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下载 > 超级教师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永利app游戏澳门永利城骗局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念念一生不忘你 苏念念苏亦深宝鉴不良之谁与争锋北宋闲王官道无疆美女会所里的催眠师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人先聊了一会头天晚上在哪里聚会,一起走回来的事。丁柳静心是在笑,时而甜蜜时而温情脉脉,两人坐着约隔一个拳头的距离,看样子还没共到达热恋阶段,但已经彼此存在好感,正互相试探,互相接近。

    老廖透过灌木丛的缝隙看到丁柳静偶尔侧的笑容,如同中午灿烂的阳光,一时竟呆住了:”原来有心上人的女孩,比平时漂亮得多,这小妞不光是大腿和内裤好看。”那男孩肩膀很宽,穿一件墨绿色短夹克外套,留着齐脖子的松散头发。

    丁柳静轻轻地说:“昨天晚上……那个……赖雄,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两人本来还是聊得好好的,那叫赖雄的男生背脊突然变得很僵直,好像勾起了什么横亘内心已久的心事,过了好半分钟才吞吞吐吐道:“丁……丁柳静……我,我昨天晚上只是跟你开玩笑的,我跟别的女孩子都这样的。其实,其实你也知道的,我这个人小时候就特别笨,什么事都做不好,特别不善于说话,做错了什么你可别往心里去啊。”

    “开玩笑?”丁柳静阳光般明媚的笑脸瞬间凝固了。躲在后面的爱情老专家廖学兵能体会这种滋味,那是我天堂落到了地狱的感觉。

    赖民雄已经变得十分不自然,艰难地说:“是的,只是开玩笑而已。我们以后做普通朋友吧。还像以前那样玩。”

    隔了几分钟,丁柳静抬起头来,笑容一点没变,还是那么可爱:“是呀,我当然知道了,我也是在开玩笑的,你不会当真了吧?既然是什么都没有那就最好。我先回去上课了,下次再见!”站起来挥挥手,转身跑开。

    赖雄道:“丁柳静!你没事吧?”

    老廖伸头望去,丁柳静跑到草地边上。扑地摔了一跤,迅速爬起来又跑,也不掸一下染满灰尘的衣服,只见她的脸庞向后扬起一串晶莹的泪珠。

    这女孩子似乎伤心到了极点,刻骨铭心的初恋,真心实意的感情,被他人当做玩笑,任谁都难以承受。何况是个情窦初开只有十六岁的女孩?

    “去追?人家失恋干你屁事?不追?她是我的学生。万一想不开上吊自尽就麻烦大了。”老廖一时犹豫难决。“刚经历伤心事,还是一个人静一静好。”

    那男孩还坐在石椅上满腹心事,忽觉后领一紧,勒着脖子,整个人腾云驾雾似的飞了起来,落到刚才还盯着看她地那株小草上。他啃了一嘴泥巴,既惊惧又莫名其妙,回头一看,一个叨着棕黑色粗大雪茄的冷峻男人搂着手蹲在石椅上。

    “喂你干什么!”赖雄吐掉嘴里的草根喊道。

    “在下廖学兵。丁柳静的班主任。”

    “啊!廖老师,你都知道了?你,你别误会,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都是清白的。“赖雄转身想跑。

    “学校和家长都不太赞同早恋。我只想问一句,你为什么玩弄丁柳静的感情?”

    听到这句话,赖雄颓然坐到草地上,“我,我不能……我有朋友也很喜欢她。”

    廖学兵明白了:“又是三角恋,丁柳静喜欢这个男地。可是这个男地好像没种,因为朋友也在追求丁柳静,为了所谓的义气而忍心拒绝,拱手相让。他把烟灰掸到赖雄的脸上,很不爽的说:“给你个悔过自新的机会,永远消失在丁柳面前,不管你是转学还是自宫都好,没勇气就三百米外见到丁柳静远远躲开。没种的男人没资格谈恋爱。”

    “什么,廖教师,你说我没种?”感情上优柔寡断的男人在别的方面不一定孬种,赖雄呼地站起来叫道:“我是为了朋友才这么做的你知道不!再说你是她的人,叫我不见我就不见啊?”

    “滚远点,垃圾,别在我面前大呼小叫,不然我会打得你满地找牙。我是丁柳静的班主任,不容许别人无端端的欺负她。”老廖地鼻孔喷出了两道缭绕烟雾。

    “你叫我垃圾?”被点燃怒火的赖难朝老廖挥开了拳头。

    拳头被轻描淡写地接住,廖学兵手指用力收紧:“对老师动拳头太不礼貌了。我猜想你的性格简单直接,所以讨不到女孩子的欢心。”

    赖雄的拳头宛若被钢筋箍住,关节像炒豆子那样啪啪爆响,拼命地挣扎回夺,可是拳头好像铸在老廖地手里一般,他终于承受不住随之而来的剧痛,渐渐矮下身去。又坚持了几秒钟,已是达到极限,嘴里发出吓人的嘶叫声,汗珠、眼泪、鼻涕、口水滚滚而下,浑身激烈地颤抖。

    廖学兵把手放开,赖雄一屁股坐倒,把手缩回怀里一阵乱揉,痛得在草地上打滚,过发好几分钟才渐渐平静下来。张开手掌一看,手背五根清晰入肉的乌黑捏痛,肿得跟发糕差不多大,跟另一只手比起来如同鸭蛋与鸡蛋的区别,真正可称得上“醋坛大小”的拳头了。

    “妈妈的……我还以为这只手要被捏碎了。”赖雄哀叫道,痛到这个程度,骨头极有可能裂了。

    廖学兵铁青着脸说:“过来我旁边坐好。”

    赖雄本想撒腿就跑,可是听了这句话,双腿软绵绵地一步都迈不开,乖乖到冰凉的石椅上坐下。剧痛过来喉咙一片干涩,一句话也说上来。

    “说一下你和丁柳静认识的过程。”

    “好,好吧……我是我们班球队的,丁柳静很家到球场看我们训练,后来就慢慢认识了,于是我们经常在一起玩。丁柳静那么可爱的女孩很多人都喜欢她。当然我也不例外,可是我有一个铁哥们对她单相思到了茶饭不思的地步。每天都在宿舍里念叨着,我们都知道他的心思。昨天晚上我们球队邀她以及其他几个女生在朱雀桥公园烘烤,回来得晚了,我和丁柳静走在后面。其实,这人……我也很喜欢她的,一时情不自禁对她说喜欢和她一起之类的话,她没有反对,也很高兴……”

    “哦!还挺纯情,牵手没有?接吻没有?”

    赖雄脸色苍白地摇摇头:“没,有点想,但是没胆量那么做。那天晚上我那哥们一直向丁柳静献殷勤,可丁柳静没怎么搭理他。回宿舍后他睡不着,在房间里踱步到半夜一点多,还老是问我为什么丁柳静不理他,我哪里敢。后来想想,我这个缺点毛病挺多的,恐怕配不上那么好的女孩子,只有我那哥们家里有钱,才会给她幸福的。今天下午她约我来这里聊天,我一时脑筋犯糊涂,就那么说了……唉,说了就说了,也趁早断了念想,不耽误别人大好前程。”

    赖雄衣服后领一紧,又飞到草地上摔了个狗啃屎。“妈的,爱情又不嗑瓜子,有什么谦让的。你们小小年纪,想法挺单纯独特的。”

    赖雄回过头,眼眶突然涌出泪水:“看见她那么跑开,我心痛死了,我后悔了……”

    “不,你永远失去这个机会了。”老廖吸了口雪茄,烟雾散在空中,无聊地说:“你哪个班的?”

    三年三班的。

    “好,回去吧,在自己日记里写上,初恋从昨夜开始,结束于今天下午。十年后翻开来瞧瞧,一定有万般滋味在心头。”

    “我……老师再见……”十六七岁的青涩男孩耷拉着脑袋走了。

    草地延伸过去,尽头有个向着阳光的斜坡,老廖眯缝眼睛躺在上面,从这里可以远远看到足球场上奔跑欢笑的孩子。开始枯黄的小草失去夏日的柔软,变得有些发硬我,刺在身上隐隐作痛。

    “这地方最合适睡下午觉了,上午来偷懒享受阳光也不错。决定了,从此常驻此处,呆在无聊的办公室特提不起精神。”廖学兵摸出墨镜戴上,惬意得快要睡着了。

    远处传来一首歌。是一个女孩子在轻轻哼唱,语调欢快,可是带着一股淡淡的忧伤,让人回味无穷。这首歌叫做《endenneaa》,是一部很老的电影的主题曲,老廖中学时听过,十几年后的今天已经再没有人提起了,如今突然听到一个女孩在唱,从前看那部电影的感动一齐兜回心头。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事。”廖学兵叶出烟圈,禁不住叹道,和着那女生的调子也轻轻哼了起来。

    女孩的声音停止了,廖学兵睁开眼睛,只见一个女孩子站在坡顶上,裙角飘扬,大腿浑圆修长。“白色的……好纯情……”当先最紧要的的把目光投注于裙内风光。

    &endenneaa》吗?”

    定晴一看,竟是木兰花李星华,淡淡的蓝裙子,乳白色小毛衣,手里拿着一本小说,耳朵塞着随身听,迎着阳光出现在老廖的视线里,说不出的可爱。

相关小说:都市超级系统修真弃少嚣张狂少超级教师II我的美女房东最高通缉我的美女总裁极品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