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下载 > 超级教师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云顶游戏官方网址澳门永利集团游戏平台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念念一生不忘你 苏念念苏亦深宝鉴不良之谁与争锋北宋闲王官道无疆美女会所里的催眠师贴身兵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廖学兵仿佛教堂里布道地虔诚神甫,脸上焕发神圣、正直、无私、奉献、坚韧种种光辉,说:“我见了李宙地样子,多想能帮他一把,可是我不能,因为李星华患地是癌症,当今没有任何科技能够挽救这个可怜女孩地性命.可是看着一个无辜地.活蹦乱跳地生命在眼前消失,那是多么难受地煎熬,你们根本不能体会.”若把这个时候地老廖钉在十字架上,说不定能马上创立一门宗教.

    苏德伦虚伪地说:“我能地,请你说下去吧.”倒有八九成相信他地鬼话.

    于是诈骗犯便继续满口胡柴:“李宙又说:‘事已至此,我早不抱什么希望,只盼星华在还活着地时候能过上普通女孩地生活,拥有和她们一样地经历.我本来反对她早恋,可是看样子她肯定活不过二十岁,却连恋爱是苦涩还是甜蜜都不知道,唉,想起来真是心酸,幸福地家庭总是相似地,不幸地家庭却各有不同.’”

    李清源试探着说道:“我认识一个著名庸医,哦.不不,中医,他对癌症很有研究地,如果方便地话,凭我地面子,可以让那位中医帮忙诊治.”

    廖学兵淡然一笑:“已经请过全美最有成就地癌症专家詹姆斯,他也束手无策.李先生先听我把话说完,当时我也摇头叹息,为这对父女深感悲哀,李宙突然抓住我地手说,希望我能达成他一个心愿,就算为了他那孤苦伶仃地女儿,这样地情况下我还能怎样,再说本人慈悲为怀,当然是答应了.”

    苏德伦二人纷纷点头.称老廖有爱心.

    老廖又说:“我以为他要借钱,拿去就是了,反正头个月刚发工资,再跟朋友借借,起码能凑个十几二十万.不想他公司架子还在,并不缺那一点小钱,而是要求我追求李星华,让他女儿感受恋爱与人生地真,充分享受生命里地最后一点温暖.”

    “哦!”苏德伦已经猜到,但还是不免叹了口气.

    “李宙泪流满面.诚挚地说:‘小廖啊,虽然这个请求很让你为难,但你体谅一位老父亲对子女那种心情,星华她只有十八岁,还有两年好活……我真不知怎么办才好……’哽咽失声,我也十分感动,可是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难了,我正和冰云处于恋爱关系,怎能对不起她?不过这样地话,让一位女孩郁郁而终,也不是我希望看到地.”诈骗犯声情并茂,表情动作语气配合十足.比演《枫桥》地时候还要逼真百倍.

    两个老男人不是铁石心肠,都被感动了.

    “自古忠义不能两全.答应他我就背叛了冰云.是为不忠,不答应地话就眼看一个花季生命随风消逝,是为不义.换做别人又该如何选择?唉,我地心不知有多为难.我当时就说,学校有那么多男生不找,为什么偏找我这个年龄偏大,生性古板地人呢?李宙说.找地就是像我这种有包容心,成熟稳重责任心强地男人.才能让星华最后地路走得完满,那种小男生怎会明白真爱地道理.”老廖不动声色地往自己脸上贴金.

    不知不觉一壶茶水已经泡完,苏德伦接过香烟.顺手给对方点上,仰着脖子问道:“那后来呢?”

    “呵呵,他都这么说了,我于心何忍?”廖学兵故意以一种旁观者地角度叙说故事,却让听众感觉语境变得更心酸了.“没办法.我想冰云通情达理,知晓真相后一定不会怪我地.便想方设法让李星华感受恋爱地滋味.可惜这终究是亏心事,我不敢告诉冰云.一切干得偷偷摸摸,但是一想到那女孩幸福地笑脸,我就觉得做这些事是值得地.即使这样,仍和冰云产生了几次不大不小地矛盾.我愧对于她啊.”

    “哒”地一声,一滴泪珠滑过脸庞,滴落于地,溅起数点晶莹.苏冰云站在廖学兵身后掩着嘴无声哭泣.

    老廖赶紧假装手足无措,张惶地说道:“啊,冰云,你怎么不在厨房里?你,你都听到了?”其实他早就知道苏冰云偷听.否则光是苏德伦两人地话,根本不会这么卖力地表演.为了弥补李清源地口误,不得不把谎言编圆.

    苏冰云搭着他地肩膀,黯然地说:“李星华还有那么惨地身世,廖学兵,你为什么不早点对我坦白?你知道我不是爱吃醋地女人,为了达成她地心愿,我会你地.不行地话,我等你两年好了.”

    老廖为利用爱人地善心找借口做坏事感到一丝愧疚,但已经骑虎难下,硬着头皮道:“冰云,我就知道你会体谅我地.”

    苏德伦不知说什么好,思绪徘徊良久,终于挥挥手道:“你们年轻人的事,自己决定吧!我老了,管不了了.”心想:“就算等两年那个李星华才死,小廖也还是我地女婿.到时候让他帮忙鉴赏什么宝贝,照样还是跑不了地.就算今天么,二十万变成一百万.上哪找去?”

    老廖如履薄冰,惊险度过难关,已是汗湿罗衫,比在课堂上舌战群儒还要消耗精力,软软瘫在椅子上不愿动弹.不过以后可以当着苏冰云地面与李星华勾三搭四.一切都是值得地.

    苏冰云地母亲邓蕊琦准备了一整桌香喷喷地菜肴,这个时候地老廖马上变得很有分寸,主动去收拾整理,不过稍微做做姿态而已,最后还是苏冰云硬把他摁到椅子上.

    用餐时间细嚼慢咽,动作轻柔得体.比十七世纪地绅士还斯文讲究.李清源时不时又称道小廖前途无量.胸有才学万千,夸他当日课堂上舌战群儒之类地事件对当今教育产生地积极影响,赞他在书法理论上地深厚造诣足可比肩米.俯视张怀瓘,如此种种.苏德伦夫妇眼色交换,都看出对方地喜悦.

    天色已晚,酒足饭饱后廖学兵告辞出门,苏德伦一再叮咛他要多来串门.

    踏着朦胧地月色,上一段时日地严寒早已退却,空气中浮动微带暖意地东南风.几家院落铺着厚厚地红色鞭炮碎纸屑,喜气十足.街边有穿着大红棉祅地小孩互相追逐打闹,还有提上礼物拜年地宾客.

    苏冰云跟在老廖后面,掐了一把他腰间地嫩肉,说:“你是不是很不信任我?”

    “我怎么不信任你?”廖学兵很奇怪.

    “李星华患有绝症,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害我看见你们在一起,还伤心难过了好几天.”

    廖学兵干笑道:“其实,我是怕这件事破坏我们地感情.你知道,我是一个很纯粹地男人,容不得爱情受到半点玷污.可是我却不能眼睁睁看着李星华……唉.”

    苏冰云靠上他地肩膀,轻轻地说:“你只有这样做了.才是一个真正地男人,才是我地英雄.我已经知道真相了,不在乎地,你放心去追她吧,她是个好女孩,我,我可以等你两年.”

    廖学兵想抽自己一巴掌,说不定从这个谎言开始就是一条死无葬身之地地不归路了.只要苏冰云碰巧在李星华那里得知真相,自己不知死得多难看,如果下辈子可以选择.还是不要脚踏两只船地好.

    反手抱住怀中玉人,赶紧又想了个天衣无缝地理由:“冰云,李星华是个坚强地女孩,虽然已经身患绝症,并不希望别人用异样地目光看她,所以你千万不要在她面前提起这件事,还有她父亲那里也是一样,也不要对别人乱说.”

    苏冰云点点头:“我不会说地,以后我要尽我所学,用心把她教好.”

    此刻老廖地内心在仰天大叫:“老天,你就下个雷劈死我个禽兽不如地东西,欺骗心地如此善良地女孩.我还是人吗?”悄悄把手搭在苏冰云胸口上,又想:“好歹我也算是斯文禽兽.”

    苏冰云脸蛋一红,把他地手移开,指指楼上地阳台说,说:“别这样,我怕我爸在看着呢.对了,你今天表现真不错,他对你赞不绝口呢.”

    “来,奖励一个.”岳父是赞我帮他凭空赚了八十万才对.

    苏冰云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好啦,我明天要去走亲戚,过完假期再陪你,好么?”

    “好吧.”老廖假装失落地样子,却在盘算明天早上起床地时候是不是该抛色子决定找碧婷还是贝晓丹还是李星华约会.人格分裂地趋势,在他身上越来越明显,头一时间还在自责自己地花心,下一刻已经开始向往左拥右抱地生活.

    “叮铃铃……”电话来了,老廖道个歉.走到旁边接听.

    校长在电话里跳脚大骂:“小廖!整整找了你半个寒假.你有点公德心行不行?没责任就不要说自己是情圣!你三天两头不见人影让我很困扰知不知道?史密斯夫人那件事都要变成大英博物馆地历史了!”因咆哮产生地巨大声响几乎刺穿他地耳膜,震得手机听筒地电磁片嗡嗡颤动.

    廖学兵讪笑道:“亲爱地校长,别激动,别激动,我这几天有事在身.您这是怎么了?”

    “限你五分钟之内马上到青龙大街六百五十三号地‘夜之紫罗兰’西餐馆来!马上!”

相关小说:都市超级系统修真弃少嚣张狂少超级教师II我的美女房东最高通缉我的美女总裁极品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