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狂野无双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塞班岛电子游戏网站信宝娱乐网址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维托镇是一个小镇,方圆不足三里,人口不过千余,这里就是德文生活了十年的地方。

    这里民风淳朴,又因靠近危险的黑暗森林,在这淳朴中又添了许多彪悍。

    第二天上午,阳光明媚,小镇也如往常一般,处于宁静的氛围中。

    镇中的街道上,德文拉着一辆木车,口中吹着口哨,慢吞吞地向镇中央的教堂走去。

    木车很大,上面堆满了劈好的柴火,柴火堆上扔着一个布包,车架上插着德文那把形影不离的斧头。

    粗糙的实木车轮碾过泥地时,留下了深深的辙印,这一车木柴怎么也得有上千公斤的份量,也亏得他能满脸轻松地拉着。

    他这是天生的神力了,可是镇上公认的大力士。

    德文能感觉到自己和其他人的不同。小时候还不怎么明显,随着身体成熟,这一点越发的突出了。

    这有好处,也有坏处,最明显的坏处就是在他眼里,镇上再没丑女了。

    就连街角坐着的那位膀大腰圆的玛丽大婶,他竟也能看出几分女性的妩媚来,进而生发出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来。

    所以在大多数时候,德文的理智都在唾弃自己身体的审美观。

    街上的镇民们见到少年,都友好地和他打着招呼,少年也一一笑着回应着。

    他在镇中的人缘还是很不错的。

    “嘿,德文,又去送柴呢。”路边一个壮汉笑着对他招了招手,壮汉手里也没闲着,正在调教手中祖传下来一张密铁硬木制成的大弓。

    “嗯,这是我的生计嘛。”见天色还早,德文干脆停下木车和他聊了起来。

    这中年壮汉是镇上捕猎技艺最好的猎人,叫诺兰,曾经杀过一只恐怖的黑暗狼人,在小镇里很有威望。

    德文进山砍柴的时候,时常能碰见他,诺兰看他生性聪慧,教了他许多捕猎技巧,尤其是射箭的本事,几乎是倾囊而授。

    德文意志坚韧,得了指点,一有空暇就苦练不休。到了现在,隐隐间,他的箭技已经大有青出于蓝的迹象。

    诺兰大叔对他来说,是交情深厚的朋友,更是授业的恩师。

    不过,一把好弓,还有可以猎杀大型猛兽的铁箭,那都是昂贵之物,德文一时之间还配置不起。

    他只有一把粗木弓,用的都是自己做的木箭,威力小的可怜,只能射射兔子什么的小野兽,给自己解解馋,发挥不了大用。

    诺兰将弓放在一边,问道:“德文啊,你也长大了,有相好的姑娘没,要有的话,我去给你说说。”

    他是看着这少年长大的,觉得他身上透着一股大气,他看得十分顺眼。

    听到这话,德文脸上丝毫没有少年人的羞涩,十分自然地道:“大叔,哪有姑娘家会看的上我啊。”

    镇上还真没人看的上他,关键倒不是他家穷,而是许多人无法理解他这些年的所作所为。

    这小子,砍柴就砍柴,硬是不惜血本地要去识字。这认字是那些尊贵老爷的事,一个平民认什么破字?真是吃饱了撑的,嫌钱多。

    镇上的人很不理解少年的想法,都认为他不靠谱,不会过日子,整天瞎想。

    自然,没有人愿意将自家女儿交给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人。

    猎人诺兰立刻瞪起了眼睛:“你的本事我还不知道,我要有女儿,早就许给你了,省的被人抢了去。”

    德文哈哈笑了起来:“得了吧,别拿我打趣了。”

    他看了看天色,已经快到中午了,便对诺兰挥手告别:“大叔,我就先走了,回头我来帮你把院子里的那些木头劈成柴火,管顿吃的就成。”

    诺兰笑骂道:“臭小子,这还会少你的。”

    少年挥了挥手,告别了猎人,继续拉着木车向教堂驶去。

    小镇很小,少年很快就将木车拉到了小镇中心的教堂广场上。

    广场边上竖立着着几个高大的铁十字架,十字架上还挂着几个被烧得和黑炭一般的东西。

    这些都是被烧焦的尸体,大部分都是从黑暗森林里窜出来的黑暗魔怪,比如山怪,劣魔。

    还有几个,却是镇上那些被黑暗气息侵染后堕落发疯的居民,也被烧死在这里。

    这种事在镇上虽然不多,但也绝不罕见,三个月前就烧死了一个,那可真是惨呀。

    因为是小镇,这教堂也不大,里面也只常驻着一位神甫。

    维托小镇隶属于暴风王国,而暴风王国是光辉之主的教区,自然,这神甫就是光辉之主的牧师了。

    神甫名叫莱昂,声名极好,虽然刚来小镇不到半年,但已经是公认的镇上最圣洁的人,十分受人尊敬。

    德文将木车停在广场边上,提着木车上的山怪脑袋,就向教堂内走去。

    因为今日并不是礼拜日,所以教堂里很冷清,一个人都没有,连平常一直都会在的哑仆也没见踪影。

    德文对这教堂早已熟门熟路了,对教堂里的神甫和哑仆也是熟识的,正厅没人,就径自往后厅的园子里寻去。

    通往后厅的走廊很窄,走廊一旁还有一个小房间,这是教堂里的忏悔室。

    此时,这木门也是紧闭着,从里面隐隐地传出了一些声音,应该是有人在里面忏悔。

    既然有神甫有事,德文当然不敢擅自打扰,就要返身回前厅等待。

    但就在这时,从忏悔室里却猛然传出一声女人的惊叫声,虽然隔着厚厚的木门,但是听力极好的德文,仍旧听得清清楚楚。

    这是怎么回事?

    德文隐隐觉得这忏悔室里正在发生了什么事。

    别和他说神甫很圣洁,就应该无私无欲地和圣人一样。

    对神的仆从,德文心中的敬畏极少,在他眼里,这家伙首先是个男人,然后才是圣洁的牧师。

    一个女人还有一个男人共处一室,这里面会发生什么事?

    他体内旺盛的精力又起了副作用,内心深处本能地腾起了隐秘的火焰,一股强烈的探究**升了起来,不知不觉间就冲溃了他的判断力,让他忍不住将耳朵贴在木门上,屏息倾听着。

    只听一个宽和的声音传出来:“夫人,与人通奸可是大罪!死后必下炼狱,**着身体,被鬼差日夜鞭笞,痛苦的很啊。”

    木门内,神甫正在向女人描述炼狱的可怕场景,每说一句,就有一个女声轻呼一声,显然被吓的够呛。

    德文心中浮现出了强烈的好奇,这女人是谁?竟和人通奸?他怎么不知道。。。。。。

    一连串的遐思闪过了他的脑海,最终,通奸的男主角被他脑补成了自己。

    木门后的声音继续传出来。

    女人惊慌地道:“神甫,那我该怎么办?求您救救我呀。”

    神甫长叹了口气:“也不是没有办法。主说,若犯了罪,就该行善事赎罪。夫人,我有一个办法,能快速消除您的罪孽,就看你愿不愿意干了。”

    “我愿意,我愿意!”女人连声应着,一副如释重负的语气。

    神甫循循善诱:“很好。主说,世间善事,最大莫过于铲除恶魔。世间恶魔无数,形态千变万化,喜欢潜入人心,诱人做下各种恶事。就像现在,我身上就有一个恶魔。而夫人您,能够帮我把这恶魔关进地狱,让我的灵魂前往天堂,瞻仰神的荣光,这就是件大善事!”

    听到这话,德文被吓了一跳。

    恶魔是一种强大的黑暗生物。它们形象莫测,善引人堕落,现在潜到这神甫的身上,那还了得。

    不过,他心中的好奇却更加浓了,到底是什么恶魔,神甫没有办法,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竟能把关进地狱呢?

    难道这女人是圣母不成?

    忏悔室的女人和他是同一个疑问,立刻问道:“神甫,我哪有这本事啊?”

    “怎么没有?夫人,您身上正好有个地狱啊,可以把我身上的恶魔关进去。”

    神甫的声音已经没有了宽和,反而透着一股急不可耐的味道。

    忏悔室里面静了静,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突然那女声惊叫起来:“神甫,您。。。。您掀我裙子干嘛?”

    “请原谅我,夫人,这不是我的本意。恶魔控制了我的身体,我必须把它关到地狱去!求您行行好,就帮我这个忙,让我上会儿天堂吧!”

    神甫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啊!”忏悔室内的女人又发出一声尖叫,声音里带着压抑不住的颤栗感。

    很快,就有粗粗的喘气声从忏悔室里传出来,喘的德文心都颤栗起来。

    有那么一瞬间,他心里竟生出一股冲动来,恨不得冲进去取而代之,好好发泄下他心中旺盛的火气。

    这神甫可真是。。。。。。真是太猥琐了,竟然借着恶魔的名义,蒙骗愚妇,干出这种下流勾当。

    忽然,德文感到有些异样,一抬头,正看到教堂里的哑仆正站在走廊的尽头,手里拿着把扫帚,冷冷地看着他。

    哑仆接下来的举动让他大吃一惊,只见他扔掉了扫帚,手上一动,竟出现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大步向他走过来。

    德文大惊,顿时就明白了他的意图,这哑仆竟是要杀人灭口!

    对于‘圣洁’的神甫来说,这种事可以做,却绝对不能传出去,否则他就名声扫地了。

    现在,哑仆只要杀了他,过后,神甫大人自会给他安上个邪恶黑暗的罪名,然后把他的尸体绑上火刑架,一把火烧了,没有任何后遗症。

    想清楚了原因,他心中立刻对自己刚才的偷听行为破口大骂。

    他怎么就精虫上脑,竟然没有看到这显而易见的危险,变得这么糊涂了呀。

    这一次,这的身体可把他给害惨了。

    哑仆一步步地走近,德文脑海中疯狂转着念头,寻思着脱身之法。

    转身逃跑?

    那没用,等神甫干完了事,这仆人和他一说,然后他再和老镇长说几句,镇上的士兵就会来抓他上火刑架。

    只要他被定性为堕落的黑暗生物,镇上没有任何人会相信他的解释。

    忽然,德文眼中一亮,想到了办法。

    既然退避已是无用,不如反其道而行,让这神甫的淫行大白天下,败了他的名声,让他的话失去影响力。

    为了自保,他豁出去了!

    在哑仆惊愕的目光中,德文退开一步,抬起脚,使尽全力踹向了忏悔室的门。

相关小说:上苍伐谋末日咆哮一树擎天某萝莉法师的异界之旅韩国之飓风偶像少年山神的悠闲生活红楼衙内贾宝玉美女们的超级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