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下载 > 超级教师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优德中文88永利怎么下载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念念一生不忘你 苏念念苏亦深宝鉴不良之谁与争锋北宋闲王官道无疆美女会所里的催眠师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廖学兵翘着二郎腿赖在椅子,半眯着眼睛,指旁边的空杯:“去,给表哥倒杯水。”柏幽城吓得几乎说不出话来,让女神替你倒水,当自己是玉皇大帝啊?

    其间片场内检查仪器,研究剧本,化装,造型,布景,大家都在忙碌,只有几个别有用心的人注意到这段小插曲。

    慕容冰雨还沉浸在鬼拍戏的柔情当中,顺口应道:“好啊!”待看到柏幽城,又看看廖学兵一脸得色,心道:“好啊,你是装大爷来了。”

    为了柏幽城面前挣面子,居然要使唤自己,既委屈又生气,但已经无法改口,唯有忍气吞声,去附近拿了一瓶矿泉水,将他的杯子倒满。

    廖学兵一口气把水喝干,轻佻地对脸庞喷了一口烟,说:“好,乘表妹,你继续去化妆吧,等下有事再叫你。”

    慕容冰雨恨恨地转身离去,想道:“死廖学兵,先让你得意一次以后总有你好看的时候。”

    柏幽城全然没看到女神的表情,内尺所有想法,都像铁锤下的玻璃似的,被敲成粉碎。他下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全身心的,五体投地地信服表哥。急切地凑过去说:“原谅我刚才无法想念,现在我知道怎么做了,请表哥指点。”

    被娱乐杂志收买的内奸又把这一幕牢牢记敀脑子,慕容冰雨给表哥倒水,亲眼所见,绝对不假,柏幽城对表哥也是那种讨好的眼神。恨不得将表哥当作神仙看待。一个惊天动地的大标题已经形成:《表哥来头不小,慕容冰雨、柏幽城争宠表哥》。

    廖学兵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笑道:“你有没有人名照片,先给我几张。”

    片场里有的设备,当下借了数码相机拍了几张,马上打印出来签上大名。老廖如意算盘打得很妙:“这几张照片,可以让陈有年为我办好多事呢。等下再搞几张冰雨地,又能让崔政叶玉虎乖乖听话。他娘的,要是搞不定冰雨做老婆,简直对不起观众。”

    “好了,表哥,这下可以指点我了吗?”

    廖学兵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用大脑思考,反正对方基本全信:“我表妹喜欢男人有气概,豪气,大方,哈哈。具体参照我就可以了。看到我脸上的伤没有?表妹说这是男子汉勋章。没有伤疤的男人怎么能叫做男人吗?你听说过有没人喜欢娘娘腔吗?”

    伤痕是男子汉的勋章?柏幽城犹豫道:“恐怕不行,我下午还有一场通告叱,会影响形象的。”

    老廖一瞪眼睛:“你要爱情还是要形象?”

    柏幽城立即矮了三截:“我总不能自己拿刀割上去吧,起码得自然一点,不能让人看出是刻意为之。”

    廖学兵苦笑道:“你还不是开窍,我说伤痕是男人的勋章。只是个比方,男人要凶悍一点动作野蛮、言语,建议多多看看《变形金刚》、《龙珠》,那会给你心灵带去质的突破。”

    “喂。你就别开玩笑了,到底怎么才有男人味?”

    “你看到那个人额头地绷带没有?昨天鬼拍戏时他说我傻瓜结果我揍了他一拳。如果是你会怎么样?反驳?不加理会?道歉?”其实那人是为了拍戏需要的化装,老廖欺骗柏幽城,信口雌黄。

    柏幽城没有细看。果然相信:“我想我会不管他说什么,都做自己的事吧。”

    “错了。真正的男人要勇于面对一切挑衅,给他们以致使的反击。直到将所有都践踏在脚下,散发出王八,呃,五霸之气,会让女人觉得你值得她依靠。”

    柏幽城若有所悟:“我好像懂了。”

    “等你练成王八之气,我表妹一定对你刮目相看,到时候你要追她,简直手到擒来,不费吹灰之力。”

    廖学兵唾飞沫溅,手舞足蹈,得意非凡,几乎全让趴在化妆间门口窍听地慕容冰雨收入耳中:“好啊,这个坏东西又在教唆好人犯罪。他怎么总是这个德行呢。为什么柏幽城说要追我,他一点都不紧张,莫非他……”心事重重地走回椅子对发型师说:“继续吧。”

    柏幽城觉得自己离这个要求有一大段距离,远远做得不够,还需要多多磨练,让他帮忙把花送给慕容冰雨不告辞了。

    休息过后赶拍两场,廖学兵受的伤大部分都在身上,脸上的伤破皮而已,消肿之后再上些粉底,根本看不出来,对演戏没造成影响。

    中午吃饭,老廖又要请假,孙博忍无可忍,怒道:“表哥,你到底怎么想的,一点都没有当主角的自觉!这部戏砸了你还拍得下去吗?在场几十人的时间都被浪费掉了!你以为片场是公共厕所,想来就来,想走就起吗?”

    吴场马上跟着煽风点火:’拍两天戏请两个下午的假,原来男主角真是好当得很。”

    廖学兵急道:“奶奶去世,必须赶回去参加她的葬礼。”以前读大学请假,在香阁公司应付上司钱建梅的责问,其他种种,用的就是这个借口,多年下来,奶奶死而复生,生而复死,不知被老廖这孙子折磨了多少次。

    孙博是个老实人,立即换了沉痛的语气:“唉,节哀,吴导,我们再研究调整一下场次,先拍些不重要地吧。”吴扬无话可说,人家奶奶都死了,你还好意思指责么?

    “不好意思,那先走了,可惜,奶奶以前最疼我了。”

    廖学兵出了影视城,春风得意,准备去赢取摸李星华胸部的筹码。先回北城拿南弟的摩托车,可怜的南弟还躺在医院里接受护士姐姐的爱抚,没机会飙车。见到手下,也没兴趣听他们汇报那个疯狂的晚上砍了多少人,抢了多少地盘,老廖本身的故事,比他们精彩百倍。

    本来想要阿秋的爱车“时光”,但阿秋死活不肯,退求其次,南弟的也凑合了。

    一路穿行来到市南郊新建成没多久的摩托车赛道。徐以冬钱财不少,巨额租金看也不看一眼,直接租用半天。

    李星华换了一套薄薄的浅绿色长袖运动服,脚下蹬着一双运动鞋,青春活泼,妖俏迷人。天徐以冬则全副武装,并没有盔、全套防护服,碳纤手套,周身包得严严实实,身边停着一辆老廖一眼就能看出那是一款性能极为优良地越野型跑车,130匹马力,1170的大排气量,可以轻松跑一百八十公里的时速,最高可达两百三十公里,宽阔的脚踏,加上可调整的变速杆和刹车杆,在粗糙崎岖的道路上完全行驶自如。

    可惜外行充内行,这里的赛道很平整,越野车的性能显示不出来就与其他车没什么两样。

    徐以冬摘下头盔,鄙夷的看着老廖和南弟的破车南弟挨捅的时候车子也被砸得伤痕累累,还没来得及去修理老廖就开出来了。

    这家伙一件旧夹克外打赌,没戴头盔,脚穿旧皮鞋,车速不是太快过马路时还减慢速度左右望了望。徐以冬笑得很开心,“遇到外行,想不赢都难。”扭头看了李星华一眼,特别叮咛了一句:“看吧,就知道他不行,等下我赢了可不能耍赖。”

    李星华的心在下沉:“自己的事情果然不能寄托在别人的身上,算了,行下比赛结束看看结果我就离家出走。”

    “说下规则吧,”徐以冬自觉胜券在握,得意洋洋的指着旁边竖立成牌子的赛道地图说:“这条赛道六点八公里,有七个弯,其中一个是六十度的急弯,四个缓坡,一个大斜坡,很考验技术的。我们同时出发,谁先跑满十圈谁就算赢,谁你有心理准备了吗?”

    “好像有吧……”廖学兵的声音听起来不太自信,虽然他们曾在车流穿梭如织的街道超过一辆又一辆跑车,虽然他们反车道行驶,与无数迎面而来的车辆擦身而过,可是面对徐以冬,还真是无话可说。

    “嘿嘿,车神秋你一定没听说过吧,他是我们中海飞车界的神话,我观摩他的比赛不下二十次呢,有次他还和我握手了,这种经历你有吗?”

    “没……”老廖回答得有气无力,我平时见到他的推车神秋,都是一脚踹过去的,不用握手……

    赛道平整,旁边每隔一右米有方向牌,拐弯和临近建筑的地方还有大量轮胎堆成的防护栏。轮胎的强力可以减缓不幸脱出赛道的失事车手的冲击力,减少伤亡。

    赛场的工作人员上前替徐以冬检查了车辆,却没理会老廖________想是哈佛高才生特别交代过的,老廖也不屑一顾。

    临开战前,李星华要廖学兵戴头盔穿防护服,老廖特意不肯。飞车党开车的时候从来不戴头盔。

    李星华想帮他制造优势,便用言语挤况徐以冬:“喂,高才生,你的车子那么好,不觉得惭愧吗?你要是有点男人的自觉,就应该让廖学兵先跑十分钟。”徐以冬怒喝道:“车子时速一百八十公里以上,十分钟就可以跑完十圈,我还用比吗?不行,公平竞争!”

相关小说:都市超级系统修真弃少嚣张狂少超级教师II我的美女房东最高通缉我的美女总裁极品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