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下载 > 超级教师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永利娱乐棋牌上分微信兴发娱乐网页版登录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念念一生不忘你 苏念念苏亦深宝鉴不良之谁与争锋北宋闲王官道无疆美女会所里的催眠师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玉虎说:“先别管什么纪律的,看他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我敢打赌,明天肯定不了了之,先布置戴湾的圈套,钟佰,我让你今天中午在他饭盒里放大便,你怎么不放?”

    钟佰气呼呼的说:“大便那么恶心,有种你自己怎么不去放?”

    叶玉虎挥手:“算了,先让四眼炮制他的裸体照片贴在海报栏上。这次哪位女同胞愿意牺牲色相的,快自告奋勇。”连叫几遍,没人答应,只好问丁柳静:“熊猫,你有没有打算?最多,我送你一套化妆品怎么样?”

    丁柳静直接拒绝:“没得商量,要是廖老师还差不多。”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马上连着下一个问题转移话题:“那你怎么不去出卖色相?”

    叶玉虎口不择言:“他是男的啊,我们的色相有什么用。就说女老师吧,上次我和小佰不也在秦老师面前脱裤子了吗?结果差点被处分,这还不叫牺牲吗?我可是为了我们的班集体争得荣誉才这么干的。”

    丁柳静哼了一声:“还不是为了在你那帮狐朋狗友面前挣面子罢了。”

    四眼忙打圆场:“其实可以用电脑软件制作裸照的,只不过心理上的冲击力绝没有那么大,而且还有破绽。”

    关慕云看看手表:“快放学了,先去林荫道揍隔壁班那个神仙慈再说。蒙军、玉中,你们两个没事和我一起去吧。”

    叶玉虎奇道:“上个月神仙慈不是请我们喝酒了吗?还打他干嘛?”

    “他们班有个叫张嘉伟的,不知和廖老师什么交情,惹上了神仙慈。现在神仙慈要揍人,我怎么说也得去镇镇场面。”

    ……

    另一边,廖学兵和周安一路走一路说话。

    “舞蹈练得怎么样?可别因此耽误了功课,不过如果你有天分,我会考虑让你退学专心于舞蹈方面的训练,费用不是问题。”

    周安听到这个话题,顿时嘴唇哆嗦一下,脸色瞬间变为苍白。摇摇头说:“我已经不学了,重新去夜莺酒吧当招待员了。”

    “干嘛不学?上次不是很有信心的吗?要当舞蹈王子?说说到底怎么回事,究竟什么事让你萌生退意?”

    周安嗫嚅着说道:“老、老师,上次借你地钱我一定会还清的,请、请放心好了,我、我保证一定努力学习,争、争取考上名牌大学。”

    廖学兵见这小子迟迟疑疑,言辞闪烁。料知定有什么难言之隐,扳着他肩头问:“未来的舞蹈天才,究竟出了什么事,家里不如意?父母离异?你暗恋的女同学有了男朋友?身体不适?呃,我猜猜,是得了前列腺炎还是宫颈麋烂?”

    周安叹了口气走到附近的台阶蹲下,话未说,泪先流,揪了一把草坪里的枯草,捏在手里揉碎。才说:“老师,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根本就不是什么舞蹈天才,一点天分都没有。前几天舞蹈中心的庄教练安排我去《妖怪森林》舞台剧做伴舞。可是我演砸了,他们就把我赶了出来。”

    “不可能吧,区区一个舞台剧又不是什么大事,再说你只是舞蹈中心的学员,还交了学费地,他们凭什么赶你走?你们有没有签署合同协议?”

    周安摇头:“没签。就光交了钱,几万块呢,我叫他还给我,他不肯,还叫人打我。说我跳砸了,害他损失好几十万。”

    患有轻微社交恐惧症的周安敢情是让人给骗了。在生活的经历上家里人不能给他正确的指导,学校的老师不能成为指路明灯,至于他的同学更是颠三倒四,因此社交经验奇缺,被人骗乃是难免的。

    老廖蹲在旁边说:“事情的经过,你一五一十说出来,不要害怕,要是让人欺负了,有老师替你讨回公道。”

    周安思索片刻,才说:“那天在酒吧我碰到庄教练,他说我有潜力,于是我就相信,后来你给我钱去交学费,练了一段时间,当时感觉还蛮好地,庄教练也不停夸我。就是前几天,他们去一所小学表演童话舞台剧《妖怪森林》,有个伴舞演员生病,让我顶上。我原来参加过排练,跳得还行,可是上了台以后觉得很紧张,跳到中途不知谁推了我一下,我就摔倒在地,观众们就哄笑起来。后来,后来庄教练说我害他荣誉受损,亏了几十万……”

    “嗯,基本上清楚了,不用再说了。走,我和你找庄教练评个理。”去他娘的,在小学里演出,劳务费有几千块就不错了,损失好几十万?他以为那是越南盾吗?

    周安急忙说:“这样不好吧。庄教练很凶的,我不敢去……算了,老

    师赞助的那些学费我会还清的。”

    廖学兵扬手对他的脸就是一个响亮的巴掌:“周安!你脱裤子看看自己究竟是不是一个男人?操你妈的,活得像条狗,在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意思?给我滚蛋,我没有你这样的学生!”

    周安一下就懵了,捂着脸说不上话:“这……老师……”

    看到廖学兵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气呼呼拨脚就走,他一下急了,忙冲上去揪住老廖地衣袖说:“老师,听我说,事实不是你想像的那样,我演砸了庄教练安排的戏,他生气是应该的,我有错在先……”

    “再罗嗦我打死你,走,先去那所谓的舞蹈中心看看,你他娘地还愣着干什么?走啊!人家说烂泥糊不上墙,你甘心当一辈子的烂泥吗?”廖学兵带着他上车,飞快驶向桐城路。

    这时慕容冰雨的电话到了,两人好几天未见,自有一番情致绵绵。

    “表哥,好想你哦,今天我有空了,晚上八点在玄武路的‘童话王国’等你好不好?”慕容冰雨的嗓子本来就宛如天籁,如今沉醉于爱情当中,更是甜得发腻。开始叫表哥是出于假冒身份,到现在,“表兄妹”已经成为情侣两人亲昵的称呼。

    “呵呵,乖乖小表妹,我可想死你了,晚上八点不见不散。”

    “嗯,这几天天气很冷,你要记得多加几件衣服,别让我担心啊,还有,明天星期六,到公司来完成最后地配音吧,现在已经在进行宣传炒作了,准备到元旦举行首映式,虽然时间赶了一点,但大家都很期待呢。”

    “好,那就先这样,我和学生有点事情,晚上见,小乖乖亲表哥一下。”

    话筒里传出模拟亲嘴的“波”的一声,料想电话那边的慕容冰雨早已羞得满面通红,哈哈一笑,心满意足挂了电话。

    雪佛兰在桐城路“国际舞蹈中心”门口停下。廖学兵只看一眼,便再也不能移动眼珠,赞道:“好家伙,中海市它要称第二,绝对没人敢称第一。”

    一块硕大无朋、印刷得花花绿绿的巨型招牌横在门口,铝合金框架结构,“国际舞蹈中心”六个金光闪闪地大字,周围还有不少明星跳舞的照片,其中包括慕容冰雨和柏幽城。下面是一排又一排地艺术广告字体和宣传标语:“国际舞蹈,世界一流”、“助你达成独步舞台的梦想”“舞蹈天才皆出于此”“不成才不收钱”如此等等,令人眼花缭乱。

    旁边的餐饮店、台球室、杂货店在这块眩目至极点的招牌边黯然失色。

    招牌之下一个破旧的门口,门框已经生锈,地面扔满果皮纸屑,杂乱无比。一道已经开裂的水泥台阶延伸而上,旁边贴着一张被人撕掉半边的黄纸,写着“请上四楼”。过道边角挂着蜘蛛网,墙壁上有红色油漆喷上“欠债还钱,不然杀你全家”之类的话语。二楼的角落还有一只发臭的老鼠尸体,爬了不少虫子。

    廖学兵揉揉眼睛,愣了半晌才说:“周安同学,我百分之百可以肯定,你的智商有问题,就这么个惊天动地的规模,你还能上当受骗,不可救药了。”

    周安仍旧没有开窍:“有疑问吗?我觉得很好呀。”

    廖学兵深深叹息,打电话给南弟:“我发现一个收保护费的好地方,通知一下,谁在桐城路的来一趟垃圾中转站斜对面的国际舞蹈中心,有谁?乌鸦在桐城路打保龄球,那好得很,让他开工。”

    一步一步登上台阶,光线愈发显得昏暗,周安有些忐忑,说:“老师,还是算了吧,那些钱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我廖学兵富可敌国,连点烟都是用钞票点的,会看得上区区几万块?周安,你给我记住了,树活一块皮,人活一口气,有很多事情不是随便就能一笑而过的,记得什么叫做志气吗?那不仅仅是理想的解释,还包括人生的生活态度,如何让别人尊重人,全得靠自己争取。”

    四楼走廊尽头有一扇大门,依稀听到舞曲的声音和有人喝呼“一二三四”的节奏,看来就是这里了。

    推开大门,里面是一个四百多平米的大厅,四周装上布满裂纹的镜子,压腿用的钢管已经有点歪了,木地板陈旧老化,有些地方保养不当,已经开始发霉。门口处摆着一张大木桌,有人在伏头打瞌睡。

相关小说:都市超级系统修真弃少嚣张狂少超级教师II我的美女房东最高通缉我的美女总裁极品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