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剑王朝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com88必发云顶娱乐电子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承情?”

    长孙浅雪看了他一眼,清冷道:“这是可大可小,很虚无缥缈的事情。”

    “所以他让我自己选择。”

    丁宁看着手中的玉璧,沉默了片刻,说道:“所以他没有提任何的请求。”

    长孙浅雪突然觉得这好像有些可笑,微嘲道:“你又能做什么?”

    “至少可以更快的变得更强一些,让我进入岷山剑宗变得更有保障一些。”

    丁宁又沉默了片刻,道:“他死之后,王图霸业对他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他应该只是想我们能够对他的那些子民好一些。”

    长孙浅雪依旧微嘲道:“若是大楚王朝都没有了呢?”

    丁宁看了她一眼,道:“也可以对楚地的人好一些。”

    长孙浅雪看了他一眼,眉眼间的神色显然很不赞同,然而丁宁自己却是点了点头,道:“当然现在说这些根本没有意义。”

    长孙浅雪清冷的问道:“能到多少?”

    她的这句话太多简单,对于别人而言可能很难明白她问的到底是什么,然而丁宁直接便回答道:“三境上品。”

    长孙浅雪问的自然是丁宁在岷山剑会开始之前的修为,丁宁对于修行的事情从未错过,他说在岷山剑会之前会到三境上品,那长孙浅雪就知道他的修为一定会到三境上品。

    才俊册上排名最高的烈萤泓是四境中品修为,在长孙浅雪看来,丁宁三境上品的修为已经足够。

    所以她看了丁宁一眼,不再说任何的话。

    这在两人的世界里意味着这次谈话的终结。

    丁宁也不再说任何的话语,只是除去了鞋子,在自己的床榻上坐了下来。

    没有人可以理解他的入静内观的速度。

    几乎就在他闭目的瞬间,他就如凝立在气海中心,看着五气缭绕和真元流动的奇妙世界。

    一丝丝天地元气缓缓从四方飘来,落于他的身体。

    丁宁的识海之中瞬间出现了震惊的情绪。

    他瞬间明白了传说中的人王玉璧到底是一件什么样的东西。

    除了他身体里五气缭绕的气海世界,无数真元流淌的经络和外面匡阔的无限天地之外,他“看到”自己的右手手心在发出光亮。

    无数的光星漂浮其间,这些平时肉眼看不见的光星往外散发着无数肉眼看不见的线路,这些光星看似细小,然而其中却似乎隔着惊人的距离,空间浩瀚无比。

    这些线路里在不断凭空生成着天地元气,有些他极为熟悉,有些却是完全超出他的认知。

    所以这并不是任何修行者能够创造出来的符器。

    这完全就是一个独立的小世界。

    一颗星辰的碎片,一颗星核,或者一颗星髓…修行者的世界里,有无数种说法来定义这样的东西,世上的很多宝石,甚至很多奇特的金铁,都来自于这样的碎片。

    然而无数星辰坠落产生的碎片之中,唯有极少数能够和这个世间的元气相合,更不用说像这人王玉璧一样,可以自然滋生出许多和这个天地相合的元气。

    只是数个呼吸,感受着丝丝沁入自己身体的天地元气,丁宁就可以确定这件东西和自己听闻的东西一样,足以让他的修行速度增快两至三成,但对于他而言,这件东西的意义并不只于此。

    “是什么?”

    看着他微颤的睫毛,长孙浅雪直接出声问道。

    “一个独特的小世界。”

    丁宁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她说道:“甚至可以借以参悟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星辰元气。”

    这是不同于寻常修行者的很高层面的谈话,长孙浅雪听得懂其中的意思,但她却只是看着丁宁,异常简单粗暴的问道:“可以悟得出对付郑袖的星火剑的方法么?”

    丁宁的眉头微蹙,道:“或许可以。”

    “如果可以。”长孙浅雪想了想,道:“我会承他的情。”

    丁宁笑了起来。

    在见惯了复杂和阴谋之后,这种简单,最能让人感到温暖和喜欢。

    “有人来了。”

    然而长孙浅雪的脸上却骤然笼上了一层寒霜,她用一种有些说不出厌恶的语气,说道:“是未央宫的修行功法,应该是郑袖的人。”

    一名衣着看似朴素,但怎么都洗不了宫里的那种贵气,就连满头的青丝都似乎分外洁净亮泽一些的丽容女子走入了梧桐落,行入梧桐落中的无名酒铺。

    这名女子似乎也并不想掩饰她宫女的身份,走路的身姿都很自然的和在宫中时一样。

    她看着并不显得洁净的酒铺,看着平静的打量她的丁宁,有些不喜般微微挑眉,道:“的确太过寒酸了一些。”

    丁宁感受着这名女子身上的气息,他可以肯定这名女子在未央宫中的地位应该仅次于潘若叶。

    他没有先说什么,只是等着这名宫女接着说下去。

    “这是赐给你的。”

    这名宫女从衣袖中取出一份文书,放在丁宁身前的桌前,然后伸手示意丁宁马上看。

    丁宁展开那份文书,眉头马上就皱了起来。

    宫女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怎么?”

    丁宁抬头看着她,道:“这是一份地契文书。”

    宫女说道:“只要是识字,都看得出这是一份地契文书。”

    丁宁说道:“可是这是周家墨园的地契文书。”

    宫女微嘲道:“墨园是墨园,但现在不是周家的…长陵城从今日起,已无周家。”

    丁宁微垂下头,看着面前的文书,道:“这赏赐太大。”

    宫女的脸色沉了下来,道:“既然赏赐给你,便说明你当得起这样的赏赐。”

    丁宁点了点头,收起了身前的地契文书。

    宫女的脸色缓和了一些,说道:“今日你们便搬去墨园。”

    丁宁知道这样的旨意根本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余地,所以他也不再说任何的话,只是平静的应允。

    “不要再提及任何有关巫山的事情,尤其不要提及你救过他。”

    这名威严的宫女满意的转身离开,但在走出这间酒铺的时,她却是又冷漠的交待了一句:“因为从今天开始,他已经是我大秦王朝的太子。”

    当威严宫女的身影消失在丁宁的视线之中,长孙浅雪出现在了丁宁的身后。

    “她对你倒是不错,好大的手笔。”

    长孙浅雪眼眸冰寒的看着宫女身影消失的方位,脸上笼罩着难言的杀气,“竟然将周家的宅院都一举送给了你。”

    丁宁明白她对郑袖的厌恶,他摇了摇头,眼眸也有些冰冷,“这不是什么大礼。”

    长孙浅雪收敛了杀意,但是她依旧很生气,所以她此刻不想说话。

    “鹿山盟会结束,外事已定,在扫除长陵一些她不想看见的人时,她便不再会有留手。”丁宁看了她一眼,道:“周家完了,我们却占了墨园…周家又是因为我跟着周家老祖去了巫山所以才完了,在剩余的那些旧权贵眼里,我本身便应该是皇后的人。”

    “即便未必敢明面上对付我,但只要有合适的机会,这些旧权贵绝对不会放弃捅我一刀。”

    顿了顿之后,丁宁冷漠道:“所以这不是什么大礼,只是借刀杀人的手段。”

    听着这些话语,长孙浅雪的脸色却反而好看了许多,“为什么?”

    丁宁道:“墨守城对我有疑虑,她自然就会有疑虑。”

    “像她这样的人,对于一个人有些疑虑的话,最好便是让那人直接从长陵消失。”长孙浅雪彻底明白了,冷笑道:“所以你救了她的儿子,但是你要参加岷山剑会,她反而不会帮你。”

    “或许有人会觉得她会默许我在岷山剑会胜出,但我和你却很清楚,她现在的意思是不让我在岷山剑会胜出。”丁宁看着她,平静而冷的缓缓说道。

    他和长孙浅雪甚至薛忘虚等人今日就会搬入周园,这在长陵绝大多数人眼里,是一名平凡的市井少年凭借自己的努力和际遇,骤然得到命运的垂青,得到了如此惊人的家业,这实在是很让人羡慕,很励志的美丽故事。

    然而这个故事真实的背面,却并不美好。

    长孙浅雪看着他脸上的冷意,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做?”

    “没有什么准备怎么做的问题。”丁宁轻声道:“这事关我的命,所以我只能用一切可能,让她不如意。”r1058( )

相关小说:睁着俏眼说瞎话超级大文豪泡大神才是正经事闪婚惊爱众神王座荼蘼时光湘西迷雾花都异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