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狂野无双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老虎机游戏单机免费可以买角球的买球平台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镇长的城堡就建在维托镇的偏西的一处山坡上.

    这是一座小型城堡,有三层,三十多个房间,通体由石头砌成,是小镇中最豪华的建筑。

    它彰显着镇长的财富和权威。

    城堡外建有城墙,城墙很高,有十米,城墙上到处设有许多用于防御的箭塔,完全没有攻击死角。

    它完全就是一座战争堡垒,基本没可能从外部攻破它。在魔怪层出不穷的黑暗森林附近,如此的防御是非常有必要的。

    镇里虽然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但这消息却还没有传到城堡里,这里依然一片平静。

    老镇长墨尔本爵士惬意地靠在书房的躺椅上,手里拿着一本有着丰富手绘插图的《宫廷艳史》,正咪着一双眼袋肿厚的昏黄老眼,饶有兴趣地地翻看着,时不时地还嘿嘿地低笑一声。

    时不时地,就会有一个仆人进出他的书房,向他低声报告着城堡中新装饰的布置进度。

    每当这时,老爵士都会放下手中的书,认真地听着仆人的报告,时不时地,还会出声指点几句。

    他是如此认真细致,因为今天他的儿子布兰德会从伦巴城赶回来,他必须在他儿子回来之前,将城堡布置的焕然一新。

    那可是他唯一的儿子,也是他的骄傲。

    现如今,这儿子出息了,他已经被海默男爵授予元素火种,并建立了足够的功勋,成为了男爵大人麾下的正式骑士,正是跨入了贵族的行列。

    不像他,这爵士的名号是靠钱买来的,这让他老是被人骂作乡巴佬。

    老爵士今年已经有六十多岁了,在大陆上已经算是高寿。本来,到了他这个年龄,就应该安享晚年了。

    不过他性格好色,一个月前老妻去世,才过去半个月,他就从伦巴城里娶了个年轻漂亮的妻子。

    这小妻子叫伊丽莎,美丽聪慧,年前刚过十七岁生日。

    她出身伦巴城的名门,受过良好的教育,举止高贵优雅。无奈家族荣光已经落幕,兄长好赌,老父亲死后,不到一年时间,本就剩余不多的家产就被兄长挥霍一空。

    老爵士使了些手段,给那赌徒设了个套子,轻而易举地就将美人给赢了回来,没花一分钱!

    此时,伊莉莎也在书房里,正跪在老爵士身后,低着头,面无表情地给他捶着背。

    这本是仆从的活计,由她这个名门小姐来做,显得有些笨手笨脚的。

    她从小的教育都是礼仪,马术,跳舞等等上层社会的风雅事,可没教过她做这服侍人的事,

    不过,老爵士就喜欢让她干这些事,他就喜欢让这些自诩血统高贵的上等人低下脑袋来服侍他这个绅士们口中的乡巴佬。

    对这种羞辱,伊莉莎自然十分抵触,不过老爵士很快就让她认清了现实。

    只要她对他的命令稍有抵触,立刻就会被这老家伙肆无忌惮地拳打脚踢。

    几次过后,她就认命了,再无反抗之举,变得十分柔顺,至少在老爵士看来是这样子的。

    近中午的时候,老爵士合起了书本,郑重其事地嘱咐着身后的人儿。

    “伊莉莎,等我那骑士儿子回来了,记着好好地侍候他,一定要让他满意!”

    他娶这个年轻妻子,外人看来是他好色。可他却是冤枉的,他已经老成这样了,再娶个年轻妻子折腾,不是咒他早死嘛。

    这女人其实是他儿子看上的,但这女人家族落魄,是绝不能娶为正妻的,只能用来做情妇。

    他这么做,是为了顾全教会的面子,谁叫那帮神的仆人吃饱了撑的,规定了一夫一妻的教条呢。

    这类事情,整个暴风王国都这样,比这更荒唐的也是比比皆是。远的不说,就说这片土地的领主海默男爵吧,他背后就有四个情妇。

    这些情妇身份各异,以各种理由居住在他的大城堡中,其中一个最荒唐的,竟然是男爵的奶娘。

    天知道,这男爵都已经是中年了,还找个二十多岁的奶娘,这不是欲盖弥彰吗?

    对此,教会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没看到了。

    伊莉莎听得浑身一抖,银牙紧咬,心中满是绝望。

    她这辈子难道就这么完了吗?以一个骑士的情妇身份苟延残喘地活着?等她年老色衰了,被赶出城堡,饿死在路边?

    不,这无法接受这样的命运!

    正在这时,管家乔万尼冲进了书房,急急地喊道:“老爷,出大事了。”

    墨尔本爵士立刻将手中的书砸向管家:“你这是想吓死我呀,没教养的狗东西,给我好好说话!”

    管家呼呼地喘着粗气,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这才道:“您看窗外,镇上聚过来好多人啊。”

    老爵士心中一惊,匆忙站起身,就要往窗口走。

    却不想站的太急,脑袋一阵晕眩,他连忙扶住桌子,缓了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

    身体的衰老,生命力的逝去让他感到十分恼怒,隐约还有一丝害怕。

    他冲着身后的伊莉莎吼道:“快来扶我,你这愚蠢的贱人!”

    伊莉莎低着头,柔顺地走上前扶住了老爵士的手臂。

    等她搀着老爵士到了窗前,看清了城墙外的情景时,老爵士一下子就愤怒了,高声嚷嚷道:“这群肮脏的贱民,聚过来干嘛?乔万尼,去,叫卫兵拿箭射他们,把他们赶走!”

    镇上的人都是一群乞丐,又狡猾又肮脏。

    看看他们,他们那沾满泥巴的鞋子踩在他花大钱整理出来的平整草坪上,这叫老爵士怎能不怒?

    更重要的是,他的儿子就要回来了,要是被他看见这幅情景,心里肯定要埋怨他这个父亲无能。

    这是他万万不能接受的事。

    只一会儿,墨尔本就转过了这许多念头。

    等他回过神来,转头看到管家还杵在书房里,立时怒火中烧,劈头骂道:“你这蠢驴,还不快去传达我的命令?”

    一边说着,他一边就去摸身边的一个物事,举在手里就想砸过去。

    不过他很快发现了手中拿的是一盏银质烛台,这东西得值一个金币,他舍不得扔。

    老爵士吹了吹烛台,又用袖子擦了擦,确定烛台表面没有一点灰尘后,又小心放了回去。

    这举动让一边的伊莉莎抿起了嘴,想笑又不敢,只能低头强忍着。

    管家吓的脑袋一缩,小心翼翼地道:“老爷啊,真出大事了,莱昂神甫死了!”

    老爵士倒吸了一口凉气,惊道:“怎么死的?镇上来了多少黑暗生物?”

    他可非常清楚这神甫的底细,会神术不说,还带着一个冰霜武士作为仆从。

    镇里可没人有本事杀他,只能是黑暗森林跑出来的魔怪!

    那窗外的镇民,不会是来寻求庇护的吧?

    能在阳光朗照的白日里杀死光辉之主的仆从,这魔怪绝对强的离谱,这下麻烦可大了。

    老爵士心中一急,额头上顿时绽出了一大蓬冷汗。

    乔万尼急忙摇头否认,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这才开始将他打听到的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出来。

    随着他的讲述,一直站在老爵士身后的伊丽莎眼睛出现了一丝亮光。

    她似乎看到了希望,一个有可能帮她摆脱现在的绝望处境的强悍人物。

    但老爵士可不这么想,他狠狠一拍桌子,越发地愤怒了:“好一个贱民,好大的胆子,敢给我惹下这种大麻烦!”

    在他的领地上,神甫被一个贱民打死,教会的人追究下来,让他怎么交代!

    至于**妇女这种破事,对那些贱民来说是了不得的大事,但对他们这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体面人来说,压根就不值一提,给点钱不就完事了吗?

    伦巴城的大主教还养着两个情妇呢,也没见人去告发他。

    越想,墨尔本爵士越气,他大吼道:“去,叫卫兵把那贱民拉出来,当众绞死他!”

    乔万尼却脸露犹豫,期期艾艾地劝道:“老爷,镇民们都是群情激奋,这么处理。。。。。。不太好啊?”

    剩下的话他没说,镇里的爷们可都彪着呢,这要惹急他们,真要出大事。

    “叫你去就去!这些贱民的脾气就是惯出来的,不杀几个,他们不知道我的厉害!”墨尔本满心怒火,哪里听得进管家的话。

    乔万尼心中十分不愿,这命令太荒唐了,就算爵士最后没事,他的家人可还住在镇子里,大家都是生活在一起的乡邻,做过火了,以后他家人还怎么过活?

    他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爵士身后的伊丽莎。

    伊丽莎也觉得老爵士的处理命令很不靠谱,她本就想开口劝说,但却心有畏惧,此时见到管家的眼光,她心一横,开口道:“老爷,您。。。。。。”

    ‘啪’一声脆响。

    她刚开口,就被老爵士甩了一巴掌,白嫩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五个手指印。

    “多嘴,这是你一个娘们管的事?给我滚出去!”老爵士轻蔑地指了指房门。

    伊丽莎捂着脸,眼含着泪水冲了出去。

    末了,老爵士得意地对管家道:“这些上流社会的女人啊,总是一副斜眼看人的德行,其实呢,就是欠管教!”

    看吧,什么优雅高贵,什么良好教养,全是扯淡,还不是任他打骂。

    对这主人家的事,管家怎敢接嘴,只能嘿嘿陪着笑。

    他决定做最后的努力,他说道:“老爷,其实有更好的办法处置那小子!会让他更加痛苦!”

    一听到管家这么说,墨尔本就来了兴趣,问道:“你倒说说看。”

    乔万尼一看有戏,立刻道:“我的老爷,您根本不用亲自动手,只要派个信使到伦巴城,把这事通知大教堂,教会的人自然会来处理。到时候,可不是上绞刑架那么简单了,那可是直接上火刑,灵魂永堕地狱啊!”

    老爵士眯着眼,一手搓着自己的胡须,嘿嘿笑了。

    “的确是好办法。可这小子要是跑了怎么办?”他现在看这管家有些顺眼了。

    “这好办。贱民的眼光都很短浅,您随便给他一个虚职担着,比如弄个什么民兵队长。那小子铁定会贪恋不去,自己把自己给绑牢了,嘿嘿。如果再不放心,还可以派个人盯着他。”

    说完,乔万尼也有些得意,感觉到自己这办法有着说不出的妙处。

    老爵士哈哈笑了起来:“好,好,让他临死了还为我效力一阵子,不错,不错。”

    乔万尼嘿嘿笑着,在一旁应和着连连点头。

    却不想,老爵士的话风忽然一转,厉声道:“可是我凭什么要受一群贱民的逼迫?去!把那小子给我抓起来,关牢了,然后再派信使去大教堂!”

    “老。。。。。”乔万尼苦着脸,他就布了伊莉莎的后尘,脸上被狠狠抽了一巴掌。

    “记住,我才是维托镇的主人!我掌握着你们这些贱民的命!”老爵士指了指书房的门,轻蔑地道:“还不快去!”

    乔万尼满心苦意,他无奈地向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绞尽脑汁地想着该如何撇清自己的关系,省的被镇民们仇视。

    他是如此专注地解决自己的麻烦,以至于没有注意到书房门外急速离去的轻微脚步声。

相关小说:上苍伐谋末日咆哮一树擎天某萝莉法师的异界之旅韩国之飓风偶像少年山神的悠闲生活红楼衙内贾宝玉美女们的超级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