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至尊农女:妖孽王爷赖上门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注册送彩金100元提款明升博彩提款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82章 不吃这一套

    门外一身水蓝色锦衫的贵公子并没有急着进来,只是侧身先命人后面的人将茶水点心,并着一盏醒酒汤送了进来。

    待得小厮婢女们都退出去后,贺兰霁才缓步进了雅间。

    君修远瞥了一眼那黑漆漆的醒酒汤,蹙眉往桌子里面推了推,也不理会杵在屋里的贺兰霁,自顾自地端茶慢饮。

    “君侯爷上月才带了朋友来眠香楼闹了一场,这才过了多久,侯爷便又忍不住来找眠香楼的麻烦了?”贺兰霁也没看他,目光落到了窗边那埋头倒在桌上的女子身上,冷声问。

    “贺兰公子这话本侯就听不明白了,你们眠香楼又不是什么私家府宅,本侯过来花钱买茶喝,又没做什么犯王法的事情,怎么就成来找麻烦的了?”君修远转头看向贺兰霁,沉声道,“何况上次那件事,分明是你们眠香楼的问题,本侯还正想问问贺兰公子,到底是收了谁的好处,竟敢偷偷往客人的厢房里送人,要借此毁了朝廷官员的清誉?”

    “这青天白日的,侯爷可不能空口胡说,那日房中的女子既不是眠香楼的人,也不是眠香楼的人送进去的,与眠香楼半点关系也无,”贺兰霁盯着倒在桌边的人看了许久,发现对方一直未动,终是上前两步,在君修远对面坐下,伸手要去探人的鼻息,“这人到底是谁?是真醉了,还是你给她下药了?你把人弄到眠香楼来,想做什么?”

    刚刚那伙计就说了,这女子看着不似醉态,他是真想不明白,君修远怎么会突然弄了个神志不清的女人往他的眠香楼来?

    君修远扬手打开了贺兰霁的手,接着刚刚的话问,“虽说那沉碧不是你们眠香楼的姑娘,可那日必是有人带了她到眠香楼里来,又将人偷偷送进了我们订下的厢房,本侯今日过来就是要你一句实话,你是不是已经查出当日设计的人是谁了?”

    “柴将军与韩尚书都已经询问过了,本公子已经将所知言尽,并无其他可说的了,”贺兰霁缩回了手,脸色阴沉地看着君修远,“当日之事本也跟侯爷没多大关系,柴家和韩家都已打算按下不提了,侯爷又有何必再来过问?”

    “有没有关系,不是贺兰公子说了算的,”君修远转了转手边的茶盏,悠悠道,“贺兰公子能跟那两位大人打马虎眼,在本侯这里可不行了,今日你若不说出实情,就别怪本侯不讲情面了。”

    他都忍气来见这个让自己讨厌的人了,若是问不到真相,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贺兰霁听到这话,却是笑了:“别人便罢了,君侯爷有什么底气能来威胁本公子?”

    虽说他在朝没什么倚仗,却也不是谁都能动得了的人,否则也不可能在京中开起这眠香楼。

    作为对他身家底细知道得一清二楚的君修远,的确有威胁他的资本,可是他手里可也捏了不少君修远的把柄。

    那些把柄,或许从前没什么大用,可如今君修远封了侯,身份不同以往,那些事情,随便抖出来一桩,都能叫他惹上大麻烦。

    他当初便是因为这个才与君修远划清了关系,也好免了日后双方相护受制。

    若是君修远不上门挑事,他们也可一直这般两相无事下去,可这人若是执意要拿旧事相胁,他才是那个会不讲情面的人才对。

    “贺兰公子说得不错,本侯的确不能拿旧事威胁你,”君修远挑了挑眉,指了指一旁装空气的秦月瑶,“旧事不能提,可本侯还能借她让你的眠香楼摊上大麻烦。这位可是摄政王府的人,贺兰公子虽与摄政王不熟,可想来你也该知道咱们王爷的性子,他府上的人今日若是在眠香楼遇到点麻烦,回头你要面对的,可就不是被查封三日或是到牢里走一遭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侯爷说笑了,别说这位姑娘今日不会在眠香楼里出事,即便是真有什么事,且问这京中还有谁人不知侯爷与王爷的关系,今次这姑娘是侯爷带到眠香楼来的,下面那么多人都是亲眼所见,想来到时候王爷也不好将什么过错怪到眠香楼头上来。”

    “我们今日来此不是想闹事,只不过想请贺兰公子说句实话而已,”秦月瑶忽地直起了身子,含笑看向贺兰霁,“贺兰公子放心,当初之事既然已被按下,我们也无再翻的打算,就是想把那个将沉碧带进眠香楼来的人找出来而已,不会给贺兰公子再惹什么麻烦的。”

    贺兰霁愣怔了一下,盯着神清气爽的秦月瑶看了几秒,神色一晃:“是你?!”

    刚刚她趴在桌子上未露脸,贺兰霁到现在才看清了,这人不是跟当初那个在藏金窟金笼里的人一模一样吗?

    要说他开了那么多年的花楼,见了那么多形形色色的姑娘,一般有人女扮男装的话,他也很容易就能看出来,可当初见着笼子里的少年时,除了觉得对方声音有些软外,还真没看出那是个女子。

    “贺兰公子还记得我?”秦月瑶挑了挑眉,笑得更明媚了,“还请贺兰公子看在当初我帮公子痛骂百里霄解气的份上,将实情与我们说了吧,我也知道规矩,必不会让贺兰公子白给消息,公子开个价便是。”

    既然君修远的威慑无用,那就只好来软的了。

    贺兰霁抱臂将对面两人打量了一番,目光最后落在秦月瑶身上:“若是本公子猜得不错,这位想必就是摄政王妃了吧?或者说,是秦记酒楼的秦掌柜?”

    虽说他从前没去过秦记酒楼,也未见过那传言里的秦掌柜,可今次一见,他很快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他就说当初那摄政王为什么会带了白郡王亲自往藏金窟救人,原是因着笼子里的是他家王妃。

    “本公子刚刚已经说了,并无未尽之言,两位还是请回吧!”贺兰霁霍然起身,拂袖便要往外走。

    别说他不待见君修远了,如今还多了一个当初害他入狱的秦月瑶,就这两人还想从他口中打探消息,简直是做梦!

    君修远见他要走,也站了起来,却为跟上再劝,只是朝守在门口的拂衣使眼色。

    既然劝说无法,那就别怪他们动手了!

    拂衣这才刚与君修远对上眼,还未体会到对方眼中之意,就听得外面一声巨响,不由得面色一沉,按住了腰间的剑柄。

相关小说:绿茵之翼国足小将极品小村民最强纨绔系统小仙女种田忙灵狐妖妃:邪性鬼帝宠上瘾终极保镖我和二哈共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