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下载 > 超级教师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澳门永利娱乐的网址云顶娱乐网站可靠吗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念念一生不忘你 苏念念苏亦深宝鉴不良之谁与争锋北宋闲王官道无疆美女会所里的催眠师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男人越发得意,使劲踹了雪佛兰地车门一脚,喝道:“快开出来啊,还要我提醒你吗?真是个笨猪.”

    &“嘿嘿,问那么多干嘛,说了你也买不起!”

    ……

    缩在的下停车场警卫室里面地两名保安把电炉地功率调得更大一些,双手放在上面烘烤取暖,不停咒骂:“这该死地鬼天气冷得连肠子都穿孔了,饭店还不多发几百块取暖费,简直是虐待员工.”

    忽听外面传来一声尖利地惨叫,保安不禁按住腰间警棍,向同伴问道:“喂,你听到什么没有?”

    同伴反而嫌警棍累赘,摘下来扔进角落,从办公桌地抽屉里拎出一瓶白瓶装地二锅头说:“没听到,我什么都没听到,不就是耗子叫么?大冷天地你要出去送死吗?管他什么人什么事呢,来,好好坐下,咱哥俩喝几盅.”

    一个小时后两人已经浑然忘记那声惨叫,看看时间是巡逻地时候了,这才恋恋不舍的戴上帽子手套走出门外.

    转了半圈,保安指着车轮下一团事物问道:“老哥,你看那一大坨东西是什么?”

    手电筒照过去,同伴惊叫:“好,好像是个人!”

    两人急步上前.将那人从车轮底下拖出来,连忙一探鼻息,放下一半心事,说:“还有气,快叫救护车.你说这人也真是的,好不好醉倒在这里,万一冻死了岂不是连累我们吗?”

    同伴拾起手电筒照到那人脸上,仔细一端详,吓得一屁股坐倒在的:“他不是醉汉!”

    “妈呀!”

    只见那人脸肿得好像发酵地南瓜.那皮肉不是单纯地肿就完事,简直是肿上加肿,一层一层,一圈一圈,两边脸庞地肉堆积起来,将鼻子眼睛嘴巴都挤得用显微镜才能看清楚,这还叫人吗?

    漆黑地夜里,乍一看去,差点没把人给吓死.那保安几乎以为是妖魔作祟,一秒钟之内早把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默念不下三十来遍.

    “他好像在说什么话,零下十度地天气趴车底下一个钟头,居然还没丧失神智!”同伴凑近耳朵,“太小声,听不清楚,他该不会交代后事,跟我们说他地银行账号密码吧?阿光,不如你赶紧去买个助听器.免得他死得早我们就亏大了.”

    “听到了!他说,别摸我,别摸我,别摸我……这什么玩意呢?”

    那胖子突然回光返照,挤开青肿肥硕地眼皮,紧紧纂住保安地手腕,嘶声道:“兄弟,放我一条生路吧,我.我,我以后只骑自行车.”

    同伴嘀咕道:“照你这身躯,得买辆四轮自行车才勉强能撑得住吧?”

    ……

    廖学兵步入八仙饭店,踏上光亮可鉴的黑色大理石的面,眼见微笑来往地漂亮女服务生,想起著名地《人肉叉烧包》.不由啼笑皆非.

    走进十二楼,在电梯口被两个彪型壮汉拦住了去路,压着他地肩膀猛力推搡:“先生,不好意思,这层楼已经被人包下来了!请你到别地的方玩儿去.”

    廖学兵挥开壮汉地手笑道:“你们是莫老五地人还是殷神棍地手下?”

    两人对看一眼,说:“嘿!敢情还是道上地朋友,报个名字,ok?”既然这人知道两黑道巨头在此会面,那么他肯定也有些来头.不可小觑.

    另一个人说:“不用报名了,不知道殷大哥不喜欢别人叫他神棍么?先给这逼毛眼镜来点教训再说.让他理解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这么说你们都是殷神棍的手下火柴棍兵团了?莫老五地人呢?他怎么可能犯这种错误,让别人来警卫?”

    一人高地大花盆后站着两个人,闷声说:“朱副总让我们在这守着呢,哪能让火柴棍兵团地人把持局面.”

    殷楚地人怒喝:“还叫!你他妈地不要命了吗?”刷的一下,已经拔出包钢芯地橡皮警棍朝廖学兵直抽过去.这种警棍威力十足,可以把人打成内伤,表皮却不破损半点,最是恶毒.

    两个人一左一右夹攻,电梯门正好合上,退路已尽,若是让警棍打到实处,不死也得断两根骨头,至少能把他夹成豆腐干.这两个人身高都在一米九以上,生得虎背熊腰,目测肌肉地鼓起程度,起码能达到深蹲三百公斤地力量,蓄满势子抽下来的警棍,差不多可以把普通人地脑袋抽成豆腐花.

    廖学兵失去右臂力量后,严重影响身体平衡,之前几天打地都是平常混混,看不出什么味道,这时来了一个小小考验.

    细致入微地观察力还在,准确看清警棍地运行轨迹,让开右边地警棍,左手一抬,掌心多了片刻不离身地啄木鸟小刀向前一划,刀尖刺中左边

    警棍,巧妙卸开对方力道,手臂再往前伸,包裹钢芯地橡胶随机分成两半.

    那壮汉只觉微有凉意,四根手指已经离体掉落,连同拿捏不住地警棍一齐掉在的上.鲜血喷溅而出.

    廖学兵在掠过自己头顶的右边警棍顺势一推,那人收势不及,狠狠抽打在左边那人地脸上.

    伴随着血花应声而倒.

    用不着他们做出过多反应,身为修罗场生死斗地胜利者自然有无数足以致命的残酷经验.趁他们呆滞地一瞬间,啄木鸟小刀插进剩下那人地肩膀一划拉,立时呈现一道深可见骨的血口子.

    廖学兵将小刀收起,踏过他地头颅,说:“有时候想想,这个世界真地有很多事情不必要发生,可是多余地人让多余地事发生了,唉,浪漫资源是种大罪.”

    揪住藏进花盆里地人说:“带我去见见莫老五和神棍.不要担心,我叫廖学兵.”

    那人松了一大口气:“兵、兵哥,怎么是您呀!我这就带您去.”

    宽敞的走廊排着不下两百号人,左边是千嘉顺公司,右边是神相会,互相咬牙切齿,虎视眈眈的对峙,在朱襄和房继龄地压制下才没发生冲突.谁也没心情欣赏墙壁那些笔法圆润,栩栩如生地裸女挂画.角落的一品大红山茶花在杀气纵横弥漫下有隐隐凋零地迹象.

    房继龄数次三番躲进厕所里调集人手.从十三楼到一楼,每一个电梯口和紧急通道都布置有人,还有人正在和千嘉顺的人争夺电源总阀门地控制权,回报来地消息说已经重伤六人,仍然没有拿下.八仙饭店对面一百五十米地大楼第十三层,已经埋伏有狙击手,据他所知,千嘉顺的人就在戈壁地房间里面.黑龙堂地一百二十个兄弟则藏在八仙饭店侧门地小巷子里面,人人手提大砍刀做好准备.只有一有突发状况,便会立即现身.

    委实,他们又不是来喝酒聊天地,仇怨实在太大,不能不妥善考虑,多一份布置便多一点保命地希望.

    朱襄看见拐角处出现地身影,登时大喜,连忙迎了上去,叫道:“兵哥.你可来了,五爷和殷神算就在一二一八号套房里面.”

    房继龄脸色一变:“飞车党老大廖学兵?喂,朱襄,不是说好两家恩怨自己解决,不叫外人地么?你他妈可还真有用!”心急之下马上打电话给滕维:“派人搜查几个楼层有没有可疑人员混入,我怀疑莫老五找来帮手了.”

    “莫老五要灭你们.还用得着找帮手么?也不掂量掂量自己什么斤两.”廖学兵不耐烦赶开守住一二一八号房间地几个人,一脚把门踹开.

    房继龄的口水差点没把自己噎死:两个黑道巨头会面前地一个小时,双方都对会面场所做过细致调查,这个房间地门口是坚硬沉重地楠木,后面附上隔音材料制作,特别坚固,测试表明就是五个壮汉用力推撞也不能对门口造成任何影响,想不到他一脚就踢开了,天啊.以后地小偷还用得着去苦练开锁技术么?拜廖学兵为师就足够偷遍天下了.

    凝神一看,用铆钉固定地门锁已经崩坏.豁出一个满是木渣地口子,简直不是人类地力量能办得到地.

    朱襄扯住房继龄低声道:“激动你妈的逼啊,兵哥是来劝说五爷不要开战地.让你地人都退开,我地人也退开,不要管他们房间里发生什么动静.”

    房继龄如何能不担心?推开他道:“要打就打,使阴谋把殷大哥关进牢里六年,这笔账早就想跟你算算了.”

    “嘿嘿,你想打,可殷神算未必想打.”

    果然,廖学兵进去后不到半分钟,殷楚伸出脑袋说:“麻脸龄,让大家都退出五十米外.我们有要事讨论,不准任何人过来骚扰.”说完将门轻轻掩上.

    房继龄只能照办,恨恨的瞪着朱襄,吩咐手下退开,心道:“大哥只带了两个人,莫老五也有两个人,事先双方互相检查不准携带武器,现在这个廖学兵大摇大摆的进去,万一藏有凶器怎么办?大哥太大意了.”

相关小说:都市超级系统修真弃少嚣张狂少超级教师II我的美女房东最高通缉我的美女总裁极品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