她拦住:“小姐稍安勿燥,他会还给你的。”

    “你手机借我用一下,我要报警。”

    “报警?干什么?”

    “你长眼睛不会看吗?他抢了我的包!”

    “他出来后会还给你的。”

    “你的意思是让我在这里等他出来,然后让他继续侵犯我吗?”

    “你放心,他不会再侵犯你了,我向你保证,你若少一根头发,我们酒吧全权负责。”

    司徒兰心见他表情严肃,不像是忽悠她,便生气的坐了下来,等猥琐男出来后将包还给她。

    等了大概十几分钟,猥琐男终于回来了,却是把她吓一跳。

    她怔怔的望着他,惊悚的问:“你……你怎么回事?”

    面前站着的人要不是那两排大黄牙还记忆犹新,她差点要认不出他来,一张脸被打的鼻青脸肿,俨然成了猪头。

    “小姐,对不起,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猥琐男把包恭敬的奉还给她,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跑了。

    整整一分钟,司徒兰心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待反应过来时,她的视线移向了刚才猥琐男出来的方向。

    脑子迅速转一圈,她毫不犹豫的背起包来到了三号包厢门前。

    咚咚,她用力敲响房门,门开了,一个陌生的男人探头问:“找谁?”

    “请问这间包厢就只有你一个人吗?”

    “是的,有什么事?”

    她咬了咬唇,摇头:“没事。”

    司徒兰心并没有离开,而是躲在了包厢左侧,约摸过了五六分钟后,包厢的门再次开了,从里面走出六七个人,为首的果然是上官瑞。

    她疾步走到他面前,什么也不说,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他。

    上官瑞短暂的错愕,显然是没料到司徒兰心竟然没走,他微微侧目对身后的人说:“你们先走吧。”

    待身后的人走光了后,他沉声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在这里干什么?这句话是不是该我来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司徒兰心的声音特别大,引得经过的服务员都诧异的望着他俩。

    “进去说。”

    上官瑞不想被别人窥视,便一把拉起司徒兰心的手,把她拉进了包厢,砰一声关了房门。

    “你不知道这种地方很乱吗?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不是我该来的地方,就是你该来的地方吗?”

    “我是男人,你跟我比?”

    “你是男人怎么了?你是男人就可以想去哪就去哪,我是女人就只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吗?”

    上官瑞微微有些生气,他额头青筋突起的吼道:“刚才要不是我在这里,你现在已经被那个痞子吃干抹净了!”

    “那又怎么样?我被欺负是我的事,管你什么事?既然你已经不爱我,你为什么还要关心我?”

    “我没有关心你。”

    “明明做着一些关心我的事,还说没有关心我,你当我是傻子,我没有心我感觉不到吗?!”

    司徒兰心步步紧逼,上官瑞的心不断的颤抖。

    “我已经如你如愿接受了沈清歌,也开始想要遗忘过去跟他好好的生活,可为什么?为什么你明明推开了我,却还要让对你舍弃不了?你不知道这样我心里会很难受吗?你到底要把我逼到什么程度你才会觉得满意?”

    司徒兰心的眼泪刺痛了上官瑞的心,他的心从她离开后就开始滴血,一直滴到现在,因为男人的尊严有些话他说不出口,只能放任心里的血加快流失,直到血全部流光,他死去的那一天。

    “你走吧,离开b市吧,就像我当初说的那样,不要再回来了……”

    上官瑞突然很疲惫的说。

    司徒兰心绝望了,她木然抬眸:“我最后一次问你,是真的吗?是真心话吗?”

    他点头,于是,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司徒兰心准备离开b市的前一天晚上,上官夫妇从季风那里得知了司徒兰心回来的消息,当天夜里,夫妻俩人来到了她住的公寓。

    三个人面对面的坐着,上官夫妇十分紧张,也许是觉得有愧于儿媳吧。

    “兰心,今天我和你爸厚着脸皮来找你,我们知道,你一定在心里嘲笑我们,但是我们还是来了。”

    “我没有嘲笑你们,你们有什么事就请直说吧。”

    司徒兰心面无表情的望着公公婆婆,她是个有修养的女人,不管公婆曾经如何对她,她都不会无理的对待他们。

    “唐琳的事你应该都知道了吧?”

    “恩,知道了。”

    “那你有什么打算吗?”

    “我没什么打算。”

    夫妇俩面面相觑,上官汝阳硬着头皮说出此行的目的:“有些话我们知道不该说,也没有立场说,但出于对儿子的关爱,我们还是希望,你能回到瑞的身边来。”

    呵,司徒兰心嘲讽的笑笑:“你们忘了吗?我可是个不能生育的女人。”

    “没关系,我们不介意了,这两年发生了很多事,我和你爸都想通了,延续香火固然重要,但也没有儿子的幸福来得重要,看着瑞一天比一天消沉,我们真的是很担心,真怕他哪天有个三长两短,到时候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没了儿子还要孙子干什么……”

    “你们终于想通了,可是不觉得晚了吗?”

    司徒兰心漠然的望着对面的两个人:“如果当初你们能这样想的话,何以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

    上官老夫人难过的哭了:“兰心对不起,我们已经知道错了,请你原谅我们,原谅我们这对愚昧的父母,看在你和瑞过去的情分上,回到他身边吧,他真的非常需要你,别人都以为他感情生活糜烂,其实那都是表相,他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

    “抱歉,恕我无法答应你们,二年前签下那份离婚协议时我就说了,我走了便不回再回来,所以你们请回吧,我和你们家的缘分已经结束了。”

    司徒兰心下了逐客令,上官夫妇却不肯走:“兰心,求你再考虑一下,我儿子真的很需要你,只有你才能让他走出现在这种颓废的生活,只要你愿意回到他身边,无论你提出什么要求,我们都会答应,哪怕你说以后不和我们一起生活,我们也无话可说。”

    “你们走吧,我说了,我做不到。”

    “那你就真的忍心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的人生毁掉吗?”

    “我能怎么办?现在不是我不肯回头,而是你们儿子不要我,他想尽一切办法与我撇清关系,他让我走,他让我再也不要回来,这就是你们所谓的需要吗?拜托你们先搞搞清楚你们儿子内心真实的想法,再来跟我说这些话好吗?!”

    司徒兰心一口气宣泄了心中的愤怒,哭着跑回了卧室,砰一声反锁了房门。

    上官夫妇石化当场,整整半天没有任何反应,待回过神后,便是马不停蹄的赶回家,却是发现儿子还没有回来,上官汝阳当即打电话给儿子,让他马上回家。

    一个小时后,上官瑞回来了,漠然的问父母:“这么急叫我回来做什么?”

    “我们刚去找兰心了,她说你想跟她撇清关系是吗?”

    上官瑞怔了怔,点头:“是的,有什么问题?”

    “你为什么要这样?你明明心里非常想念她,为什么却要跟她撇清关系?!”

    “那是我的事,你们不用过问。”

    “我们怎么能不过问,我们是你父母,你是我们儿子,天底下有哪个不关心自己孩子的父母?”

    上官瑞讽刺的冷哼:“你们不插手我的事就是对我最大的关心,所以想要证明你们关心我,就不要再插手我的事。”

    他转身准备上楼,上官老爷愤怒的咆哮:“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不可能对你不管不问!”

    “你们以为很关心我,其实你们了解我多少?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就这样平平淡淡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好。”

    “你给我站住!”

    上官汝阳再次咆哮:“我以父亲的身份命令你,马上去跟兰心道歉,然后把她带回家里来。”

    呵,上官瑞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话:“你们趁早死了这条心吧,把人家当什么了?想让她走就走,想让她回来就回来?人家是木偶吗?要这样任你们摆布?”

    “我们是对不起她,可只要你肯去向她低头,她就会回到你的身边!”

    “我不需要行不行?”

    上官瑞愤怒的转身:“你们凭什么认为我还爱着她?又凭什么以为我很需要她?如果需要她的话我自己会有所行动,不需要你们在这里瞎操心,还嫌我的人生被你们搅得不够乱是不是?”

    他吼完之后,便继续上楼,想想又回头补充一句:“不要再去找她了,你们还有什么脸再去打扰人家的生活!”

    砰——

    上官汝阳突然胸口一阵绞痛,昏倒在地上。

    “汝阳——”

    “爸——”

    上官老爷深夜被送进医院,进了急救室,经过两个小时的急救后,医生走了出来。

    “我父亲怎样了?”

    上官瑞紧张的询问。

    “上官老先生是心肌梗塞发作,病人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但还要在重症监护室监护一段时间,你们可以去探望他,但注意千万不要再让他受到任何刺激。”

    “好。”

    上官瑞沉痛的点头,走到母亲身边,老夫人早已经哭得双眼红肿,“妈,没事了,别担心。”

    他让司机送母亲回去休息,自己则留在医院,深夜,他来到父亲的病房,抚摸着父亲憔悴的脸庞,难过的说:“对不起爸,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惹你生气,我不是一个好儿子,连我自己,现在都开始有些讨厌我自己……”

    “瑞……”

    上官老爷听到了儿子的声音,突然醒了过来,“不要讨厌自己, 都是爸不好,你是一个好儿子,只不过……我不是一个好爸爸。”

    “是我不好,我总是这么叛逆,总是做一些让你们不开心的事,以为让你们难过我心里就会舒服一点,可直到此刻我才发现,无论我做什么都减轻不了我心里的痛苦,我还是这么难过,爸,我还是这么难过,我的心里,实在是太苦了……真的是太苦了……”

    上官瑞卸下伪装,在父亲面前,嚎啕大哭了起来,他的心真的是太苦太苦了,没有一个人能够明白,那是一种怎样的苦。

    “儿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上官老爷的眼泪也出来了,父子连心,看到儿子这样痛苦,他的心又何尝不痛:“是我毁了你,毁了你的人生,毁了你两段刻骨铭心的恋情,你一定恨透了我,没关系,你恨吧,你恨吧……”

    上官瑞抬起头,握住父亲的手:“我不恨你,真的不恨,你不用自责,快点好起来,妈需要你,我也需要你。”

    他想说一句爱父亲的话,可话到嘴边却终究没有说出来,自己对父亲的感情,血浓于水的亲情,即使他不说,父亲也能够明白。

    “我们父子已经好久没有在一起喝酒聊天了,等我这次病好后,我们一定要喝个痛快。”

    “好。”

    上官瑞重重点头。把头埋在了父亲的胸前。

    一夜未眠,第二天一早,季风来到医院,关切的说:“瑞总,你守了一夜回家休息吧,我留在这里守着老爷。”

    “那麻烦你了,我先回公司了。”

    季风一把拉住他:“你不回家休息吗?”

    “我不累。”

    上官瑞冲他点点头,便匆匆的赶去了公司。

    今天无论有什么理由,他都会去公司的,因为今天,司徒兰心就要走了。

    站在总裁办公室的窗前,他居高临下的凝望着大楼的底层,司徒兰心和沈清歌站在一起,与公司的同事们握手道别,他没有下楼相送,那样的场面,他不喜欢。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司徒兰心的头微微上仰,目光与上官瑞不期而遇,只是瞬间的交集,却是刺痛了彼此的心。

    她和他又一次面临分别,而这一次,或将是永远。

    车子发动了,他没有追出去,她也没有留下来,两人像二年前那样,再次走出了彼此的世界。

    一个月后。

    上官老爷的病情还是时好时坏,为了方便治疗,他一直住在医院里。

    这天,病房里来了位不速之客谭雪云,她拎着一蓝鲜花和水果,盯着床上面容枯槁的男人说:“汝阳,我来看你了。”

    上官汝阳睁开眼,虚弱的问一句:“你来干什么。”

    “我不是说了我来看你啊。”

    “不需要。”

    谭雪云面色沉了沉,坐到床边的椅子上:“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像你这样城府深的女人,我到死都不会喜欢你。”

    这句话刺痛了谭雪云那颗委屈了几十年的心,她脸庞扭曲的说:“城府深的女人是赵夕蔺,是她不择手段的把你从我身边抢走,你为什么到现在都看不清她的真面目?!”

    “她从来没有抢过属于你的东西,因为我本来就是属于她的,谭雪云你给我听清楚了,我没有爱过你,一分钟都没有。”

    上官汝阳的话彻底激怒也撕碎了谭雪去的心,她突然发出一阵凄厉的笑声,目光阴鸷的说:“你没有爱过我是吧?好,那我告诉你一件事……”

    她俯身贴近上官汝阳的耳朵,悄悄的说了些什么,当她说完,上官汝阳的脸色突然变成了灰白色,他捂着胸口,手指颤抖的指着谭雪云:“你……你……”

    哈哈哈——

    谭雪云再次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转身得意的离去,不让她好过,那就大家都不要好过!

    上官汝阳情绪渐渐平复下来,他像个活死人一样茫然的盯着天花板,两颗混浊的泪滑落之迹,他的双眼也永远的闭上了。

    尽管,临终的目光,是那样的不甘心。

    上官瑞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手中端着一杯温热的咖啡,今天他的眼皮一直在跳,心也莫名的很不安,这让他没办法工作,只能先喝杯咖啡提提神,或许是最近太累了。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季风闯了进来,面色悲恸的喊道:“瑞总,老爷……老爷……他去世了。”

    季风失声痛哭。

    啪一声,上官瑞手中的咖啡杯掉到了地上……

    医院的病房里,是一片哀痛的哭声,上官老夫人抱着丈夫的尸体哭得死去活来,她和上官汝阳的这段婚姻经过了三十多年的岁月洗礼,感情之深早已深入骨髓,即使当年有很多人不理解他们,可他们却依然相亲相爱的走过了大半辈子,如今一个人这样突然离世,另一个人要怎样才能活下去……

    上官瑞赶到医院时,扑嗵一声跪倒在父亲面前,发出了凄厉的哭声,他一把揪住医生的衣领咆哮:“我父亲为什么死?不是说他病情已经好转了吗?为什么会突然死亡?!!”

    “上官先生请你冷静一点,上官老爷是急性心肌梗死,我们也无能为力,真的很抱歉。”

    “我把我父亲交给你们,是要你们医好他,不是要你们跟我说抱歉,还我父亲的命!!”

    上官瑞情绪已然崩溃,他完全接受不了父亲死亡的事实。

    “老夫人——”

    赵夕蔺终因悲伤过度昏死了过去,原本沉闷的病房里,弥漫了令人无法喘息的悲伤气息。

    离开b市回到f市的司徒兰心,生活再次趋于平静,每天早九晚五的工作,除此之外就是和沈清歌约会。

    虽然她的心还没有完全走到他那里,但至少已经做好了和他一起生活的准备,沈清歌是那种不会给人压力的男人,和他在一起她很轻松,不知道这样的男人到底适不适合她,但舅妈说,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越是能让你觉得有激情的男人,越是没办法陪你到最后。

    就在沈清歌跟她求婚的第二天,她接到了林爱的电话,得知了一个令她悲痛的消息,公公去死了。

    接完电话她连招呼都来不及打,就直接从公司跑回了家,姚敏君见她一脸悲痛,像丢了魂的样子,担忧地问:“出什么事了?”

    “舅妈,我要去一趟b市。”

    “去b市?你又要去b市干什么?”

    “我公公去世了,我必须要回去守孝。”

    姚敏君震惊的瞪大眼,待反应过来时,司徒兰心拎着行李已经走出了房间,她急忙追出去,一把拉住外甥女的手说:“别回去了,难道你忘了那家人当初是怎么对你的?而且你和上官瑞已经离婚了!”

    “即使我和他已经离婚,他父亲也依然是我公公,与情于理,我都一定要回去。”

    司徒兰心挣脱了舅妈的手,头也不回的奔出了家门。

    上官老爷出殡的这天,天空十分阴沉,林爱和江佑南也参加了葬礼,上官老夫人望着丈夫的骨灰哭得伤心欲绝,这时穿着一身孝服的司徒兰心走进了灵堂。

相关小说:权力之巅超级牛笔无敌司机墓中有鬼情深不寿超凡透视眼太极真神修罗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