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永利皇宫平台游戏网址亚洲必赢net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苏娘子的心中清舒蛮横霸道又专制,她不觉得清舒真的会好心地给她儿子看大夫。所以最终,她还是拒绝上马车。

    清舒也不恼,朝着虎子说道:“你现在去兵马司找三哥过来,让他将这两个人带走。”

    虎子摸着脑袋说道:“主子,是找邬三爷,不是找舅老爷?”

    清舒嗯了一声,故意大声说道:“苏娘子的丈夫战死沙场,且又是他以前同个军营的兄弟,如今她们孤儿寡母的到京城他不管谁管?”

    说得好像很有道理,虎子忙应了:“我这就去找三爷。”

    清舒看着苏娘子,说道:“既然你愿意等,那你就慢慢等着吧!”

    说完她也没进屋,而是回了马车:“走,我们去南街。”

    苏娘子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清舒离开了,等到再看不见马车了才喃喃自语:“竟然就这么走了?”

    安安有些奇怪地问道:“姐,我们去南街做什么?”

    “舅母去南街买东西了,我们去找她。”清舒说道:“今日的事我得好好跟舅母解释,以免她误会了。”

    安安笑着道:“姐,你想太多了。若是个美人舅母还可能会误会,可你看看她那模样,舅舅怎么看得上!”

    皮肤粗糙肤色黝黑,还一脸的苦相。她舅母虽样貌不出众,但跟这个女人一比也是个美人了。她舅又不是眼瞎,怎么可能看得上那女人。

    清舒笑着说道:“她在桐城不可能是这个模样,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想娶她了。”

    可能是因为想娶她的人太多,所以舅舅帮她们母子几人,就以为舅舅也看上了她。

    安安沉默了下,小声说道:“姐,其实她能带着孩子千里迢迢来京治病,也是个好母亲了。”

    这一点清舒不否认,不过她却是说道:“你也说了从桐城到京城有上千里的路,盘缠就不是个小数。我之前听舅舅说她将丈夫的抚恤金都给了妹妹治病,现在问题来了,她的路费从哪弄来的?”

    “让人问下不就知道了?”

    清舒摇摇头说道:“没必要去问。安安,我跟你说这件事是想告诉你做好事也要量力而为。像她这种不顾孩子去救人的行为很不可取,也许这孩子会生重病是因为生活条件太艰苦引起的。”

    这孩子拖着病躯赶路,能安然到京城也是命大了。只希望三哥找的大夫,能治好他的病了。

    姐妹两人在南街的一家瓷器铺里找到了封月华。

    听到两人来找她,封月华笑着说道:“你们在家等我就是,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舅母,家里出了点事,我们特意过来与你说。”

    将苏娘子的事告诉了封月华,说完后清舒道:“舅母,舅舅帮他们完全是觉得几个孩子太可怜了,他与那苏娘子清清白白。至于苏娘子为何会那般想,他也不明白。”

    安安也说道:“舅母,舅舅什么人你应该清楚,你可千万别误会。”

    封月华笑着说道:“你们不用担心,这事你舅舅有跟我说过。其实不是什么大事,误会就误会了。”

    只要丈夫没这个心思,那女人怎么想的她并不在意。她丈夫那么好,这个姓苏的妇人想巴着他过上好日子并不奇怪。

    清舒笑着说道:“原来舅舅已经跟你说了,那我就放心了。不过这事你跟舅舅插手都不方便,我已经派人去告知三哥,让他处理这事。”

    封月华犹豫了下说道:“会不会对邬三爷有影响啊?”

    “不会。邬家一直在帮助那些战亡将士的遗孀遗孤,这次他出手相帮别人不会说什么的。再者三哥那么忙,这事顾忌最后还是干娘或者斓曦出面解决。”

    封月华点头道:“那就好。”

    既出来了,清舒就不想回去了:“舅母若回家没什么事,不如咱们继续逛。我好久没逛街,也想买些东西。”

    自上次在四品斋出事以后,她都是让店家上门的。

    女人嘛,都喜欢逛街买东西。封月华笑着道:“好啊!等买完东西,咱就在外面吃。”

    逛了几家店铺,三个人就去了这条街上最好的酒楼要了个包厢。坐下后,封月华有些不舍:“这酒楼的饭菜比较贵呢!”

    安安笑着说道:“再贵,也贵不过福运楼跟得月楼。”

    封月华顿时没话说了。这两家都是百年老店,菜的味道是没的说。就是价格也很美丽,普通人消受不起,反正她是舍不得去那吃饭的的。

    吃过饭一行人就准备回去了,结果走到楼下一个穿着竹青色长袍的男子就迎了上来:“大姐,你也在这吃饭啊!”

    说完,这男子看向姐妹两人一脸笑意地说道:“姐,想来她们就是清舒跟安安吧?”

    封月华没理她,朝着姐妹两人说道:“我们走吧!”

    男子拦向封月华说道:“姐,当时那种情况我也是被吓着了。事情都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你怎么气还没消啊?”

    封月华冷着脸说道:“你让不让路?你不让路别怪我不客气了。”

    封舜华一脸悲痛地说道:“姐,你真的要这般绝情?”

    清舒觉得,这家伙也是个会演戏的。

    封月华一巴掌扇在他脸上,打完以后冷着脸说道:“封舜华,你若还敢拦我的路,我打断你的腿。”

    封舜华被她的气势所震慑住,不敢动了。

    在马车上清舒说道:“舅母,你别生气了,要气坏了身体舅舅该心疼了。”

    封月华拿帕子擦了眼泪,一脸羞愧地说道:“让你们笑话了。”

    安安说道:“没有。舅妈,我觉得你做得很对。这样的人就该给他厉害瞧瞧,不然以后还会赖上来的。”

    封月华说道:“从我跨上花轿的那一刻,我就当他们都死了。所以,我是绝不会认他们的。”

    清舒摇摇头说道:“就怕他们见你日子好过了会死皮赖脸地巴上来。舅母,到时候千万不能心软。就是为了弟弟妹妹,你也不能原谅他们。”

    封月华嗯了一声说道:“我知道。以前是我傻,没看透他的本性。以后,我不会再犯傻了。”

    嫁妆的事她就做出了让步,早知道当日就该坚持到底了。

    清舒不明白,怎么家家都有几个不省心的亲戚。

相关小说:极品按摩师医流武神都市极品神医一剑独尊重生商海王牌兵王超神建筑商登基吧,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