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爱情冒险家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足球亚盘投注球盘老虎机赌博游戏上下分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ada其实当天就可以出院了,但梦阳不许。

    “ada,我悄悄问你一个问题,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啦,你听说过王姑娘和徐正阳吗?”趁商所和梦阳外出打饭,成辛拉住ada的袖子,嘴巴凑近她的耳朵。

    “这个问题啊,还真是高深得不要不要的,”ada露出正经的神色,不过马上笑场:“王姑娘大概就是王梦阳吧,可为什么又有一个‘徐正阳’呢?须知,王姑娘的爸爸姓徐,所以说,‘徐正阳’是王姑娘的学名,‘王梦阳’是王姑娘的小名。

    你这表情,是想说从来没有见过有名有姓又这么正式的小名吧?怪只怪独生子女政策喽。”

    成辛愿赌服输!

    “看你精神状态还不错,我一直担心你呢。”共同经历过一场灾难,ada与成辛之间,明显拉近了心灵距离。

    成辛笑了笑,说实话,第一次经历类似402的事情时,事后的确很惊恐,内心无处安放,所以她才连夜奔余勒而去。如今,她应对得游刃有余。

    一是得益于并非独自经历,二是因为亲密的人稳定的陪伴。

    “我们之间的合同,被你男朋友中止了,你知道吗?”

    “知道。悄悄告诉你,今天所长跟我说,建议我调回总部。我拒绝啦,因为我要离职去我男朋友所在的城市了。”

    ada恋恋不舍地点点头。她见过余勒。余勒特意带了两盒一斤装的东阿阿胶来看她,言辞恳切地感谢她救了成辛,为了这份合同付出了太多,他要为她向她公司送锦旗……

    --

    一个星期后,苗贝贝从西北出差回来。

    她黑了一层,但并不真的显黑,而是使原来的白皙皮肤看上去更健康了。

    “你真的要离开上海了?”苗贝贝连鞋子都顾不得甩掉,劈头高声闻讯。来上海仿佛是昨天的事,可今天,其中一位就要离开。

    “是啊。”回答她的,是个男生的声音。

    “余勒!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帮辛辛打包行李。”

    噗。苗贝贝自感受到一万点伤害。漫漫出差路上,她一个人抗行李箱,一个人打点各种琐事,一个人生病,一个人独自面对勾心斗角或阳奉阴违……

    苗贝贝怏怏地走进客厅,默默盘腿儿坐在沙发上。上海的四月天明朗又不失柔美,退去寒意,梅雨未来,是最舒适的时光了。

    可是,在这舒适的时光里,她却异常失落。

    “彭小帅跟我说,他要停薪留职来上海试试手脚,听说我来上海,特意委托我帮他找房子。我忽然有个想法,要是讲出來太失礼,请你千万不要见怪。”

    苗贝贝有气无力地扫一眼余勒,她知道他下一句会说什么。她本来要冷漠拒绝的,可心却在那一刻莫名被撩拨了一下。彭小帅。这是个毕业越久越觉得回味悠长的名字。

    “辛辛搬走后,彭小帅可以暂住几天吗?如果不方便,一天也行,给他一个找房的时间。”

    苗贝贝低下头,心想,彭小帅何德何能,竟然让余勒为他把话说得这么谦卑?!

    见苗贝贝没有反对,余勒自然知道沉默是同意的意思,不由开心一笑:“那就这样说定了。”

    成辛从洗手间出来,没头没尾地听余勒高兴地说“就这样说定了”,也懒得追问,只扑过去抱住苗贝贝的脖子:“贝贝!想死我了!”

    对成辛最近的历险一无所知的苗贝贝轻轻拍了拍成辛的脸颊:“你这个见色忘友的讨厌家伙,嘴里说着想死我了,人却离我而去!”

    “人家要去湘州开创新事业了呢。”

    “就你?”苗贝贝再清楚不过了,运营一份事业有多么辛苦!

    “嗯嗯。余勒要开一家对外营业的正经的侦探社哦。他在警局的师傅承诺一定会照顾他的生意的,还有还有,他又新拜了一位师傅,这位师傅本身就开了一家侦探社,可惜这位师傅坚持单干,不然直接入股就更好了。”

    苗贝贝看着踌躇满志的成辛,不由笑了:“余勒干这个我信,你能干什么?”

    “我?至少可以整理卷宗嘛,至少可以做一名生活助理嘛,至少可以一起讨论案子时提供一种女性视角嘛。”成辛掰着手指给自己想定位。

    余勒走过来,亲亲密密地揽住成辛的肩膀:“老婆大人即使什么都不做,都是我的灵感源泉呢。”

    苗贝贝翻白眼:“……”

    --

    一周后,成家迎来了来自白城的余勒一家三口。

    余勒一家带来了三个人完全拎不完、下了火车就租下两辆出租,才勉强全塞进去的礼物。成辛妈妈看到在门口快堆成小山盒子们,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阿姨,您好,这是送给您的礼物!”

    成辛妈妈接过余勒双手递上的锦盒,疑惑地看向那堆礼物。余勒马上说道:“哦,这些是送给亲戚朋友们的。这里有份名单及对应的礼物,不成敬意,还望不要嫌弃我的眼光。”

    哗,原来七大姑八大姨连小区门口的门卫大爷都想到了。

    成辛妈妈浏览着长达一页半的礼品单,真是半句也挑剔不出。

    “外公:红木象棋一副。(锈红锦盒,如图)

    外婆:祖母绿戒指一枚。(正红小锦盒,如图)

    舅舅:限量版speedo定制泳镜一只,左眼300度,右眼420度。(透明盒,如图)

    舅妈:伯爵夫人莱茵石胸针一枚。(宝蓝锦盒,如图。)

    ……”

    “你这情报工作做的……”成辛妈妈笑得合不拢嘴。哎呀巧了,今明两天,表格中列的一干人等,通通会各找借口来她家“偶遇”准女婿。真好,准女婿礼物备得这么周全,不知要羡慕死多少人呢。

    成辛妈妈捂嘴笑,喊成辛爸爸快沏茶倒水照顾亲家。

    余勒爸爸一看成辛爸爸就一见如故,俩人对望一眼,就明白双方在彼此家庭中的地位是如此相似,两只握在一起的大手久久不愿松开。

    余勒妈妈与成辛妈妈对望一眼,那一眼里有坦诚,也有对孩子秘密的坚守,然后,细细密密讲起各自的孩子来。

    只有余勒一个人,知道全部的故事。

    而他却最像个缺心眼的傻小子,除了时不时看着成辛傻笑,仿佛啥都不会了。

    余勒在的那两天,成辛家被亲朋好友踏破了门槛,大家怀着好奇而来,超级满意而归。

    两天后,余勒和父母回白城时,收到了比来时还多的回赠礼物。礼物之多,完全无法携带,而亲朋好友的心意又不便轻视,于是请来快递小哥,打包了快3小时,才全部包好。

    在打包的过程中,快递公司有个人全程拿手机在录像。

    “这是你们的新式安检?”成辛妈妈问。

    “不不!我只是觉得他分类、整理的水平太高了,录下来学习学习。不方便吗?对不起哈,我看过就删,绝不外传!”

    成辛妈妈回头再看指挥分类、协助打包的余勒,果然觉得东西经他一摆,原本满当的盒子又空出了一些,不觉心下越发满意。

    真是样样出色的孩子啊,既然他才华傍身,自己就不要凶神恶煞地老是追问他工作的事情了。成辛妈妈想。

    余勒一家三口的林市之行,非常有成效。

    短短2天,商定下关于婚礼的一切大事。

    结婚证在林市领。

    为方便亲友,男方在白城办一场婚宴,女方在林市办一场婚宴。

    婚后未有第三代的情况下,允许小两口自行择城生活。

    聘金什么的,一律不要。成辛妈妈自有一种神逻辑:女儿不是嫁出去,而是与人结婚。

    趁大伙依依不舍在站台分别之际,成辛悄悄拉余勒袖口:“余勒!余勒!我们的神探社什么时候开起来?”

    余勒抬手揉揉成辛的头:“就开,就开。到家我拿着户口本就回来,领完证带你回湘州就开!”

    --

    如果你生活在一座说小不小的城,先后遇见一位容貌相似却气质易变的姑娘,你是否会想到,那可能是成辛与金线生活的城市?

    这座城里,有一位隐身恶棍,极爱属下西装革履。闲来无事,喜欢带着他的干女儿一起捞池塘落叶。

    这座城里,有一位躲避追杀的it新秀,从此不敢再信任何人,逃亡在亦正亦邪的路上(对,他做过恶,也为过善,他在余勒只身闯工厂的夜里,为他开过一次灯……)

    这座城里,有一位不学无术临危授命的年轻总裁,他看护着母亲,等待着未婚妻和未婚妻腹中的婴孩。

    这座城里,还有很多守护民众安居乐业的正义使者,其中有一位,格外浩气凛然。

    这座城里,还有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小侦探社。据接触过的人说,挺神。

    这座城,未来还会发生别的故事吗?

    如果有缘,让我们在未来,再相见!

    ——全剧终——

    和晓

    落笔于2018年10月18日15:00

相关小说:女总裁的极品仙医异能之寒神我不是大纨绔重生之凰谋天下带着剧本闯荡异界邪王嗜宠:惊世弃妃太嚣张极斗诸天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