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七见倾心:毒舌总裁娶佳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云顶国际网址首页必发亚洲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夜总会出来,已经是凌晨时分,几个同事喝的晕头转向,上官瑞蹩眉看着他们,把自己的车钥匙递给研发组长:“现在打车也不好打,你开车负责把他们安全送回家吧。”

    “那你车子给我们,你怎么办?”

    “我打车回去就好了。”

    撇一眼身后几个东倒西歪的同事,研发组长点头:“那行,谢谢瑞总。”

    “不客气,辛苦你了。”

    待同事们都走光了后,司徒兰心说:“我们怎么办?”

    “有我在,你还怕回不了家。”

    说着,他便拿出手机准备叫代理司机。

    “哎等一下。”

    司徒兰心阻止他:“我们走回去吧?”

    “走回去?”上官瑞眉一挑:“你知道从这走回去要多长时间吗?”

    “没关系,我不在乎走多长时间。”

    最好时间越久越好,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上官瑞一起散步了。

    “那先说好,别走了一半嚷着累要我背你。”

    “ok,没问题。”

    两人达成共识,沿着一条宽敞而宁静的马路迈开了步伐,司徒兰心凝望了一眼天空,感概:“今晚的星星真多。”

    “星星每天都多。”

    “谁说的,下雨天你也能看到星星吗?”

    “能啊,只要闭上眼睛,想象着满天繁星,不就等于看到了。”

    切,司徒兰心没好气的哼笑:“不切实际的空想主义家。”

    她低头瞅一眼上官瑞的手,又瞅一眼自己的手,心想,这家伙现在怎么这么木讷,两个手离的这么近,竟然都不知道牵起来。

    “今晚我见到罗罗了。”

    上官瑞微显错愕:“在哪见到的?”

    “就在夜总会,她跟我说了些话。”

    “莫非你中途出去,就是见她去了?”

    “是啊。”

    “她跟你说了什么?”

    司徒兰心抬眸看他一眼,突然恶作剧的捉弄他:“她把和你之间的事情都告诉我了。”

    果然,上官瑞很不自然。

    “我和他之间没什么事。”

    “真的吗?我都已经知道了,你竟然还想骗我?”

    “她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你想知道她跟我说了什么,就必须要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上官瑞盯着她狡黠的目光,明知是圈套,却还是答应了:“恩,你问吧。”

    “你和她怎么认识的?”

    “就刚才那家夜总会,她在里面推销啤酒,被几个色狼调戏,我替她解了围。”

    “呵,你还真是怜香惜玉啊,简直就是少女心中的大英雄,你就那么喜欢在酒吧夜总会这种地方发挥你的英雄特长吗?”

    联想到上次他也在酒吧替她解过围,司徒兰心就一心不爽,也不知道这两年他到底救过多少女人。

    要是每一个都像罗罗一样,她其实也够头痛的。

    “碰巧遇上了,总不能视若无睹。”

    “那之后呢?你们是不是就发展成了恋人关系?”

    “不是,她只是无意中发现了我去了一家心理辅导室,然后就和你一样跑去问王医生我怎么了,王医生没告诉她,不过她很机灵,趁王医生给病人进行心理辅导时,偷看了我的病历。”

    “然后呢?”

    “然后我们就成了合作伙伴。”

    “什么合作伙伴?”

    “我负担她大学的学费,她配合我的治疗。”

    “怎么配合?”

    司徒兰心胸腔已经燃起了一团熊熊烈火,就是上官瑞不说,她还能猜不出来?

    上官瑞轻咳两声,已经感觉到身边站着的人怒火中烧,便中终了话题:“问那么多干吗?都是过去的事了。”

    “过去的事我就不能了解一下吗?”

    “你不是说罗罗都告诉你了?”

    上官瑞反问,司徒兰心哑然。

    她心中愤愤不平,突然换了副笑脸说:“你想知道我沈清歌之间的事吗?”

    “随便,你愿意说,我听听也无所谓。”

    司徒兰心白他一眼,心里讽刺的嘟嚷,闷骚个什么劲?明明想听的要死。

    “我和他是在面试的时候认识的,他是我的面试官,我却错把当成和我一样来求职的无业游民,当时大言不惭的说,如果面试成功就请他吃饭,结果我真面试成功了。”

    “然后呢?”

    “然后我就请他吃饭了呗,不过沈清歌这个人非常绅士,吃完了饭他就把钱给付了,整得好像他请我吃饭一样。”

    司徒兰心回忆这段往事,唇角不自觉的上扬,上官瑞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

    “沈清歌确实是个不错的男人,你跟他在一起那么长时间,就没有对他心动过吗?”

    上官瑞佯装不在乎,其实很在乎的问。

    “若说从来不曾心动是假的,面对一个时时刻刻关照你体贴你的男人,是个女人都会有心动的时候。”

    “那你们有过亲密接触吗?”

    上官瑞多么想问这句话啊,想问的都要疯掉了。

    “我若说有,你会生气吗?”

    他大度的笑笑:“当然不会生气了,我们那时候分开就没想过还会走到一起,有新的生活也是正常的。”

    “对喔,所以你和罗罗走到一起了。”

    司徒兰心嗤之以鼻的哼一声,把上官瑞这种伪装出来的大度,误以为是替自己出轨找借口。

    “你和他发展到哪一步了?”

    上官瑞心惊胆战的问,即迫切的想知道,又害怕知道。

    司徒兰心存心报复,就故意卖关子:“这个……还是不要说了吧?”

    上官瑞蓦然心凉了半截:“没事,说吧。”他在心里补充一句,我能扛的住。

    “就你想到的那一步了呗。”

    “那是哪一步?”

    上官瑞已经不是心凉,而是心碎了。

    “就是……”司徒兰心停顿一下,上官瑞破碎的心悬到了嗓子眼,等着她接下来的坦白:“哎哟,问那么多干吗?都是过去的事了。”

    上官瑞两眼一黑,险些没昏过去,这么关键的时刻,她竟然嘎然而止,存心让他心焦。

    “你跟我学干吗?”他颇是不悦的质问。

    “谁跟你学了?规定同样的话就只能你一个人说吗?那你最好祈祷全世界的人都变成哑巴,这样就没人跟你学了。”

    两人唇枪舌战了一路,到家时已经是凌晨时分。

    上官瑞径直往客房里走,司徒兰心喊住他:“喂?你到底还要跟我分居到哪天?”

    他回转头:“病好的那一天。”

    司徒兰心进了卧室,砰一声关了房门,生气的嘟嚷:“我今晚就让你的病彻底痊愈!”

    她洗了个澡,然后裸着身子从浴室里出来,走到衣柜旁,挑来挑去挑了一件上官瑞的衬衫。就这件吧,听说男人看到女人穿自己衣服,通常都会从人变成兽。

    她来到上官瑞的客房门前,咚咚,抬手敲门,门开了,上官瑞上下打量她一眼,喉结不自然的滚动了一下。

    “干吗?”

    他故意冷冰冰的问,视线却是移不开面前的you物,司徒兰心光着脚丫站在他面前,她慵懒的倚在门边,周身散发着令人意乱的玫瑰花香,上官瑞再次吞了吞口水:“问你话呢,敲门干吗?”

    司徒兰心嫣然一笑:“我这个样子伫在你面前,你说干吗?”

    说着,便用柔若无骨的手臂勾住了上官瑞的脖子,吐气如兰的贴着他的耳朵说:“勾 引你呗。”

    两人的心跳都有些快,上官瑞突然一个用力,将她拉进屋里,关上了房门。

    司徒兰心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想起他刚才还一副正人君子的表情,不禁好气又好笑,偷偷伸手隔着衣料在他腰上掐了一把。

    上官瑞下意识皱眉,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来,反而没几下便将两人剥了个精光。

    “等一下。”

    她担忧的说:“如果……如果还是和那天一样的话,你千万不要灰心哦?”

    上官瑞燃起的欲望仿佛被泼了一盆冷水,他刚才都忘了这档子事,她竟然还哪壶不开提哪壶,简直刹风景。

    “啊……”司徒兰心情不自禁的发出惊喜的喊声:“瑞,你太棒了,这次我们一定能成功。”

    她话一落音,就发现有点不对劲,接着便是上官瑞的脸色从布满激动到冷若冰霜,她心咯噔一声,便是想完了,又失败了。

    司徒兰心恨不得咬破自己的舌头,她为什么要说出那一句我们一定能成功的话,她应该意识到,她越是渴望能成功上官瑞的心理压力就越大,他会因为怕她失望而紧张万分,而一旦产生这种紧张的情绪,原本可以成功的也变成了失败。

    看着倒在身边的男人一脸颓废,她愧疚的挪过去:“瑞,对不起,这次都怪我,是我话太多了,我们再来一次。”

    上官瑞一把将她腾空抱起,然后疾步走出房间,来到她的卧室,把她往床上一丢,气恼的警告:“下次再敢勾 引我,我就直接把你从窗外扔出去!”

    他懊恼的转身就走,盯着那扇被重重关上的房门,司徒兰心纠结的抓了抓头发,她这是干什么呢?到底是在帮助他?还是在搞破坏?明明差一点点就成功了……

    周末的这天,司徒兰心决定陪婆婆出去逛街,婆婆的心情因为她的原谅已经好转了许多。

    上官瑞从楼上下来,她连忙招手:“你今天有空吗?我和妈想出去逛逛,你给我们开车吧?”

    “家里没司机吗?”他眼一翻。

    “我是怕你一个人在家无聊。”

    司徒兰心解释。

    “没看到我也正要出门?。”

    “你去哪呀?”

    “管你什么事。‘

    上官瑞还在嫉恨她那天晚上坏了他的好事,对她说话就像吃了枪子一样,火药味十足。

    “妈,我们也走吧。”

    司徒兰心挽住婆婆的胳膊,三个人一前一后出了家门。

    二辆车先后往大门外开出去,却在这时,开在前面的车子哧一声停了下来。

    “怎么了?”

    上官老夫人疑惑的询问司机。

    “不知道,少爷车子突然停下来了,我下去看看。”

    “不用了,我去看。”

    司徒兰心推开车门,刚往前走了两步,蓦然的,她双眼瞪得比铜铃还要大:“晴晴……”

    她惊诧的捂住嘴,突然转身呐喊:“妈,是晴晴,是晴晴,晴晴回来了!!”

    上官瑞已经下了车,缓缓走到妹妹面前,伸手一把抱住了妹妹。

    老夫人陡然听到晴晴的名字,还以为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直到司机提醒她:“老夫人,是小姐回来了。”

    赵夕蔺疯了似的跳下车,隔着几米远的距离,望着已经变得成熟的女儿,撕心肺裂的哭喊道:“晴晴——我的女儿!!”

    母女俩抱在一起嚎啕大哭,司徒兰心被这重逢的场面也感动的热泪盈眶,一家人又返回了客厅,老夫人还是抱着女儿哭,晴晴也在哭,两年时间虽然不是很长,可是那种思念亲人的心情却是度日如年。

    晴晴哭了很久后,才抬头问:“我爸呢?”

    蓦然地,气氛一下子僵硬了,司徒兰心睨向上官瑞,他的脸阴沉的犹如被乌云笼罩。而婆婆则是泪如雨下。

    上官晴晴突然慌了,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抓住母亲的手说:“妈,我爸怎么了?”

    老夫人不说话只是哭。她又转身问上官瑞:“哥,我爸呢?我爸去哪了?”

    上官瑞也不说话,上官晴晴彻底慌了:“嫂子,你告诉我,我爸怎么了?我爸是不是出事了?”

    司徒兰心的眼泪忍不住渗出眼眶,她沉吟片刻,哽咽着说:“爸爸,已经去世了……”

    砰一声,上官晴晴昏倒在地上,她日思夜想的亲人,在她终于可以放下心结归来时,却被残酷的告知,已经不在人世。

    醒来后的晴晴,哭得肝肠寸断,不顾身体虚弱,不顾夜深人静,执意要去父亲的墓地,上官老夫人坳不过她,只好让司机开车,一家人陪着她来到了上官老爷的坟前。

    跪在父亲的墓碑前,上官晴晴几次哭得背过了气,世上最悲哀的事,莫过于以为自己的亲人健康的活着,其实却已经死了。

    “晴晴,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

    司徒兰心不忍看到小姑子如此伤心难过,流着泪上前安慰。

    “是的女儿,你爸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看到你哭,你不要再哭了,爸爸会心疼的……”

    “妈,你们都回去吧,我想单独跟我爸说几句话。”

    “我们在这陪你。”

    “不用了,我是个不孝的女儿,我要留在这里跟爸爸忏悔。”

    上官晴晴自责于自己连父亲的葬礼都没有参加,无论家人如何劝她,她都不肯离开父亲的墓地,执意要留下来尽应尽的孝道。

    无奈之下,家人只好离去,让她一个人留了下来。

    这一晚,晴晴在父亲的坟前跪了整整一夜,诉尽了二年来的思念,泪水一直未干。

    天亮后,季风开车来到了墓地,是司徒兰心打电话告诉他的,晴晴回来了。

    远远的看着那一抹纤细的背影,依然瘦弱却是倔强了不少,季风心中划过一丝异样,他轻轻的走过去,唤一声:“晴晴,你回来了。”

    上官晴晴的身体僵了僵,却没有回头,“恩。”她沙哑的应一声。

    “你在这待了一夜了,我送你回去吧。”

    他上前伸手想搀扶她,上官晴晴却拒绝了他的好意,自己站了起来。

    坐在季风的车里,她一句话也没说,车子停在白云公馆,下车时,季风开口了:“老爷的死我们每个人都很难过,但难过归难过,我们总要面对现实,你也不要太自责,这不是你的错,今天你就好好休息,明天我抽空陪你四处转转。”

    “不用了。”

    上官晴晴云淡风轻的摇头,望着他的眼睛,平静的说:“虽然现在很伤心,可我能够挺得过去,我不再是当初那个遇到挫折时,需要你陪伴才能度过的人,在外面这两年,我遇到过很多困难,都是我一个人挺过来的,我依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为,但值得庆幸的是,我已经放下了对你的感情。”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司徒兰心接到了舅舅的电话,得知舅妈生病住院,她顿时急火攻心,迅速收拾行李准备回f市。

    就在她准备下楼时,跟从楼下上来的上官瑞撞个满怀。

    上官瑞盯着她手里的行李,诧异的挑眉:“你这是要去哪?”

    “我舅妈病了,我得回f市。”

    一听她要回f市,上官瑞的脸便拉了下来:“恐怕这只是借口,真正的目的是想去会情人吧?”

    司徒兰心懒得跟他解释太多,拎着行李就往楼下跑,却被上官瑞一把拽了回来:“我不许你去。”他明确表态。

    “我今天必须回去!”

    司徒兰心立场比他还坚定。

    “我是你丈夫,你必须听我的!”

    “你是我丈夫,你也没权利干涉我的自由!”

    上官瑞怒了,厉声吼道:“你……”

    司徒兰心脖子一伸:“我怎样?是不是又要说我走了就不要回来?!”

    上官瑞压抑了半天才把心口一口气压下去,改口:“我送你去机场!”

    司徒兰心盯着他口是心非的背影,扑哧一声没好气地笑了。

    当天下午三点,司徒兰心赶回了f市,没有去舅舅家,直接奔去了医院。

    她拎着一蓝水果到医院时,意外的发现沈清歌也在,舅妈瞧见她,异常欣喜:“兰心,你怎么回来了?”

    “舅舅打电话告诉我的,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就是有些感冒,没想到劳师动众的把你们都惊动了。”

    姚敏君的目光睨向了沈清歌,又睨向了外甥女。

    司徒兰心这才对沈清哥说:“谢谢你来看我舅妈。”

    沈清歌佯装生气的哼一声:“才看到我吗?”

    “当然早就看到你了,但我是来看我舅妈的,总不能把舅妈晾在一边先跟你打招呼吧?”

    沈清歌没好气的笑笑:“开玩笑的,你当会吃咱舅妈的醋吗?”

    几个人不约合同的笑了,沈清歌看了看腕上的表:“我公司还有个会要开,先走了,晚上我们一起吃饭。”

    司徒兰心点头:“好。”

    待他出去后,姚敏君握着外甥女的手感概的说:“小沈真是个好男人,昨晚得知我病了,他马不停蹄的赶来看望我,还把我的医药费都给付了。”

    吕长贵插一句:“是啊,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好心肠的人,兰心,你可不能辜负了人家。”

    司徒兰心面露难色,舅舅和舅妈还不知道她和上官瑞的事,她也不知道怎么跟他们开这个口,便委婉的说:“我再考虑考虑。”

    “还考虑什么啊?像沈清歌这样的男人打着灯笼都难找,又不嫌弃你结过婚,又不嫌弃你不能生孩子,你还有什么好挑剔的!”

    司徒兰心见舅妈一根筋就搭在沈清歌身上了,便索性坦白:“他是好,可我爱的人是上官瑞。”

    “什么?”

    吕长贵和姚敏君异口同声,坚决反对司徒兰心跟上官瑞再有牵连,舅舅说:“兰心,古话说得好,吃一堑长一智,受到一次挫折,便得到一次教训,上官瑞他有什么好的?不过就是家里有几个臭钱,人家小沈家里没有吗?人家的家世不比他差到哪儿去。”

    “就是,想当初你是怎么被他们赶出来的?现在好了伤疤就忘了痛是不是?”

    司徒兰心叹口气:“舅妈没人赶我走,是我自己走的,上官瑞他差点都跪下来求我不要走,可我还是走了,说来说去其实是我挺对不起人家的。”

    天哪,姚敏君揉揉额头,对吕长贵:“你看,你看,我就说她只要去了b市,那姓上官的肯定给她灌迷魂汤,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

    吕长贵寒着脸训斥外甥女:“你要跟上官瑞复合的话,以后就当没我这个舅舅!”

    司徒兰心跟他们无法沟通,晚上躺在床上,她就给上官瑞发短信了。

    “睡了没有?”

    “没。”

    “想我没有?”

    “没。”

    “真没还是假没?”

    “真没如何?假没如何?”

    “真没的话我就睡觉了,假没的话我就再跟你聊聊。”

    等了好一会,上官瑞才回一条:“假没。”

    司徒兰心看到这条短信时笑得合不拢嘴,心里比吃了蜜还甜。

    “我跟你说件事啊,这次我回不去了。”

    “为什么?”

    “我舅舅和舅妈坚决反对我跟你再来往,他们的心现在已经完全被沈清歌收买了。”

    上官瑞蓦然火大,心里非常后悔,他就不该放司徒兰心回去的!

    “那你会听他们的话吗?”

    “这个……我不敢不听,在你抛弃我的时候,可是他们收留了我。”

    “我什么时候抛弃你了?”

    “哎不说了,反正我舅舅已经言正声明,如果我跟你复合的话,他就和我断绝关系。”

    “那就断吧,他又不是你老子,他凭什么干涉你跟谁在一起。”

    司徒兰心没给他回,上官瑞沉不住气了,赶紧打电话过来,却被提示对方已关机。

    她是故意让他着急,让他对她产生危机感。

    司徒兰心压根没想到,第二天中午,上官瑞就追到f市了。

    去机场接他的时候,司徒兰心眼珠子都差点翻出来,没好气的问:“你来这干吗?”

    “抢人!”

    上官瑞拉起她的手就说:“跟我回去。”

    司徒兰心用力挣脱:“不行,我舅妈还病着呢,你让我丢下他们跟你私奔吗?开什么国际玩笑。”

    “那你想怎么样?”

    “真要带我回去的话,那就先去征得我舅舅的同意,若他老人家同意了,我马上跟你走。”

    上官瑞无奈的叹口气:“带我去。”

    坐在出租车里,司徒兰心提醒他:“你可要做好被打破头的准备。”

    “停车。”

    上官瑞突然喊道。

    “干吗?要临阵退缩当逃兵吗?”

    司徒兰心以为他是被她的话吓到了,一脸困惑。

    “买东西。”

    上官瑞没好气的瞪她一眼。

    两人拎着大包小包来到舅舅家,吕长贵夫妇吓了一跳,显然没料到上官瑞会突然出现,两口人没怎么给他好脸色,吕长贵二话没说就出了门,姚敏君则冷冰冰的问:“你来干吗?”

    上官瑞深吸一口气,微笑着回答:“舅妈,听说你病了,我来看看你。”

    “劳驾不起。”

    姚敏君漠然的转身,朝着里屋去了。

    上官瑞视线睨向司徒兰心,她无奈的耸耸肩,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

    不欢迎归不欢迎,既然人到家了,也不能不招待,姚敏君走到门外,对蹲在门口抽烟的老公说:“长贵,去买点菜回来。”

    司徒兰心拱拱上官瑞,让他去跟舅妈说点好话哄哄她,试图把自己的形象扳回来。

    上官瑞本来就不是会花言巧语的男人,让他冰若冰霜他会,让他哄人他还真不会,压低嗓音说:“我连你都不会哄,我怎么哄你舅妈?”

    “那人家沈清歌怎么会的?”

    司徒兰心一句话堵的上官瑞无言以对,不情不愿的走过去,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吕长贵慌慌张张的跑进屋:“坏了,小沈来了。”

    一听沈清歌来了,司徒兰心脑中唯一闪过的念头就是不能让两个男人在这里见面,否则就完蛋了。

    她急忙将上官瑞拉进她的房间,郑重的对他说:“不要出来,一出来的话我跟你的关系就暴露了。”

    上官瑞脸上已经乌云密布,他沉声质问:“我跟你的关系见不得人吗?”

    “别曲解我的意思行不行,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就别藏着掖着的,我不喜欢这样偷偷摸摸。”

    “兰心,兰心,你起床了没有?清歌来了哦。”

    舅妈敲了敲门,司徒兰心急得一个头两个大,她向上官瑞保证:“下周一新产品上市成功,我马上跟他坦白,绝不含糊,ok?”

    说着,便踮起脚尖,在上官瑞的脸上重重亲了一口。

    司徒兰心出了房间,沈清歌取笑她:“太阳都晒屁股了还睡觉,这么懒的女人除了我谁还看得上。”

    她别扭的理了理头发:“你怎么这时候过来了?有事吗?”

    “刚把公司的事处理好,找你吃饭呗,你难得回一趟f市,我可是争分夺秒的想和你在一起。”

    姚敏君笑道:“马上b市那边的工作就要结束了,到时候你们有的是时间在一起相处。”

    上官瑞隔着房门听着外面的谈话,气的肺都要炸了,要不是怕司徒兰心生气,他真想冲出去告诉所有的人,司徒兰心是他的,谁也别想打主意!

    沈清歌硬是把司徒兰心拖出去吃饭了,司徒兰心惦记着家里的上官瑞,哪有胃口吃东西,好不容易找了个理由回家,却被告知上官瑞已经走了。

    她急忙想要追出去,舅舅却一把拉住她:“你舅妈还病着呢,你就这样丢下她走了吗?”

    司徒兰心指了指外面:“可是上官瑞……”

    “他一个大男人你还怕他走丢了不成。”

    看着舅妈虚弱的坐在沙发上,司徒兰心终是没忍心走,她给上官瑞打电话,他的手机却关机了,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司徒兰心一个下午打了n个电话,上官瑞都没有开机,天黑后,她想到打晴晴的电话,响了两声晴晴接通:“喂,嫂子?”

    “晴晴,你哥回去了吗?”

    “恩,回来了,在书房呢,怎么了?”

    “你让他接电话好吗?”

    “哦好,你等一下。”

    上官晴晴径直来到书房,片刻后,她对着手机压低嗓音说:“嫂子,我哥不接电话,你俩吵架啦?”

    司徒兰心失落的叹口气:“哎,一言难尽,算了,我明天就回去了,回去再说。”

    第二天,司徒兰心乘早班机回了b市,一下飞机连家都没回,就直接去了公司,上官瑞见到她毫不惊喜,冷冰冰的问:“什么事?”

    “昨天怎么走了?也不接我电话,不知道我会担心吗?”

    哼,上官瑞冷哼:“你忙着跟新男友约会,有时间担心我吗?”

    “对不起啦,我也是为了大局考虑,我要不是为了周一产品能顺利上市,我至于忍痛割爱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受委屈么?”

    “你少忽悠我了,司徒兰心,我不是三岁小孩,你随便说句好话就可以将我骗过。”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她也有些生气了:“我是为了你的公司发展考虑,你怎么不领情还污蔑我,真把我逼急了,我就什么都不管了!”

    “谁要你管了?”

    上官瑞一副她多管闲事的表情,拿着要开会的文件走出了办公室。

    之后两天,两人正式进入冷战期,上官瑞不理司徒兰心,司徒兰心就觉得自己特委屈,明明她是为他的事业做贡献,他凭什么对她不理不睬?越想越郁闷,索性决定,不再管新产品的事。

    管它能不能上市,管它合作会不会终止,吃力不讨好,臭男人!

    令司徒兰心始料不及的是,就在她回到b市的第三天,沈清歌也来了,接到他的电话时,司徒兰心真的是有苦说不出,为难到极致了。

    想着后天就是产品上市的日子,这节骨眼上沈清歌来了,不是存心让她为难吗?

    她要不接待,沈清歌肯定要问理由,她要接待了,家里那个醋坛子肯定又要打翻了。

    虽然已经发誓不再管新产品的事,可这关键的时刻,看着一帮辛勤工作的同事,她是真狠不下心不管。

    沈清歌说会直接去接她下班,她也就没说什么了,只是令人咋舌的是,那家伙高调出现,一个人来就算了,竟然栽了满满一车红玫瑰,整整九百九十九朵……

    九百九十九朵啊,上官瑞都没这么浪漫过。

    司徒兰心怕被上官瑞看到,做贼似的跳上车,催促沈清歌赶紧走。

    尽管已经没未任何停留,可上官瑞还是知道了这件事,整个公司都在议论某某和某某的绯闻,他就是捂着耳朵都能听得到,可想而知,这次不是肺气炸了,是心肝脾肺肾全炸了。

    沈清歌带着司徒兰心吃了晚饭,司徒兰心提议不舒服想回去休息,他却不肯,从口袋里摸出两张电影票:“我让助理从网上订的,新出来的片子,拒说非常好看。”

    沈清歌坚持,她没辙,就只好随他去了电影院。

    夜深了,上官瑞见司徒兰心还没有回来,不禁十分气恼,想给她电话却又拉不下面子,于是脑筋一转,来到了妹妹的房间。

    “晴晴,给你嫂子打个电话,问她在哪里,怎么这么晚还不回来。”

    上官晴晴经过这两天的观察,已经确定哥哥和嫂子正在冷战,她二话不说拿起手机,拨通了司徒兰心的电话。

    “喂?嫂子,你在哪呢?”

    司徒兰心压低嗓音回答:“在看电影。”

    “哥,嫂子说在看电影。”

    “问她和谁一起看的?!”

    上官瑞眉头紧蹩,恨不得冲到电影院去把电影屏幕给砸了。

    “嫂子,你跟谁一起看的?”

    “朋友。”

    “哥,嫂子说跟朋友。”

    上官晴晴每问一句话,就要捂住手机听筒,向他哥汇报。

    “问她看的什么电影?”

    上官瑞双眼已经有喷火的迹象。

    “嫂子,你看的什么电影?”

    ……

    “哥,嫂子说她看的是《山楂树之恋》”

    “人渣之恋还差不多!”

    上官瑞气不打一处来,转身出了房间,砰一声带上了房门。

    上官晴晴愣愣的挂断电话,没好气的嘟嚷,“生气归生气,摔我门干吗……”

    电影结束已经是十点半,司徒兰心与沈清歌出了电影院,她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清歌,我回去了,你也早点回酒店休息。”

    “我送你。”

    “不用了,我打车很方便的。”

    司徒兰心说着便往马路中央走去,由于走得匆忙,跟一个骑电动车的人撞了个正着,她啊一声尖叫,被撞倒在地上。

    “青沫——”

    沈清歌惊呼一声,拨腿奔过去,一把抱起她问:“撞到那没有?快让我看看!”

    她扭曲着一张脸摇头:“没事。”

    骑电动车的人也吓坏了,蹲在她面前问:“小姐,对不起,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了,真没事。”

    沈清歌上下仔细查看了一遍,看到她胳膊擦破了一层皮,心疼的说:“还说没事,这里都破了。”

    “就是破了点皮而已,回去擦点药水就行了。”

    沈清歌哪里还放心让她一个人回去,不由分说的将她塞进了自己车里。

    上官瑞等到了十一点,还没等到司徒兰心,一颗心简直悬到了半空中,一想到沈清歌下午带那么多玫瑰去公司,他就觉得那小子今晚肯定没安好心。

    他再次来到了妹妹房间:“晴晴,给你嫂子打个电话,让她马上回家。”

    上官晴晴这次可不配合了,没好气的说:“我不打,要打你自己打,免得打完了还摔我门。”

    “我手机没电了。”他找借口。

    “没电用我手机打。”

    上官晴晴铁了心不再帮他打,他无奈之下,拿着妹妹的手机出了房间。

    死要面子的男人通常都是活受罪,他用晴晴的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给司徒兰心,片刻后,她回复:“今晚不回去了。”

    天知道,看到那条短信时,上官瑞有多么妒火中烧,他心急如焚的拿起车钥匙就奔出了家门,驱车来到了客户公寓。

    他的车隐没在黑暗中,看到客户公寓里一片漆黑,他心凉了半截,以为司徒兰心是跟沈清歌去酒店了。

    就在这时,沈清歌的车停到公寓门前,他稍稍松了口气,可接着就看到沈清歌搀着司徒兰心进了公寓的门。

    才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他坐在车里等着沈清歌出来。

相关小说:权力之巅超级牛笔无敌司机墓中有鬼情深不寿超凡透视眼太极真神修罗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