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狂野无双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赌博娱乐aqq新宝集团官网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仲夏深夜,月朗星稀,山风清凉。

    茂密的林木中,有急促的脚步声传出来,其间还夹杂着密集的树枝断裂声。

    有一个莽撞的家伙正在山林里横冲直撞。

    ‘哗啦’一声,浓密的灌木丛中,一个牛犊般大小的黑影冲了出来。

    黑影四肢趴伏在地,眼里闪烁着如鬼火一般的幽光,口中呼呼地喘着粗气。

    休息了一会儿,它竟慢慢地用一双后腿站立了起来,眺望着山坡下正闪烁着零星灯火的小镇。

    它的目光在黑夜中逡巡着,很快就选定了目标,一栋位于小镇最边缘处的小木屋。

    在木屋周围数十米内,一户人家都没有。

    小木屋的窗口缝隙里透出了几缕昏黄的灯光,这说明屋子里面有着它所需要的可口食物!

    黑影咽了口口水,再次趴在地上,手脚并用地奔下了山坡,虽然动作显得有些笨拙,但速度却是极快。

    一直到了小木屋百米外的地方,它的脚步放轻了下来。

    它非常清楚,这个小镇看似平和宁静,其实非常危险,它的许多同伴就死在这里,连尸骨都找不到。

    这一回,要不是他实在是饿得狠了,也不会冒着性命危险来这里觅食。

    它小心翼翼地走着,但到了小木屋的荆棘篱笆外时,一不小心踩断了脚下的一根细树枝。

    ‘咔嚓’一声,声音很轻,但还是被院子里的狗儿发觉了,狗儿一听到动静,立刻就狂吠起来。

    一只狗叫起来,很快全镇的狗也跟着应和着,声势十分骇人。

    黑影猛打一个哆嗦,缩起身子,闭上眼睛,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它并不怕这木屋的主人,而是怕这些动静惊动镇里的人,那它就真正危险了。

    狗儿吠吼着,小木屋里的人听见了动静,打开木门走了出来,在院子里四处看了看,似乎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他对着狗儿说了几句话,平息了它的吠叫。

    从声音可以听出来,这猎物似乎很年轻,黑影有些高兴,年轻就好,年轻就代表经验不足,好对付,味道也更加纯净鲜美。

    不一会儿,院子里再次传来木屋的开合声,隔着篱笆,黑影看不清院子里的具体情形,它估计这应该是年轻人再次进了木屋。

    镇中的狗儿也渐渐停止了吠叫,夜再次静了下来。

    黑影松了口气,缓缓站起身,开始绕着荆棘篱笆转起圈来,希望能找一个入口。

    非常幸运地,它发现缠满荆棘的篱笆上竟然有一处地方坏掉了,露出一个缺口。

    缺口虽小,但它缩起身子的话,勉强可以钻过去。

    它简单的脑袋认为这是一个悄无声息进入小院的绝佳机会。

    既然如此,那就干吧。

    黑影伏下身,小心地避让着豁口旁边的荆棘,慢慢地钻入了篱笆缺口中。

    尽管前方就是可口的血肉,但它却平息静气,非常非常地小心,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它一向认为自己族中最聪明的一员,它的智慧可不是那些同族能相比的。

    以前来这里的同族之所以会被杀死,就是因为它们实在太愚蠢了。

    不一会儿,它的身体就钻入了一半,离着成功又进了一步,而小院里仍旧没有任何动静。

    它心中有些得意,看吧,今晚,它有大餐可以享受了,以后回了森林,又可以吹嘘好一阵子了。

    就在他得意地当口,原本还算宽松的缺口忽然收紧,大量带有尖刺的荆棘紧紧地缠着它的身体,一时之间,竟让它进退不得。

    黑影立刻知道自己中了圈套,气急败坏地怒吼起来,拼着命往后退,甚至不顾身体被荆棘割的鲜血淋漓。

    但,迟了。

    小院里,一个人影站了起来,他手中拿着一把斧子,一个箭步跨过来,手起斧落,狠狠地朝它脑袋砍下去。

    这斧头速度极快,极准,无视黑影脑袋的晃动,就像长了眼睛一般,正中黑影的眉心!

    锋利的斧刃携带着巨大的力量,轻而易举地破开了坚硬的头骨,深深地劈了进去。

    黑影一下子就停止了挣扎,眼中的幽光慢慢地熄灭了下去,吐出了最后一口气。

    借着明朗的月光,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少年,容貌俊朗,眼睛极有神,身体也很壮实。

    少年凑到了篱笆下面,蹲下身,仔细看着黑影。

    黑影的一双眼睛很大,几乎占了脸的一半,满口的獠牙利齿,在鼻子的位置,却只有一个洞,异常的丑陋。

    尽管它的脑袋差一点被砍成两半,却还存留着生机。时不时地,一双幽黑的眼睛还会眨动一下,显得十分诡异。

    这是山怪,生活黑暗森林外围的一种小型魔怪,喜吞食血肉,胆小多疑,欺软怕硬。

    但魔怪终归是魔怪,比一个普通人还是要厉害许多的,尤其是体内蕴含的黑暗气息,普通人一旦被感染,不过半小时就会发疯,堕落成人形魔怪。

    少年拉了拉篱笆缺口边的绳索,松开了荆棘丛,随即拿着手上的斧头,很是熟练地将山怪的脑袋砍下来。

    一失去脑袋,山怪的身体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萎缩,融解,最后成了一滩黑色的汁水,渗入了泥土中。

    这就是魔怪的特殊之处,他们大都有一个黑暗核心,只要一失去核心,身体就会以极快地速度崩溃。

    比如这山怪,它的核心就在脑袋里。

    脑袋里的核心恢复力极强,若是把这脑袋直接放在地上,过上一两天,它就会长腿跑了。

    想要消灭这核心,除了用火烧,就是交给镇上的神甫净化。而后者是可以换到钱的,这么一个脑袋,值两个银币,非常不错。

    少年小心地避开了它的嘴巴,将沾满黑色汁水的脑袋提起来,用张破布裹了,扔在了小院的柴火堆上。

    明天正好要给教堂送柴火,顺便将脑袋也带过去交给神甫。

    做完这一切,少年在院中水槽里洗净了手,进了木屋。

    木屋里的摆设很简陋,一张木床,床上一席薄被;一张木桌,桌山摆着一个破旧的烛台,还放着一本厚厚的羊皮书。

    木墙上则挂着一把粗陋的短弓,还有一壶少年自己削制的木箭。

    桌上的羊皮书很旧,很脏,上面满是点点污渍,很多地方都有被虫蛀出来的破洞,还有很多缺页的地方。

    对稍稍富有的人家来说,这书都是被丢弃的份,但对少年来说,它却是珍宝。

    书本封面上写着两个笔迹生涩的文字,这是少年的名字:德文。

    德文,樵夫之子。八岁时,他跟着老樵夫进山砍柴,森林中冲出来一只黑暗狼人。

    老樵夫只来得及将他送到树上,他自己则被狼人撕碎,吃了个精光。

    看着这一幕的小德文吓晕了过去,足足在树上待了半天才醒转过来。

    在镇上的人看来,他只是老樵夫从黑暗森林里捡回来的一个弃婴,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说不定就是镇上哪个狠心的父母丢弃的呢。

    但他自己却非常清楚地知道,他的灵魂来自一个科技昌明的世界。

    他来的时候,这具身体刚刚八岁,正躺在树上,树下是老樵夫的衣服碎片。

    如今他已经十八岁,来这世界已经十年了,子承父业,依旧以砍柴为生。

    少年坐回桌子前,小心翻开书页,再次开始认真阅读起来。

    文字,是这落后世界上层人士的特权,他想要摆脱如今低贱的身份,就必须识字。

    镇上认字的人不多,为了完成这目标,他专门去找镇上尊贵的书记官老爷。

    为此,他这些年赚的钱,绝大部分都被那个贪婪的家伙给榨走了。

    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到了现在,他已经基本将文字给认全了,阅读书籍已经没有多大障碍。

    羊皮书上记载的是大陆史话,内容很浅显,讲述地都是大陆上发生过的大事。

    书中描述了一个魔幻的世界。

    这世界里,黑暗生物层出不穷,有强大的,甚至可以独力毁灭城市,也有保卫弱者,拥有恐怖元素战技的强大英雄。

    很多英雄都强大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书中记载,神历七五八年,黑暗魔龙伊森德雷入侵迪洛卡城,剑圣卡雷恩远赴前来支援,经过一番殊死搏斗,一剑斩下了龙颅。

    这屠龙伟迹就发生一百多年前,当时的迪迦城有数十万民众都看到这一幕,根本做不得假。

    这只是其中一例,书中类似的记载非常多,看的德文热血沸腾,忍不住掩卷长叹。

    千里奔驰,屠龙灭魔,这才是一个大丈夫该做的事啊。

    一直到烛台上的那截蜡烛头快要燃尽,烛火开始暗淡下来,少年才意犹未尽地合上书页,吹熄了烛火,爬上木床,将薄被往身上一拉,静静地躺着。

    躺了一会儿,少年的手习惯地沿着床板摸索起来,很快在床缝中抽出了一个半鼓的钱袋,在黑暗中,开始认真数起了里面的钱币。

    ‘一,二,三。。。。。。九十七。’

    九十七枚银币!

    这些钱,是他最近几年吃最差的,穿最差的,好不容易才节省下来的。

    还差三枚,就是一个金币,院中的柴火,再加上那个山怪的脑袋,应该足以凑齐这笔钱了。

    他打听过了,小镇外的伦巴城的城主海默男爵开办有武士训练营,不论贵贱,只要交付一个金币,就可以入营接受正规武士训练。

    若是表现出色,被男爵看重,就有机会得授元素火种,领悟元素战技,成为真正的战士,就能顺理成章地成为男爵的见习骑士。

    见习骑士若能建立功勋,就能受封为正式骑士,获得采邑,这是固定的产业,是支持一个战士攀登更高境界的物质阶梯。

    一个穷光蛋永远不可能成为书中记载的史诗英雄,比如剑圣卡雷恩,他本人就是一国之主,自由掌控着一个偌大国家的资源。

    少年心中火热,手中紧握着钱袋,脑子里憧憬着美妙的未来。

    不过,他的烦恼很快就来了,他这身体精力非常旺盛,到了一种可怕的程度。

    即使此时已是深夜,劳累了一天的他头脑去依旧十分清醒。

    脑子清醒还是小事,更让他感到难堪的是,最近这几年,随着他身体发育成熟,体内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多了一股灼人的火气。

    这火气老是在他体内拱来拱去,想要找个发泄口。

    每当这时候,他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就会想起镇上的女人,而且想的还不是脸庞,而是其他女性特征。

    这该死的身体,真是要命啊。

    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折腾了半天,心神不宁的德文暗骂一声,爬起床,重新拿起斧头,回到了院子,就着月光开始劈起了柴火。

    教堂的柴火已经准备好了,反正睡不着,干脆连镇长老爷下个月需要的份额也准备了吧。

    ‘咔嚓’‘咔嚓’,院子里传来一声声地脆响,是少年正在发泄充沛至极的精力。

相关小说:上苍伐谋末日咆哮一树擎天某萝莉法师的异界之旅韩国之飓风偶像少年山神的悠闲生活红楼衙内贾宝玉美女们的超级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