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下载 > 超级教师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云顶娱乐网址永利娱乐场怎么注册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念念一生不忘你 苏念念苏亦深宝鉴不良之谁与争锋北宋闲王官道无疆美女会所里的催眠师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辆性能不太优越的雪佛兰,开得比火箭还快,马路上穿行,冒出滚滚浓烟。司徒默然嘴里说出来的话,杜绝了邱大奇串通他作弄自己的可能。

    一手掌着方向盘,一手摸出电话拨给贝世骧,可是整整一分钟过去了居然没人接听。贝世骧是权力人物,交游广阔,应酬多多,不接电话的事非常罕见,即使不接,他也不是还有秘书么?

    廖学兵越发觉得事情非比寻常,他又打了莫老五的电话。

    “是小兵啊,我儿子的婚事操办得怎么样了?”莫老五最关心的是这个。

    老廖监守自盗,做贼心虚,嘿嘿笑道:“侄子他太不懂事,给爱丽丝小姐留下不太大的印象,婚事告吹,她没对你说么?不过别担心,我已经尽量劝服她让家族与我们保持合作关系,一切利益为主,别想太多。贝家这几天情况怎么样?”

    莫老五明显愣了一下才说:“永泰那混小子太不成器了,人家都是虎父无犬子,我偏偏就有个犬子。贝家几家公司的股票从上个礼拜开始就持续下跌,有点不同寻常,从昨天到现在,我还没见过贝世骧,你找他有事么?”

    “会不会是曹生潮搞的鬼?还是你的老对手龙二?”

    “不会,盂兰盆会后我与贝世骧联手对曹生潮打击,他自顾不暇,怎么还能腾出手来狙击贝家的股票?龙二就更不用说,他元气大伤,一蹶不振,已经在东城蛰伏起来了。你是不是嗅到了什么味道?”

    “是有点味道。暂时还不清楚,你先密切注意曹生潮的动向,防止他趁火打劫,那就先这样,我挂了。”

    不管怎么样。先赶到学校再说。与慕容冰雨缠绵太久,这时已经下午四点半钟,接近放学的时间。

    校门口的林荫道排着十多辆黑色小轿车,一时有一两个西装革履戴着墨镜地男人探出脑袋。车头都有一个银色飞马图案,那是贝家的标志,这一定是派来接贝晓丹的人。

    校园一如平常的祥和,踢球的孩子,玩滑板地少年,教室里的讲课声,以及站在操场挂着“每周一星”牌子垂头丧气的三年一班带头大哥何新。他的几个仇人正围着他拍照。

    办公楼三楼的走廊非常安静,与人来人往的二楼形成鲜明对比。在尽头的栏杆处有个楚楚动人的身影。廖学兵快步走了过去:“贝晓丹,你为什么要退学?”

    贝晓丹回过头来,见是老师,想要投入他怀抱当中,猛然省起这里还是学校。不由得止住脚步。呆呆望着他,叫道:“老师!”

    “为什么不跟老师商量一下?家里出了什么事情?我联系不上你父亲,一定他那老糊涂出了这么个疯狂的主意。”

    “我也不知道……”贝晓丹看起来万分委屈:“正在上着课呢,然后司徒部长就直接去教室把我叫来了,管家正在办公室里和他商谈退学的事宜,董事会已经批准了,但我根本搞不懂什么情况,只想见你一面再说。”

    “什么,连你也不知道?贝世骧他搞什么名堂?”廖学兵不由分说拉起贝晓丹走进部长办公室。

    身穿黑色燕尾服地贝家管家贝文驰坐在桌子对面与教导部长喝茶。看见老廖连忙站起身说:“是廖先生,您来得正好,老爷让小姐退学,正麻烦您签字呢?”他是贝家的一个旁支,虽然名字也排“马”边。但身为管家,照样得称呼老爷小姐。

    廖学兵一手搂着贝晓丹的肩头。一手插进裤兜里,冷冷说道:“贝世骧玩什么花招?让他女儿退学?不说个理由我是不会同意的。你让她小小年纪去干什么?文化知识还没学全呢,就想去社会历练?或是呆在家里当个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这样的家长有责任心吗?”他这回可是动了真火,不管贝世骧出于什么理由。

    贝文驰擦掉额头冷汗笑道:“廖先生能否借一步说话?”

    来到走廊,看看四周无人,压低声音悄悄说:“老爷情况有些不妙,您有空随我们一起去看看吗?”

    情况不妙?以他贝家再不妙用得着女儿退学吗?

    一拂衣袖,对司徒默然说:“部长,这位学生地档案先留在你这里,暂时不算做退学,我先去他家里了解情况,如果确实有困难地,到时候再做打算。”

    司徒默然心道:“我没看错,小廖果然是个好老师,为了学生的事操心到了这个地步,呃,贝家那么有钱,能有什么困难呢?”瞅了不敢反驳的管家一眼,说:“好吧,我先把档案收起来,先算贝晓丹同学请假,不然将来复学记做旷课就不好了。”

    贝晓丹有老师在旁边倒是安心不少,

    偷偷垂下手与老师的宽厚手掌相扣,说:“这样也好,我都不知道什么情况呢,老师,你先和我回家看看再说吧。”

    朝部长挥挥手,走下楼梯,每一个楼梯口拐角都站着一个黑西装男人,手拿对讲机,神情紧张戒备,如临大敌。贝世骧接女儿也要搞出这么大阵仗,莫非……廖学兵渐渐涌起不妙的预感,紧了紧贝晓丹的小手,很冰凉,但很稳定。——只要有老师在,她什么都不怕。

    “喂,这路怎么不对?”廖学兵心事重重地看着窗外,发觉到一丝异样。

    车队不是开往平安山的,而是往市中心直接去了。

    司机木无表情:“老爷不在家。”

    “马上停车。”这两天拍戏泡妞,身上都没有带啄木鸟,否则老廖已经将他戳了几个透明窟窿。十分值得怀疑,贝世骧的电话打不通,莫非是敌人玩的调虎离山之计?

    “对不起,廖先生,请您少安毋躁,很快就会到达。”仍是十分平板地声音。

    似乎没什么危险,老廖觉得自己多心。

    车队在市中心医院停下,四十多名随从涌下车子,四处察看可疑人员。贝文驰替他们拉开车门,说:“不好意思,老爷正在重症病房,为了防止敌人趁机下手,所以采取这样的方式。”

    贝晓丹惊叫一声:“重症病房?我爸爸他怎么样了?文叔叔,你快带我们去。”眼望着廖学兵,期望他下个主意。重症病房,听起来都没什么好事,联想种种情况,她的腿立即有些软了。“怪不得昨天晚上回家都没见他,到底怎么了?你们怎么不早说?”

    “当时老爷还很清醒,他认为不会有事,吩咐我们不要惊动你。”

    随从们清开一条道,一行人脚步匆忙,清一色的黑色西装,人人脸色不善,倒有点气势汹汹的样子,来往地护士、病人、家属纷纷避让。来到中心医院的第四栋楼,楼下地转角、树下、楼梯,都站着黑西装男人,全都神情严峻。

    贝晓丹产生极其消极的想法,头脑乱成一团麻,纂住老廖不肯放开,紧抿嘴唇,一言不发,跟在管家身后,目光始终注视在一个角度没有变化,自是因为父亲的事而全神贯注,没有余暇顾及其他。

    进了电梯,里面甚至也有一个黑衣人,时不时对着监控摄像头做出各种手势。

    在病房门口直直站立四个男人,严阵以待。自从盂兰盆会后,贝家的人大都认识老廖,对他态度很恭敬。

    病房里充满消毒水的味道,椅子上坐着六七个人,中央的病床躺着贝世骧,鼻端插上输氧管,身躯连着一大堆线,接到旁边波纹跳动的仪器。一名护士正在纪录数据。

    贝晓丹马上就傻了,当下三步并做两步,扑到床头叫道:“爸爸!爸爸你怎么了?”只见贝世骧紧闭双眼,脸色蜡黄,而且有些扭曲,呼吸时而急促时而平缓。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显然正在睡梦中忍受巨大的痛楚。那护士转身看见,以手指示唇,做了个禁声的动作,在床头柜取出一条干净毛巾,准备替他擦汗,贝晓丹拿过毛巾,自己帮父亲擦了起来,轻柔而充满怜惜,低声说:“护士,我爸爸他怎么样?”

    “心脏功能衰竭,虽然情况严重,但我们会尽全力去抢救的。”

    贝晓丹除了询问父亲病情,已经不知道说什么话了,淡淡应了声“哦”,扭头端详起父亲的脸庞。

    看来局势严重得很。

    病房里的七个人,都是贝氏家族的主要干员。廖学兵当先看到一个是房地产公司的贝明俊,这小子曾为了一口怨气买凶枪击老廖,最终看在贝世骧的面子没把他怎么着。

    第二人是旅游公司总负责人贝勇骁,遍布南方的各大旅游景点都有贝家的股份,一向由他打理,迷失岛也属于他。上次因为在迷失岛耍派头,所以贝勇骁也知道老廖的名字。

    第三人是专门负责媒体的贝才驹,中海天空电视台、天空网络,中海晚报这些喉舌机构都是他在管理。

    第四人是能源集团的贝永驱,因为曹生潮实际上已经控制了大部分的能源集团,所以贝永驱掌握的部分不大。

    其余三人都是中海贝家举足轻重的栋梁,才干超人,人脉广泛,路数活络,缺一不可。他们统一集中在病房内,显然认为贝世骧已是凶多吉少。

相关小说:都市超级系统修真弃少嚣张狂少超级教师II我的美女房东最高通缉我的美女总裁极品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