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下载 > 超级教师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国际app18云顶线上娱乐网址多少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念念一生不忘你 苏念念苏亦深宝鉴不良之谁与争锋北宋闲王官道无疆美女会所里的催眠师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贝晓丹絮絮叨叨说了十多分钟,柔情无限,心理得到极大满足,老廖推说手机没电,把电话给挂了,蹑手蹑脚向洗澡间走去。

    趴在门口寻找窥视口,心思之专注,目光之毒辣,意志之坚定,连最严谨的学者都自愧不如,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找到一条细微的裂纹,可是里面雾气蒸腾,什么都看不到。

    呼啦一下门口突然打开,廖学兵控制不住惯性使用,朝里面直跌了进去,扑在湿漉漉的地板,接着一盆水浇在他头上。苏冰云身上的浴袍遮得严严实实,冷冰冰的说:“廖学兵,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呃,我没听到动静,以为你煤气中毒,所以跑过来看一下,既然没事就好,你继续,我出去了。”

    苏冰云气得要死:“走开!浴室里根本就没有煤气!”连手带脚将老廖推到走廊外,还把门给反锁了。苦盼十年的英雄原来这么下流,让她欲哭无泪,心乱如麻。

    廖学兵百思不得其解:这么小心也会被发觉,女人天生的第六感真是太强了,看到许镇庭也在走廊吸烟,迎上去道:“大导演,怎么还不叫临时侍寢,在这等死啊?”

    许镇庭恭敬的递上一支烟,替他点了火,讨好的笑道:“廖先生说笑了,许某严谨持身,从不做违反职业道德的事。”

    “那个散打明星怎么样了?”

    “哦,在接受治疗呢,旅馆有医师的。颈骨扭了一下而已,也没什么大碍,只是脸肿得跟包子差不多,需要慢慢恢复,这么一来拍摄进度要受影响了。”猛然一惊,忙说:“那小子冒犯了您,活该!路易死他不犯法,我还恨不得多踹他两脚呢。”

    “这样最好,他可以去演什么身残支坚的角色,我猜一定会红。”

    “您说的是,说的是。”许镇庭想把第廖剥皮抽筋。

    隔壁的房间门口打开,伸出个头,裴瑞文看见老廖,赶紧缩回去,过了一会又再打开,无奈的笑道:“兵哥,您也住在旁边,真是太巧了。我和耿天定商量好了,大家准备凑一份小钱孝敬您。”亲眼目睹一脚踢飞散打冠军的场面后。他们重新恢复了对廖学兵的恭敬,一如在学校的时候,连许导演也对兵哥这么客气,真是牛啊。

    “好了,不需要这样,已经不是在学校了。该干嘛干嘛去,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

    “兵哥,回中海后”

    “别太罗嗦。”

    “好,好”

    与许镇庭蹲在走廊边上吸了两支烟,苏冰云打开门说:“廖学兵,进来吧。”刚刚吹过还带着一点湿润的头发贴在额头上,不施脂粉的面容清丽脱俗。浴袍领口露出的粉嫩肌肤,让几个男人口水横流一地,许镇庭暗想:“好个明星胚子,姓廖的这女人要是肯演电影,不红我把头切下来喂狗。”喃喃道:“廖先生,这女孩太美了,国色天香啊。”

    老廖得意的拍拍他的肩膀说:“我今年的第十八个马子,长得勉勉强强。”在大家充满妒火的神魂颠倒的目光中,挺直腰杆走了过去:“嗨,亲爱的,洗得这么干净,我一定好好陪你。”

    苏冰云朝许镇庭和裴瑞文矜持的笑笑,啪的关上门口,冷冷道:“廖学兵,你叫谁亲爱的?还当着别人的面,真好意思!”总算没在大家面前拆穿,给他留了面子。

    老廖炫耀虚荣的心理被揭穿,顿时无地自容,赔笑道:“哈哈,今天天气真好。”

    话音刚落,啪啦一声炸雷,震得金属衣架嗡嗡而响。

    苏冰云懒得理他的废话,说:“衣服送支洗了,等烫好后我就在外面的沙发上过一夜,和男人同住一间房我不习惯。”

    廖学兵大惊失色:“我刚才在大厅看过了,一大堆没上房间的人都在,全是男的,沙发早被他们占满了,你坚持要去吗?不如我给你一张报纸,就在门外走廊铺上吧,如果有什么突发状况,敲敲门我就会起来的。”

    这种话都说得出口,苏冰云从没见如此不怜香惜玉的男人,一咬牙道:“好,我不会麻烦你的。”

    老廖哈哈笑道:“开个玩笑而已,别当真了,尊重女士我还是懂的。床有两张,你如果没有洁癖和特别的隐私的话,大家各睡一铺,将就过一晚上算了,何必虐待自己呢,你非要出去,就那么不愿和我呆在一起吗?”掏出啄木鸟小刀塞进她手里,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理解,这柄防身利器暂时归你保管一夜,如果发现呢人起歹心,你就捅上一刀。”

    即使有机关枪在手估计都防不住你,但当此情景,苏冰云又能怎样呢?幽幽叹了口气,说:“对不起,这是我第一次和男人单独相处,心情很紧张。”

    “没关系,你要是有裸睡的习惯就随便脱吧,不会对我造成困扰的。”

    苏冰云已民对这类语言生出免疫力,把小刀还给他,选了靠窗的床,用被单盖住身子,说:“我有个请求,听说你们男人睡觉时都很不文雅,今天情况比较特殊,若是你能保持基本的礼节,我会感激不尽的。”

    “妈的,女人就这么多要求。”廖学兵飞快的洗完澡,只穿了一条内裤就大摇大摆的走出来。要我猥琐有多猥琐,苏冰云根本不敢看他,一片潮红悄悄出现在脸上,声音很僵硬的说:“你就不能多穿件衣服吗?”

    “我也不想这样啊,衣服都送去洗了,还没烫呢。”

    “不是还有睡衣吗?”

    老廖找不到更多的借口,只好穿上睡衣,咕哝道:“谁叫你平时老是板着一张死人脸,我就想逗逗你玩玩,机会这么难得。”

    声音尽管很小,苏冰云还是听见了:“你以为我想那样吗?我也很喜欢笑的,其实平时一大堆男人纠缠,我若是不那么做,他们就会得寸进尺,算了,反正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

    “是啊是啊,我们办公室的人都叫你灭绝师太呢!”

    苏冰云再也忍耐不住:“你不要胡说八道好不好?我看你才像东方不败!”

    “总算开了句玩笑,真希罕。”老廖爬上自己的床铺,关了灯,说:“跟你没什么共同语言,早点睡吧。”

    窗外的雨点仍旧滴滴嗒嗒响个不停,苏冰云用被单裹紧身子,怎么也睡不着,三米之外就躺着一个男人,让她的心仿佛横了一根刺,异常难受,几次三番想要走到外面去,想起自己只穿了睡衣,终究还是不敢。

    虽然这人有着数不清的缺点,虽然只会用暴力解决问题,可是实际相处起来好像也没想象中那么讨厌,甚至还有很致命的吸引力,如果此刻他像十年前那样摸摸自己的脑袋说:“小妹妹,乖!”自己会不会扑进他的怀里痛哭一场呢?

    苏冰云想着想着,心中渐渐充满柔情与平时想都不会去想的奇怪念头,“都说男人那方面的冲动很强烈,即使是最君子的正人,也会偶尔挣脱理智与道德的束缚,为什么我们两人单独死胡同上,他除了嘴上色一点,都没其他行动呢?”

    黑暗中忍不住轻轻叫唤道:“廖学兵,你睡着没有?”连叫几声都没反应,一定是睡着了。岂知过了几分钟后,廖学兵突然开口道:“没睡!”把她吓得魂飞魄散。

    老廖又接着道:“睡得着才怪,我心里正在剧烈挣扎,唉,太困难了。”

    “你半夜不会真的要干坏事吧?”

    “我给你讲个故事,很久以前有个秀才在深山里迷路,找到一个小屋,向主人求宿,主人是个寡妇,家里很穷,只有一张床,但是看秀才可怜,没办法,两人只好同挤一张床,寡妇说‘如果你图谋不轨的话就是禽兽’。秀才与寡妇睡了一夜,果然规规矩矩,没有逾礼半分。早上寡妇把秀才赶了起来,要他马上走,秀才大惑不解,问:‘我什么都没做啊!’寡妇大怒道:‘所以你连禽兽都不如!’”

    苏冰云先是一愣,想清楚了笑话的意思,笑了一下,又多想一层,接着大怒了起来,这不是在讽刺她么?“廖学兵,你脑子里除了污言秽语,还能剩下什么?”

    廖学兵没有接腔,心道:“扑上去吗?我是个禽兽,不上吗?我不如禽兽,该如何是好?罢了罢了,还是先征服她的心再征服她的人吧。这妞睡不着,等下我假装睡过去,然后再装梦话,叫她的名字,她肯定感动得痛哭流涕,试想这么深情款款的男人,连做梦都想着她,上哪去找?”

    说干便干,含糊说声:“不扯了,睡觉。”估怎时间,慢慢发出轻微的鼻鼾。耳朵高高坚起,倾听苏冰云一举一动,那边的呼吸声平静下来,好像放松了不少,妈的,难道老子看起来很像坏人吗?

相关小说:都市超级系统修真弃少嚣张狂少超级教师II我的美女房东最高通缉我的美女总裁极品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