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下载 > 超级教师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足球必发交易量怎么看欢迎来到永利官方网站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念念一生不忘你 苏念念苏亦深宝鉴不良之谁与争锋北宋闲王官道无疆美女会所里的催眠师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被这两人一吓,钻出门外,已经全没兴致,爱丽丝用汉语夹了话英语说道:“hotel,廖学兵。

    &el什么意思?他摇摇头,“我送你回住所,等你学会了汉语再来找我。”

    两人又是久久地热烈激吻,爱丽丝娇喘细细,几乎不想离开。唯一后悔的事只是没有早几年遇上这个男人,不过如今为时未晚。

    “你在车上等等我,我去去就来。”

    爱丽丝连忙抓住他的衣袖,意思很明显:一刻也不想分开,你去哪我就去哪。

    老廖无奈,只好解释:“与我侄子一样,我也是这所学校的教师,我有很多工作要做。爱情不是两个人每一秒钟都粘在一起,给彼此一点空间会更好。”

    爱丽丝明白了,打了一行字,却是在催他快点。

    廖学兵回到小树林,见陈有年与李蔚头挨着头坐在石椅上,蹑手蹑脚走过去,在他们身后大喝一声:“你们两个!不好好上课,躲这里干什么?”声若晴天霹雳,两个人一脸惊惶,像兔子似的蹦起来,待见到是他,这才松了口气。

    陈有年惊魂未定,小便险些撒出裤裆,惨笑道:“老师,学习太枯燥了,我们特地出来换换脑子,呼吸新鲜空气,顺便讨论学习上的见解。”

    “谈论什么问题?”老廖冷笑道。

    大冷天的,陈有年抹着汗水:“我们一直搞不懂函数中x和y的关系,所以就想研究研究。”

    “你们两个都不懂,怎么研究?靠脑记心算吗?不用多找借口,你们什么关系我管不着。不过得首先把课上好,快回去吧。下次再旷课就有你们好看的了,这次权当做警告。”

    陈有年大喜:“想不到这么简单就解决了?还以为要扣操行分,下周的每周一星轮到我去站站。”朝老师点点头,两人撒腿就跑。

    回到车里。见爱丽丝春色荡漾,面泛桃花,衬得容貌更为明艳动人,心道:“情怀初抱地少女,果然够美。我家蓝落要是谈恋爱了,会不会也和她一样?还是等你学好中文再来吧,这样的恋爱谈起来太累人。”

    送回莫家的玉子湖别墅,在门口停车,爱丽丝一步三回头,踟躇不前。依依不舍,却也明白没学会汉语之前,他们之间还是不会有结果的,目光纠缠了十多分钟,眼看就要走进里面,突然转身跑回来。拔下手指上的刻满奇怪花纹地戒指套在他手上。戒指太小。只合适戴尾指,“我爱你!”爱丽丝来来去去只会几句简单汉语,终于朝廖学兵挥挥手,惆怅地走回别墅。

    老廖叹息道:“幸好我思想觉悟高,才没迷醉在温柔乡,可惜了大好一对奶子还没摸够。不如去找小蓝落,不知她让不让我摸……”

    按照剧组进度,今天将是一场高潮戏,枫桥河水暴涨。男主角勇救女主角,两人爱情得到升华,最终结局没有采纳老廖的建议,男主角没死,而是失踪了。这也好为本片大红大紫以后拍摄续集埋下伏笔。孙博果然独具商业头脑,一部戏没有拍完他已经想到日后的种种布置去了。难怪是著名大导演,常拍卖座片。

    流经影视城的胭脂河边,水管、水龙头、喷枪已经准备完毕,这是制作暴雨场景用的。河里还停着一艘铁壳大渔船,它的作用是制造波浪。提着救生圈的救生员也在严阵以待,争取做到万无一失。

    众人翘首以盼,孙博蹲在旁边检查仪器,频频看表,两个钟头前表哥就说出发了,怎么这个时候还不见人影?一些不满表哥平时作风的人都纷纷怒骂:“一切准备停当,就等你一人,你耽误大家多少时间,损失多少钱?”瞿永胜则希望他被慕容冰雨的狂热歌迷围住痛殴一顿,然后顶着黑眼圈入场。

    慕容冰雨焦灼不安,两天不见人影,电话也没来一个,这个臭表哥,到底搞什么名堂?对经纪人许燕哼了一声,说:“他再不来,我就要给他好看!”

    “来了!”不知谁惊叫道,大家纷纷伸长脖子,只见一辆雪佛兰驶入停车场——大牌耍到这地步,也真叫人叹息了。

    廖学兵走下车,一个温软的身子便扑进怀里:“表哥,你怎么到现在才来呀?”

    老廖不冷不热嗯了一声,仿佛不觉得有何特别。

    许燕心道:“这就是给他好看吗?”

    大家又是怒火朝天又是嫉妒莫名:平时落落大方谦和有礼,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地冰雨小姐竟然会主动扑进表哥怀里撒娇?这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哪!他竟然无动于衷好在他是表哥,若是别人早就被痛打了。

    时间耽误不得,只要表哥来了一切都好商量,孙博赶紧招呼大家:“各就各位,准备开工,灯光、摄影、音响、化妆、造型、场记,检查自己负责的设备。表哥,你赶快去换衣服。冰雨小姐,你的台词背好了吗?既然好了就赶紧酝酿情绪。吴导,让那渔民等下看我的手势发动马达。”

    &!”

    在剧中老廖和慕容冰雨吵架,两人在路上分手,这幕戏前几天已经拍好,接下来是这样的:天空忽降暴雨,老廖念起慕容冰雨平时待自己地种种好处,心下不忍,急着回头找她,遍寻不见,最后想起两人初遇时地枫桥,就找了过去。

    孙博叫道:“水龙头、鼓风机,准备开工!”

    桥头的鼓风机呼啦一下疯狂转动,吹出强劲的风,附近工作人员都有点睁不开眼睛,衣角猎猎飘飞。几架水龙头仰天喷出水花,铺洒在枫桥之上,被强风激荡,顿时便有了暴风雨的感觉。

    孙博推了老廖一把:“进去呀,等什么。”

    廖学兵苦着脸,缩缩脖子跑进交织成一片的人造暴雨中。***,这可真叫一个冷!冷水泼在身上被风一吹,迅速带走温度,从河边冲到枫桥,嘴唇已变成一片紫青。看不惯他的喷水工人非常卖力,巴望光是喷水就能把老廖喷死。即使当场没死,得了中感冒第二天挂掉也好啊。

    这一幕雨中奔跑的戏短短几分钟就拍完了,然后是枫桥的近景。慕容冰雨同样在水中瑟瑟发抖,为了体现真实,大牌明星也不得不这么做。

    “雅琳!”廖学兵惊恐焦急地叫着剧中女主角地名字:“不,我不能失去你。”

    慕容冰雨投入他的怀抱,两人在水中紧紧拥抱,脸贴着脸。

    孙博叫道:“水再大点,风再强点,好就是这样!拉高角度,从上往下俯拍。”

    如此恶劣的条件,纵使怀里抱着的是慕容冰雨,也泛不起美好感觉,只能咒骂自己当时为什么让熊编剧修改剧本。改成男女主角在床上云雨一番之后再剧终不是更好吗?廖学兵,你以后说话做事要三思而后行,别给自己找麻烦!

    “青骏!”慕容冰雨说:“我们永远都不分开,好吗?”

    这时暴雨越来越大,两人离别后重逢,爱意正浓,都不愿离开枫桥。为了营造那种气氛,特意多加了两架水枪,淋得两人苦不堪言。

    这还不叫惨,等下还有更惨的。拍了几个镜头,让他们休息一下,然后派人拆桥,两人都泡在河里,上游不远处地铁壳船发动马达,带动螺旋桨开始剧烈旋转,卷起大片大片的水浪。当然事实上浪并不太高,但是在摄像机地画面里,精选几个角度拍摄,便成了风高浪急,情势万分危险。

    许燕觉得太过危险,河水冰冷,曾提议让替身代替冰雨小姐这幕戏的工作,可是慕容冰雨坚决否定了,她要亲自参加拍摄工作,敬业精神得到大家的交口称赞。

    这水虽然是活的,但也只有七、八度而已,只泡了半分钟,慕容冰雨的上下牙齿开始交击,全身没一处不冻得难受,除了贴近廖学兵的那一块地方。廖学兵搂着她载浮载沉,凄苦的环境下还得继续演戏,对着摄像机做表情,说台词。

    “大家手脚勤快点,讲究速度,让这幕戏快点过,冰雨小姐快不行了。”许燕在旁边焦急地叫道。

    只有几十米宽的河流拍得如同长江黄河般波澜壮阔。两人终于游到一条小木船上,躲避凄风苦雨,廖学兵惊觉当初慕容冰雨送给她的一个小物件不见了,那可是他们的定情信物。廖学兵执意要找,不顾女友阻止重新跳下河里,却由于河水太急,没有起来。

    慕容冰雨趴在船舷哭叫着,显然想了如果廖学兵真的这样,她就不活了,融入真实感情,哭得格外动情。

    cut之后,还是久久不能释怀,情绪低落,许燕赶紧给她裹了张毛毯推进更衣室里。

    “表哥呢?我要见表哥。燕姐,你快找他进来。”慕容冰雨惊慌地回首四顾,生怕老廖真的沉下河中。

    “傻丫头,廖先生在外面换衣服呢,等你换好衣服他就来见你了。”许燕哭笑不得。

    “不,我马上就要见他!”慕容冰雨非常坚决,毫不动摇。

相关小说:都市超级系统修真弃少嚣张狂少超级教师II我的美女房东最高通缉我的美女总裁极品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