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帝师系统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第189章 我行其野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巫医又替她换包扎的棉带, 替她重新上药。一盆盆血水又端出去,她清醒着,望着天花板发呆。床帐垂着, 宫之省站在外头, 等巫医最后包扎好, 宫之省拿着衣物掀开帐帘。

    舒往里缩了缩, 有些不适应。

    宫之省垂下头去, 跪在榻边抬起手“大君不必怕, 臣是宫奴。”

    舒从他手上扯走衣服,宫之省没抬头“需要臣帮您穿戴么”

    舒摇了摇头“披一下就好。外头还有什么异动么”

    宫之省低头“听说楚国已经在整顿军队,楚王有意带部分人马返回郢都。目前一部分军队已经拔营, 船只也已经编队。外头关于晋楚不和的传言已经起来了, 还有人在怀疑是楚国做戏刺杀晋国, 因没有得手所以两国翻脸。”

    舒“现在还没定论,传就传吧。很快事情就有个说法。”

    宫之省声音轻轻的“难道晋楚的结盟,就这样要”

    舒声音却很冷静“此时闹翻也未必是坏事。结盟要坚固, 关键在于对彼此不可或缺。但楚国对我晋却不是这样的态度。楚王性格乖张不定, 又不是真心诚意觉得需要我晋,结盟的关键就在于暄的存在。如今早日撕破脸也不是坏事儿, 否则到后来闹掰, 暄还要夹在其中难做人。”

    宫之省抬头, 想要开口, 就看到舒披着白色的单衣, 简单系上衣带, 一条腿蜷着,从单衣下露出来,小腿上一道道旧日的细伤疤,手臂搭在膝盖上,细看关节处手腕处,还有一分少女似的圆润光洁。

    舒开口“总想着依靠别人是没用的。”

    宫之省连忙低下头去。

    她又道“趁如今晋国不算太危急,反而是自立的好时候。总被楚国救济着,我们只能越来越像楚国的附庸。不过我心中也有了大概的想法。不止今天开始有的,之前我就有计划过。”

    宫之省还没开口问,外头的宫奴似乎叩门,他出去一趟,回来的时候脸色有些犯难“大君,有人求见”

    舒“谁”

    宫之省“商君。”

    舒“不见”

    宫之省“臣知道了,那这就让人去回绝。这时候见确实也”

    舒却忽然又道“算了。让他来。”

    宫之省“喏。”

    舒又裹了一件衣服,她穿衣不便,也不打算露脸。过了许久,宫之省引着一人走进屋内,舒隔着纱帐瞧见了商牟,他披着一件很久却也很厚重的披风,颧骨冻得有些皴裂,依旧是乱发,似乎也没有声张,是偷偷来的。宫之省进门之后,站在门里,舒道“之省,你在外头等吧。”

    宫之省有些犹豫,商牟解开随身的佩剑,交给了宫之省,宫之省端着剑点了点头退出去了。

    门合上,他站在靠门处,搓了搓手,望着床帘。

    舒“是楚国要来攻打晋国了么”

    商牟“什么啊,不是。你怎么会这么说。”

    舒“否则我想不出什么理由,能让你来。”

    商牟想要开口,却又有点说不出口,用力挠了挠头,走上前半步“其实”

    舒“你今天行事没有一丝一毫不对。更何况我们本来就算不上友人。维护楚王,才是你的责任。”

    舒声音隔着一道床帐,也冷冷的。商牟很少听到舒这样的语气。

    商牟顿顿的点头“啊。嗯。我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舒不说话了。

    商牟硬着头皮道“我也不是单纯为这事儿来的。”

    舒“那是为了什么”

    商牟说不出口。舒崩溃大哭的样子,吓到他了。

    在那之后,他满脑子都是舒的神情,还有她的话语,她的恨意,她的坚决。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就总想过来问几句。至少稳一稳。

    或许晋楚之间的关系,虽然因为闻喜君或者说荀师的变故而变得复杂,但他们也算是一起喝酒过的友人,他自己也想,说不定这点微不足道的友情,也能在晋楚之间如此针锋相对的时期,起到一点作用。

    但商牟又不想说自己是因此才来的。

    毕竟舒也是一国之君,哪需要他怜悯似的关心呢。他说出来反倒是瞧不起她了。

    他吞咽了一下口水,说不出来。

    床帐内的舒却心头想了想,抬眼道“我拔剑的时候,伤到了你的手了吧。”

    商牟手上确实缠了一圈布带,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满不在乎道“不要紧。要不你看一眼。很浅的。”

    他说着朝她这边走来,舒紧张道“你别靠过来。我刚换了药,没穿好衣服。”

    商牟“你真跟个娘们似的。”

    说着,他还是在帐外停住了脚步。

    舒“楚王是要带兵走了么你也会跟着他走是么”

    听她的口气,似乎还愿意跟他说几句话,商牟心底松口气,道“他要带三万兵回大楚,但只有一万回郢都,另外两万我带去铜陵。这次刺杀,是墨家所为,我们怀疑墨家和越国勾连。而且越国对楚国境内的攻势也确实更猛了。”

    舒“你们走水路走要把所有的大船都带走吧。”

    商牟点头“走水路为主,毕竟快一些。不过陆地上也要走。毕竟楚国船只只来了一部分到黄河这边来。雪天行军估计很难。”

    舒语气好像在替他叹气,或替晋楚结盟的冷遇叹气“你要穿过大梁城附近吧,那确实很难走。”

    商牟“对,可能要早些走。辛翳恨不得今天就回去,他说要七天之内赶回郢都,但几乎不可能的,鸿沟水流很慢,而且他那么多臣子卫兵在这里,走不了那么急。”

    毕竟他没有什么冰天雪地作战的时候,也忍不住又多说了几句。

    舒“七天招魂么”

    商牟“嗯。”

    舒“那为什么要回郢都招魂。难道不该在这里”

    商牟“楚国的习俗,要在此人生前最常居住的地方招魂。先生在宫中住了很多年。”

    舒沉默了,半晌低声念道“先生么那春祭也”

    商牟“晋楚共同春祭的事,怕是办不成了吧。”

    商牟“所以,其实也是要跟你说。我就要离开了。以后再见,未必是什么时候了。”

    舒似乎在床帐内抬眼看了他一眼。

    商牟“不论晋楚以后如何,你珍重。”

    舒“嗯。”

    商牟“有机会再一起喝酒。”

    舒面上露出一点浅浅的笑意“好。”

    商牟望着她,他总是很想不明白,她是怎么做到能露出这样笑容的。虽然有很多紧张复杂的晋楚关系横亘在面前,但她眯眼笑起来的时候,总是一副毫无芥蒂展露心扉的样子。

    商牟“哦对了。楚国的伤药。没下毒,要不然你让人去试一下。”

    也就他会直接这么说。

    商牟递来一个青铜小瓶。

    舒从床帘伸出一只手,接住那青铜小瓶。

    毕竟楚国巫医确实天下闻名,多少游巫都说自己是楚国出身,四处卖药。

    但主要的不是那小瓶,而是上头竟然用红绳挂着个小挂件,她看了一下,应该是一颗狼牙。

    她抬头,商牟连忙说“这药挺好用的。你收下。”

    舒不我是想问这挂件。刚刚递过来的时候就一直捏在手里怕被发现,这会儿也一字不提,你别跟我说你眼瞎看不见。

    商牟其实是之前见狐逑与她分别的时候,送给她一个玉龟挂件,她还挺宝贝的,每天随身带着,经常拿手摩挲。后来听说她回到晋国之后,也把那个还给狐逑了。

    君子之交,临别送点什么东西也挺正常。

    只是商牟也没有什么玉或金银挂件,他浑身上下最值钱的就是自己的佩刀了,只能临时找点能拿出手的东西。

    这狼牙也没有任何意义,就是因为大雪封山,这附近的狼都饿的下山了,之前带兵巡视的时候遇见了狼,打死之后就拔下来随便拿着把玩,刚到手也没两天。

    他心想,送这个才算是男人的友谊,才有血性吧。

    但可不比人家狐氏的玉龟有个几百年前的君臣故事,他对着一个狼牙也编不出来什么。

    那就干脆装傻强塞吧。

    毕竟他也说不出“这个送你,算友谊见证”之类的话。

    但毕竟要是有个物件,说不定她还能想着点晋楚这些时间结盟的友谊。

    他隔着床帐能依稀看到舒的动作,她看了看那狼牙,收进手里,道“好。我收下。”

    她的配合,更让商牟觉得尴尬,他都有点后悔了,也连忙往后退了半步,道“那我走了。”

    舒“嗯。”

    商牟也没看她,转头就往门外走,他没控制住手劲,重重的合上门,外头传来了宫之省的呼唤“商君,您的佩剑”

    舒过了一会儿,道“之省,传师泷、狐笠来。”

    三日之后,在商牟从成周出发向越国行军。

    却在离开不久后,收到信报。

    晋国忽然翻脸,在洛水与黄河汇合处,与楚王回郢都的船队发生了激战。而晋国也进攻了目前还未成型的新成周城,似乎意图占下这个重要位置。

    商牟接到信报,懵了许久。

    他过了许久才意识到舒正是利用他透露的关于楚国的动向,掐准了楚王急迫回到郢都的心情与他离开成周的时间点,对楚国发动了进攻。

    如果计划得当,她就能夺回闻喜君

    就算没能夺下闻喜君,辛翳必定想要立刻带闻喜君回郢都,也不会再成周与她多纠缠。

    成周就极有可能成为她的囊中之物。

    商牟站在雪地里,身边是蜿蜒向远方的行军队伍,他忽然狠狠的将牍板掷入雪地中

    还晋楚友谊还赠她狼牙

    她首先是晋王,才是他的旧友,才是他印象里的那个舒

    而在招魂声也传不到的地方,南河猛地睁开眼来。

    她眼前是白色的天花板,是她十多年没有见过的那种洁净的,现代的白色。

    南河猛地翻身坐起来。

    白色的床单,白色的四壁。她坐在一间纯白色的无装饰的房间里。床的那一端,有一扇门。

    南河没有动,她环视四周,忽然道“在么领导你在么”

    没有人作答。没有人回应。她耳边过分安静,几乎连一点噪音都没有,她几乎觉得要耳鸣。

    南河掀开了被子,她光着脚跳下了床,环顾四周,猛地朝那扇门走去,用力推开了它。

相关小说:栖凤乱江山河神大人你别跑万古神尊明亮如你,灰暗如我吃定妖王大人尾声邪少的天价前妻甜妻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