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新宝app6注册澳门手机博彩平台网站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主神崛起回乡小农民这个宇宙是喵的!全球之英雄联盟大数据世界九星游戏四万年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泰瑞昂的死亡,是一个大阴谋的牺牲品。

    在死后,这个曾经最大的梦想,就是和自己喜欢的人常伴终生的游侠,用另一种视角去看待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他就像是知获了天启一样,在死亡的诡异影响下,他一路走到了现在。

    在无所不知的观察者们眼中,泰瑞昂的经历也许算不上太过奇特,毕竟在更高的维度,比泰瑞昂的故事更精彩一万倍的经历比比皆是,但这个精灵确实是特殊的。

    他有很多奇特的特征,而对于他麾下的军团来说,尽管和另一种亡灵,也就是北地的天灾亡灵的种族类似,但两者的组成体系堪称天差地别,在存在意义上,黯刃军团也要比亡灵天灾更合理,更值得关注。

    黯刃军团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自泰瑞昂一下,每一个成员从不会强迫生者加入他们,即便是在征召骑士的时候,他们也要评估新成员的过往经历,而不是像亡灵天灾那样不加甄别的随意招揽,这个环节是繁琐的,但也是必要的,泰瑞昂认为自己和自己的军团在执行一个伟大而正确的使命,那么他们就必须表现出自己的正当性。

    不会有纯粹的恶棍和十恶不赦的罪人混入这个联系并不算紧密的团体,尤其是在高阶骑士这个层次上,黯刃军团的每一个高阶骑士,都有坚定的意志,都有使命感,都有和活人一般的思维,较为完整的灵魂,以及,完全自由的意志。

    最后一点尤为重要。

    尽管他们的精神往往是借助泰瑞昂搭建起的精神联络连接在一起,在战争时刻,每一个高阶骑士都可以在这张精神“网络”上汇报自己的消息,高阶成员可以通过这张网向下级成员传达指令,甚至泰瑞昂的声音也会借助这张网络,传递到每一个高阶骑士的心中。

    看似不设防,但在黯刃高层中,并不会有人去主动窥探另一个人的思维...这是被禁止的,同时也是毫无必要的。

    因为高层们坚信,这个团体并非是由残酷而落后的精神奴役,而是以共同的使命以及目标为核心,团结在一起的,无法被摧毁,无法被分解的钢铁团队。

    说实话,这多少有些唯心论,但事实证明了,从德拉诺的战争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快十年的时间,这个团体依旧稳若泰山。

    在接连不断的战争中,也很少有人会有空闲的时间去思考这些感性的事情,不过就像是所有的团体一样,在朝着一个方向前进的过程里,并不是所有人内心思考的都是一样的事情,在稳若泰山的表面之下,那些暗流已经滋生,而且在某个意志有意识的操纵中,这些暗流已经在悄无声息之间,被汇聚到了一起。

    他们要背叛这个群体吗?

    不...

    最少跟随着艾尔骑士,乘坐飞行坐骑离开黑暗神殿的数百名死亡骑士中,真正想要背叛黯刃的,只有那么少数几个,更多的出走者,是被艾尔骑士的思维所吸引的追随者,他们并不否认黯刃军团的目标是伟大的,但他们认为黯刃的行为并不全部正确,他们认为应该给这个世界的文明更多的时间,而不是将它们扔进无可抵挡的灾难与压力里。

    他们始终相信,人类文明还有被拯救的可能,这个世界的原生文明有属于它独特的优势,它有资格活下去,而不是在黯刃之王的规划中,被彻底扫入历史的尘埃里。

    他们相信,人类文明会变得伟大,前提是,它们能熬过这最后一战,就如同某个被撕碎躯体的家伙说的那样,这是一场不公平的游戏,这些出走的死亡骑士,想用自己的力量,让这场游戏,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公平。

    换句话说,他们其实是死灵里少有的...理想主义者。

    而他们的理想,也显然是和黯刃的大规划同出一源,但却走上了另一条路的衍生品。

    其实纵观历史,每一个大型组织在成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因为理念的不同而产生的分裂就成为了必然,暗夜精灵的塞纳里奥议会、上古艾瑞达人组建的执政团、甚至是燃烧军团内部,都有不同的山头林立,可以这么说,在缺少全覆盖式的精神控制(奴役)的情况下,分裂是必然的未来,只是或迟或早。

    更何况,就算是有巫妖王那样的精神控制,另一条时间线上的历史也证明了,那玩意并不是万能的。

    这一次属于黯刃军团的理念裂变和逻辑无关,它纯粹只是一种自然现象而已,而且从长远来看,这种裂变,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

    但这样去思考,就会发现另一个直达源头的问题:作为裂变发起者的艾尔骑士,他的这种独特的思维又是来自何方呢?要知道,这个圣骑士在生前和死后,可都不是一个理论家或者哲人,这种对于黯刃军团的世界规划的深奥补充,并非他独自一人就可以规划而出。

    到底是谁在传播这种和黯刃的主流观念截然不同的思想呢?

    这...大概会成为一个谜题吧。

    ————————————————————————————————————————————————————

    “哗啦”

    “嗷!”

    面对从天而降的死亡骑士大军,被两轮炮击轰懵了的耳语港空中骑士根本无从抵抗,炮弹爆炸的空气震荡还在影响这些生者脆弱的体感神经,甚至包括哪些长满羽毛的凶狠狮鹫,也很难在之前那种空气爆鸣中维持自己的飞行姿态。

    再加上黯刃军团已经从上而下完成了换装,面对这些飞行在空中,手持大威力霰弹枪、高爆手雷、工程学捕网甚至是侏儒制作的试做型电击枪,简直堪称群魔乱舞的“高科技”死亡骑士们,耳语港的空中防御力量很快就被一扫而空。

    在高大的,被点燃的城墙之外,人类皇帝统帅的军团正在试图回援,但是从黑暗神殿里冲出来的亡灵以空降战术,从战场后方彻底包抄了这些军团。

    就像是夹心面包一样,十几万悍不畏死的人类士兵,就被困在了亡灵的包围之中,耳语港,已经失去了80%的实际防御力量,外海三支舰队的战斗,那些被点燃的船只几乎映红了整个夜空,再加上刚刚的炮击,已经让整座耳语港陷入了绝对的混乱之中。

    一些人躲在属于自己的角落里瑟瑟发抖,更多的人则盲目的在城市里跑来跑去,他们不知道该去哪里,战场肯定是不能去的,但另一条路就是冰冷的大海,耳语港修建时那易守难攻的地形,在城市的防御被瓦解之后,几乎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面对从天而降,全身缠绕着冰冷风暴,满脸杀气的死亡骑士们,面对那些被他们唤醒的亡灵,任何正常人都会感觉到恐惧,在亡灵们的压迫之下,还滞留在城市里的数十万平民就像是无头苍蝇一样,朝着城市的后方不断的后退。

    偶尔也要一些愣头青会在恐惧的压迫下,挥舞着武器试图冲上来拼命,但很快就被死亡骑士缴械,被打晕扔回人群,或者干脆丢在原地。

    这座城市里还有几十万人,艾尔手头的力量严重不足,再加上黯刃之王随时会到达战场,他自己内心里也没有把握,卡德加大人到底能挡住泰瑞昂多久...但,如果卡德加大人都为了这一次的“拯救”甘愿牺牲自己,那么他的追随者们,又为什么不能放手一搏呢?

    “别管那些落单的!”

    艾尔的声音在这数百名骑士之间组建的小型精神联络中回荡着:

    “压迫人类朝向海面!我们只需要带走大部分人就行了!”

    说完之后,艾尔又拿出一块通讯石,随手激活:

    “阿兹纳布,你那边情况如何?”

    “我在监控。”

    一个低沉的,带着一丝精灵口音的声音在通讯石里响起:

    “目前还没有看到暴露的踪迹,但你们最好赶快...这里离战场太近了,随时都会有人发现。”

    “继续监控!”

    艾尔骑士挂断了通讯,他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一片混乱的城市,那些盲目的在恐惧中埋头奔跑的平民,那些人类,让艾尔联想到了很多很多。

    在这一刻,他却是感觉到了血肉生命的脆弱与茫然,如果在这里是一群亡灵的话,它们绝对不会出现这样混乱的情况,也不会被蔓延的情绪控制,更不会失去自我对于环境的判断。

    情绪,是会感染的,在一座城市的范围内,当恐惧的情绪开始蔓延之后,人类的举动就很难捉摸了,尤其是在看不到援军和希望的情况下,他们就如同彻底失去理智的野兽一样,走向了敌人为他们安排好的道路。

    在死亡骑士们唤起的死灵的定向压迫之中,整个城市的人类都不断的向背后的大海后退,也许他们的结局要么是被亡灵捕获,要么就是被冰冷的海水吞没,但...但这毕竟不是一次杀戮行动,就算在死亡领主伊瑞尔的计划中,也不会允许平民死在昏暗的海水中。

    在那些尖叫着,被恐惧彻底压垮的人们纵身跳向大海的那一刻,他们惊讶的发现,那流转不停的海水,已经在死亡能量的逸散中,被冻结了起来,在黑夜之间,顺着快速封冻的大海向外望去,那就像是一条通往未知恐惧的道路,而现在...这些失去一切的人们,不得不行走在这道路上了。

    “叮、叮”

    死亡骑士们标志性的马铃声在海面上响成一团,在近百位高阶骑士的联手之下,一整片大海都被冻结了起来,那些死里逃生的人类站在寒冰上疯狂的呼唤着,很快,就有更多的人加入了他们。

    他们抱着哭泣的孩子,搀扶着受伤的同伴,手里握着根本无法保护自己,只能给自己心理安慰的破旧武器,在身后响动的仿佛摧魂一样的马铃声中不断向着一片漆黑的前方奔跑,甚至很多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去什么地方,但他们唯一清楚的是,身后有死亡在追赶。

    盲目奔跑的人类并没有发现,那些死亡骑士们,正在有计划的把他们赶往被黑暗神殿笼罩的天空之外...就像是席卷黑夜的阴影里最后的一块安全之地,在那黑暗大海的中心,那是不会被黑暗神殿周围扭曲空间影响到的区域。

    “恐惧...真让人感觉到讽刺...”

    站在耳语港的码头上,艾尔骑士自言自语的说:

    “果然如同泰瑞昂的黑暗智慧所说,在面对血肉的生灵的时候,恐惧,才是最大最有用的武器...”

    说着话,死亡骑士回头看了看后方被尖叫声充盈的城市,他抬起头,看着冰冷的,被阴云覆盖的夜空,他从怀里取出一样被层层保护的东西,那是一个盒子,上面刻满了他不认识的符文,来遮掩盒子内部的东西散发出的气息。

    他回忆着自己最后一次和大巫妖见面的场景,卡德加大人将这个盒子递给他时候说的那些。

    艾尔骑士将盒子放在胸前,他轻声说:

    “有来无回的冒险,理想主义者的牺牲,居然要依靠一名“先知”的感官...真是讽刺,我没准真的已经疯了。”

    “哗”

    那诡异的盒子被掀开,在那盒子之中,一块不规则的,从内部散发出红色光芒的水晶安静的躺在那里,在接触到空气的瞬间,那水晶中的赤红色光芒猛地荡漾开,就像是一团放置在艾尔骑士胸口的灯火一样。

    “维伦!如果你能听到,如果你能看到,如果你真的是带来希望的先知...那么,就让我看看我们追寻的那个未来。”

    “让我看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相关小说:梦落星宇萌兽之王偶像派演员重生520最强神话之无上帝皇量子永存无限之混世魔王绝品道医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