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下载 > 超级教师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永利皇宫能赌吗亚洲必赢39net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念念一生不忘你 苏念念苏亦深宝鉴不良之谁与争锋北宋闲王官道无疆美女会所里的催眠师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午美术馆举办李星华个人美术作

    学生们一待下课就直冲过去,不是因为那些画作有多大魔力吸引人,而是因为校花吸引人。

    美术馆内焕然一新。大概是受到金葵花奖的刺激,董事会通过决议给美术组拨了专门的款项修整美术馆,还邀请一些属于达官贵人的学生家长前来参观展览。

    从楼前的台阶到里面的装饰,喜气洋洋。红地毯、灯笼、彩带、鲜花,门口还贴着印刷精美的海报,上面一个朦胧的李星华头像,飘逸的长发,巧笑倩兮,眉目如画,旁边正是《随风而逝的季节》,下面一排银色艺术字:“本届金葵花奖得主李星华个人美术作品鉴赏展览会,期待您!”

    市政厅议员崔阳在儿子崔政以及董事会成员任铁林的陪同下,顾盼生姿走进展厅。其他非尊既贵的学生家长有何新的父亲,亿联集团旗下证券公司总经理何强;蒙军的父亲,寰宇集团经理蒙之律等等,都是名动一方的人物。

    而春江药业公司老板李宙特意抽出时间,和女儿李星华一道站在门口迎送宾客。天下父母心,大凡子女做出什么成绩,最高兴的一定是他们。李宙还连带着邀请了不少孩子同在学校念书的,生意上有来往的家长,崔阳就是他邀请来的,甚至还有千嘉顺公司的首席副官朱襄也来捧场——这完全是看在廖学兵的面子上。

    “星星,我说女婿怎么没来啊,你叫他了吗?”李宙悄悄对女儿说,“廖先生可是个好男人。你一定要经常和他一起,这么优秀的男人是不能错过地,就像你妈当年追我一样。”

    李星华淡淡地道:“他爱来不来,关我什么事?”

    “嘿!我说你这孩子究竟怎么想的?是不是又吵架了,老爸的生意上全靠他帮忙,多好的女婿啊,不行,你得找个时间跟他道个歉。”

    李星华对父亲海阔天空的思维佩服得五体投地。但在百忙之中来参加自己的画展,还算有点良心,不欲与他多做纠缠,笑道:“好啦,你放心吧,我和他一点矛盾都没有,他只是太忙了脱不开身,刚才还给我打电话说很抱歉什么的呢。”心道:“如果老头子逼得紧。我最多让死廖学兵摸一下,再请他来演戏。”

    李宙放下心事,嘉许的点点头,迎向崔阳,笑道:“崔议员大驾光临,小可荣幸得很,这小女地画展还请您多加指点。”

    崔阳俨然就是崔政的中年版本,父子俩生得极为相像,正式严谨的西装,打扮一丝不芶。脸上带着政客常有的虚假笑意,与李宙热烈握手,寒暄一番,看到海报,不禁问道:“那幅画上的人有点眼熟。令千金是找了什么人当做模特吗?”

    李宙一笑,低声说:“那画上的人乃是小婿,与小女情投意合,也勉强算是有为青年。”用了“勉强”二字,但脸上自满得意的神气任谁都看出来了,料想他对那女婿极为满意。

    “贵婿如何称呼?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崔阳苦苦思索。想把双方的关系套得更近。

    “小婿姓廖,也是中海市近年不可多得地青年才俊。哦,千嘉顺的朱副总来了,失陪片刻,多有见谅。”

    “朱副总?是朱襄先生吗。我与他关系不错。”崔阳大喜:“想不到你也认识他。”两人并肩走出美术馆,迎向姗姗来迟的朱襄。

    这虽然只是级别低得不能再低的学校画展。但因为学生家长各自都是政界商界有头有面的人物,再加上李宙的盛情邀请,竟搞得像是个盛大的社会名流聚会。

    崔阳当先伸出手笑道:“朱先生久日不见,竟会在画展上碰面,可巧得很啊。令郎也在郁金香高中念书对吧?可得麻烦多关照犬子一二。”莫老五是中海黑道教父,他的副官自然身价不凡,连市政厅议员也要拍其马屁。

    朱襄说:“犬子在中海大学,可惜不肯学好,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令人头痛。崔先生也认识李先生吗?”

    “那是当然,李先生是我生意场的朋友,而且我的儿子也在这所学校念书。”

    “呵呵,李先生是‘老大’地岳父,以后还得请你多多关照。”因为廖学兵的关系,朱襄已将李宙视为自己人看待。

    崔阳吃了一惊:“五爷再次开始人生的第二春了吗?”看看貌美如花的李星华,心忖这老牛吃嫩草也吃得忒厉害了。

    朱襄倒是比他还吃惊,说:“你竟连廖先生都不认得吗?上次盂兰盆命下层会议他可是亲自领导你们进行

    改组的,最近风头正健地仲裁所干事叶小白也得仰他鼻息办事呢……

    崔阳脸色大变,差点连话都不会说了,盂兰盆会当时有不太以为然,但事后听说廖学兵来头不小,甚至是大得出奇,连上层会议也不敢反驳,态度早已转变。转脸对上李宙,那股平淡的神色已经换为完完全全的谄媚:“李先生有这么个顶天立地的女婿,可真是光宗耀祖,一辈子荣华富贵,不知几世人修来的福分,啊。不知何时能替我引见一二?”

    李宙不知道盂兰盆会为何物,见他对老廖如此推崇,猜想定是大大的好事,笑得合不拢嘴,说:“小婿本来要来地,不过太忙,无法脱身,所以……”

    崔阳表示谅解:“他那样的大人物肯定忙得不可开交,走,我们先进去看看。”

    李宙思忖如果女婿此时在的话,不知会给他添多大面子,更增了邀请廖学兵的想法,跟朱襄、崔阳等人告罪一声,把李星华悄悄拉到一边,愁眉苦脸地说:“星星,就算老爸求你了,能不能让廖先生抽个时间来一趟,他再不来,老爸就要死翘翘了。”

    李星华不假辞色,断然拒绝:“不行,他太忙了。”心想廖学兵肯定又在忙着和美女偷欢,我才不要见他呢。

    李宙叫起苦来比老廖还要夸张:“星星,你就可怜可怜爸爸一把年纪的还要操持公司事务,奉上迎下,这日子何时才是个尽头哇……只有廖先生来了,他们才会对爸爸另眼看待,公司地合同会越接越多,财务也会越来越多。我这么想,不也是为了你和你妈吗?万一廖先生不来,他们迁怒于我,断绝所有合作关系,我拿什么养你们母女俩?”

    李星华摊上个无赖父亲,当真无可奈何,说:“我才不信会有那么惨呢,你上次不是说千嘉顺给公司投资了很多钱吗?”

    李宙声声悲切,宛如杜鹃啼血:“那也是看在廖先生的面子上给投资地,我的好星星,求求你了,就让廖先生来一次吧,他是你丈夫,你们夫妻一体,只要多动点脑筋,他肯定会来的。”

    当初和那个人相亲,也是在父亲的万般恳求下才答应的,面对老家伙的种种作态,李星华势必不能拒绝,只好说:“等等吧,我试试。”

    跟不远处帮忙维持秩序和解说的苏冰云打声招呼,跑进卫生间内,拨电话给老廖,用甜得发腻的声音说:“兵兵,是我啊,一个星期没见了,很想你呢……”

    廖学兵愕然道:“喂,你是哪个,阿莲?小翠?婷婷?芳芳?蕊蕊?丽娜?……”一大串名字之后,似乎若有所思:“都不是?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夜莺酒吧那个小妞吧,钱都给了,还找我做什么?不如今晚上半价如何?”

    李星华气得要死,差点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把电话摔碎,粗声粗气地说:“半价你的头,我是李星华!快点来美术馆,我请你参观美术展览好不好?”

    丁柳静拿着新买的裙子和内衣乐滋滋回宿舍炫耀去了,廖学兵正在办公室里浏览学校论坛关于“超级教师”评选的最新进展,懒洋洋说道:“没空。”不由分说径自挂断电话。

    评选活动突然出现一匹黑马,黑得不能再黑,那就是化学老师戴湾,他的票数呈几何倍数增长,短短两天内达到不可思议的数字,已经逼近了训导主任邱大奇。

    将长腿搭上办公桌,向陆诚达说:“陆老师,你给我家丫头安排宿舍房间没有?最好是安排个单人间,她不习惯和别人同住。”

    陆诚达赔笑道:“实在不好意思,学校宿舍房间有限,都是四个人一个套间呢,每两个人一间卧室,你看,连你们班崔议员的儿子也不是那样住吗?”

    “哦,好吧,她和同学们关系还算融洽吧?”

    “暂时看不出来,她似乎不太喜欢说话,不过你放心好了,我已经交代学生要关心爱护新同学,没问题的。”

    正说着,电话又响了,李星华说:“廖学兵,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过来参观画展?提个条件,我都答应你。”

    “废话,上次的承诺还没履行,这次又来诈骗,我可不会再上当了。”老廖心思敏感,马上猜到一定是有什么事求上自己,又要挂电话。

    李星华急了:“反正你下午没课,先过来再说好吗?最多……最多先赔清上次的欠债……”恨恨的想:“都怪死老爸认钱不认人,人家做女儿哪有做得那么委屈的,都快成了你生意上的筹码了。”

    “不好意思,没兴趣。”好马不吃回头草,我廖学兵可不是你想用就用,不想要了就丢开的男人。

相关小说:都市超级系统修真弃少嚣张狂少超级教师II我的美女房东最高通缉我的美女总裁极品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