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下载 > 超级教师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优德w88是正规网吗香港永利娱乐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念念一生不忘你 苏念念苏亦深宝鉴不良之谁与争锋北宋闲王官道无疆美女会所里的催眠师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按说当前社会很多学生加入黑社会成为老大的马仔,一方面是风气影响,一方面也是学生向往那种刺激、血腥、高高在上,所谓出人头地的生活,以至于心甘情愿堕落,觉得在黑社会帮派帮人端茶送水都比在学校无聊地上课要强。

    廖学兵年少读高中时有个同学被高年级的学生欺负了,曾经发誓说要他们一一踩在脚下。廖学兵问那同学要怎么踩,那同学说加入黑社会以后就可以在校园里作威作福没人敢管,连老师也怕你三分。

    “李玉中、蒙军,你们想耍威风也不必跟这么窝囊的人混嘛,打不过了就报名头,想吓唬我吗?黑龙堂干嘛的?扫大街还是掏粪坑的?要知道我廖老师可是吓大的。”廖学兵说着一脚蹬在大头的脸上。

    李玉中两人想起日后不可预测的黑社会报复,吓得浑身发抖,连忙拉住他说:“老师,不要再打了,我们死定了……”

    大头到底是真正混过一段日子的流氓,哪里受得了这种屈辱,双手一撑爬起便要拼个鱼死网破,廖学兵对着他刚刚站直的膝盖就是一脚。喀哧一声脆响,大头的膝盖如鸡大腿似的朝后弯曲,和着血液的断骨茬穿出腿弯,说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这种剧痛常人难以承受,大头软软栽倒,晕了过去。

    有个人提着裤子冲进卫生间,看到这个场景,吓得酒醒七分,又跑了出去,兀自叫道:“不,不好意思,走错地方了。”

    李玉中和蒙军冷汗淋漓,手心黏糊糊地一片,呆在当处口干舌燥,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我并不想对你们说教什么,你们这个年龄正是叛逆的阶段,大人说什么话你们都会下意识抗拒。你们以为自己长大了,其实你们不知道自己还幼稚得要死。大男人宁为鸡口不为牛后,给这种货色当小弟,让他喝来吆去,有这个功夫,怎么不回家孝顺父母?”

    “廖老师,我……其实我也就是好奇。跟他们去打过几次架,要过几次保护费,觉得很刺激,回学校一说,同学们还怕我……开始觉得很过瘾,可是,卷毛很凶恶的,我好几次都不想再混下去了,他威胁我说如果我退出他们就打我。”李玉中低声道。

    廖学兵冷冷道:“你倒真会见风使舵,换做是我被这么打,你可能会认为黑社会才是光明大道,从此义无返顾跟他们一黑到底了吧?既然你都想退出了,怎么还去勒索同学要钱?”

    “卷毛哥要我每个月孝敬他两千块……上个月没凑够钱,这里,就是被他打的。”李玉中说着掀起衣襟,露出肋骨下一块淤青的伤痕,“不过……我发现找同学要钱时看到他们畏惧的目光都有那么一点点过瘾……”

    “你还真是贱啊,被卷毛打的时候怎么不觉得过瘾?”

    廖学兵拉开拉链,对卷毛脸上拉了一大泡尿。“对敌人脸上撒尿,是极度的侮辱,说明深仇永不可解。既然做了,就把事情做绝。李玉中,蒙军,你们也来上一泡吧?”

    李玉中两人连连摆手:“不,不,老师,我们没尿意,拉不出。”

    卷毛被热尿淋醒,他只是咽喉、舌头和牙齿受损,其他地方完好如初,尚有极强的活动能力,立马一骨碌爬了起来,抹了一把脸,真是惊怒交集,朝老廖挥出一拳。

    老廖简简单单将卷毛蹬飞,腰椎骨磕在坚硬的陶瓷盥洗盆上,剧痛难当,趴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真是不好意思,打了你们的老大一顿。他们醒起来不会恨我吧?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我的学生谁要是去混黑社会,我也这样揍他。”

    李玉中二人脑子一片空白,震惊于老廖的残暴和恐惧日后到来的报复,一时谁也没有说话。老师是他们带来的,老大日后肯定会迁怒。

    “走吧。”廖学兵拍拍他俩的肩膀,试图给弱小的心灵一点安慰:“这有什么害怕的,大不了老师罩着你们,谁也不敢欺负。”

    “老师不会练过地下黑拳吧?怎么打人都要往死里打才过瘾?”走出卫生间,蒙军憋出这么一句。

    “哪里呢,我干修理工以前是在屠宰场杀猪的。”

    酒吧柜台边上似乎有人在闹事。那里的灯光可比舞池里明亮多了,一眼就能看到周安被一个壮汉提着衣领叫骂。瘦小的周安越缩越矮,跟壮汉比起来,一个像是蚂蚁,一个像是恐龙。

    周安双手乱摆,焦急害怕,脸颊上一道清晰鲜红的五指印,脖子几乎全部缩衣服里,瞪大恐惧的双眼,“大,大叔,我,我根本没有骂你……你就放了我吧……”

    “什么?骂我的人不是你还有谁?小子,你胆子挺大么。”那壮汉醉得有些糊涂,说话含混不清,脚步虚浮,赤红着眼睛愤怒地看着周安。

    “廖老师,你为什么让我挑唆那醉鬼说周安骂他是蠢猪?”李玉中终于收起内心的慌乱,看起好戏来。他对周安谈不上什么同学感情,也就不会上前帮忙,何况这还是出于老师的授意呢。

    “我想看看这个懦弱的家伙有没有血性。如果他从始至终都不敢反抗,我也不会出手帮忙,就让他被打死算了。”

    吧台周围十多个人围着看热闹,议论纷纷,幸灾乐祸,有人巴不得打死人最好,叫嚷道:“扇他!再扇!看他嘴硬!”

    那醉汉果然架不住旁观者的怂恿,酒精上脑,迷糊了理智,当下左右开弓,连续几记耳光把周安扇得哭爹叫娘。

    周安伸手护住头脸,落在醉汉眼中变成了反抗的举动,骂道:“他妈的,打你你还敢挡?真是不识抬举!”这醉汉又高又壮,巴掌仿佛蒲扇一般大小,猛地松开周安的领子大力一抡,周安竟原地转了个圈子才勉强站稳。围观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蒙军看不下去,道:“老师,周安到底是我们的同学,你怎么看着不管?”

    周安两道泪水在脸庞滑下,紧紧咬住嘴唇,不知是气得说不了话还是怕得不敢出声。

    那醉汉不依不饶,使劲捏着他的脸,怪笑道:“看你小子骂我,看你小子骂我!”

    旁观者都笑道:“这小子太软蛋了,脱下他裤子看他有没有卵蛋。”

    “不要你还手,只要你出个声反抗一下就够了。”廖学兵喃喃道。

    有个巡场子的男人过来问了问,那醉汉说被人惹了,非要揍这小子出气。那男人看看比老鼠还胆小的周安,叹口气走了。

相关小说:都市超级系统修真弃少嚣张狂少超级教师II我的美女房东最高通缉我的美女总裁极品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