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下载 > 超级教师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优德w88会员登录优德棋牌提现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念念一生不忘你 苏念念苏亦深宝鉴不良之谁与争锋北宋闲王官道无疆美女会所里的催眠师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廖学兵暗道:“还好是评选最受欢迎的老师,这帮小免崽子总算有点良心。页面逐渐往下拉,出现的内容让他不太敢恭维了。

    “评选项目分为:一,最受欢迎男教师,最受欢迎女教师。二,最佳班主任,三,七门主课中各自的最佳。四,最佳新老师。五,最恶心老师。六,最变态老师。七,最猥亵老师。”

    老廖又想:“这些恶心,变态,猥亵的奖项该由邱大奇全盘包揽了吧?”打开截至当前的评选结果一看,除了主科目的最佳和有关性别的以外,廖学兵和邱大奇,莫永泰这三个名字几乎列在所有选项的前五名之中。

    由于活动刚开展不久,票数不是很多,莫永泰在“最受欢迎”这个项目中名列前茅,苏冰云紧随其后,廖学兵和邱大奇名列第三,而“最恶心”的项目,廖学兵和邱大奇莫永泰居然也名列其中的前五位,看来他们还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哪。

    帖子下面还有很多同学为自己喜欢或是讨厌的老师的老师拉过票,非常卖力,吹出来的都是赞誉溢美之词,骂出去的都是恶毒诽谤之语。

    也有老师这个学生喜爱而那个学生看不顺眼,于是分成两派互相攻伐论战,言辞十分激烈。争议最多的还是莫永泰,此人深受女学生拥戴而引起男学生的恶心,处在风口浪尖。

    正饶有兴致的欣赏,莫永泰走进办公室,老廖马上把网络关掉,伪装成正襟然坐,严肃无比的样子,不少老师都主动向他打招呼,看得出他的公关做得很好,时不时请同事玉玉宇琼楼娱乐放松,令人很难对他生出恶感。

    莫永泰走到老廖的桌前,扔出一张支票,冷冷道:“别以为我怕了你,只是这几天有点要紧事不想多生事端,这几个钱给活蹦乱跳的关慕云买点补品去吧。”

    廖学兵接过支票一看,八字后面有四个零,足有八万块,看样子他昨天还是被老子恐吓成功了。仔细检查一下支票的真伪,再上银行网站对证,确实无误,笑道:“这事就算结了,你不欠我的,我也不欠你的,改天我一定亲自登门拜访,向柴永恒真实道歉。”

    莫永泰哼了一声:“别得意太早,等我追上了苏冰云,就会有你好果子吃。”

    “既然这样,我们再新时期法三章如何?不准使用暴力打击报复,不准叫校外无关人等帮忙,呃,校内的可以,你可以让学生帮助你在苏美女面前打击我的形象,这都是善意的竞争,如果阴谋指使校外的人干坏事,那可就太无耻了。”

    莫永泰面色一沉:“别往我头上扣屎盆子,柴永恒擅自动手我事先根本就不知情。我早就猜出来了,就是你让关慕云在篮球友谊赛上让我出丑。现在倒好,先给自己戴顶高帽子,什么善意竞争,嘿嘿,别以为你能指挥学生我就不能了。”

    一拂袖子,冷傲无比的走开。

    老廖凭空拿了巨款,兴奋得连教案也不想写了,这是莫永泰服软的象征。挺难得,不过也正好说明莫家在盂兰盆会上受到压力,抽不出手来对付自己,否则他告诉莫老五,莫老五铁定咽不下这口气。

    心不在焉的上了一节课,跟余定楼请个小楼,马上推出破自行车兴冲冲朝银行方向去了,这家商业银行在圆湖路没有分重处,要一直到浅水街才有。

    “阿兵!”行到路中段,有人叫住他。转头一看,是路边一家“鹏达”汽车修理行,有个穿连身牛仔裤,脸上手上都是油污的家伙在向他招手。

    “粉刺,你怎么在这里混?”廖学兵见了老熟人,进鹏达修理行打声招呼。这个外号“粉刺”的人在他半年前在另一家修理店工作时的工龙,真名叫做苗元龙,名字很威武,可是身板瘦得跟笔竿似的。

    店里面积不大,和所有的修理铺一样,十分凌乱,板手,钢钳,螺丝刀,螺栓,螺帽到处都是。各类工具,电焊机,千斤顶也都没放在合适的位置,呛鼻的油污嗔怪让人敬而远之。

    “阿兵人,我的电瓶车呢,怎么换成破单车了?”苗元龙用手背相对干净的地方擦掉额头上汗水问道。

    老廖羞愧难当,哈哈一笑掩饰而过:“时代总是在进步的嘛,就比如你的脸上的粉刺比半年前多了一倍,我的电瓶车换掉了也很正常,你怎么跑到鹏达来了?”

    “原来那家修理行的老板连接几天修坏顾客的车,都是昂贵的名车,赔十几万,现在已经宣布破产了。鹏达这里也不错,就是辛苦点了。妈的,这辆桑塔那的发动机不知出了什么问题,我们几个人搞了大半天都没查出故障在哪里,可就是发动不了。”

    老廖好管闲事,丢下单车说:“我来看看。”

    “行了吧,阿兵,你这上半瓶水端不稳的人就别瞎搅和了。”

    老廖觉得失了面子,在蜃他自封“技师”的钟头,不由分说抄起扳手,四下检查起来,煞有介事,有板有眼,如同在这一行中浸淫了十多年,没过一会已是满头大汗,身上手上登报是污渍,却分析不出个所以然。

    苗元龙刚要取笑,这时车行门外停了一辆崭新的保时捷,赶紧丢屯老廖迎合并去。他一眼就能认出这是一款保时捷tunbo,纯种跑车,911系列中的巅峰之作,流钱外形,极具动感。心中不免咯噔一下,这种车不去保时捷专店维护,来我们这家破车行简直是打虐啊。

    车窗摇下,是个戴墨镜的年轻女人,尽管墨镜硕大遮掉半张脸庞,但苗元龙仍可在她精巧的鼻子和樱唇,下巴轮廓中看出惊心动魄,超凡脱俗的美丽,不由闪出一个名字:“慕容冰雨!”

    一时间苗元龙口干舌燥,连话也说不出了,心脏猛然剧烈跳动,几乎震断肋骨,甚至可以看到牛仔服杉也在微微震颤。

    慕容冰雨朝他微微一笑,对着蹲在车下费力捣鼓的家伙叫了一声:“廖学兵!”

    廖学兵愕然转头:“怎么蛤我?”

    慕容冰雨哼了一声:“果然是你,刚路过,远远看到一个背影很像,又听你说正在兼职修车,便过来看看。”

    老廖扔下板手,走到她面前,便是一阵污言秽语:“看个逼毛啊,这里不是动物园,老子也不是拿来展览的动物,你想候车的话就赶紧下来,我用大锤四处敲敲,看看哪里出了问题。哎哟,又换了一辆新车,估计这车和原先那一辆一样也得用消防斧修理修理吧?”

    “你你哼!”慕容冰雨险些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又说:“修车这么累,还是不要干了,我已经跟导演说了,他答应让你去做灯光师。”

    曾经以为老廖说自己是修理工,当初还以为他开玩笑,没想到果有此事。秋风已经十分萧索了,他还干得满头汗水,指甲里全是污泥,狼狈不堪,在奥水小巷的盛气凌人,在演唱会上的可爱,在化妆间里的傲气,在石蛇镇的谈笑自若,通通不见,剩下的只是一个为了生活而劳累奔波的落魄汉子,慕容冰雨只想帮他一把。

    廖学兵想起被她丢在石蛇镇,却是愈说愈怒:“关你什么事?老子爱干哪行就干哪行,看什么看?再看就捅爆你屁眼!”

    泥菩萨还有几分土性呢,慕容冰雨再怎么温柔婉约,也被彻底激出了脾气,铁青着脸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才懒得理你。”发动车子,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苗元龙这才从震惊当中醒过来,大惊失色道:“阿兵!她可是慕容冰雨啊,你怎么骂她?你小子真他妈活腻了啊,我,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亲眼见过慕容冰雨呢,你居然把她气走了,真是不知好歹!”

    车行里好几个伙计统计表脸色不善的盯着他:“胆敢用那种话来猥亵女神,女神骂你是狗还算轻了,我们看你简直连狗都不如!”

    “一个卖唱的而已,什么女神不女神的,我善意的奉劝一句,不要再崇拜什么偶像了,在慕容冰雨耀眼的光环下隐藏着她恶毒的内心哪!醒醒吧,小伙子。”

    苗元龙猛然抬起他的头领,“阿兵,我看错你了,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女神,我要和你绝交,不过绝交之前先打你一顿解恨!”其他几个伙计也扛着大号扳手把他团团围住。

    廖学兵忙说:“喂,你们误会了,慕容冰雨是我的表妹,从小她就看我不顺眼,我们经常这样对骂的,有什么出奇?就比如粉刺虽然长在你的脸上,可是你还是想拼命把它挤出来一样。”

相关小说:都市超级系统修真弃少嚣张狂少超级教师II我的美女房东最高通缉我的美女总裁极品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