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下载 > 超级教师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优德游戏官方网站永利娱乐5856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念念一生不忘你 苏念念苏亦深宝鉴不良之谁与争锋北宋闲王官道无疆美女会所里的催眠师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廖不同意放弃:「影视城另外的股权握在银天娱乐的手里,他和我们是同盟关系,只要双方联手,甚至能让曹家吃个大亏,我们在这件事也可以捞到好处。」

    但除了贝明骏和唐之谦,所有人的手都举了起来。唐之谦一方面畏惧老廖的威胁,一方面更希望在金融方面与曹家交手,所以他暂时是老廖决定的。

    「五票,决议通过,放弃。」冉虎龙说。

    老廖眼睛紧闭,原来是冉虎龙联络了所有人在做怪,这小子莫不是已经成了曹家的走狗?影视城那么大的利润岂能说放就放,前期的投资还没收回来,造成的损失谁负责?全送给曹家了。好吧,今天晚上等着身首异处吧。要在市政厅重新扶持一个人上台还不简单得很?

    老廖展颜一笑:「民主好过独裁,看来大家都同意了,那就暂时放弃吧。散会。」

    ……

    蓝云机场,一个什么行李都不带的旅客走出通道口,左顾右盼,身上披了一件臃肿的棉大衣,口中不停嚼动,偶尔冒出一个泡泡。

    他来到外面街上,买了一串艳红欲滴的糖葫芦,忽觉身后传来一阵细微的动作,也不回头,轻轻反手,将串着糖葫芦的竹签戳了过去。一个伏在他身后准备行窃的年轻小偷捂着冒出鲜血的手掌怪叫起来。

    蓝云机场是毒蛇团伙的地盘,这伙人几乎全是小偷和诈骗犯,那个穿棉大衣的傻气男人皱眉道:「中海怎么还是这么乱?」

    「是啊,挺乱的,有时候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旁边的花圃里突然钻出两个贼头贼脑地男人搭腔道:「呃。先生,您大概是很久没来中海了吧,扎伤我们工作人员的手,请赔付五百元医药费。」

    棉衣男睁大眼睛:「什么时候连小偷都这么理直气壮了?当机场是你家开的啊?」

    贼头男亮出左臂「治安协助员「的袖章,木无表情地说:「当然你不赔偿也可以。恶意伤人,拘留三个月,另外罚款五千块,你选哪样?」拘留别人,他还没那种权力,只是故意说得厉害点,敲诈胆小的外地客。

    棉衣男无可奈何,自言自语道:「变态廖又在吹牛,说整个北城都是他地天下,唉。做人失败至此,我都替他害臊。」

    治安协助员可管不了那么多,揪住那人的棉衣:「你***别罗里罗嗦,快把钱拿出来,不然大爷送你上矿山挖矿。」

    棉衣男突然指着前方目瞪口呆:「啊!有人裸奔!」趁那两个傻乎乎的家伙失神回头之机,双手同时伸出。扯住他们的头发猛一并拢。

    哐啷一声。两人脸庞相接,撞了个七荤八素、五花八门,分不清东南西北,仰面摔倒。棉衣男跨过他们的身体,吐了一口浓痰:「老子号称玉面杀手,银色狐狸,岂是你们这帮鸡鸣狗盗之徒所能望其项背的?」

    裹着臃肿难看的棉大衣,竖起衣领,缩缩脖子。形象显得更猥琐了。叫辆出租车赶去朱雀街菜市场买了两斤牛杂碎,直接到奥水公寓上了五楼,在门外听了半天,终于隔壁有个好心的阿婆说:「小伙子,50号的那人已经在上个月搬走了。」

    棉衣男跳脚大骂。气急败坏打了廖学兵地电话:「**你个死变态!好端端的你搬去哪里?没钱交房租,沦落到这个地步。还说请我吃法国鹅肝酱?」

    廖学兵没精打采地说:「你来得这么快,我还以为你会拖几天呢,嗯,先自己找家旅馆吧,晚上我再请你喝酒。」

    棉衣男气得将牛百叶、牛肠、毛肚通通掼到地上,跳将起来,伸脚用力践踏,走廊口宛若凶杀分尸现场,:「好……好,本想弄点料子和你下火锅的……算我误交匪类,你等着瞧!」

    所谓的会议,只是廖学兵用来试探众人的,谁和谁有关系,谁看谁不顺眼,谁和谁又有共同的利益,种种人际关系可以得到精确体会。散会之后,廖学兵隐隐感觉肯定有人联合了其他人准备给予自己和贝晓丹最沉重地打击。

    迹象表明冉虎龙是,当然也可能不是,谁能说得清呢?

    老廖送贝晓丹回家,发现李思心情特别低落,于是笑着上前询问:「小思,干得还习惯吗?你看这里都是想像不到地豪华,连饭碗都是镶金的,和她一起坐车了吗?有没有上过那辆七百万的劳斯莱斯?只要把她伺候好了,以后还愁没饭吃吗?」

    李思郁闷由来已久,昨天想想,一个小丫头而已,自己还搞不定吗?等老廖走后,她又是讲故事说

    笑话又是玩深沉装迷人可爱,犹如猴子上窜下跳,结果贝晓丹一句话就让她抓狂:「阿姨,您是不是内分泌失调,更年期到了?」为了一天一万块,我忍!

    老廖又说:「局势很不明朗,今晚上我打算对其中一个人下手,你尽量保护好小丫头,回平安山后别让她出门一步,她要是不服,你就说是我交代的好了。」

    李思嚷道:「好啊,你这个家庭教师居然如此混得开,不把诀窍告诉我,就把你小鸡鸡给弹断!」

    老廖大汗淋漓:「下次再说,我还得去布置全局。若你肯让我每天摸一百次奶,我自然会慢慢告诉你。」

    李思顿时大发娇嗔:「滚!当我白痴啊!十六岁时骗说检查什么乳房肿块,愣是摸了我一个月,现在还骗,痴心妄想!」

    老廖心道:「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走!」

    回学校花三十分钟草草批改学生作业,布置新的作业,吩咐叶玉虎、关慕云好好控制班级纪律,便一道烟溜了。

    李星华的个人画展已经开幕,任铁林董事还做了热情激昂的陈词,郁金香论坛连续好几天来的头条新闻。班主任姜锋勉励有加,美术组孙组长和苏老师给了自己很多技术上的指导。

    参观画展地人很多,每天人来人往,男生尤其多,其中又以何新和李玉中为主,这两个无聊人连课都不上,先是滔滔不绝对每一幅画都赞誉有加,整天流连于美术馆之中,一来二去混得熟了,见到新来参观的同学,索性直接上去为他介绍解说,俨然「半个主人」的身份令人哭笑不得。

    当每一个学生看到正中央的黑白炭笔画《随风而逝的季节》,总会大声叫道:「这不是二年二班地变态廖老师吗?居然拿来当模特,李星华跟他什么关系?」然后李玉中和何新便上前将那学生围住,李玉中唾飞沫溅地解释廖老师的外形条件如何出众,怎么适合当画中主角,何新则百般诋毁,拍胸脯担保那只是有点像而已,绝对不是廖老师。

    而这时地李星华,心里不知作何感想。

    云中塔六十六楼的总统套房内,白色桌布铺上餐桌,点燃了温暖的壁炉,金色烛台亮起明艳光华。姣美的白玉兰花摆在墙角,散发阵阵宜人香气,红玫瑰插进瓶子里,给人以视觉上的享受。六个人的小乐队在角落里演奏小夜曲,大提琴沉稳缓慢忧伤,小提琴节奏欢快活泼,钢琴抑扬起伏,清脆悦耳。

    廖学兵的脚搭上桌子,点了一支烟,嘀咕道:「敢笑我穷?就让你好好见识。」摸出电话打给棉衣男:「小子,还在路边摊吃五块一份的排骨浇饭吗?马上到云中塔六十六楼来,我给你个惊喜。」

    一点料得没错,棉衣男果真在路边摊吃晚饭,闻言怒发若狂:「如果让我知道你在云中塔扫地打杂,你就死定了!」饭只来得及扒了两口,立时没了胃口,气忿忿地扔下五块钱,乘出租车赶到云中塔。

    ……

    棉衣男瞠目结舌,不敢置信之中,坐在他对面的廖学兵打了个漂亮的响指,立即有侍者点头哈腰,俯首帖耳过去:「先生请问有何吩咐?」

    「可以上菜了。」

    连那侍者也是西装笔挺,扎着精神的领结,宛若鹤立鸡群中的鹤,衬得棉衣男生出自惭形秽之心,小心翼翼换了恭敬的语气:「兵哥,您彩票中奖了?攀上富婆了?因为扶老奶奶过马路,所以政府给您巨额奖励?」

    老廖矜持地摇头,淡笑道:「哪里,最近我在一所学校当老师,混口饭吃。」

    棉衣男换了个姿势,斜靠在椅子上,终于也笑了起来:「听说中海最近风起云涌了?」

    这男人名叫撒磊,今年二十六岁,是个混迹在国外的二流杀手。他有个特殊的癣好,专门喜欢窥人隐私到了狂热的地步,接了活计经常在刺杀时躲在墙角偷窥事主的种种密事,不管是夫妻吵架还是做爱,十分享受这个过程,以致于常常忘记本职工作,不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阻止了向顶级杀手迈进的步伐。雇主甚至经常满腹怨气,只付给他三分之一的酬金,到了后面,找他干活的人越来越少。没有收入,逐渐饥寒交迫,只能跑到国外骗钱。连这次也还是借钱乘飞机回来的。

相关小说:都市超级系统修真弃少嚣张狂少超级教师II我的美女房东最高通缉我的美女总裁极品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