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下载 > 超级教师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永利娱乐网址yl亚洲必赢 登录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念念一生不忘你 苏念念苏亦深宝鉴不良之谁与争锋北宋闲王官道无疆美女会所里的催眠师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做为商人的本质,追逐利润才是最大特点。贝晓丹当家主看似维持原状,但七大金刚貌合神离,互相的猜忌心很重,难保谁不会抢先对丹侄女下手,实际操控贝家。单一行业上的利益算什么?当上家主之后可以拿到所有利益,在中海权势熏天,接近呼风唤雨的地步,有谁甘心让一个小女孩统领自己?有谁甘心在自己不出手的情况被其他人抢得先机,为他所制?

    贝家之外还有很多的敌对势力在窥伺,牵一发而动全机,这道理不是不明白,两虎相争必有死伤大家都懂,蚌鹤相争渔翁得利几个人也都了解,毕竟跌爬滚打几十年,小心谨慎还是必要的。但家主位置的诱惑力实在太大,好比屠龙刀之于武林人士,诺贝尔奖之于科学家,纵使冒险,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谁爬上这个位置谁就是武林泰斗。

    贝世骧病危,没有任何能力的弱质女辈上台,将是一个绝佳的夺权机会。这样的机会等几十年都等不来。

    他贝才驹还犹豫什么?等着其他兄弟上了之后把自己压制得死死才来后悔吗?

    “飘莎洗发水那个广告合同,数额调高百分之二十,重新伪造一份文件,***,这你都不会?直接在电脑上搞就行了,现在是信息时代,电子文件并不出奇,你是猪吗?”贝才驹吩咐员工将几个月来的收入尽量往里掺水分。

    “等一下如果总公司有人来,你们就尽量敷衍、拖拉,问要什么推说没有,最好是一问三不知。秘书,你吩咐大家管好自己的嘴巴。不该说的绝对不要说。所有出入电视台大楼的人一律进行登记备份,如有可疑人员立即汇报。”

    同样地,贝勇骁、贝永驱也在进行着自己的事情,至于有什么心思,谁也说不清。

    叶玉虎一个早上都没见到贝晓丹。很是诧异。贝晓丹很少有无缘无故旷课的时候,这时还没来,一定请假了,该不会是生病了吧。跑到办公室去找廖老师,没想到廖学兵也不在,这到底怎么回事?

    老廖特意请了假陪同贝晓丹,到医院看望过贝世骧之后,准备去检查审核各个公司的账务收支情况。

    贝明骏派出庞大的车队跟随,但被拒绝了。

    现在在贝氏家族地总部“恒星大楼”,五十五楼贝世骧的办公室。面积很大。落地大窗可以俯瞰中海市大部分风景,装饰风格简约平淡,几乎没什么特别之处,但在南面墙壁两幅梵高的油画,才显示出主人雍贵而不张扬的气质。布局普通却彰显大气。

    贝晓丹心不在焉地坐在正中央办公桌后的大椅子上,看着堆积足有半米高的文件。皱着眉头。一点想去碰的心思都没有。

    桌子收拾得很干净,右斜角摆着一块可以自动收缩进去的液晶显示屏,旁边是贝世骧一家三口的合影相框。附近有两个大书架,放满密密麻麻的商业书籍和卷宗档案,身后是放置合同地保险箱。电话机响个不停,最后总是由秘络近期发展的商业策划书。还有一些经理职位地任免,人员去向流动,林林总总,多得眼花缭乱。

    “小姐,这是人事部经理吴宏伟地辞职信。请您过目。”女秘书思娟不知道原来的贝总出了什么事,今天一早接到通知说由大小姐贝晓丹暂时接替他的工作。只好向她负责。情况有点不对劲,股票下跌、一些合作公司纷纷反悔,宁愿支付违约金也要退出原来的计划,而且连人事部等大部门的经理提出辞呈,到底怎么了?

    贝晓丹喝了一口果汁,将辞职信推到旁边说:“你先下去,等有事我再叫你。”

    “是。”

    她打开抽屉拿出一本高中二年级的语文课本开始看了起来,心急如焚:“廖老师不是说要来陪我的吗?怎么还没见人影?”

    电话机响了,不予理会,心道:“怎么秘书还不接呢,都干什么去了?”伸头一看,原来是二线打给她的,只好不耐烦地拿起接听:“无论什么事,别来烦我,你们自己应付就好了。”

    “呃,这个……一位姓廖的先生一定要见您。”

    “哦!”贝晓丹马上换了一副笑脸:“快请他进来。”

    廖学兵跟着容貌漂亮、身材绝好地女秘书走过走廊,暗想:“老贝倒懂得享受,请的人基本都是国色天香啊。”看着那一扭一摆的翘臀,又想:“摸一摸不会有事吧,反正跟老贝那么熟了,不知比我的冰雨手感如何。”

    越想越是色心大动,悄悄探过手去捏了一把,笑道:“小姐,今天下午有空陪我去看夕阳

    吗?

    那女秘书显然常受骚扰,习以为常,并不生气,这人是小姐一个早上以来唯一要见的客人,身份特殊,不敢得罪,只是淡淡地说:“先生请自重。夕阳每天都有,希望您抽空陪伴自己地家人。”

    老廖讨了个没趣,心道:“我果真还是狗改不了吃屎……见到漂亮女人就想入非非。冰雨对我那么好,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秘书打开门口,以手示意:“廖先生,大小姐就在里面等您。”说着恭敬地退开。

    廖学兵一看,不禁哑然失笑,贝晓丹还是学生装打扮,有背帽地粉红色外套,牛仔裤,运动鞋,手腕上戴着可爱风格的小手表是地摊上的廉价产品。贝晓丹一向喜欢外表漂亮的物品。而不在乎价格和牌子。

    “老师,你快来帮帮我,这么文件我不知道要看到何年何月啊,还有,好几个人都交了辞职信。我该不该同意?剩余地空缺又不懂找谁填补,爸爸也没交代过谁的能力比较出众一点。到底怎么办?我想回学校上课……”贝晓丹可怜兮兮地叫道。

    “有人辞职了?那一定是针对此次事件,别人埋下来的内奸,故意要给你这个新家主来点下马威。”老廖没商业天赋,帮忙批改文件、做重大决策那肯定行不通,但他心思敏感,洞察局势倒还是有点能力的。

    拿起散在桌面上的辞职信撕开封口一看,人事部经理吴宏伟,自称能力不足,导致公司人事混乱。万死不咎其责,自愿让出经理职位,留待贤能。他从学校毕业以后,在贝氏企业已经呆了二十七年,由旅游公司分社地一个小导游直爬到今日之高位,一方面是自己本身有些水准。一方面也是贝世骧知人善用。

    “别担心。你先让这个吴宏伟进来问问,公司待他不薄,为什么关键时刻辞职,我觉得很有居心。”这又难道是几个叔伯安排下的杀手锏之一?

    “我、我不敢问……以前我还见过吴叔叔,他看起来很和善可亲。”贝晓丹始终还是十六岁的小女孩,对成年人的世界有种未名的恐惧。

    “有老师在旁边,你不用害怕。”

    贝晓丹闻言定了定神,心想父亲危在旦夕,至少替他多分担一分责任吧。只好打电话吩咐秘书:“■大姐,你让吴叔叔,哦,就是原人事部经理吴宏伟来我办公室一趟。”

    吴宏伟推门而入,一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身材高大,西装笔挺。穿戴整齐,神采奕奕,脸上没看出哪里有“尸位”的自责。

    “贝总人呢?哦,是大小姐啊,你今天不用去学校吗?”吴宏伟看着桌子后略带忐忑的贝晓丹,表面恭敬,心里却是戏谑地说道。旁边还有个年轻人,他是什么来头?

    廖学兵冷冷地盯着他:“现在大小姐就是贝总。吴先生急于脱离公司,不知找到了什么好东家?”

    吴宏伟既然辞职,就用不着太恭敬,径自在桌子前面的椅子上坐下,翘起二郎腿说:“公司事务繁多,我身体欠佳,怕撑不下去。大小姐,如果您不同意,我也可以直接甩手不干的。”

    他业务精通,熟悉公司各种职位地调配,了解每一个人的能力特点,这本身就是人才,如今突然辞职,不知有谁可以接替。辛苦建立起来的关系网还在,即使上头委派新人上任,人事部那班同事也不见得会配合,这样一来,连同其他几个部门经理一起离职,公司起码要混乱一两个月。

    贝晓丹刚刚调出员工福利制度的文件,在屏幕上翻看,轻轻地问:“吴先生,你在公司里起码也有二十几年了,公司对你不错,你的薪水福利一向都是最高的,为什么还要走呢。”改口叫他先生,已不把他当做叔叔看待了。

    吴宏伟没把小女孩当回事,戒心也不大,笑道:“实话跟你说吧,曹家给了一千万年薪让我去当他们公司地总经理,谁还愿意憋气在这里受人管束?”

    “吴先生,你有没有想……背叛者地下场?”老廖淡淡笑道。

相关小说:都市超级系统修真弃少嚣张狂少超级教师II我的美女房东最高通缉我的美女总裁极品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