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穿书)我有盛世美颜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260.260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注意这是防盗章节(请支持正版, 来晋江找我玩吧)  摇光目光复杂的看了眼翡涟御, 惹上安葵这颗杀伤力巨大的炸.弹, 还是自求多福吧。

    安葵,也就是跟着女主的那位红发女子,表面上是个无依无靠的人族孤儿,实际却是人身妖魂。她出自与穷奇齐名的梼杌一族, 至于为什么会寄于人身流落在外,这就又是一出狗血大戏了。

    如果不是因为安葵的性格有很大缺陷,她的身世完全可以当互换人生类型小说的主角。

    梼杌, 荒古时期的四凶之一,天生反骨,傲狠难训。在不久后安葵的身世被揭开, 回归本族之后,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修为一下子就到了万象境, 后来在某个秘境里与女主撕逼, 差点让女主陨落。

    女主踏上修行之路的第一个朋友, 注定是为了让女主成长的。

    “三哥,是跟你进来的那两个人族?”翡涟悠眼珠一转,笑嘻嘻的问。

    翡涟御没有回答她的话, 神识一扫,漂亮的剑眉微微下压。

    “烛风,你去看看。”

    原本守在门口的一个黑衣人颔首告退。

    “三哥, 你什么时候从灵犀秘境回来的?”翡涟悠见没有热闹可看, 撇撇嘴问道。

    翡涟御眼睛扫了扫桌上的茶几, 淡淡的看了眼翡涟悠。翡涟悠乖觉的拉开凳子,又沏了一杯茶,殷勤的说道:“三哥,您请坐,您喝茶。”

    “你要的灵续引我已经派人送到你的无忧谷了。”翡涟御狭长的狐狸眼划过一丝笑意,他坐下端起灵茶,浅呷一口才慢悠悠的说道。

    翡涟悠惊喜的瞪大眼睛,又嘿嘿一笑,梨涡缀在包子脸上分外可爱:“小八就知道三哥最好了,那……”

    “加到一个月。”没等她说完,翡涟御就仿佛知道她要说什么,淡定的放下茶盏打断她的话。

    摇光看着翡涟悠吃瘪的模样,努力绷住冰山脸,旁边的青雀就没有这种顾忌,垂下头笑得肩膀一耸一耸。

    翡涟悠气呼呼的跑到摇光面前,晃着她的胳膊撒娇:“摇光姐姐你评评理,哪有兄长把妹妹扔去玄冥泽的道理。”

    摇光目光触到翡涟御含笑的视线,识趣的对翡涟悠说:“公子不到梦结境就进了帝台洞历练,阿悠,我相信你也能做到。”

    死贫道不死道友,姐妹情比不上金大腿重要。

    翡涟悠一脸震惊的看着摇光,半晌后才瞪大眼咬牙切齿的说:“三哥的确用心良苦,那不如姐姐随我一起去吧。”  摇光似笑非笑是看着她,翡涟悠“啊”了声反应过来,讪讪一笑,玄冥泽由翡涟氏把控,非族人不可入内。

    气氛一瞬间安静下来,偶尔能听到不远处的说话声。

    翡涟御把视线停在摇光身上,眸中的捉摸不透的目光令摇光升起一丝警惕。

    “你的《玄女经》还停在第三重?”

    天曜界有三大隐宫,其中玄女宫来历最为神秘,而《玄女经》正是玄女宫非嫡不传的至高秘典,不知道翡涟御从哪里弄来这部道法给她修炼,玄女宫不仅没有追究,还附送了一个天玄使女的身份给她。

    与幻魔皇族的秘典《天魔魅法》修炼后气质妖冶妩媚、魅惑于无形不同,《玄女经》随着修炼境界愈深,气质会愈发.缥缈清冷,犹如不食烟火的九天玄女。当然,它们也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改善容貌气质,修炼愈精深就愈动人,这项附加福利也使得许多女修因此对这两门道法趋之若鹜。

    《玄女经》共有十二重,是能一直修炼到妖神境的顶阶道法,翡涟御给她的是到前九重的完整版。

    照理说,白捡一部顶阶道法她应该高兴才对,奈何这部道法有一个奇葩的地方,修炼到最后,会剥夺掉七情六欲,进入忘情灭欲之境,这和另一部很有名的功法——《太上忘情道典》有异曲同工之妙。

    太上忘情,号称开辟造化之情,以无情化大爱。而她修炼只是为了自己逍遥,如果到头来修成一个冷冰冰的石头,不如早点去投胎。

    一万年前,也就是以巫贤之祸为分界线的上古末期,“天曜第一美人”石清璇修炼的就是太上忘情之道,先入情后忘情,一路祸害了好几个前途远大的大好青年。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很难不相信背后没有阴谋。

    翡涟御表面风光霁月,实际上丝毫不辱他先祖名声,心思深沉,各种阴谋阳谋层出不穷。如果真按他铺好的路走,恐怕最后被他坑死都不自知。

    不过她猜小说里原主的死大概在他意料之外,因为原主死得太没价值,不像翡涟御的风格。

    “你认识‘血杀’的人?”没等她答话,翡涟御又抛出一个问题,原本还算镇定的摇光瞳孔微缩,有一瞬间心脏漏拍。

    气氛微凝,片刻后摇光才若无其事的对上他的目光,模棱两可的说:“一点私事,偶然认识。”

    血杀是天曜界的一个暗杀组织,只要给足够的报酬,妖尊的单都敢接,在小说剧情里,原主就是死在血杀成员手里。

    翡涟御没有继续追问,忽然“咦”了声,朝一个方向看去。

    “涂二出关了?”

    摇光听见他的话眼睛微闪,涂二,也就是涂星阑的二哥涂星瀚,《纵妖》里妥妥的男二,因为深情暖男形象人气直追霸气侧漏的男主。

    穷奇族千年来不世出的天才,曾经在女主小时候救过她一命,为女主上过紫霄山下过冰碛海,可惜最后还是抵不过和女主朝夕相对的男主。

    这充分说明了近水楼台先得月是有道理的,如果涂星瀚当初能狠狠心躲进一只戒指里,说不定就能逆袭当男主。

    在她胡思乱想之际,翡涟御已经起身出去了,翡涟悠眼睛一转,屁颠屁颠的跟在他身后。

    “姑娘,我们要不要也去看看?”在旁边做背景板的青雀一脸八卦的怂恿道。

    女主、男主、男二都到齐了,抑制不住的八卦之魂让摇光点了点头,戴上幕篱跟了过去。

    旁边穿粉衣的是小八翡涟悠,刚刚亟不可待出声的就是她,此时她正拽着衣角冲着摇光悄悄眨眼。

    而在两人身后半步之遥,站着一位紫衣姑娘,容貌虽不及前面二人妍丽,却另有一股独特的气质,衣袖上特殊的狐纹暗示了她的身份。

    心月狐越氏,实力在翡涟氏的附庸家族中能排前三。心月狐武力值不高,但他们的天赋神通摇光很是眼热——望气,预言,解厄。

    嗯,传说中的大预言家。

    只是,越家这位姑娘,似乎有些古怪之处,摇光暗暗打量这个近月来异军突起的越家新秀,眼中浮过一缕疑色。

    她在打量越向柔,殊不知对方也在观察她。越向柔知道这位声名远播的清璇仙子命不久矣,从前无缘得见真人,今日借机前来也是好奇使然。只是她没想到,传说中的清璇仙子,容色摄人程度令她几乎忘却了呼吸。

    留影石中录下的容颜已经足够教人魂不守舍了,现在看来却不及真人半分,怪不得能稳坐天曜第一美人的位置。

    越向柔眼中划过一抹复杂之色。

    “涂四将东西交给你了?”翡涟萱也不客气,开门见山问道,她似笑非笑的斜睥摇光,眸中的讥色溢于言表。

    摇光神色不动,连个表情都吝于显露,语气清冷一如她的人设,一朵濯清涟不妖的圣洁白莲花:“不知七小姐所言何物?”

    “装傻?”翡涟萱冷哼一声,目光在她脸上转了圈,压下心里的嫉意,转口道,“听说前段时间三哥送了一只龙龟幼崽给你?”

    翡涟萱对地图之事不再多谈,反而忽然将话题转向龙龟,摇光不免起了戒心,她将目光落在越向柔身上,淡淡点头答道:“簌玉阁的确有一只龙龟,乃是易五公子所赠。”

    龙龟是异兽,按现代的话来说属于濒危物种,不过天曜界没有保护濒危物种的意识,将物竞天择的丛林法则发挥得淋漓尽致,因此龙龟的数量一年比一年少,到如今几乎已经绝迹。

    至于她口中所说的易五公子则来自域南易氏,是万妖域一个底蕴不弱于翡涟氏的家族,那只龙龟正是前两个月易五送给她的礼物之一。

    越向柔掩在衣袖里的手指动了动,她上前半步,目光真诚的看着摇光,说:“清璇仙子,向柔有个不情之请,不知仙子可否应允?”

    “既是不情之请,还是不要提的好。”摇光面无表情的答道。

    谁也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一番不客气的话,气氛顿时陷入一阵尴尬之中。

    不等众人做出反应,始作俑者已经掩唇轻笑,那笑如同万年玄冰顷刻消融,令人心旌摇曳,再大的怒气也消解在这一笑中,霎时化解了窘迫的氛围。

    摇光暗自将越向柔的反应看在眼里,眸中的笑意又化为冷淡,仿佛之前的拒绝和笑容只是众人的幻觉,她神色淡然的说:“刚才是摇光逾礼,越姑娘精通易数望气之道,想必对这只龙龟十分感兴趣,欢迎越姑娘来簌玉阁作客。”

    三两句话,却是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丝毫不留任何打主意的机会给对方。

    越向柔眼睫微颤,接着抬眼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了看摇光,半晌后莞尔一笑道:“希望不要打搅到仙子才好。”

    旁边的翡涟悠似乎没有察觉出气氛的微妙,她走近几步亲昵的挽住摇光的胳膊,嘴角带出浅浅梨涡:“摇光姐姐是要走了吗?”

    “正准备去旁边的醉仙楼,阿悠可要同往?”摇光和翡涟萱关系不睦,翡涟主家的几位小姐,只有翡涟悠与她关系不错。

    她在翡涟氏身份尴尬,不姓翡涟却比翡涟氏大多数族人待遇好,有人嫉妒有人不屑。虽然名气大却也少有人亲近,算来算去真正熟悉的不过几个人。

    翡涟悠眼睛一亮,猛点头道:“我早就派人去醉仙楼留话,让他们给我留三只芙蓉醉鸡!”

    狐狸即使开了灵智,骨子里爱吃鸡的喜好也难改,翡涟悠更是个中楚翘。芙蓉醉鸡是醉仙楼的招牌菜,身为限供菜之一,每只五十上品灵石,也只有像翡涟悠这样的出身能把它当日常菜,眼也不眨一点就是三只。

    “七小姐可还有事?”摇光望向今天出奇沉默的翡涟萱,刻意问道。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只妖,恐怕就应在越向柔身上。

    翡涟萱耳朵微动,没有理会她,只是皱眉盯了她半晌,才将目光移到翡涟悠身上:“你和她先走吧,我与向柔有事要谈。”

    翡涟悠不在意的点点头,拉着摇光从另一道门出了危雪楼。一路谈笑不提,直到到了醉仙楼的包厢内,才暗中给摇光传音。

    “越向柔说那张地图与幻魔皇族有关,又暗示七姐不必与你争,似乎笃定地图过不久就会产生新归属……”

    翡涟悠修为比翡涟萱低,贸然传音她怕会被她七姐发觉,因此憋到这儿才出声。

    “这次彭海之行,听说她的预言之术曾多次帮了你们,我以为你对她观感不错?”摇光眸色微沉,心里某个模糊的猜测渐渐有了些许轮廓,面上却不动声色的接话。

    “我总觉得她身上有一种很奇怪的东西,令我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翡涟悠脸上的笑意缓下来,接着又扬起一个奇怪的笑,“越氏已经有了一个觉醒‘天心眼’的越玉枢,这个越向柔野心怕是比越玉枢还大。”

相关小说:重启世界天庭临时工我不可能这么种田纨绔王妃要爬墙天道作弊系统升官指南鬼片的世界超级捕鱼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