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下载 > 超级教师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永利国际的网站是多少优德w88 app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念念一生不忘你 苏念念苏亦深宝鉴不良之谁与争锋北宋闲王官道无疆美女会所里的催眠师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门口开了,现出一个虎背熊腰的身影,“什么事?”关慕云认得这家伙,他是校篮球的主力队员,身高足有一米九,比自己高了大半个头,曾经有一次扣篮把与他争抢的同学挤飞,气势威猛吓人,这个画面被学校制成录像经常在校园频道上播放。一瞬间关慕云产生了偷偷溜走的念头,但是一想身后八道目光注视着自己,为了面子不得不壮壮胆气,用力挤开大块头走进宿舍里疲乏:“赖雄在不在这里?”

    “你们是哪个班的?怎么信我人宿舍乱闯?”大块头不悦道。

    有个穿睡衣右手抱绷带的学生从卧室走了出来:“谁找我啊,不知道现在是午休时间吗?

    原来是你,大祸临头了,哈哈!关慕云心想这该是体现彪悍的时候啊,从裤管里拔出铁棍赖雄扫去,吼道:我他妈打的就是你!”

    赖雄吓得惺忪的睡眼睁得老圆,向后侧身躲开,大块头已经把关慕云给拦住,抓着他的铁棍怒道:“同学,你这是干什么?”大块头果然像传说中般力大如牛,关慕云用力回夺,竟然纹丝不动。

    李玉中和蒙军心里同声说:“有点廖老师的风范啊,可惜比起廖老师来差了十个档次。”

    叶玉虎是天生的头领,用不着看热闹,一个箭步跳过去铁棍砸向赖雄,赖雄总算是反应敏捷,闪身避开,若是差了一步便会头破血流之厄。铁棍敲着墙壁,水泥石灰渣点点飞溅,看起来力道颇大。

    赖雄对这莫名其妙来的袭击真是万分摸不着脑袋,见对方连话不多说,就是直接铁棍招呼,万一被敲中了还不得成植物人啊?气上心头反身跑进室关上门。

    叶玉虎赶上,始终追之不及,把内室木门砸出个不深不浅的坑,李玉中患上了事事拿来跟廖老师比较地瘾,心道:“若是廖老师,这一棍下去起码把门口洞穿。”

    崔政、蒙军、李玉中陆续抢进宿舍大厅,人人神色凶蛮。大块头投鼠忌器,放开关慕云手里的铁棍,紧张在向后退开。

    “赖雄,你这打狗杂种快点滚出来!***,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不可。”崔政敲着大厅的桌子。发出哐啷哐啷的声音。

    内室突然打开,赖雄和另外两个像大块头的般高大健壮的男生冲了出来。一手一个破成两半的啤酒瓶戳向叶玉虎,嘴里叫骂着:“龟孙子,老爷今天就灭了你!”

    叶玉虎的神经反应速度远远应付不了这种场面,只闪开了因右手掌骨受伤拿不稳东西的赖雄,左臂已被另一个人扎中,玻璃渣全都嵌入肉里。

    崔政见了血就有点慌,一时失措,呆立未动,但关慕云毫不犹豫地将铁棍抡在那人后脑上。空心铁管起码两三斤重,质地坚硬,夹着他含恨而发的劲道,那人一声不响,直挺挺摔在赖雄身上。

    “喂。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大块头认出领头那人是学校比较嚣张地叶玉虎,还有柔道部里一向熟悉的蒙军:“别以为我们怕了你!“伸手格住蒙军地铁棍,两扭打起来,滚到地上。蒙军扯着他的衣袖,膝盖上顶,想来个抛摔,两人都学过柔道,还在一起训练过,大块着仗着身体条件优越,对蒙军进行肩压制。

    扭打一阵,大块着绕到蒙军身后逆十字勒住对手的脖子,叫道:“信不信老子勒死你?”

    蒙军气息紧促,情急中双手肘击他的软肋,同时脑袋向后仰,撞击他的脸,迫使大块头不得不松开手,两人斗了个势均力敌,蒙军甫一脱开控制,大块头也想跟着站起,但为时已晚,李玉中的铁棍已经对他当脸抡下,把他又打回地面,“长得壮又怎么样?草原上地野牛还淡是被拥有尖牙利齿的猎豹撕成碎片?铁棍就是我地牙齿。”李玉中好歹也是跑过几天江湖的人,下手比普通学生狠了一些,对关慕云的决定佩服得五体投地。

    叶玉虎、关慕云面对剩下的赖雄二人虎视眈眈,相互对峙,叶玉虎强忍疼痛,眼睛不敢多占眨一下。赖雄至今还是满头雾水,尚未搞清楚对言为什么来找麻烦。

    “赖雄,玩弄丁柳静的感情,从今天开始你永远是二年二班的死敌。”李玉中道。

    “啊!丁柳静!不光赖雄,他们宿舍里几个男生都叫了起来,显得惊愕不已。

    “你们……是为了丁柳静来的?”赖雄心虚了,握着啤酒的手不由自主松开。

    叶玉虎以为他还会负隅顽抗,冷笑道:“你把丁柳静糟蹋得不成样子,即使把你们全班都叫来打,我们也会死磕到底。”

    旁边

    宿舍成员彻义呆了:“赖……你究竟对丁柳静做什么事,要知道他们宿舍的人经常与丁柳静一起玩耍,几人感情很好,丁柳静这人和气,单纯,极讨人喜欢,宿舍四人都不约而同单恋上了丁柳静,午休时间的话题尽是集中是她身上,夸其如何温柔善良,简直是贤淑女性地典范,尤其是大块头度光浪,几乎到了茶饭不思的地步,曾经为她一句”我不喜欢肌肉男。“而整天拿刀在自己身上比划,后来才慢慢想通。

    赖雄也是暗恋者之一,因为无聊的“兄弟之情”一直左右为难,前几天聚会喝了一点小酒,仗着酒胆悄悄对丁柳静说要做她地男朋友,日久生情,丁柳静也不是单纯过度,赖雄比同宿舍其他人都帅那么一点点,何况人看着还算老实本分,不像是在开玩笑,于是羞涩答应。

    赖雄回到宿舍发现大块着席光浪深夜难眠,两人促膝长谈,席光浪话语中尽是对丁柳静的番倾慕,赖雄满心不是滋味,床上辗转反复,下决心与丁柳静断了关系,这其中地曲折,连丁柳静也说不上来,又怎是叶玉虎等人懂的的?

    “我,我没有玩弄丁柳静,我已经决定永远不见她了。”赖雄哭丧着脸说。

    “混蛋!我看错你了。”大块头爬起来一拳打倒赖雄。

    我还没动手呢,自己人倒内讧起来了。叶玉虎几人都在发愣,不知这演的是哪一出好戏,又是无聊的男女感情纠葛!

    赖雄是个优柔寡断的男生,未说话,泪先流:“阿浪,我不是故意的……”说着也不管凶神恶煞的叶玉虎等人,慢慢道出事实原委。

    “情圣啊!李玉中叹道,对他一腔恨意尽皆散去,叶玉虎也觉得自己不论青红皂白便来兴师问罪,实在太过荒唐了,要道歉又拉不下脸,讪讪说:”阿政,我们还是走吧。”

    崔政可是有个当议员的父亲,家教传承,当然不肯承认犯了错误,大声道:“赖雄!你不光伤了丁柳静的心,也伤了朋友的心,你,你***不是男人!”

    赖雄苦笑道:“其实……你们班的班主任廖老师已经教训过我了。”举起包扎绷带的右手,“都快把我的手捏碎了,还警告我以后不准接近丁柳静。唉,我现在心灰意冷,什么都不想干。”

    “又是廖老师?他可真强。”几人敌意未去,叶玉虎交代场面话,带着同学们退出五零三宿舍。一路上崔政不停询问关慕云怎么变化这么快。

    下午起码三分之一的学生没兴趣上课,第二节音乐课吕凯来到教室一看,空了十多张座位,不由暗骂学生不知好歹,不懂欣赏他超凡入圣的音乐技巧,不过学生不会唱歌不想上课通通和吕凯没关系,这门课不参加高考,也不需要考评,再烂无所谓,以前每星期上课,吕凯从来不用顾及课堂纪律的,要不就随着学生的意思,谈几首靡靡之音出来给他们听,这倒是有点效果,吕凯的钢琴水平练得更棒了,至于少了那几个捣蛋的学生,发挥更精彩,一首《爱的旋律》弹得出神入化,自己也沉浸在情绪久久没有回复过来,扭头一看,学生抠脚趾、挖鼻孔、写情书、玩手机,根本没人在听,当时气的七窍生烟,不料有名学生在大声鼓掌叫好,不由感动提热泪盈眶,定睛看去,那学生在为桌子上两只赛跑的蚂蚁加油。他的头重重垂在琴键上,发出当的一声。

    生平最喜热闹的崔政告诫大家一定要把手机调为震动,切勿惊动别人,以免产生不必要的麻烦,学生兵分四路,分头前进。

    三点钟准时开考,五楼的特别教室里烟雾缭绕,易剑波与邱大奇一前一后,相隔一米左右,“你要是凭真材实料过关,我就服你!”目光笼罩在他身周五尺之内,只要一有异动立即发难。

    语文基础知识不是教学理论,老廖没那么吃瘪,略一审题,按着思路写了下去,笑尖刷刷,墨水流动,只把邱大奇看得张口结舌:“是不是题目泄露,让他预先背好了答案的?”

相关小说:都市超级系统修真弃少嚣张狂少超级教师II我的美女房东最高通缉我的美女总裁极品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