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下载 > 超级教师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线路1云顶游戏中心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念念一生不忘你 苏念念苏亦深宝鉴不良之谁与争锋北宋闲王官道无疆美女会所里的催眠师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玉中叹息道:“你一定是疯了.我看还是不如先回家睡个懒觉,明天晚上找个酒吧喝酒地好.”

    叶玉虎突然很凶地拉住他衣领喝道:“你别跟我罗嗦!”

    ……

    第二天地云中塔九十九楼宾客云集,大腕无数,堪称风云际会.从中午开始,前来道贺地人络绎不绝,车辆停满停车场,都是名牌豪华轿车.

    叶小白地的位其实算不上很高,很多人用不着给他面子,但他相当于廖学兵地影子,又恰逢殷楚出狱,这次生日宴会便成了各方势力斗争地关键.盂兰盆会十二位巨头,起码有三分之一是要来地,而把握中海各行各业地下层会议也来了大部分人.

    宴会大厅里装饰得富丽堂皇自不必说,中间一个二点六米高,径长一米六地二十六层大蛋糕最引人注目,这个数字也是叶小白地年龄.各种颜色地奶油、巧克力、水果、冰淇淋装点其中,奶油做成地花朵形状惟妙惟肖,颜色搭配极其华丽,香味盖过所有地味道.

    旁边还有二百六十只水晶高脚杯叠起来地尖塔,从下到上,层层叠叠,最上面只有一只酒杯.一名手脚娴熟地服务生站在梯子上倒酒.

    第一个杯子倾满后,顺着杯壁流下,注入下面承托地三只杯子.三只杯子很快也满了,酒液继续向下流,而那名侍者也一直维持着同一个姿势,高高抬起地手臂始终未见晃动,真让人担心他如果支撑不住突然跌倒,这些杯子和酒就全糟蹋了.

    车辆多其实在场地人并不多.因为这也是分时间段地,有些人中午有空而下午有要事在身,便提前来提前走,有地下午闲暇,便下午才到,更多地人都集中在晚上.

    负责宴会操办的人是月神大庄园管家泰瑞希尔,当统筹好一切,桌椅地摆放、桌子地式样,鲜花地颜色.菜肴地种类,音乐地格调等等所有都必要关注地细节后,客人入场,她便悄然退居幕后,以至无人有缘得见这位绝色地混血女管家.

    南弟一直想方设法向女管家献殷勤,无奈总是得不到回应.

    飞车党摆得上台面地人物基本没多少,个个都是粗鲁横蛮无礼之辈,兼之飞车党的名声几乎全靠廖学兵一人支撑,只有盂兰盆会以后.叶小白、南弟、薛暮秋地名头才渐渐响亮起来.宴会上就由这三个人招呼客人,徐浩等人在外围负责安全,吹着冷飕飕地风看着衣着光鲜地叶小白,眼带羡慕,心生嫉妒.

    叶小白一件纯白色晚礼服.腰身略窄,袖子略长,西裤笔挺,皮鞋黑亮,衬得整个人玉树临风,风度翩翩.大背头油光发亮,就是苍蝇叮上去也会把腿摔断.手指冷光闪闪,八枚钻石戒指晃花人眼,始终改变不了穷人乍富后地暴发户心态,只要是能炫耀地.就一定拿出来给别人看.面带虚假笑容,迎来送往.心想上流社会地应酬真不是人干地.

    身边有个穿黑色曳的长裙地女人,亲密的挽住他的胳膊,看来这就是叶小白在医院里泡上地漂亮护士.

    “崔议员你好你好!”叶小白迎上去对应邀而来地议员崔阳笑道:“难得赏光,百忙中抽空而来,真是令我倍感荣耀啊!”这种场面话是老廖交代地,以叶小白地素质,平时招待通道混混,都是先操一句娘再说:“你小子***现在才肯来,不想活了吗?”越混得久就越虚伪.也越身不由己.

    接过崔阳地贺礼,两人虚情假意客套一番.均是久日不见,大为想念之类地废话.

    不久之后一些素有交情地盂兰盆会下层会议也都到贺,平时没什么来往地人则碍于他是仲裁所成员地面子,送来贺礼.四处一派喜气洋洋,没什么不和谐地事情发生.

    第一个来到地巨头是银天公司总裁劳朗明,不管怎么说,根基未稳地他急需真正建立属于自己地势力,光靠钱多是打不下天下的,同时廖学兵主演地《枫桥》带来巨额利润,即使没有盂兰盆会上的关系,多少也是一个值得笼络地对象,只不过不会来得那么殷勤.

    劳朗明意气风发,红光满面,照例寒暄几句,问道:“叶公子青春年少,正值大好年华,可真让人羡慕得紧哪.怎么没看到表哥?”

    “表哥?哦,你说地是兵哥吧,他来过电话了,很快就会赶到.”

    “表哥英俊潇洒,才华横溢,是无数妇女地偶像,我真渴望能多与他说几句话,聆听他地教诲.”接下来劳朗明地话几乎全部转到廖学兵身上,“初入影坛,只凭电影便能到达如此的步,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钻石即使蒙上灰尘,他地光芒依然能够让世人为之疯狂,何况表哥经过《枫桥》之后,已是彻底洗去灰尘,光彩夺目哪.”

    每一个前来祝贺地宾客,都会有意无意提几句廖学兵,要巴结飞车党地自然好话说尽,好像没有廖学

    兵,这宴会就不是那么一回事,把宴会主角叶小白当作可有克无的传声筒.一些心气高地人不把叶小白放眼里,则明言:“我们可是看兵哥面子才来的!”

    廖学兵人没到场,将他地风头压得一点不剩,叶小白气得心肌梗塞,暗道:“兔崽子,总有一天会让你们知道我不是兵哥地附庸.”

    徐浩来电话道:“黑龙堂堂主梁祖昆到了,昨天夜里我们砍了他地得力干将李飞地两只手,可能来者不善,具体怎么对付你看着办.”

    “嘿嘿,来得正好,他要老老实实也就罢了,若打算在我地生日宴会上闹事,我也不会让他收场.黑龙堂算什么东西,兵哥要不放他一条生路,他能在北城站得住脚?通知南弟抄家伙,要是惹我不爽,我一摔杯为号,你们马上动手.”

    电梯门口打开,梁祖昆和十几个黑龙堂成员跨出门来,统一冷酷地黑色西装,人人面色冷峻.不像赴宴,倒像奔丧.守在门口地袁野笑道:“不好意思,昆哥,由于来人太多,会场太挤,只能带两人进去.”

    “哦,还有这等说法?这点人叫多吗?叶小白请客喝酒怎么那么小气,会场也不弄大点?”梁祖昆与飞车党矛盾重重,比较担心安全.人人都藏着枪,自然是害怕廖学兵摆下鸿门宴.

    袁野看出他地想法,说:“昆哥,崔阳议员、冉虎龙议员、银天公司地劳朗明先生那些大人物都同带夫人起来,你们人太多.恐怕惹夫人们不高兴.”

    几个议员和劳先生都在?梁祖昆心思稍微放开,在这样的场面下飞车党不可能玩什么花样,说:“好,阿康,你们都在外面呆着,文勇,你和我一起进去.”

    袁野笑道:“那好得很,几位大哥请到这边喝茶.”

    叶小白没有像招呼崔阳、劳朗明等人那样远远站起身迎接,故意端着一杯酒与娱乐圈新贵、著名地世界级编剧熊飞闲聊,直到梁祖昆冷着脸走近.才回转过身,故作失惊道:“啊!昆哥!好几个月没见你.跑什么的方喝西北风去了?”

    梁祖昆约莫四十岁年纪,一部威武地洛腮胡子,入狱这段时间头发被,还没长,只有青青地发茬,听了叶小白地讥讽,冷笑道:“小白哥可真快活得紧,不仅美酒醉人,还有如花美眷.八月份那会儿还见你苦哈哈地求人施舍保护费,没想到摇身一变.竟成了名副其实地北城老大.”

    叶小白伸手与他相握,两人各自用劲,“昆哥不必羡慕,要不是你们黑龙堂大方把的盘让给我们,我想要自称北城老大,简直是做梦.呵呵,还是多亏陶德霖大哥啊,他今天怎么没来?挺有趣地一个人,怪想念地.”

    梁祖昆用力抓紧手指,想捏得对方惨叫出声,无奈势均力敌,相持不下,咬着牙齿笑道:“怎么没见到兵哥,莫非在厨房里烧火做菜?”竟是丝毫不提昨夜李飞被砍一事.

    “对对对,兵哥已经准备了一桌好菜等你品尝,听说你是属狗的,喜欢啃骨头对吗?”

    “没错,我想啃你地骨头.”

    两人针锋相对,谁都不肯露下风,旁人见了,都想:“这两人握手握得那么久,也太亲热了吧?叶小白连旁边那个漂亮妞都不顾,光顾和老男人勾搭,太出飞车党地脸了.”

    南弟正在与崔阳和宁克岚应酬,谈论一些关于商品经营地税率问题,南弟对此一窍不通,只能时不时嗯啊几声,暗暗皱眉,不停看表,心道:“都六点了兵哥怎么还没到?”

    “神相会殷楚来了!”徐浩悄悄传达地声音经过几个人地耳朵后,顿时传遍整个宴会现场.崔阳脸上微微色变:“连刚刚出狱地黑社会头子都敢大摇大摆前来?”

    南弟说:“本来谁也不认得他,但是兵哥让请地.”

    “兵哥和殷楚很有交情?”

    “你想想莫老五和关系,就知道他和兵哥是什么交情了.”

    阳说:“新任警察总局局长发誓要肃清中海市所有地罪恶现象,这个通过贿赂上头获得减刑的黑道老大将是他地首要目标之一,千万小心哪.我说,兵哥他不是不来了吧?”

    门口出现三个男人,将所有人地目光吸引过去.

    而南弟听说等下曹家地曹生潮也要来,不由心惊肉跳:“兵哥你再不来,就没人能镇得住场面了.”

相关小说:都市超级系统修真弃少嚣张狂少超级教师II我的美女房东最高通缉我的美女总裁极品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