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七见倾心:毒舌总裁娶佳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云顶娱乐场yd12333兴发娱乐网址是多少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上官瑞待反应过来后,便赶紧起身追了出去,他到来会议室旁边的洗手间,正好看到司徒兰心半俯着身子狂吐不止,他心疼的上前拍她的背,一脸疑惑的问:“你这是怎么了?”

    司徒兰心吐的黄疸都要出来了,她虚弱的揉揉眉角:“没事,可能是昨晚吃坏了肚子。”

    “早知道就不让你一起跟过去了,不过那家餐厅的卫生向来不错,怎么会把你吃成这样。”

    其实除了吃坏肚子外,还有一种可能性,只是司徒兰心患有不孕症,因此,两人也都没往哪方面想。

    “真的没事吗?你脸色不太好,我让人让送你回去休息吧?”

    “没关系,吐了就好了,我们进去吧。”

    司徒兰心重新返回会议室,抱歉的对大家解释:“不好意思,刚才有点小状况,我继续为大家讲解。”

    下午除了偶尔还有点晕眩外,司徒兰心没再呕吐过,傍晚下班前,上官瑞来到她身边:“兰心,我晚上要陪德国的客户吃饭,你就不用去了,回家好好休息。”

    “恩好的。”

    司徒兰心求之不得。

    她一个人开车回到了白云公馆,停好车进了客厅,把手里的包随手一扔,疲惫的倒到了沙发上。

    “兰心,怎么一个人回来的?你老公今晚不回家吃饭吗?”

    “是的妈,他有应酬。”

    “那你这个贴身秘书咋没陪同呢?”

    “我有点不舒服。”

    “哦,要不要紧?”

    婆婆坐到她身边,伸手抚了抚她的额头:“还好,没有发烧。”

    “恩,就是有点无力。”

    “那洗洗手我们吃饭吧,吃了晚饭你早点上楼休息。”

    上官家的晚餐向来十分丰盛,不管儿子媳妇回不回家吃晚饭,老夫人都会吩咐下人准备一两道两人喜欢的菜肴。

    今晚的餐桌上,摆放着司徒兰心平时最喜欢吃的红烧猪蹄,她一落座,老夫人就夹了一只给她:“这是从e市运过来的猪肉,肉质十分鲜嫩,你尝尝看。”

    “好的,谢谢妈。”

    司徒兰心上午吐了一场,中午又没怎么吃东西,这会肚子还真是有点饿了。

    她夹起油红色的猪蹄咬了一口:“恩,真好吃。”

    准备吃第二口时,那种排山倒海的恶心感又来了,她呕得一声赶紧捂住嘴奔进了洗手间。

    上官老夫人吓了一跳,赶紧来到洗手间,看到媳妇趴在马桶上干呕不止,她赶紧上前问:“兰心,你这是什么了?”

    “昨晚吃坏了肚子,上午已经吐过一次了。”

    司徒兰心起身,扯了条毛巾擦了擦嘴。

    一听上午已经吐过一次,身为过来人,老夫人脸上突然闪过一惊喜:“你月经这个月如期来了吗?”

    司徒兰心怔了怔,一边往外走一边回答:“我月经向来不调,过个七天八天很正常。”

    “那这个月过了吗?”

    她想了想:“好像已经过了。”

    “天哪,这太不正常了,有这样的反应就绝对不正常。”

    上官老夫人欣喜的握住她的手:“走,我现在带我去医院查一查。”

    “妈,这都几点了?医院早下班了,要去的话明天再去吧,我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

    老夫人一拍脑袋:“瞧瞧,我真是老糊涂了,那你快去休息,明早我就带你去。”

    看到婆婆眼中闪耀的光彩,司徒兰心默默的背过身,心里颇不是滋味,她明白婆婆一定是以为她有了,这给了她一种无形的压力,她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所以她很害怕婆婆最后会失望。

    无法生育这件事,即使时光已经过去了两年,依然是她心中一根拨不去的刺。

    隔天清早,上官瑞醒来时,司徒兰心已经替他拿好了当天要穿的衣服,她搂住他的脖子柔声说:“今天我不去公司了。”

    “为什么?”

    “身体还是有些不舒服,妈说今天带我去医院检查一下。”

    “也好,要不要我陪你?”

    “不用了,我又没有什么大问题,你今天还要跟那个老外签合同,正事要紧。”

    上官瑞吻了吻她的脸庞:“那好吧,有事打我电话。”

    吃了早饭,司机开车送婆媳两人去了医院,和二年前与婆婆一起去时的心情一样,十分忐忑,只是这一次她忐忑的不是自己能不能生育,而是自己是不是真的怀孕了,来的路上婆婆一个劲的说她肯定是怀孕了,联想怀孕会有的症状,她也多多少少开始往哪方面想,只是她无法想象,如果自己真的怀孕了,那会高兴成什么样?昨晚做梦都梦到了天使在向她招手。

    “吕青沫小姐,请跟我来。”

    司徒兰心沉浸在想象中没有反应过来,女护士又喊了一遍:“哪位是吕青沫小姐?”

    “啊,哦,是我。”

    司徒兰心急忙站起来。

    婆婆陪着她进了医生办公室,很不满的嘟嚷:“抽空去把名字改过来,好好的兰心改成什么青沫,听着就别扭。”

    坐在医生面前,司徒兰心的心跳十分厉害,和蔼可亲的女大夫问:“你哪里不舒服?”

    她把自己近日的身体状况描述了一遍:“嚼睡、有晕眩感、身体无力、呕吐。”

    “上个月月经是什么时候?”

    “十六号。”

    医生算了算:“你去验个小便。”

    验小便是很简单快速的检查项目,当她拿着化验单重新回到办公室,医生很笃定的宣布:“恭喜你,你怀孕了。”

    上官老夫人陡然闻言激动的冲到医生面前,一把按住女大夫的肩膀:“真的吗?你是说真的吗?”

    “是真的。”

    砰一声,等到老夫人回头,媳妇竟然昏了过去。

    司徒兰心醒来时,看到是一张张焦虑的面孔,有婆婆的,有小姑子的,还有上官瑞的,一见她醒来,上官瑞便兴奋的抱住她,颤抖的说:“兰心你怀孕了,医生说你怀孕了,我们有孩子了,我们有孩子了!!”

    上官瑞的心情比任何人都激动,已经激动的语无伦次。

    司徒兰心哇一声嚎啕大哭,她之所以会昏倒,也是因为兴奋过度,她等这一天等的太久了,甚至一度认为自己根本等不到这一天,当医生宣布她怀孕的刹那间,那是一种天眩地转不真实的幸福感。

    “兰心,你怎么哭了?这是好消息啊?你怎么哭了?”

    上官瑞一看到她哭的泪如决堤,一颗心都揪到了一起。

    “我高兴,我是因为太高兴……”

    婆婆也激动的热泪盈眶:“兰心,我们都高兴,妈也高兴的快要昏过去了。”

    这个迟来的孩子,对这个曾经濒临绝望的家庭来说,真的是天大的喜讯,身为上官家的每一份子,都为这天降的喜讯而感到荣幸。

    护士走了进来,微笑着说:“王医生说孕妇若是醒了,请到b超室查个b市确定一下怀孕的周数。”

    “嗳好,我们马上过去。”

    婆婆赶紧对媳妇说:“快别哭了,去做个b超。”

    一行人来到b超室,护士说:“最多只能有一个人陪护,不可以都进去哦。”

    老夫人瞅了瞅,虽然也很想进去,但最后还是忍痛割爱,把机会给了儿子:“瑞,你陪你老婆进去吧。”

    躺在b超室的床上,感觉到腹部凉凉的一片,司徒兰心眼角依旧闪耀着幸福的泪光。

    “呀,还是双胞胎呢!”

    替她做检查的医生不可思议的惊呼,上官瑞更加不可思议,忙过去问:“哪里哪里?”

    “看到没有,这里有两颗胚胎。”

    只见彩色的显示屏上,有两颗小黑豆紧紧的挨在一起,虽然还没有长成人形,可是那一刻的激动还是令上官瑞喜极而泣,落下了初为人父震撼的眼泪。

    出了b超室,老夫人和女儿赶紧奔到儿子媳妇面前,紧张的问:“怎么样?孩子都正常吧?”

    司徒兰心激动的说不出话,上官瑞则红着眼圈哽咽不止。

    “到底怎么样?你们倒是说话啊?”

    老夫人看儿子眼圈红红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妈……”

    “恩,你快说?”

    “是双胞胎。”

    “双胞胎……”

    砰一声,老夫人两腿一软跟媳妇一样昏了过去。

    老天真是如此厚待她们上官家,原以为香火就此了断,却不曾想,不禁没有断了香火,还一下来了两个孩子。

    这份恩赐来得太过突然,突然到每一个人都始料不及。

    激动人心的一天,他们全家都不会忘了这历史性的时刻,待老夫人醒来后,一家人欢欢喜喜的回了家。

    “媳妇,你快坐下。”

    一进了家门,老夫人就搀扶着媳妇的胳膊坐到了沙发上,然后召集管家叫来所有的佣人,正式宣布:“少奶奶已经怀孕七周,从即日起,你们一定要小心侍候,她肚子里怀的是我们上官家的两个孩子,务必要打起精神,绝不允许有任何闪失。”

    “是的,老夫人。”

    佣人们异口同声,每个人脸上都是欢喜的表情,司徒兰心平时为人和善,佣人们都十分喜欢她,如今这个因为为无法生育离家两年的少奶奶终于怀上了上官家的孩子,他们都真心替她高兴。

    “妈,你太紧张了。”

    司徒兰心微笑望着婆婆,老夫人摇摇头:“怎么能不紧张?怀一个孩子我都高兴的要死,一下怀了两个,我都恨不得把你捧到头顶上坐着。”

    小姑子也是开心的要命,趴到司徒兰心肚子上说:“快让我听听,我的小侄子小侄女有没有在动?”

    “傻瓜,都还没长成人形呢,怎么就会动了。”

    司徒兰心没好气的戳了戳小姑子的额头。

    “要不要去楼上躺一会,吃饭的时候我喊你。”

    上官瑞的语气已经柔得快要能挤出水来,真希望让所有人都消失,只留司徒兰心和他两个人,然后狠狠的将她抱到怀里拥吻一顿,以表明自己此刻有多么心花怒放。

    “没关系,我又不是病人,你们都别太紧张我,你们一紧张,我反而跟着紧张了。”

    “咦,不能紧张,不能紧张,从现在开始,你一定要保持心情愉快,这样生出来的孩子才会聪明可爱。”

    下午三点开始,老夫人就命令厨房准备晚餐,特地准备了一套孕妇食谱让厨房照着做,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望着一桌佳肴,以及近十个小碗的补汤,司徒兰心两个眼瞪得比铜陵还大:“妈,这么多我怎么吃的下?”

    “这些汤全是对你怀孕有帮助的,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喝哪种,所以就让厨房全部准备了,你每样都喝一点,喜欢哪种我让厨房记下来,以后天天煮给你喝。”

    司徒兰心坐了下来,上官瑞瞅了一圈:“先喝这个吧。”

    司徒兰心端起来就喝,结果喝了几口就想吐,她从洗手间出来后,婆婆又端了另一碗:“喝这个试试,刚才那个太油腻了。”

    于是,司徒兰心硬着头皮又喝了几口,结果又是吐的稀里哗啦。

    老夫人还是不死心,又端起一碗,司徒兰心已经真心不想再喝,可又不好意思拒绝婆婆的好意,只得勉强喝了一小口,结果还是一样,她又吐了。

    看她吐的那么难受,上官瑞心疼了:“妈,别让她喝了。”

    “可是她已经一天没吃什么东西了,再不喝点汤哪有营养啊。”

    “要补的话也不急于这一时,医生都说了她现在是孕吐最厉害的时候,你看她吐的多难受。”

    儿子心疼媳妇,老夫人不是不理解,她点点头:“那好吧,也许真是我太紧张了,其实我怀晴晴那时候,头三个月也是一点东西吃不下,每天就想喝点清粥。”

    “妈,明天也给我煮清粥吧,我也想喝清粥。”

    “好好,你想吃什么尽管跟我说,不过晚上临睡前,一定要喝点牛奶,就算再怎么没胃口,为了孩子也一定要勉强喝下去。”

    “好的,我知道了。”

    结束了晚餐,上官瑞拉着司徒兰心上楼,司徒兰心回头撇一眼小姑子贼贼的笑,有点不好意思的松开手:“别牵了,我没那么娇弱。”

    上官瑞联想到以前唐琳从这个楼梯摔下的情景,执意牵住她的手:“不许任性。”

    两人洗了澡躺到床上,上官瑞紧紧的抱住佳人,司徒兰心感慨的说:“活了二十八年,这一刻我终于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幸福。”

    上官瑞不满的抗议:“难道我从来没有让你幸福过吗?”

    “幸福过,只是拥有到自己意想不到的幸福,才能深刻感受到幸福的意义。”

    上官瑞吻了吻她的额头:“我也很幸福,现在。”

    “你给我们孩子取个名字吧?”司徒兰心仰起头。

    “怎么又要取了?以前不是取过了吗?”

    “以前那个是大名,要到上学的时候才能用得上,你再给取两个小名呗。”

    他点头:“行。让我想一想啊。”

    上官瑞只想了不到三分钟:“ok,想好了。”

    “什么名字?”

    司徒兰心满情期待的支起身望着他。

    “女孩就叫嘻嘻,男孩就叫哈哈。”

    “天哪,这什么名字啊……嘻嘻哈哈……”司徒兰心笑倒在床上。

    “你不觉得这名字很haapy吗?”上官瑞一本正经的问。

    “我只觉得好幼稚。”

    “笨蛋,我取这个名字是有意义的。”

    “有什么意义啊?”

    “嘻嘻哈哈是快乐的意思,我们宝贝的妈妈没有经历过快乐的童年,所以我希望我们的孩子将来都能够快快乐乐长大,把他们妈妈没有享受过的快乐加倍享受。”

    司徒兰心鼻子一酸,就要感动的落下泪来。

    她躺到上官瑞怀里,紧紧的抱住他的腰,哽咽着说:“瑞,你对我真好,此生有你,我再无遗憾。”

    “此生有你,也是我最大的欣慰。”

    “你一定希望我肚子里怀的是两个男孩吧?”

    “为什么这样认为?”

    “你们家人丁单薄,如果有两个男孩的话,你和妈一定都会很高兴。”

    “不是,我迫切的希望你怀的是龙凤胎。”

    “为什么?”

    “因为那样的话,我就不需要再重新取名字了。”

    “……”

    司徒兰心怀孕的消息很快被亲朋好友得知,每天上门来祝贺的人络绎不绝,这一天,林爱也来了。

    司徒兰心坐在楼下的客厅,一瞧见几个月未见的好友,着实吓了一跳,她抓住林爱的手关切的问:“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如此憔悴?”

    人有时候就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明明不想哭,可别人一问怎么了,眼泪就会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林爱嘤嘤哭道:“江佑南的心始终不在我身上。”

    司徒兰心就知道她一定是为了感情的事,拍拍她肩膀:“你可能是误会他了,他之前已经跟我说的很清楚,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他不会再留恋我了。”

    “他不再留恋你不代表他就会爱上我。”

    “那你怎么确定他就不爱你呢?”

    “直觉,女人的直觉。他心里有没有我,我能感觉到。”

    司徒兰心叹口气,语重心长的说:“人的感觉有时候也会出错的,你若想确定你的感觉是不是准确无误,我给你出个主意。”

    林爱抬起梨花带雨的脸:“什么主意。”

    “一个可以测试江佑南心里到底有没有你的主意。”

    “你说说看。”

    “想要知道你的男人是不是在乎你,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你和别的男人走近,虽然方法有些老套,可是却是最简洁有效的方法。你不要再让他以为你的世界只有他,也不要再让他以为你只会围着他一个人转,这样很容易把他宠坏,让他对你没有危机感,男人就是个贱皮的东西,你越在乎他他越是不乎你,相反的,你不在乎的时候他反而觉得没你不行。”

    “这样行吗?”林爱有些怀疑。

    “当然行了,如果江佑南不在乎你的话他不会说什么,如果在乎你的话他就一定不会视若无睹,男人只要心里有一个女人,就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那我试试看吧。”

    从白云公馆回到家后,已经是傍晚时分,林爱拨通了一名大学时曾追求过她的男同学的电话,两人毕业后没怎么联系过,所以她也不确定现在人家还吊不吊她。

    没想那男同学接到她的电话,竟是十分开心,很热情的与她攀谈起来,林爱也没有隐瞒他,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那男朋友真是个爷们,一口答应愿意配合。

    江佑南从外面回来时,正好看到林爱坐在客厅里打电话,语气温柔似水,聊天的内容更是暧昧不已。

    他双眉不自觉的拧到一起,倒也没说什么,径直去了书房。

    这几个月,两人自从那一次吵架后,江佑南就睡到了客房,平时也会说话,只是有点疏离。

    他坐在书房里听着外面林爱时不时放声大笑,竟然没有心思看的进书,推开书房的门走出去,提醒她一句:“该洗澡了。”

    林爱没理睬他,只是挥挥手:“知道了。”便继续与男同学聊的热火朝天。

    江佑南叹口气径直进了浴室,结果等他洗完澡出来,林爱竟然还在通电话,并且聊天的内容已经让他忍不下去。

    他再次走到林爱身后,拍拍她的肩膀:“洗澡了。”

    林爱回头撇他一眼,感叹司徒兰心这个方法果然有用,以往他何曾对她如此上心过,她就是三个月不洗澡都不管他的事。

    依依不舍的挂断电话,发现江佑南黑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她什么也没说,起身准备去洗澡,倒是江佑南酸溜溜的开口了:“跟谁通电话啊,聊的这么热火朝天的?”

    林爱慵懒回答:“哦,我大学的同学,追过我一段时间。”

    她故意偷偷的撇他,看他脸色不是不好,心里不免有些高兴,暗自思忖,以为我林爱没人爱吗?我林爱要没人爱,我就不叫林爱了。

    “你都已经结婚了,言行举止最好注意一点。”

    “我没有不注意啊,难道结婚了就不能跟异性朋友通电话了吗?江校长你又不喜欢说话,我总得找个喜欢聊天的人陪我聊聊,不然这生活岂不是过得太无趣了。”

    江佑南被她堵的无言。

    从那晚之后,林爱就开始故意晚归,这天晚上,跟她聊的热火朝天的男同学送她回家,刚巧碰上江佑南出来倒垃圾,江佑南黑着脸望着两人,缓缓走过去打招呼:“回来了。”

    林爱点头:“恩。”

    那男同学上下打量他一眼,疑惑的问:“这位是?”

    “我哥。”

    林爱随口胡掐,解释的脸不红心不跳眼不眨。

    “你哥不是在澳大利亚吗?”

    “回来探亲。”

    “哦原来如此。”

    那男人夸张的伸出手:“哥,你好,我叫王大志。”

    江佑南隐忍的对他点点头,转身走向了垃圾筒,把手里的一袋垃圾丢进去,砰一声关了垃圾筒的盖子,那声音在寂静的夜晚真是惊心动魄。

    林爱一回到家,鞋子一甩,挎包一扔,便躺到沙发上捂着肚子说:“江校长,晚上有煮饭吗?我肚子饿了。”

    “没有。”

    江佑南冷冰冰的回一句。

    她一骨碌坐起来,很不满的抗议:“你为什么连续几个晚上都不做饭了?”

    他抬眸讽刺的反问:“我做饭你有时间回来吃吗?怎么,你那胸怀大志的朋友没请你吃饭就把你送回来了?”

    江佑南丝毫不掩饰他的怒气,林爱激动的跳起来,诺诺的走到他身边问:“你吃醋啦?”

    她满心等着他说是,结果他却说一句:“管我什么事。”

    “你不吃醋你气什么?”

    “我气你竟然把我介绍成你哥,介绍我是你老公让你觉得丢人吗?”

    林爱耸耸肩,不以为然的回答:“丢人倒不至于,但我总想给自己留条后路。”

    “留什么后路?”江佑南不解。

    “趁人家现在追我追的紧,我得多与人家接触接触,等有一天你抛弃我后,我也好有个替补的人选,本来我爸妈知道我结婚就已经气的吐血,要是再知道我成了下堂妇,那他们还不活剥了我,所以你一旦和我离婚我马上就和大志结婚,这样我那可怜的老爹老妈也才不至于被我气死。”

    江佑南作了个深呼吸,他觉得现在不是她老爹老妈被气死,而是他快要被气死:“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抛弃你?”

    “已经分床睡,这不是抛弃的前兆是什么?”

    “那是你不让我跟你一起睡!”

    “那我现在也让你不要管我的私事,你会不管么?”

    江佑南懊恼的站起身,一把将她腾空抱起,切齿的说:“我已经忍无可忍。”

    他将她抱到卧室,抬脚踢上了房门……

    半夜,司徒兰心睡的正香,枕头下的手机响了,她迷迷糊糊的接听:“喂?”

    “兰心,你出的主意实在太好了,我们刚刚大战了三百回合……”

    司徒兰心还没反应过来,一头雾水的问:“什么大战三百回合?”

    “就那个呗……”林爱娇羞的解释。

    这时,她才方完全清醒,却是骂一句:“你丫的神经病啊?半夜三更给我打电话,就为了告诉我,你跟你老公那个了?”

    她喊的声音挺大,把身边的男人给吵醒了,等她挂了电话,上官瑞将她圈进怀里,贴着她耳边呓语:“老婆,我也好想和你那个一下。”

    “那个你的头啊,赶紧睡觉。”

    她扯过被子捂住头,两个脸颊竟是火辣辣的烫。

    自从怀孕后司徒兰心就成了全家人的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原本连工作都不让她做,最后还是她据理力争,才把那份工作给保留了下来。

    这几日,晴晴听嫂子说季风身体不适,好几天没上班了,她心里便有点按捺不住,很想去看一看,他有没有什么大碍。

    已经说过放下对他感情的话,再要去看他她其实觉得有点不太好意思,可最后却还是去了。

    晴晴来到季风的公寓,站在门前徘徊不定,没有勇气按下那只门铃,正犹豫不决时,面前的门打开了,季风从屋里走出来:“晴晴?”他颇是意外。

    “你怎么来了?怎么不进去?”

    季风满脸疑惑的询问,眼神却是有一丝惊喜。

    “我听嫂子说你病了,刚好顺路……就过来看看你,嗯,正好顺路……”

    她因为尴尬,多少有点语无伦次的感觉。

    “没事,就是有些感冒。”

    季风捂着嘴咳了几声。

    她看他手里拿着车钥匙,探究地问:“你是要出门吗?”

    “我准备去超市采购一点生活用品。”

    “那我陪你一起吧。”

    “好啊。”

    两人来到市区一家大型超市,推着购物车俨然像一对夫妇,晴晴说:“买点菜吧,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你会做饭?”

    季风有点不可思议。

    看着他一脸不相任的表情,晴晴不满的嘟嘴:“拜托,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这两年一个人生活,我要是不会做饭难道我要在脖子上挂一块大饼充饥吗?”

    季风扑哧一笑,被她幽默的语言逗乐了。

    两人推着购物车来到蔬菜区,晴晴看到一位老婆婆正吃力的跟一堆妇女抢着刚促销的黄瓜,老婆婆年龄大了,被挤得东倒西歪,她的正义感突突的就窜了上来,推着购物车奔过去,贴着老婆婆的耳朵大声喊:“阿婆,你一边待着,我来帮你抢。”

    晴晴年轻有活力,三下两下就挤进了人群,很快的抱着一捧黄瓜出来了:“够了吗?”她问老婆婆。

    老婆婆眉开眼笑的接过:“够了够了,谢谢姑娘。”

    季风没好气的揉了揉她被挤得乱遭遭的头发,戏谑调侃:“你这乐于助人的性格倒是没怎么变呀。”

    “小伙子,你这媳妇心肠好啊,你要好好对她哦。”

    老婆婆暧昧的笑笑,推着购物车蹒跚的走了,晴晴窘得满脸透红,尴尬的往左边一指:“我们到那边看看吧。”

    她只顾低着头,没注意到季风的唇角扬起了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

    从超市出来后,两人直接回了公寓,晴晴进了厨房忙碌,季风问:“要不要我帮忙?”

    她摇头:“不用了,你等着吃就行了。”

    季风环起手,一脸感慨的说:“晴晴,你现在有点不一样了。”

    晴晴脸一红:“我哪里不一样了?”

    “有点……小女人的样子了。”

    晴晴转过身,嘴上没什么,心里却是乐滋滋的,以前她最讨厌季风把她当个孩子,如今,他终于承认她不再是个小女孩,而是个小女人。

    她准备了几道拿手的菜,季风开了一瓶红酒,两人对饮畅聊。

    吃了晚饭,晴晴有些不胜酒力,倒在客厅的沙发上头晕晕的,季风把碗筷收拾了一下,坐到她身边问:“没事吧?”

    她摇头:“清醒的很。”

    季风盯着她绯红的脸蛋,像熟透了的番茄,心中划过一丝异样,突然倾身吻了吻她的脸蛋:“现在还清醒吗?”

    晴晴心跳的极快,因为害羞脸更加的红了,整个人也显得更加迷人。

    季风实在有点控制不住,一把扣住她的脑袋,冰凉的唇贴上了她的唇瓣,就像五月里的蜜桃,她的滋味出乎意料的美好。

    晴晴被这突如其来的吻惊呆了,完全不知道如何回应,她第一个喜欢的人就是季风,一直到现在也只是喜欢他一个人,因为在感情上几乎是空白,在面对男女亲吻这件事上,更是单纯的令人心疼。

    季风今晚也有些醉意朦胧,他起了很明显的反应,原本以为晴晴永远只是像妹妹一样存在的人,可事实证明,他已经把她看成了女人,一个可以令他心动的女人。

    激情之后,晴晴趴在他怀里,很不真实的说:“我感觉现在像做梦。”

    季风抱紧了她:“你没有在做梦,晴晴,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她停顿一下,鼓足勇气问:“让我变成你的女人,只是出于你一个男人的本能反应,还是因为你开始有一点点喜欢我了?”

    “你说呢。”

    “不知道。”

    “我不是那种寻花问柳的男人,所以让晴晴你变成我的女人,不是出于男人的本能,而是因为,我开始喜欢你,不是一点点,而是比一点点更多一点。”

    “比一点点更多一点是多少?”

    “想要娶你和你一辈子厮守的程度。”

    晴晴没再说话,小脸埋在季风的腋窝,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又是一个深夜,司徒兰心睡得正香,一阵手机铃声划破夜的寂静,尽管上官瑞已经第一时间按下接听,并且压低了嗓音,司徒兰心却还是被吵醒了。

    只是这一次她没有坐起身,而是紧闭双眼,假装睡得香甜,未被吵醒。

    “人带来了吗?直接带到我书房来谈,我不出去了……恩,动作轻一点,不要吵醒我家人。”

    上官瑞言简意赅的说了两句,便挂断电话,悄悄走到床边,看到床上的人儿没有被他吵醒,他松了口气,套了件衣服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黑暗中,司徒兰心缓缓睁开了眼,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上官瑞半夜起来接电话,以前他的手机只要过了九点就会关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改变了这个习惯?

    她的心中总觉得有点不太踏实,悄悄掀开被子下了床,披了件外套,把卧室的门开了一条缝,视线睨向门外,没多大会,她看到季风领着两个陌生的男人进了上官瑞的书房。

    这么晚他们要谈什么?有什么事情是她不能知道的吗?难道上官瑞又遇到了麻烦?

    司徒兰心蹩起眉头,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蹑手蹑脚的出了卧室,来到了书房门口。

相关小说:权力之巅超级牛笔无敌司机墓中有鬼情深不寿超凡透视眼太极真神修罗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