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下载 > 超级教师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澳门永利集团误乐平台官网home必发888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念念一生不忘你 苏念念苏亦深宝鉴不良之谁与争锋北宋闲王官道无疆美女会所里的催眠师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许久,众人的心脏才重新落回到原位,开始剧烈的跳动。

    办冰云脑海中噼啪地暴闪一下,瞬间变成了空白,“是他,就是他!十年前修理那两个流氓的动作姿势与今天一模一样!”当初那男孩雷霆万钧的架势给苏冰云留下永不磨灭的印象,如今与廖学兵两想重合,俨然就是同一个人。

    “怎……怎么可能是他……”苏冰云此时心情五叶翻滚交杂,连自己也说不清楚,既希望廖学兵是那个男孩,又希望根本就不是,复杂难言,最权威的心理学家也分析不透。

    耿天定捂着脸想:“天可怜见,幸好他只是给我一巴掌而已,要是用脚,这会哪还有命在?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这里一直努力,他肯定敢没退步,不用说了。以后见到,直接退避三舍。”

    老廖拖着苏冰云的手,施施然走了出去,在场竟没有人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喂,你老同学可真是郁闷,要不是遇到她,我们今天肯定玩昨很愉快。”走出旅馆,扭头向身后大美女说道,“咦,你干嘛愁眉苦脸的?是不是刚才场面太刺激?刚才要不是那么做,被打的肯定是我,有什么想不通的,男人和女人思考问题的方式不一样,你就别拿自己认准的道德框架往我身上套了。”

    苏冰去用力甩开他的大手:“我才不管那群神经病呢,只问你一个问题,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六日的晚上,你到底在干嘛?”

    “都快十年了,还具体到某一天晚上,我怎么知道,对了,我以前有写日记的习惯。不如等我有空回老家翻翻以前的日记看看就知道了。”

    “好,我等你,看完日记一定要记得告诉我,那天晚上你做了什么事。”苏冰云的眼睛瞬也不瞬的望着他。月色下这张脸多么柔和,一如十年前那个改变她内心的夜晚。如果他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那就只有说一声谢谢,然后转身离开。不再回头,为十年心路画个句号。

    老廖揉揉鼻子:’为什么非要看以前地日记不可?再说中海离老家有点远,不想太麻烦了。“

    “我给你九天时间好不好?九天之后正好是十六号,十年的周期,苏冰云非常在意。

    “哈哈,我想起来了,那天晚上好像救了个漂亮的女孩吧。”

    苏冰云心脏砰砰乱跳,几乎把衣衫震破,“你。你说什么,那你是怎么救的?”

    “当然是两个流氓图谋不轨了,我见义勇为,义愤填膺,就冲了上去。那两个流氓啊,比塔还高,长得虎背熊腰,手里拿着大砍刀。一看就不像好人……”

    苏冰云失望地摇摇头:“我宁愿你是真记住了。也不要胡乱吹牛,这样会让人误会的。”

    “哈哈,”老廖讪讪地笑道:“下午听说你曾遇到过英雄救美的好事。料想你怀疑那个人就是我吧?虽然很想冒充得到你的好感,但确实一丁点印象都没有啦。算了,回家翻翻旧日记再说。”

    苏冰云心道:“我要你亲口说出来,详详细细说出来那天晚上的经过,然后……然后……”然后什么,她也想不上来,拿不定主意是否该吐露十年来的仰慕之情,站因为存在于幻想中的廖学兵与现实中的廖学兵是极不一样的,甚至有点害怕这个梦被敲碎。

    走到码头,聚集着三四十名游客,翘首以待渡轮,不时有人看手表:“哎呀,都晚点十分钟了,怎么还来?真急死人了。

    四名火山岛工作人员跑了过来,大声叫道:”大家赶紧回旅馆去吧,迷失岛有暴,海上还有巨良,暂时无法通航,暴雨马上就要向火山岛蔓延了。”

    果然,负特别大,岸边的椰子树,棕榈树叶子上下翻腾,瞬息之间月亮已经完全被乌云遮住了光芒中,工作人员刚通知不久,已是飞沙走石,沙尘漫天,波浪潘涌,一波接着一梁上君子,足有两三米高,直打到码头上。

    “妈的,这老天爷要跟我作对。苏老师,我们赶紧回去吧。”说着,码头上等待的游客已争先恐后的跑了,堤上还留着一只孤零零的高跟芏,便是逃难也没有这么狼狈的。

    打电话回迷失岛询问,果真是暴风雨袭击,海上地天气谁也说不准,气象局只能做大方面的预测,技术条件还没具体到某一个小区域的天气。

    黑夜看不清楚,烟塔照处,海天一线,只听到如同奔马声的震动,暴雨定是越来越近了。

    沿着道路返回,本还想装作从容不迫,没走出几步,暴雨倾盆而至。豆大的雨点将他们浑身淋得湿透,打在地上腾起了一阵烟尘,转眼便被汇成了一处水流冲过。

    老廖拉起苏冰云就跑,情急中地没想到纤弱女子与他的身体条件相差太远,苏冰云一脚绊倒,摔罚泥泞坑里,惨兮兮地抬起头来,脸上挂满浊黄的水珠,清纯地玉女形象全给廖学兵毁了。

    “不好意思,不过你这样也不算很难看。”廖学兵毫无诚意地道歉,将她扶起,“还是我背你吧,以前在乡下挑粪,一担一百斤地都可以行走如飞呢。”

    苏冰云赶紧摇头:我可不想被你当做粪挑,还是语文老师呢,打个比喻也如此粗俗。说道:“反正已经湿了,慢慢走不要紧的。”

    风狂雨大,走回旅馆,大厅里坐了不少唉声叹气的游客,房间已经订满了,人人都在谈论这该死的鬼天气,导游和经理正在尽力宽慰他们。

    找到老板要他找两个房间,老板很为难,只能挤得出一个小房间,还是花了大价钱请一位客人让出的,其余的客人财大气粗,谁也不愿在大厅沙发枯坐一夜,为了声誉着想,势必不能驱赶,而且看老廖和这位美女似乎是还未定型的情侣关系,将就挤挤似乎不太碍事。小心翼翼道:“廖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旅馆当前情况您也看到了,而且天气太过恶劣,直升飞机不能起飞,只剩下最后一间房间,您……”

    老廖求之不得,说要两间房,只是在苏不云面前装装正人君子罢了,望了大美女一瞍,意思明显得很:就这么个情况,要杀要剐您老看着办吧。

    苏冰云一身湿漉漉的,衣服紧贴皮肤,极为不适,看见老廖得意洋洋,唯有咬着嘴唇道:“一间就一间。”最多洗上澡,结束目前的尴尬情况,然后在外面沙发上坐一夜。

    老廖表面满不在乎,偷偷打量苏冰云那曲线毕露的身材,心中却动开了歪念头:“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是下呢还是霸王硬上弓,可真让人伤脑筋哪。”

    房间在二楼,很空的木地板,踩上去咚咚的直响,窗户也是木质结构,雨点敲打在玻璃上奏出美妙的乐意。墙壁还挂有装饰用的航海图,衣架上一顶陈旧年大翻沿海盗帽,床头灯的造型也常出现在出现在海盗电影当中,整体颇具有海岛旅馆怀旧风格,令人一看之下难以忘怀。房间里两张床,被单很干净整洁,让老廖浑然忘却窗外的凄风苦雨。

    服务生送上全新的浴袍和丝绸睡衣,老廖脱掉上衣,拿干毛巾擦了把脸,说:“苏老师,你先去洗个热水澡吧,不然会感冒的。”

    苏冰云盯着他的昙花看了一会,拿起浴巾走进洗澡间。

    听到洗澡间门口哒地一声关上,廖学兵兴奋地跳起来:“今晚上要是从偷窃不到美人出浴的话,我就把眼睛挖出来以谢天下。”

    拧开电视,制造噪音掩饰行动,开始观察门口的闭合程度,可是电视不合时宜的响,拿起接听,没好气道:“是谁啊!”

    “老师,是我啦。”慕容蓝落可怜巴巴的说:“雨下得这么大,你在哪里啊,我好害怕。”

    “我在火山岛做一些地质上的考察研究,暂时回不去,你在酒店里好好呆着,别到处乱跑,知道吗?”

    慕容蓝落放下电话,欢呼一声:“老师回去不来了,我们通宵狂欢!紫莹,拿酒来!”

    老廖又接到贝晓贝的电话。小女孩一整天没有和心上人说过一句话,十分憋闷,本以为至少会打电话给她,可是老廖这种人打架斗殴吹牛你还能指望他做什么吧,等了好半天屁影没见到,心中思念愈发强烈,只好采取主动了。

    “老师,我们今天在海洋公园玩得好开心,参加抽奖真幸运,得了,一个小海豚玩具,同学们都很羡慕我呢。”贝晓丹的言语中尽是生活点点滴滴的小细节,听起来很罗嗦,但是女孩子只会对亲近的人倾述,如叶玉虎之流想听还听不到呢。

    “嗯,嗯,真好玩。”廖学兵不停瞄向洗澡间门口,心不在焉地敷衍道。要交易会叶玉虎知晓,光是嫉妒之气就可以把地球炸毁。

相关小说:都市超级系统修真弃少嚣张狂少超级教师II我的美女房东最高通缉我的美女总裁极品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