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下载 > 超级教师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怎么现在必发365打不开了云顶娱乐棋牌安卓版下载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念念一生不忘你 苏念念苏亦深宝鉴不良之谁与争锋北宋闲王官道无疆美女会所里的催眠师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好,你明天跟我打声招呼就可以了。”廖学兵始终找不到问题的所在,闷闷不乐的将弄乱的部件重新装好,合上盖子。

    虽然是在村级公路上,可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积满厚厚灰尘的灌木丛里虫子叫得吓人。慕容冰雨不安的左看右看,招呼廖学兵上了车,把前视大灯灭了,只亮黄色的指示灯借此省电,焦急的问道:“廖学兵,你说到底怎么办,我刚才给燕姐打电话,可是没有信号。”

    廖学兵亮了这自己的黑白显示屏破旧手机,“不要紧,看看世界上最先进的通讯设备海事卫星电话是怎么工作的,即使你深入一万多米以下的马里亚纳海沟,它的信号仍然非常强烈。”

    “别吹了,海事卫星电话像公文包那么大,哪是你手里的那样样子。”有一次在国外演出,慕容冰雨就亲眼见过那传说在南北极也能实行通讯的设备,马上拆穿老廖的谎言,老廖讪有没有把破电话重新塞回口袋里。

    她反而担忧起来,车子开不动,电话打不通,一路上只见到一辆拖拉机,而且还错过了,天色已晚,这种地方大概只要到明天早上才会通车了。要么祈祷车子突然可以发动,要么只能睡车里,和这个兼职修理工的猥琐男人同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共度一晚?

    慕容冰雨没有在这么晚这种可怕的地方与男人共处的经验,自我感觉廖学兵老往自己的大腿,胸口处瞄,心里越发紧张不安。看着车窗外远处的树林里不时飞出了一只猫头鹰,好像回到了十九世纪的荒野,只见廖学兵打亮火机点了支烟,火光由下至上,照得他的脸十分诡异,更是忐忑,慢慢听到自己心脏嘭嘭的剧烈跳动。

    “卖唱的,你发什么呆呢?”一只怪叫拍到肩头,慕容冰雨的神经本来就绷是很紧,顿时魂飞魄散,啊的尖叫一声。

    声音尖利,几乎刺穿耳膜,树林里惊起几只猫头鹰和乌鸦,田里跳出几只田鼠,蛇类急急忙忙朝地穴游去。

    老廖捂紧耳朵,愕然不已:“你鬼叫什么?”

    慕容冰雨不悦道:“你别碰我!”

    真是唯女人与小人难养!廖学兵心里气坏了,看你不对劲,好心询问一下,却被当成了驴肝肺。世界上每个人想法都不一样,廖学兵和什么人相处都是一个漫不经心的态度,与受尽捧的大明星确实有所不同,但敏感的他还是感觉到了来自慕容冰雨的不信任。

    “ok,不碰就不碰,老子的手是用来拿金银财宝的,碰你这身猪身恁的污了我的手。”

    “你说什么?”慕容冰雨枊眉倒坚:“你的是狗爪子!”当一个女人紧张过度了,就会用歇斯底里来驱散心中不适。

    廖学兵不与她争执,起香烟吞云吐德,瞬息之间车内烟雾缭绕。慕容冰雨被呛得连连咳嗽,拧开空调开关。怒道:“你一个大男人抽烟就没顾忌到会不会影响他人吗?真是没公德心。”

    廖学兵想把烟头按到她的胸部,终于还是忍住,这时汽车因为用电过度,厢里的灯变得越来越昏暗,廖学兵自言自语道:“大约是三年多年前吧,石蛇镇有个女人叫做小贞,她老公死得早,一个寡妇的还带着个孩子,在家操持不易,有个乡村邮递员可怜她,就时常拿些钱来用周济,这贞寡妇相貌也生得不错,对那邮递员生了感激之情,两人一来二去渐渐勾搭上了”

    慕容冰雨气呼呼的不想听,可是深夜寂静,那声音禁不住钻进耳朵,听着老廖沉稳不带一丝感情的述说。

    “没有包得住火的纸,也没有不透风的墙,两人的奸情终究还是被石蛇镇上的居民知道了,于是大家都很愤怒,呃,三十多年前的小镇思想总是比较石板,还保留着很久以前遗留下来的风俗,大家冲进贞寡妇的家,这时她刚刚掩护邮递员从后门逃走,自己就被镇民抓住了。要是搁在这会儿,贞寡妇大可说一声:老娘心甘情愿,干你们屁事?可那时不同,通奸的罪名比造反还大,大家商议着要处死贞寡妇,可不能污了镇子,于是把她弄进猪笼”

    慕容冰雨情不自禁说道:“可是那时候该有警察啊,他们不制止吗?”

    “屁话,警察都是迷信的镇民当上去的,去贞寡妇时就有好几个警察在场,大叫着要把那她就地正法。本来是要弄到河里去浸死的,可是离镇子最近的胭脂河在几十公里处呢,又没有肯让出自家的鱼塘,于是借了辆拖拉机由几个巫婆守着带出来。那一天正是十点多钟的夜里,石蛇镇敲响了大钟,大家还凑钱买了花炮和纸线。”廖学兵话音低沉,好像在对三十多年前的那件“往事”唏嘘不已。

    “后,后来呢?”慕容冰雨问道,女人就是这样,开始害怕的时候也就是好奇心开始旺盛的时候。

    “她儿子当时只有十三四岁,赤着脚一路追赶拖拉机,呃,那时候好像也是十月底,就这几天吧,不过那年的秋天特别冷,刚刚入夜,地上已经结了一层薄霜,她的儿子跑得脚都冻僵了,可是那个邮递员却再也没有露面。”

    慕容冰雨道:“她儿子真可怜,那个邮递员真可恨,唉?故事就这样完了?”突然张大嘴巴:“你不是在说你的身世吧?想不到你的童年这么凄凉唉。”

    “别打贫!三十多年前那孩子十三四岁,现在都快五十了,怎么可能是我了,拖拉机一直载着贞寡妇和几个巫婆,镇长出来,那年头还没这公路呢,那时候的公路比现在更惨,到处凹凸不平,尤其是驾驶拖拉机,可以把乘客的屁股震成八辫,贞寡妇关在猪笼就更可怜了。拖拉机开到半路,突然起了一阵风,很阴凉的风,十月底的那种风,能把人从颈椎骨冻到尾椎骨。然后,拖拉机就停住再也开不动了,我看看,好像就在我们停车的这附近吧,应该不远的。”

    这时,慕容冰雨听到自己背脊发出像是静电一般的劈里啪啦声,一股凉意直直贯穿下来。

    “任驾驶员和村长怎么处理,那辆拖拉机就是修不好。大家商量下,觉得事有蹊跷,还是派个人回镇子里搬救兵,等了一个多小时,报信的巫婆没回来,寡妇儿子双脚血淋淋的追了上来。夜很深,很黑,你想啊,那个年代照明工具比较缺乏,就连手电筒都算奢侈,唯一可见的就是拖拉机车头的那盏灯,坐在后面的人连彼此照个脸都困难呢,可是大家却把寡妇的儿子看得清清楚楚,尤其是他那延伸而来的血脚印,好像是烙在地面一般清晰。”

    “啊?真的假的?”慕容冰雨隐隐觉得廖学兵在吓唬自己,既害怕听又好奇后面的故事怎么发展,矛盾交集中还是忍不住发问:“镇民们都中邪了吧?”

    廖学兵是胡编乱造的高手,到这个地步越说越是兴奋,憋着脸道:“大家都很奇怪,也很害怕,那个司机不太见过这种场面,吓得要死,他趴在驾驶室的位子上一动不动对,就是你这个样子”

    “啊”慕容冰雨吓了一跳,醒悟过来,狠狠瞪了他一眼。

    “寡妇儿子跑呀跑,像小鸟一样轻盈,像春天一样漫漫有,像中了彩一样快活,他叫着‘妈妈,妈妈’。可是寡妇无法回应,因为在镇里曾被动过私刑,嘴巴被打烂了,罪名是‘淫妇淫舌,巧言令色。勾搭男人’,镇长看她那张丰润诱人的嘴唇不知替邮递员快活过多少回,自然是想,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

    慕容冰雨插口道:“嘴唇替邮递员快活?接吻吗?”

    廖学兵没好气道:“说了你也不懂,小孩子别多问,这时,拖拉机灯突然熄灭了,周围陷入一片黑暗中,巫婆们都很惊慌,说是淫妇做岙,便得蛇神发怒。于是赶紧抢修,他们费尽千辛万苦终于修好,可是寡妇儿子却不翼而飞,连那一排鲜红的脚印也都不见了。巫婆觉得很诡异,认为还是在贞寡妇身上出的问题,提议将她就地活埋,拖拉机经常要到田里工作,车里血有铲子和锄头,他们很快挖出了一个大坑,把贞寡妇扔进坑里。贞寡妇眼中充满怨毒和绝望,她本来已经被打烂的嘴巴突然开口说话:你们把我埋在这里,我要所有经过这里的人都不得好死”

    “廖,廖学兵你不要再说了好不好?”慕容冰雨撑不住了。

相关小说:都市超级系统修真弃少嚣张狂少超级教师II我的美女房东最高通缉我的美女总裁极品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