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剑王朝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九五至尊抢红包网站大小亚盘比较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百八十八章第四卷:斗将军

    一丝鲜血从净琉璃的唇间渗出。

    净琉璃咬破了自己的嘴唇,但是她却没有察觉。

    因为她很紧张。

    在主持岷山剑会的时候,那些选生包括丁宁都有很危险的时刻,然而她几乎都没有感觉到紧张是何种滋味。

    然而现在不同。

    这是真正的生死战斗,双方都以杀死对方为唯一目的,任何人都不会插手阻拦。

    而且相应于丁宁和容姓宫女的修为境界,丁宁只要真正暴露在容姓宫女的视线和感知里,就意味着死亡。

    “和我捉迷藏?”

    容姓宫女的真元损耗得十分剧烈,身体上的一些伤口甚至又洒出血珠来,但是她的脸上却是开始浮现一些疯狂的笑意,“现在藏不住了吧?”

    她是长陵的老人,尤其是最亲近当年那些巴山剑场的人之一。

    见到才会想到,想到才会有可能学到。

    长陵后来的很多最强的修行者,往往都是当年和那些巴山剑场的顶尖强者最近的人。

    所以容姓宫女所修的剑经,也非凡品,也是一般修行地无法想象的秘剑。

    只是在疯狂的笑意在她[ 脸上荡漾开时,一道道疯狂的剑意已经从她的口中带着强大的本命气息喷薄而出。

    丁宁开始咳血。

    他身周的烟尘还在缭绕,容姓宫女口中喷出的剑意还未真正的落下,然而带来的元气挤压已经让他有些无法承受。

    他的双脚贴着地面,不由自主的往后滑行,脚底好像要燃烧起来。

    空气里凛冽的杀意已经强烈到了极致,就连观战的人群中一些真实修为超过容姓宫女的七境强者都感到了震惊。

    原来一个人的杀意,竟然能够浓烈和强大到这种地步。

    这是“恨天剑经”里的剑意,积蓄了许多年月的情绪带着最强烈的恨意,造就了令人难以想象的杀意。

    一道道闪耀着瓷样剑光的剑气落向丁宁的身体。

    这些剑气的前方的空气都变成了黑色,丁宁身周的瓦砾不断的炸裂,变成无数细微的粉末,然后又被强大的冲击力压得聚集起来,形成一些可怖的黑色条状物。

    这是绝对力量的差距。

    丁宁绝对不可能挡得住这样的一剑。

    就连净琉璃都觉得丁宁不可能挡住这样的一剑。

    所有人都觉得丁宁不可能挡得住容宫女这样一剑,就如这场战斗从一开始,所有人都觉得刚入五境绝对不可能战胜六境一样。

    但是所有人又希望看到奇迹。

    然后丁宁就让人看到了奇迹。

    他已经开始咳血,但是他的面容依旧很平静。

    他体内的一股气息在强大的力量的挤压下,极为艰难但又准确无误的渗入身后的铁箱里。

    铁箱的表面在方才那些火红的烟气和滚烫的沙砾的灼烧下,已经布满了很多焦痕,然而就在这一刹那,这些焦痕却是骤然发黑,黑得就像里面有墨汁在流淌出来。

    铁箱里散发出一股淡薄高远的气息,只是这股气息喷涌出来的瞬间,丁宁就停止了咳血,气息变得平顺。

    因为那些剑气带来的强大挤压力已经全部消弭。

    许多纯粹的白色光线从铁箱的缝隙里射出,没有一丝杂质。

    就连那些剑气都出现了停滞。

    丁宁的四周天地里,似乎突然展开了一张白色的画卷,将一切禁锢其中。

    所有人震撼难言。

    就连最近角楼上的黄真卫都震惊的张大了眼睛,不明白丁宁身后的铁箱是什么东西拥有如此强大的气息。

    容姓宫女的呼吸停顿。

    不是因为震惊,而是因为她身前的空气几近凝固。

    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里,铁箱表面那些焦痕里的墨迹尽褪,一张水墨长卷从他身后铁箱里飞了出来。

    轰隆一声。

    天空里有闷雷一响。

    整个天空彻底变成了水墨画的颜色,黑白相间。

    容姓宫女的身体猛的一震,耳朵里都沁出血来。

    黑白色的天空里多了一道剑光,就像一道闪电。

    那是丁宁不知藏匿于何处的飞剑。

    一场大雨就此落下。

    无数带着锋锐剑意的雨线落下,在容姓宫女的身外数尺处爆开无数水花,无法对容姓宫女造成真正的损伤,却是让她的剑气几乎停在空中。

    天空里的烈日被乌云遮住。

    有一轮白色的弯月生成。

    所有的雨线开始结冰,洁白的雨线变成了蓝黑色的冰线。

    场外所有观战的人感到了寒冷。

    冰线开始爆碎,接着里面出现了很多寒煞剑气,肆意的飞舞,切割在容姓宫女的剑气上。

    容姓宫女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震颤。

    她身外的瓷样元气开始晃动,然后她也开始轻咳,咳出血来。

    “是周家墨园的残卷!”

    很多人终于彻底反应过来,惊呼出声。

    净琉璃也终于恢复了呼吸,感觉到了唇上破碎处的一些痛意。

    周家墨园的残卷在整个长陵而言很有名,但是却从未有人想过有修行者能够利用这件东西如此战斗。

    然而丁宁所展示的奇迹还未停止。

    他抬头。

    飞在天空的飞剑上骤然结满了蓝黑色的玄冰,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圆弧。

    那道圆弧就像是一轮弯月所缺的所有部分,将弯月填得圆满。

    轰的一声。

    所有弥漫在容姓宫女身周的元气开始爆炸。

    从丁宁身后铁箱里飞出的残卷开始碎裂,沿着每一道墨线开始分解,没有火焰,但是无数碎屑沿着符意飞洒出去,却像是在燃烧。

    爆炸中心的容姓宫女发出了一声凄厉而可怕的啸声。

    她的口中也炸出一团血雾,整个身体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炸飞离地,毫无轨迹的往后重重坠落在地。

    再度轰的一声爆响。

    地上出现了一个深坑,如同陨石砸出。

    深坑的中心射出一道道可怕的尘焰,夹杂着猩红的气血。

    四周的街巷里一片死寂。

    容姓宫女缓缓的从深坑的中心站起。

    她身上瓷样的光泽已经消失,肌肤上布满了很多触目惊心的伤口。

    她的脸上也已经肿了一块,血丝不断的从唇角渗出来。

    停滞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她再次凄厉而愤怒的啸叫起来。

    不只是因为痛苦和所受的伤,还在于她的面前又已经失去了丁宁的踪迹。

    墨园残卷的灰烬还在天空里飘洒。

    黑色的灰烬就像一场黑色的雪遮盖了整个天空,但是反射出的光泽却是白纸一般,割裂得空间重重叠叠,让视线都似乎无法穿透。

    丁宁已经不在那个地方。

    连带着他身后的铁箱也已经不在那片碎砂砾中。

    他没有继续乘机进击,而是选择了继续消失,继续和她捉迷藏。

    ……

    就在容姓宫女遭受真正的重创而再次发出凄厉而愤怒的啸叫时,一名须发洁白如参须的老人正缓步行向茶园的方向。

    他就是黄真卫所担心的墨守城。

    长陵没有城墙,但他本身却就是长陵看不见的城墙之一。

    今日里万人空巷,所有的注意力都向丁宁和容姓宫女战斗的地方偏移,那么别处就自然疏于防范,容易滋生出不寻常的事情出来。

    他是真正的智者,便自然要提前做好准备。

    此时他已经感觉道了云水宫那名女子的杀意,他不再在角楼上的高处,而是选择距离白山水很近,便是不想再有任何的意外,不想再让这名女子走脱。

    黑色的剑光依旧如陀螺般旋转,轻易的将所有落在其上的天地元气旋飞出去。

    就如打击真正的陀螺,再强大的力量,也只是让陀螺转动得更快。

    这是无懈可击的防御剑势,同样七境的力量根本无法攻破。

    然而看着徐焚琴这样的剑势,知道自己和徐焚琴的战斗必定已经被长陵一些顶尖强者察觉的白山水却是反而嫣然一笑。

    天空里,一滴晶莹的水珠从无尽的高空坠落。

    在接近地面之时,这滴晶莹的水珠已经变成了一条长河,一条横置着的长河。

    这条长河,就像一个巨大的手掌拍了下来。

    黑色的陀螺力量的制成点原本就在最下方。

    随着上方拍击的力量镇落,徐焚琴这道剑势的力量往下压去,两股庞大的力量瞬间就撕裂了下方的地表,瞬间钻出一个巨大的孔洞。

    下方深处有澎湃的水声。

    白山水和徐焚琴往下落去。

    徐焚琴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厉喝,伴随着白山水狂放不羁的银铃般的笑声。I1292

相关小说:睁着俏眼说瞎话超级大文豪泡大神才是正经事闪婚惊爱众神王座荼蘼时光湘西迷雾花都异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