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下载 > 超级教师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澳门永利游戏网址yl必发365手机网址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念念一生不忘你 苏念念苏亦深宝鉴不良之谁与争锋北宋闲王官道无疆美女会所里的催眠师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郁金香高中误导主任邱大奇的皮有点发痒,上个月去找浅水街老军医治疗,觉得不太保险,壮着胆子跑邻城市的正规大医院进行检查,才发现受了老军医的欺骗,回浅水街一找,那老军医见了他如见了鬼,忙不迭将医返还。

    自学身体无恙,收敛一段时期之后,禁不住回味起那风骚女大学生,“丝袜捆绑”游戏向来是邱大奇的最爱,既然上次都没有什么事,这次最多戴个保险好了,反正期中考试过后还发了一点小奖金,足够痛快玩上一夜。

    至于那间滚石k厅,是不敢去了,邱大奇慎重考虑,选择桐城路最红的“门外汉”酒吧,据说那里是一夜情的滋生处买春胜地,不仅价格便宜,坐台小姐漂亮,更胜在安全,绝对不会有警察突击检查。

    可惜他今天走的是华盖运,刚点了一杯芝华士,不慎上隔壁桌的一名脸上长有一颗黑痣的壮硕汉子,酒全淋在他脖子,隔壁桌几乎全是男人,个个面目凶恶,生得五大三粗,有人腰间涨鼓鼓的似乎还别着凶器。

    大脑受酒精刺激的人总会比平时多带几分攻击性,顿时满桌子七八个看起来不像善类的壮汉将邱大奇围住。

    酒吧闹事的人多,一时别人也懒得去管,只当做热闹看待,那帮人坐着时像暴徒,站起了也还像暴徒,谁没事抓虱子放头上呢?

    “兄弟,我这件阿曼尼工作服就这样被你毁了,你说该如何赔偿?”黑痣男痣抖抖身上的那件沾满油蓝色工作服,在边的袋子上还锈着个翔达车行的标志。

    邱大奇自吧倒霉,连连后退:“各位,我这里还有几百块钱,你们都拿去喝酒吧,就算我请你们好了。“情急之下把钱包拿了出来。

    黑痣男劈手夺过,抬手就给了他一记耳光,众目睽睽受此羞辱邱大奇又惊又怒,却是毫无办法,他多想像个英雄般打倒这几个恶霸,然后接受众人仰慕的目光,可惜无能为力。

    黑痣男翻开钱包,不满的叫道:”才这么几百块?老子的阿曼尼至少几万,把你卖了都不够!”其他人拍拍邱大奇的头,捏捏他地脸,或是高声恐吓,极尽羞辱之能事,黑痣男又找到了一本工作证,打开一看,念道:“郁金香高中……嘿嘿,还是个老师呢,你为人师表,来这种地方干什么?”

    邱大奇哑口无言,向周围投去求助的目光。

    郁金香高中?附近一张桌子喝酒的长头发男人站了起来。这人男人长相非常俊朗,眼神冷峻,放下喝了一半的啤酒走过去轻轻推开黑痣男。问道:“你真是郁金香高中的老师?”

    邱大奇点点头又摇摇头,足见其内心十分复杂。

    几名壮汉马上把那长发男人挤了出去,叫道:“小子,别管闲事,你会死得很快的,别以为长头发就能唬人……”

    他地话嘎然而止,几名惹事的壮汉骇然发现,那看起来拽拽的小子白色弹力背心上写着“朱雀桥以西,飞车党第一”。

    “郁金香高中……老大的同事……”看到几名壮汉都吓得说不话来,长发男沉吟道:“几位,给你们个忠告,以后见到郁金香高中的人,最好远远绕路。”

    “为……为什么?”黑痣男的声音开始发颤。

    “因为我是飞车党的薜暮秋。”

    车神秋!混在北城的人都知道飞车党最近有多劲爆,他们想玩残个人随便动动手指头就可以了,连黑龙堂都在他们的淫威下土崩瓦解,陶德霖至今还在医院,翔达车行的壮汉们闻言脸色惨变,鼻涕横流,黑痣男嗫嚅道:“秋……秋哥,我不是故意的,放过我们吧……”

    薜暮秋捏着男痣男胸前地牌子:“翔达车行?你们那里搞事的人挺多的,我们飞车党廖大哥吩咐,从今天开始,任何人得找郁金香高中的麻烦,现在,把东西还给这位大叔,跟他道个歉,结清酒吧的账赶紧爬走。”

    邱大奇又惊又喜,喜的是终于解围,惊的是,从那所谓的“秋哥”口中推测,飞车党地老大是郁金利的老师,而且姓廖!郁金香高中姓廖的老师除了廖学兵还能有谁?

    翔达车行壮汉的态度马上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姿态谦卑,几乎连爷爷都叫出口,不光还钱,黑痣还把腰包掏出来的硬塞了一千多块给他,笑容比哭还难看:“大叔,是我们不懂事,您压压惊……”

    天哪!长发男看起来不过是廖学兵的小弟而已,竟然单靠一个名头就能把那么多的壮汉吓成那样,邱大奇震惊、失落、彷徨、捏紧钞票,久久没有说出一个字。

    “大家出发,小白哥刚来电话,是收获的时候了。”

    半个酒吧的人全都站起,这些人或是染发或是剃成鸡冠头、纹身、穿鼻、戴着耳环,胸前敞开几颗扣子,腰带半系不系,连内裤都露了出来,有的穿拖鞋,有的穿皮鞋手里拎着片刀,眼中散发凶光,人人凶神恶煞,脸上写满嚣张。

    “哗啦”,邱大奇手里的钞票通通撒落下来。

    今夜的中海,注定血雨腥风。

    修罗场的灯光仍那么明亮,已经有不少人向莫老五伸手祝贺:“恭喜恭喜,宴席摆好了吗?我们可得去喝一杯庆祝。”

    刚刚晋级巨头之一的银天娱乐总裁劳朗明一直坐在台下没有说话,自从廖学兵出场他的心中就填满了诸多滋味,既不敢向他人询问,也不敢高叫出声,直到廖学兵威风凛凛地踏着谢子微的尸体,才万分庆幸,好在没有为了巩固地位而把慕容冰雨出卖——在些之前,盂兰盆会位子的诱惑确实比公司台柱慕容冰雨的合同大得多。

    更多的中立派不知该向谁靠拢,因为做为打手出面的廖学兵看起来比莫老五掌握更大的势力。

    龙二面如死灰,手脚发冷,嘴唇蠕动,他的几位盟友也都呆在当场无法做声,大势已去,奈何一江春水向东流。

    “龙二,前几天派去砍我手下的是什么人,通通交出来,我让你活着回去见见家人,说几句话。”廖学兵与龙二冷冷对视,龙二的眼神倔强而孤独。

    强势的人一般都有强大的精神和意志,廖学兵的头脑一点没受双重兴奋剂的影响,思路异常清晰。

    曹生潮分开众人站到他们面前,严肃地说:“廖学兵,虽然你已经赢了,但规则规定只能将他逐出中海,不能伤他性命,任何人都要遵守规则,连你在内!”

    曹家与贝家在各行业都有竞争,房地产,能源,股市,信贷,银行,方方面面,不光是为了利益,还有……第一家族的荣耀!表面上保持中立,其实暗中的是龙二,而接下来,只要成功压制贝世骧的盟友廖学兵那因胜利随之而来的威势,让大家明白,谁才是中海真正的话事人,他的声望就能更上一层楼,甚至有竞争盂兰盆会主席的资格。

    王者之争现在才刚刚开始!

    明白廖学兵身份的几句巨头本待劝解,但在曹生潮的眼神逼视下,只好选择不说话,贝世骧静静地看着好戏,选择廖学兵让他得到了巨大的好处,坚信廖学兵在其他事情也不会让他失望。

    “曹生潮,请你退后三步……”廖学兵摸摸肿成鸡蛋大小的眼睛,“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此言一出,全场静默,呈现出一片令人心悸的死寂。

    罗乃华手中电话不合时宜的响了,犹豫片刻,拿起接听,听着听着,额头汗水大颗大颗往睛滴:“龙二,‘春色满园’外面围满了人,全都骑着摩托车。好像是北城飞车党的人。”

    “春色满园”夜总会外的街道足有一万多平米,方便找不到车位的顾客停车,小小的飞党能有多少人,居然用“围满”这个词?

    龙二自忖尚有困兽的犹斗的能力,就算莫老五把所有人手集中起来,也不过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而已,何况自己有曹家,警察局长暗中撑腰,还想在众人面前用事实说明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并不是真理,说:“柜子会的人都在春色满园,怕个逼毛,廖学兵,你擂台打得好,我服,不过……”罗乃华急急打断他的话:“春色满园有多少柜子会的人?”

    “起码五百人以上。”

    罗乃华缓缓放下电话:“飞车党有一千多人。”

    龙二抓紧拳头,转头向贾朝阳道:“贾局长,你的特警部队还不出动吗?”

    贾朝阳秉承胜者为王的墙头草的原则,哪边强就倒向哪边,暗中打算等他们的手下势力打完分出胜负再确定谁,只把他的话当做没听见。

    曹生潮冷笑道:“莫老五、廖学兵,你们要是不遵守规则,也别怪我不客气。”

    “你是规则守护者吗?谁给你这个资格?”廖学兵说。

    曹生潮带来的两随从突然从腋下拔出手枪,分别顶着廖学兵和莫老五的脑袋,乌黑的枪口透出一股寒气。曹生潮摇摇头:“没有人有资格,不过,我也不允许有人触犯规则。”

相关小说:都市超级系统修真弃少嚣张狂少超级教师II我的美女房东最高通缉我的美女总裁极品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