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下载 > 超级教师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Home—88必发官网兴发游戏手机版的网址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念念一生不忘你 苏念念苏亦深宝鉴不良之谁与争锋北宋闲王官道无疆美女会所里的催眠师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板牙强也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只一句话便要将人丢下三楼,

    廖学兵神色未变,将路上被风刮熄的半截烟头点燃了,说:“给个面子如何?好歹也是一条道上混的人,多少照应一下吧。中海这么小,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万一冲撞了多不好,凡事以和为贵,苏轮那笔数就算了,如何?”

    板牙强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讶色,这两小子太平静了,不像来给大爷还债,倒像是在春暖花开的日子去公园闲逛。尤其那个白头发的年轻人,眼神十分猛烈,如同觅食的鹰在冷冷搜寻食物,他身上那件貂皮,分明就是手下韦志勋的穿戴。

    板牙强对面的男人看到情况不对劲,手已伸到桌子底下。廖学兵透过缝隙发现他手里抓着一支枪。板牙强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喝止欲上前动手的阿龙,淡淡一笑:“苏轮也会找到道上的人帮忙?他大概是活腻了。苏轮有个女儿生得水灵灵的格外动人,我们正好拿来用用,顺便给那些借了钱不愿还债的人一个警钟,做人不能不讲道德啊!说吧,你们跟哪个老大?”旁边一个浓妆艳抹的姑娘掐了他一把,咯咯娇笑道:“强哥,人家就不能满足你吗?”

    南弟也觉得屋里太暖了,脱下貂皮说:“我叫阿南,在朱雀街飞车党混口饭吃。”

    板牙强的笑容瞬时呆住,与三位麻将友对视一眼,方才出了一张“四万”,说:“飞车党的阿南,人家都叫你太子,我听过你的名头,在北城一带吃得很开。不过这里是向日葵路,不是朱雀街。你替苏轮求情一开口就要销掉一千一百万的账。胃口太大,恕我不能接受。这样吧,我就卖太子哥一个面子,债务减一成,只要九百九十万,并且在四天内利息不再追加。如果过了四天还是不能还债,我也保不准会做什么。”

    前个月飞车党一手覆灭南城柜子会,上个月又杀了毒蛇团伙的老大,道上传得轰轰烈烈。没人怀疑飞车党的实力,太子的名声犹如金字招牌,一抬出来就叫人主动让利一百一十万。道上规矩是规矩,面子是面子,况且红豆杉和飞车党无缘无故,板牙强能说出这样地话,算不错了。

    “小翠。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给太子哥倒茶。”

    板牙强终于推开牌局,站起身走到两人面前,向南弟伸出手。

    两手相握。南弟眼中冷光射到他脸上,笑道:“我不喜欢讨价还价,仍然希望债务能全部清空,做为报答,向日葵路地地盘全部归你们。”

    向日葵路本来就是红豆杉的地盘!这小子太狂了,无异于在猪身上割了一块肉然后说把这块肉送给猪。

    板牙强不是猪。大怒之余,反而笑了,转头对麻将桌边一个人说:“断尾,你看我该不该答应。真让人为难,哈哈。”

    廖学兵听到门外有凌乱的脚步声,还有子弹上膛的声音,只等板牙强一声令下便会冲进来将他们射成马蜂窝。红豆杉公司放数收数,动辄成千上万。果然不是闹着玩的。

    三杯青幽幽的茶水放到桌面上,香气扑鼻。淡雅宜人,茶是好茶,杯子却是式样普通的钢化玻璃杯,中间部分还有未曾撕下的标签,料想板牙强此人并无品位。

    没有人去动那三杯茶,场面开始静下来,麻将桌上的三人也不再说话,双方人马冷冷地对峙。板牙强暗道:“足足让出一成利润,还如此欺人太甚,任你是飞车党地太子,今天也别想活着走出这道门。”

    南弟敲了敲桌子,发出哚哚的声音,才慢悠悠地说话——在耍派头方面,他学廖学兵学了个十足,“中海黑帮太多太复杂,我们有打算洗掉几个。前几天大家商量着要不要来向日葵路溜溜,苏轮正好有事,我便过来瞧上一眼。怎么,一千万数额太大,不敢做主,要请示上头吗?那么好得很,把你们的老大林教头请出来吧,我高衙内也想与他会会。”

    板牙强勃然色变,老大号称八十万禁军教头,那是自比林冲的意思,“衙内”、“太尉”两个词在公司里向来是忌讳,不容许任何人当面提及,即使你是飞车党的太子那又如何?

    “阿龙,送客!”站起身目光停留在远处的白墙壁上,不再看他们一眼:“一成的债务我仍然会给苏轮见面,你们二位请走好。”

    话音刚落,脖子上已多了一根细若头发地钢丝,紧紧

    割进肉里。南弟手上加劲收紧,冷笑道:“我不喜欢别人对我下逐客令,很遗憾你让我感到讨厌了。”

    廖学兵伸脚一踹,面前三十多公斤重量的大桌子腾空飞起,跃过五六米的距离砸到麻将桌,玻璃杯、麻将哗啦一声,满地狼藉。

    拥有一个可笑朝天鼻的断尾刚刚拔出手枪,桌子搁在光滑地麻将上去势未减,撞中他的小腹,手枪砰地击中天花板,掉下一堆粉尘。

    其余两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廖学兵飞身而上,抓起两人的头发双臂回收,两颗脑袋来了个最亲密的接触,顿时血花迸溅,鼻梁骨和门牙同时不复存在。

    “敢开枪,不知道我快过子弹吗?”

    老廖一脚踢断断尾两根肋骨,那柄手枪半空中划出漂亮的弧线,已经落入他的手里。

    七八名提着手枪地红豆杉手下撞开门口冲进来时,四大金刚之二断尾和板牙强奄奄一息,周身上下到处都是血口子。

    “强哥,我们还是坐下来谈谈吧,还不快请你的手下出去?”枪口顶在板牙强的太阳穴上,任你再硬气也得考虑后果,要性命还是要面子?当然绝大多数人会作出正确选择。----收录

    板牙强忍气吞声,心想这会栽到家了,但形式由不得自己选择,无奈道:“只是发生一点小误会,你,你们都出去。”

    红豆杉成立十几年,就这么被两个人大模大样上门狂凑一顿的事还是第一次发生,阿龙犹豫地看他一眼,也找不到办法,对峙片刻之后,南弟对板牙强的大腿开了一枪。

    近距离的子弹,威力虽然比不上沙漠之鹰,但足够可以废掉一条大腿,碎骨渣子应声飞溅,客厅里弥散冲天的血腥。

    板牙强靠着坚强毅力才没让自己昏倒,大量失血后嘴唇白得吓人,用力挤出一句话:“阿龙,你们***还不快出去?”

    廖学兵坐回沙发说:“其实我只想好好谈谈,本以为你们至少给飞车党一个面子,现在不需要什么面子了,就由我来做主吧。苏轮欠你们五百万本金,这点钱要还,天公地道,无话可说,但利息呢,自然就商量一下,这年头混口饭吃也不容易,短短几个月利息就比本金还多,太不厚道了。”

    板牙强挨着沙发边缘,脖子和大腿地伤口剧痛蔓延,心知这是生死关头,绝不能说错一句话,咬着牙道:“你们飞车党厉害,利息我们不要了。”

    “好,那就写份字据,盖上手指印,另外再加一条,本金两年内还清,绝无拖欠。”

    “没、没问题。”板牙强颤抖着手指写下一份简短的字据,倒也没敢在用词上玩花样。

    断尾好端端地来打麻将,新年第一天就遭此横祸,郁闷得不行,心里早就把他们的祖宗十八代全部操了个干净。

    出了门口,徐浩正在走廊上等着,跟着一票人,个个脸上带有嗜血的冲动,板牙强的十几个手下已经全部被他们打倒。这是廖学兵让他们在后面接应的结果,近来路面不太平,凡事多出点人也是好事,至少保障安全。

    首映式上表哥迟迟未到,幸好领导讲话、明星与主持人对答,举办一些小小的活动,邀请影迷回答问题,之后电影会正式开映,多少缓解众人的焦虑心情。

    大厅里的主灯关闭,光线暗淡下来,为了防止盗版产生,在场所有人被要求拿走相机、手机、摄像机。正对面的大屏幕在投影下发出淡淡荧光。

    苦苦等待两个月,等的就是今天,丁柳静眼睛眨也不眨盯紧屏幕,她发现周围人的神色都和她差不多,紧张、期待,大家都没有说话,孙博则在主席台上关注观众反应。

    首先是银天公司的片头,接着远山、河流、树林等景色出现在画面上,音箱传出优美的吉他和弦。字幕开始了,制片人劳朗明,导演孙博。

    画面跳转,是一座打造得很漂亮的桥梁,但镜头距离拉得很远,看不是很仔细。主演:廖学兵、慕容冰雨。

    这个廖学兵是谁?名字居然排在冰雨女神之上?不用说那一定是表哥了!影迷们大都有些失望,表哥的名字也太普通太傻气了吧?就和隔壁张二狗、李三猴差不多,如何能显出表哥的魅力?

    最后字幕打出两个大大的“枫桥”,他们马上把注意力放回影片里。

相关小说:都市超级系统修真弃少嚣张狂少超级教师II我的美女房东最高通缉我的美女总裁极品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