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我在古代有工厂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永利娱乐备用网址云顶2322mg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殿里。

    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一百名实力堪比萧峰的大内高手,全都紧绷着肌肉,虎视眈眈地盯着门口那个影子。

    陈抟、张天师和慧远大师几人咽了咽口水,看着那个满身是血的孤单身影,打心眼里说不出来压力,尤其是张天师,此刻更是不知道为什么,额头一滴豆大的冷汗从鬓角滚滚流淌下来。

    滴答一声。

    那汗珠砸在白玉地板上,打破了宁静。

    王琛动了,不知何时,他的另外一只手也出现了一把手枪,在这紧要关头,他缓缓向前踏了一步,冷声道:“你们这群土鸡瓦狗也想阻止本座?”

    侍卫统领李承训、也就是那位单手伸进老虎嘴里取骨头的那我超级高手,他向前走了一步,手中的短剑一竖,沉声道:“天子一怒伏尸百万,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国师,你若是立刻投降,我手中的鱼肠剑可以给你一条全尸!”

    王琛笑了,两只手里的手枪微微掂了掂,反问道:“你只听过天子一怒伏尸百万,那你可曾听过另外一句话?”

    “什么话?”李承训又向前跨出一步。

    他身后的护卫们,几乎也在同时开始向着四面八方散开,在几个呼吸的时间,已经从里到外,将王琛团团围在中间!

    让人颇为诧异的是,王琛似乎没有在意这些大内高手的举动,给人的感觉,他好像是在拖时间。

    是的!

    他就是在拖时间!

    既然赵匡胤对自己动手了,那么王琛知道,今天不是他死就是赵匡胤亡,没有第三种可能,只是他有足够的自信,最终结果是老赵身死,自然,他要拖时间。

    拖时间让李怀忠的东西班、武陵的金枪班和张乾的内殿直准备起来,拖时间让武德司的张公公把皇宫每一个城门都把守起来,以防晋王赵光义和武功郡王赵德昭进来。

    王琛故意和李承训打嘴炮。

    一边用明察秋毫在宫中搜索李怀忠、武陵等人的行踪,一边又用摄魂夺魄给两三百米开外仁明殿的宋皇后脑海中植入了一段话:火速召德芳皇子进宫登基!

    发完这段话之后,他便没有再搭理宋皇后,因为他已经找到李怀忠,再次使用摄魂夺魄传过去一段话:召集东西班所有人员和金枪班、内殿直,将勤政殿四周清场,除了你们的人,谁都不允许进入。

    拖延了一小会儿,始终没有找到张公公。

    武德司距离勤政殿距离超过了一公里,王琛的明察秋毫和摄魂夺魄距离没那么远,他只好找了一名王继恩的心腹宦官,使用摄魂夺魄植入一段话:我是王琛,速速前去武德司,通知张公公把守好皇城大门,除了德芳皇子外,其他一只苍蝇都不准放进来!

    在明察秋毫的观察范围里,王琛见到宋皇后、李怀忠和小太监等人都行动起来,这才把注意力放回勤政殿之内的一百来个高手身上。

    这些大内侍卫都是赵匡胤的亲信,每一个都是死士中的死士,如果不杀了这些人,回头自己杀赵匡胤的事情一定会败露。

    所以这群大内高手不得不死!

    王琛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一丝狞笑,对着李承训淡淡道:“布衣之怒,流血五步,天下缟素!”

    此言一出,满堂震惊!

    李承训似乎也在拖延时间,他怒声道:“匹夫之怒何足挂齿!?”

    王琛仰天哈哈大笑,猛然笑声一收,沉声道:“布衣之怒,乃是士之怒,而非庸夫之怒,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此三子者,皆布衣之士也,怀怒未发,休祲降于天!”

    李承训驳斥道:“你有资格与那三位绝世刺客相提并论?”

    “为何没有?”王琛冷声傲然道:“我王琛便要与那三位绝世刺客齐名,乃是士之怒,浮尸百余,血洗勤政殿,天下缟素,今日是也!”说着,他双手的格洛克手枪已经举起。

    “大家准备!”

    “今日一定要灭了这乱臣贼子!”

    “誓死守护陛下安全,此人已经着火入魔要弑君!”

    “就算拼上吾等性命,也绝不让此等邪魔外道离开勤政殿半步!”

    “这该死的黄内侍死就死了,居然还把我们的计划全都透露出去,否则直接引诱王琛进陷阱,何足道哉!”

    “现在怎么办?”

    “都到这个时候了,只有和他拼命了!”

    这群大内侍卫们听到王琛要布衣之怒天下缟素,忠君爱国的思想,让他们全都愤怒了!

    但陈抟等几个方外之人都鸦雀无声,他们五人都是天下最有名气的道士和尚,陈抟就不用说了,龙虎山当代天师也不用说了,剩下那名道士唤作刘海蟾,全真派道教北五祖之一,中国民间信奉的准财神,也是九路财神之一,也是为了不得的道士。

    至于两个和尚,一个是慧远大师,乃是当今最有名气的证果寺方丈,乃是名满天下的大法师,另一个叫做空空和尚,没什么名气,可是要知道这个空空和尚年纪比陈抟还要大一两岁,就知道佛法精深到什么地步了。

    五个世间最牛逼的真人大事,照理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此时,也全都呆呆地望着门口的王琛,内心震撼无比,弑君?天底下居然真的有人狂妄到这个地步,要弑君!

    王琛一边用明察秋毫观察外面形式,停顿了几秒钟,他轻轻道:“既然你觉得我没有资格,那我就证明给你看,我会让你活到最后,亲眼见证我的布衣之怒!”

    活到最后?

    你丫的意思其他人都得死?

    那些大内侍卫全都被王琛的嚣张气得不轻,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啊,俗话说敌众我寡,你他娘的一个人居然不把一百来个绝世高手放眼里?啥意思?看不起我们?

    李承训倒是没有生气,反而表情更加凝重了,心里更是焦急陈太监怎么还没来。

    凭王琛刚才那一手!

    确实有能力以一敌百!

    李承训的武艺十分高强,他并没有认为王琛在说大话,相反,越是这样,他越觉得王琛实力深不可测,恐怕天底下只有那位拥有非人之力的陈太监才有一战之力……这位国师刚才那一手的武艺,恐怕已经登峰造极!

    大战,一触即发!

    ……

    仁明殿。

    宋皇后一接到王琛的摄魂夺魄,便一下子震惊的腾地一声从床榻上站起来,脸色变幻莫测,就那么站了两三分钟,她终于深吸了一口气,对着旁边招招手,“请四皇子进宫。”

    ……

    另一边。

    东西班、金枪班和内殿直那边已经彻底乱套了。

    谁都不是傻子,在接到王琛命令的那一刻,全都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了,一个个具是心中大骇。

    皇权更替,永远是封建时代最为危险、也是最有可能追求到荣华富贵的时候!

    “怎么办?”

    “我刚才得到消息,陛下还好好的。”

    “那我们要不要听国师的?”

    “你们忘了国师的真实身份?既然他让我们这么做,肯定有足够的信心!”

    “恐怕未必,我刚才见到国师被陛下召集进宫去了勤政殿,而陛下身边的大内高手们,今日好像都在勤政殿里,我怕国师凶多吉少啊。”

    “凶多吉少?你觉得区区大内侍卫能拿国师怎么样?忘记国师当初一道神雷轰碎焦继勋的马车了?”

    “国师法力无边!”

    “是啊,他的神通已经超越了我们能够想象的范畴!”

    “况且,中华帝国那可怕的军事实力,十日灭蒲甘,岂是我大宋朝的军队能够抵挡?拼了!”

    “哪怕陛下还活着也拼了!”

    “大不了反了,我相信国师不会对我们坐视不管!”

    东西班、金枪班和内殿直的人,此刻都下定了决心,他们都知道赵匡胤没有死,心中肯定有所恐惧,毕竟老赵在整个大宋朝所有人的心目当中,影响力实在太大了,甚至,在一部分人心中,赵匡胤这个皇帝已经隐隐接近封神的地步。但是,老赵只是接近封神,王琛在所有人心中已经是真真切切的真神——对比之下,跟着谁干一目了然。

    再一个,他们的效忠文书全都在王琛的手里,如果现在不听命令前去勤政殿“清君侧”,回头王琛被擒,把那些文书拿出来,他们一样没有好日子过,这已经属于图谋叛乱性质,是要诛九族的,走到了这一步,他们别无选择,不论发生什么,只能硬着头皮跟在王琛后面一路走到黑。

    当然,这两个都不是他们全力支持王琛的最主要原因。

    说到底他们还是对王琛中华帝国的军事实力有信心,一旦把宋偓嘴里那支恐怖的军队派出来,他们觉得,哪怕今天失败了,也能够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卷土重来,自然,他们愿意跟着王琛赌上身家性命!

    ……

    武德司。

    小太监过去把话和张公公交代了。

    张公公连犹豫都没有犹豫,立刻下令,“传令下去,严守皇宫四个大门,杜太后有命令,陛下身体不适,今晚不放任何人进宫,除了四皇子。”

    此时,一个武德司的官员迟疑道:“可是刚才王行首带着晋王已经进宫……”

    张公公愣了一下,蹙眉稍微想了想,挥手道:“先别管,按照我说的去做,今天只允许出,不允许进。”

    坐在司衙的张公公统帅全局。

    不停地听着属下传来汇报的消息。

    “侍卫亲军那边闹腾起来了!”

    “让人拖住他们,千万别让侍卫亲军前去勤政殿就行。”

    “宫苑使那边带着人前来质问。”

    “我这就出去,你们继续按照我说的做。”

    武德司这么大的动作,肯定不可能把宫里所有的势力都隐瞒住,再加上东西班、内殿直和金枪班的异动,一时间,整个皇宫里都乱了套。

    侍卫亲军那边和武德司兵戎对峙,宫苑使也过来质问张公公武德司到底在搞什么鬼。

    此时此刻,压力最大的当属武德司这边。

    如果王琛不能够今晚将皇位拿下,那么武德司、东西班、金枪班和内殿直全都得遭殃,自然,张公公、李怀忠等人也没有好日子过。

    但是,他们对王琛有足够的信心,是的,王琛平日里看上去性格脾气都挺不错,也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国师,好像没有什么实力,不过张公公之前知道了王琛的底细,又“接到”了萧皇后回过来的书信,证明中华帝国和大辽要一起吞并宋朝,张公公自然要拼命帮助王琛今晚成事了。

    嗯,那封萧皇后回过来的书信是假的。

    张公公一直被蒙蔽在鼓里,还尽心尽力帮王琛帮着事,顶来自侍卫亲军和宫苑使的巨大压力。

    这一次,王琛不是孤军奋战了。

    但是,因为武德司和侍卫亲军、宫苑使那边发生了矛盾,一些势力已经有所关注。

    ……

    外界乱了。

    勤政殿的大殿里也乱了!

    那一百来个绝世高手在围住王琛之后,各种战术拖延时间,王琛和他们一个心思,大家各怀鬼胎。

    突然,外面传来一个阳刚中带着阴柔的声音,“李承训,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什么进步嘛,难道非要洒家亲自出手?”

    李承训大喜,急忙对着外面喊道:“陈宗师,你给我们压阵即可。”

    “哦。”那声音应了一声,便再无声息。

    那个黄内侍嘴里的陈太监来了?

    一个能让上百位超级高手等候的人,想必武力值非常可怕。

    王琛颇为好奇地用明察秋毫看了看走廊里。

    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之前去请自己的小太监林内侍,另一个则是三十七八岁无须男子,这个男子身形比较削瘦,但是脚尖抓地的姿势犹如一头随时爆发的猛虎一样,两只手掌布满了老茧,一看就不是等闲之辈!

    最关键的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王琛用明察秋毫观察此人的时候,陈太监居然抬起眼皮子朝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

    高手!

    绝对是比冷艳更可怕的真正高手!

    不过王琛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他手里握着两把格洛克手枪,神秘空间里还有火箭筒、ak47等热武器,他不相信世界上有人能够抵挡如此凶猛的火力!

    见到陈太监在外面压阵,李承训和大内高手们气势大涨,呼啦一声,这群人都把兵器对准了王琛。

    手弩。

    长枪。

    流星锤、长剑等等,十八般兵器除了筷子外,几乎应有尽有。

    这可是从几十万军人当中挑选出来的顶尖高手啊,即便这样,王琛依旧从容不迫,淡淡道:“你们一起上吧!”

    “上!”

    “擒拿反贼!”

    “当场格杀!”

    话语间,这群大内侍卫已经朝着王琛扑了过来,为首的乃是一名身高两米左右的莽汉,狼牙棒狠狠朝着王琛脑门砸了过来!

    这莽汉大吼一声,“受死!”

    王琛却好像吓傻了一样,根本没有动弹,就在众人以为他认命坐以待毙的时候,他右手以极快的速度抬了一下。

    崩!

    又是一道惊雷炸响!

    那莽汉刚刚接近王琛两米远,直接被格洛克9mm的帕拉贝鲁姆手枪弹击中脑壳!

    电影中常有这样的镜头,中近距离中枪后还生龙活虎,比如《导火线》里古天乐同学挨了一粒口径9毫米的子弹,还在那到处晃悠,真实情况下,挨这么一枪。胳膊肯定被打没了,不迅速送到医院救治,小命也会玩完。

    如今,只有两米的超近距离!

    子弹以超过每秒三百五十米的速度打进头盖骨什么概念?

    这股巨大的爆炸力,直接把莽汉三分之一个头盖骨打飞!

    红的、白的夹杂着头盖骨碎屑在半空之中绽放!

    “大头!”

    李承训一声痛呼!

    其他原本奔袭冲向王琛的大内高手们,也猛然停住了脚步,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要知道这个他们嘴里的“莽汉”横练功夫强大无比,即便普通刀剑扎在身上,都不会受太严重的伤,然而此时,然而此刻,被王琛用击杀黄内侍同样的手段,再次一击必杀!

    噗通。

    大头的尸体和狼牙棒砸地上,没了声息。

    那群大内侍卫虽然止住了脚步,却没有退缩,他们的职责就是用生命去完成赵匡胤的命令,哪怕天崩地裂,他们也得硬着头皮上,自然不可能逃脱!

    但他们终究是人,不可能没有恐惧心理啊。

    “小……小心!”

    “大家小心他手中的暗器!”

    “分散开来!不要聚集在一起!”

    几个擅长使用暗器的人,第一时间发现了手枪的“弱点”,毕竟是暗器,在他们看来,不可能百发百中,只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一定可以想办法躲避掉!

    李承训更是大吼指挥道:“用手弩射他!”

    王琛站在那边,还是像一尊雕像那样,给人无穷无尽的压力,他抬起头微微一笑,“手弩?”

    话音刚落,十来个拿着手弩的人便直接端起,扣动扳机!

    十来支寒芒瞬间朝着王琛站立的位置爆射而去!

    可是,王琛又一次突然消失了!

    这群大内侍卫们只觉得眼前一花,都愕然不已,人呢?好端端的人去哪了?他们急忙东张西望,想要把王琛的人找出来!

    东边,没有。

    西边,也没有。

    还没来得及看南边和北边。

    一个闷哼声骤然响起,“唔!”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站在李承训旁边的手弩大内侍卫和先前那莽汉一样,半个脑袋都被打爆裂开来,整个人软绵绵地往地上一躺,死了!

    而王琛,依旧一脸平静地站在那边,距离李承训近在咫尺!

    李承训大骇,后背只觉得一股凉飕飕的冷气窜了上来,如此鬼魅的身形,一击必杀的绝学,如今王琛又距离他如此之近,李承训有一百个理由相信,只要王琛再抬抬手,他就和莽汉、手弩手一样,当场暴毙!

    其他大内侍卫们同样好不到哪里去,每个人都脸色难看的可怕,他们身经百战,自认为什么样可怕的敌人没有见到过,可是现在,他们发现之前的认为都错了,是的,眼前这个不可思议到极点的男子,就是他们从来没见过的恐怖敌人!

    以一敌百!

    真正的以一敌百!

    偏偏他们这一百人还被眼前这个满脸是血、带着一缕手弩手脑浆的男子弄得心中惊惧无比!

    这……这还是人吗?

    这他妈根本就是地狱来的杀人魔王啊!

    陈抟、张天师等人看的战战兢兢,慧远大师更是觉得裤裆热热的,吓尿了!

    就在李承训以为必死无疑的时候,王琛突然侧头露出一股诡异的笑容,一边抬起手把手枪对准了身后,一边说道:“我说过,会让你最后一个死,亲眼见证布衣之怒的威能!”

    崩!

    又是一声巨响!

    那个已经偷袭到王琛背后,高高举起大刀的年轻大内侍卫脸上全是窃喜,他以为他得手了,他以为能够一刀劈死王琛。

    可是,这个年轻高手太天真了!

    天真到他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一下子撕裂了胸口,整个人如同遭受了雷击一样,再也握不住大刀,伴随着哐当一声大刀落地的声音,这个年轻高手也不敢相信看着胸前拇指粗细的洞口。

    咕噜,咕噜。

    血液喷洒出来的声音!

    年轻高手瞪大着眼睛往后倒去,一股剧烈的疼痛从胸口蔓延开来,他躺在地上不停抽搐,想要喊“救命”,可是生命力飞逝,根本喊不出半句话来!

    是的,他还没死。

    但让四周的大内侍卫们却觉得比死了更可怕,殷红的血液蔓延在白玉石板上,显得那么的醒目!

    仿佛脑后长了眼睛一样!

    明明王琛还在和李承训说着话啊!

    剩下那些大内侍卫还没出手,却一个个压力大到不停发出“呼哧呼哧”沉重的喘气声。

    压力太大了。

    王琛往那边一战,就好似泰山压顶一样,让这群大内侍卫们感受到无穷无尽的压力!

    “这就是赵匡胤身边最厉害的高手?”王琛轻蔑地看了看众人,淡淡道:“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嚣张!

    嚣张到了极点!

    完全不把大内高手们放在眼里!

    可是此刻李承训和那群大内侍卫们却一句话反驳都不敢,因为他们已经感受到王琛的恐怖之处,已经感受到那杀人如杀鸡的无敌手段,生怕自己一开口,便引来王琛雷霆一击,葬送了大好性命!

    怕了!

    一百敌一的他们怕了,那种恐惧仿佛跗骨之蛆一样,让他们连手中握着的兵器都觉得烫手,恨不能立刻丢掉逃窜!

    见到众人不敢言声,王琛双手张开,两只手枪对准人群,凌厉道:“本座今日就大开杀戒了!”

    是的,他完全可以把ak47拿出来扫射,能够以极短的时间消灭这群人,但是王琛要给武德司、东西班、金枪班和内殿直的人争取时间,争取到把整个勤政殿包围的水泄不通,否则,一道消息传出,外面千军万马必然会进宫勤王,王琛一人之力可抵挡不住!

    他还是在拖延时间。

    目前看来战术十分的成功!

    李承训和大内侍卫们几乎都已经放弃了抵抗,眼神里满是绝望,谁来救救他们,谁来消灭这绝世恶魔啊!

    不知道外面的陈太监是不是听到了他们内心的呼喊,咯咯咯发出古怪的笑声,用他特有的嗓音道:“大开杀戒?你问过我没有!?”

    声音还没完全落下,哪怕一直开着明察秋毫的王琛都觉得眼前一花,陈太监以超越人类范畴的不可思议速度,瞬间从走廊里奔袭到殿内,站在王琛面前,双手垂放,微微抬起道:“后生,让我来领教领教你的高招!”

    王琛心中一凛,高手,真正的绝世高手来了,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只是为了拖延时间的他,此刻内心诞生了一股强烈的求战欲望,那是一个男人骨子里流淌的好战血液,那是一个隐藏在人性之中几百万年的搏杀本能。

    几万年以前,智人老祖宗身体非常弱小,却血洗了整个地球,灭了强大的动物,例如智人登陆澳大利亚以后,整个澳大利亚的生态系统重新洗牌。二十四种体重超过五十公斤的大型动物灭绝了二十三种,剩了一种,就是袋鼠,其他的全让智人老祖宗给掐巴死了,人类骨子里的好战血液就是这么浓烈。

    如今。

    王琛看到了一个绝世高手在眼前,他又身怀宗师级别冷艳的武艺,不由得渴望一战,渴望和眼前这个三十多岁的太监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证明自己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人,这就是他隐藏在骨子里的血性和疯狂,一下子爆发了!

相关小说:六迹之星河创世和女总裁的丛林求生抗日之烽火系统都市之妖孽公子仙界手机卡篮坛第一外挂透视毒医仕途之风云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