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甜蜜暴击:我的恋爱时光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永利金猪app澳门永利网站是多少?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先生,我……”

    经过最初的惊恐,冯千柔试着为自己辩解一下。

    不管有没有用,总不能坐以待毙。

    “你觉得你和我是什么关系?”

    慕敬一打断她。

    冯千柔舔了舔嘴唇,她本想继续求饶,但转念一想,是自己从一开始主动找上了慕敬一,何必把姿态放得那么低?

    于是,冯千柔也扬起了下颌,强自镇定地回答道:“慕先生,我认为我是你的盟友,你的伙伴,你值得信赖的人。”

    慕敬一嗤笑一声:“你真看得起自己啊,可惜我只把你当成一条狗。”

    冯千柔顿时变了脸色。

    张子昕靠后站着,因为受伤,她甚至无法站直身体,只能微微颤抖着。

    “我给了你很多时间,很多机会,你除了讲了一大堆废话,抱怨你的遭遇之外,好像也没有提供过任何有用的帮助。”

    慕敬一冷冷地看了一眼冯千柔。

    “我……我只是在等待你的指示。”

    她不甘心地顶了回去。

    “你又不是我的下属,等我的指示做什么?你自诩为我的伙伴,难不成还需要我来告诉你去做什么?”

    慕敬一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被他这么一嘲讽,冯千柔的脸上忍不住一阵红一阵白的。

    “张小姐,我刚才跟你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慕敬一忽然问向张子昕。

    她一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像是不存在一样。

    就连冯千柔也只是把张子昕当成一个没用的牺牲品,自从进门之后,就压根也没有多看她一眼。

    张子昕没有吭声。

    “要是没忘,就照我说的去做吧。”

    慕敬一站了起来,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冯千柔一脸不解地看着他的背影。

    就在她还没有搞清楚慕敬一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后背忽然传来一股尖锐的凉意。

    紧接着,凉意变成痛意。

    “啊——”

    冯千柔发出一声惊叫。

    她扭头,不可思议地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张子昕。

    “你为什么……”

    冯千柔只说了几个字,就疼得再也无法呼吸,眼前一片发黑。

    她晃了晃,倒在地毯上,后心还插着一把刀。

    鲜血汩汩地从刀口处流了出来。

    地毯上还有张子昕刚才流出来的血,很快,两个人的血就晕在了一起,分不出谁的是谁的。

    “慕先生说了,他对你很失望,他想要换一个帮手。只要我敢对你动手,就可以取而代之了。反正都是替人做事,我为什么不自己来?”

    只听张子昕慢吞吞地开口说道。

    她身上的伤也不轻,几乎可以用皮开肉绽来形容了。

    不过,张子昕一边吸气,一边微笑。

    她到底还是熬下来了,成为了胜利者。

    而倒在地上的冯千柔就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是一枚废棋。

    “搞定了没有?”

    慕敬一已经换好了一身衣服,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张子昕点了点头。

    “一切照我说的去做,保证你没事。”

    慕敬一往头上戴了一顶帽子,又递过来一个装满液体的密封瓶。

    他走了之后,张子昕小心翼翼地擦干净伤口,再把衣服穿好,尽量不露出任何异样。

    然后,她面带着微笑,打开了密封瓶的瓶塞。

    酒店服务生发现了冯千柔的尸体,立即报警。

    警方赶来的时候,确定冯千柔已经死亡,而且超过了三个小时。

    她是失血过多而死,现场有大量血迹,但已经被高浓度的硫酸损毁破坏。

    经过法医鉴定,很难再进行提取什么有用的线索。

    确定死者的身份之后,马上有人把这个消息通知给了傅锦行。

    “冯千柔死了?而且,地点还是之前那间房?这是第一现场吗?”

    他面色凝重地问道。

    不会有这么多的巧合,除非……

    “房间是谁开的,核对过身份吗?”

    傅锦行问道。

    可惜,从相关信息来看,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

    听到冯千柔的死讯,何斯迦也说不上自己是一种什么心情。

    她只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何元正,杜婉秋,冯千柔……这些人都已经不在了。

    说起他们,就像是提及一个遥远的时代,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切。

    “他为什么还敢大摇大摆地回来?”

    这是何斯迦最好奇的一点。

    “才几天时间,慕敬一就能卷土重来,而且还是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

    说到这里,傅锦行也叹了一口气。

    “不是我们的错,抓贼的哪里能盯得过当贼的?更不要说,我们还有那么多正经事要去做。你不要自责,他的目的就是要你进行自我否定,产生自我怀疑!这种人爱玩的把戏,就是这么不入流!”

    隐约感觉到傅锦行的不安,何斯迦立即飞快地说道。

    “的确,冯千柔的死就是一个障眼法,她一向骄纵,不知道是不是终于惹怒了慕敬一,才让她痛下杀手。”

    他也点点头。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傅锦行的错觉,他总觉得,拿刀杀人,不太像是慕敬一的做事风格。

    或者说,一个大男人想要杀一个女人,拿刀是不是太掉价了?

    “监控查了吗?经过上一次的事情,酒店的监控应该没有那么脆弱了吧?”

    何斯迦心有余悸地问道。

    话音刚落,傅锦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他直接接起来:“查到什么了?”

    那边说了几句话,他眉头一皱:“张子昕怎么也会在那家酒店?她做什么去了?”

    一听到这个名字,何斯迦顿时打起十二分精神。

    见状,傅锦行索性开了免提。

    “张子昕是来参加一个内部剧本讨论会的,有几个人在隔壁套房,已经查过了,她和那几个编剧一直在一起,中间还叫过一次客房服务。”

    “知道了。”

    傅锦行挂断了电话。

    “会不会只是巧合?”

    何斯迦率先问道。

    他同样不敢随便给出结论:“还不知道,要等警方的调查。”

    因为发生命案,酒店的一整层楼都被警戒线给围了起来。

    能在这里下榻的客人,非富即贵。

    不少人一听说这里出事,马上退房,连夜搬走。

    随着调查的步步深入,死者的身份也被挖掘出来,关于冯千柔和何斯迦的关系,也成为了不少网友津津乐道的话题。

    倒是张子昕在经纪人和助理一行人的陪伴下,浩浩荡荡地前去主动配合调查,洗清嫌疑。

    顺便,又炒作了一波。

    “我虽然不认识死者,也只是因为工作原因才出现在同一家酒店,但死者为大,我会全力配合警方,希望大家也能提供有用的线索,协助警方尽快破案,将凶手绳之以法,还死者一个公道。我们中海不是法外之地,人民的财产性命安全是高于一切的……”

    面对镜头,张子昕虽然打扮低调,但却侃侃而谈,俨然一副针砭时弊的样子。

    “说得比唱得还好听。”

    真是听不下去了,何斯迦拿起遥控器,换台。

    倒是傅锦行阻止了她:“等等!”

    何斯迦斜眼望去:“干嘛?没看够,舍不得了,还想继续看?行行行,你干脆就倒放回去,仔细看个够吧!”

    说完,她把遥控器丢到傅锦行的面前。

    想不到,他拿起遥控器,居然还真的倒放回去了。

    何斯迦气得直瞪眼睛。

    傅锦行认认真真地看了两遍,忽然按下暂停键,然后语气笃定地说道:“她在撒谎。虽然她已经很努力地在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了,但微表情是很难作假的,就算是一个好演员也无法做到百分之百不漏破绽,何况还是张子昕这样的半桶水。”

    一听这话,何斯迦倒是诧异地拿起遥控器,也看了一遍。

    “可是,我们和警方一样,都查不到她有什么问题。出事的时候,她也的确有不在场证据。可惜现场被破坏得面目全非,不然……”

    何斯迦没有再说下去。

    “是啊,如果不是不想被人知道,何必大费周章去破坏现场呢?说明现场留有重要线索。我会再叫人去查,也许会有新的收获。”

    傅锦行伸出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桌面。

    他似乎正在琢磨着一些重要的事情,脸色愈发凝重了。

    既然冯千柔的死,一定和慕敬一有关。

    那么,为什么张子昕不能和慕敬一有关呢?

    “你怀疑,是慕敬一找了张子昕,当他的替死鬼?要是冯千柔的死真的要有一个凶手,就让她去顶罪?”

    何斯迦转了转眼睛,也想到了这一层。

    “他要是真想让张子昕顶罪,就不会帮她制造不在场证据了。也许,慕敬一就是在告诉我们,他随时随地都能找到一个帮手,他……无处不在。”

    傅锦行抬起眼眸,冷冷地说道。

    尽管冯千柔在很久之前已经离开了中海,但警方的调查效率还是十分惊人,将她在出国前后的经历全都整理出来。

    当然,这其中也牵扯了许多的个人隐私。

    鉴于何元正和杜婉秋都已经不在人世,冯舒阳从国外赶回也需要一定的时间,警方联系到了何斯迦。

    “我知道的已经都说完了,她出国之后,我们双方没有联系,所以我不清楚具体情况。”

    何斯迦在律师的陪伴下,向警方提供了一些信息。

    “你觉得,她真的有精神问题吗?”

    翻开冯千柔的病例档案,重案组组长最后开口问道。

    “也许吧。”

    何斯迦思考片刻,只说了三个字,她还是没有多做停留,径直离开。

相关小说:我家总裁美如仙余生漫漫皆为你重生六零好时光我的传奇岁月我的美女主播姐姐医妃乖乖就寝佞华妆六迹之星河创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