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竞技小说 > 重炮之王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app进不去澳门永利7276

推荐阅读:女主网游:第一女盗贼超凡者游戏网游之大盗贼网游之至尊战神重生之围棋梦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爱是朵开在彼岸的花 冉妖顾言之网游之全职跟班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萧,你刚才和那些记者冲突了?”温格揉着太阳穴,着萧歌,不得不询问。

    “嗯,我不想再让他们打扰我了,我要让他们闭嘴,不要再干扰我的生活,对不起,老师。”

    萧歌点点头,他已经受够了那些记者成天围在自己的身边,恨不得拔出自己一切生活细节,像是苍蝇一样无休止的挖掘着自己的一切。不过到温格一脸愁苦,萧歌有些愧疚。[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还想骗我!是这样的话,那你为什么和他们直接冲突,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事情!”温格着自己弟子理直气壮的样子,差一点没气过去,直接瞪着萧歌,差一点没咬到萧歌。

    “谁叫他们先惹到我的。”萧歌着老头要咬人的样子,不得不小心的嘟囔了一句,谁叫自己这段时间也是被训惯了。

    “你训练去!加练两个小时,这段时间你再让我到你和那些记者有冲突,主动挑事情的话,你就不要想上场,我你怎么兑现你的话!”

    温格着自己爱徒这幅委屈的样子,忍不住翻白眼,一指训练场,直接就让萧歌出去。

    “嗯,谢谢你老师,你是最和蔼的,呵呵。”萧歌赶紧点头,拍了一记马屁,一溜烟就离开了。萧歌哪里还不明白,温格绝对会为自己兜着了。

    “滚!这个臭小子,要气死我了。”温格直接爆出口了,显然被萧歌小人得意样子又气到了。

    “好了,阿瑟,先坐下,不过这样好,萧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帕特赶紧将温格拉好,安慰了几句。

    “哎,希望吧,但愿萧不要让我失望,变压力为动力,不行、不行了,又头痛了。”温格又开始揉太阳穴了。

    ※

    “艾玛,对不起。”

    着艾玛怏怏不乐的小模样,萧歌歉意的将她抱入怀中。

    “嗯。”艾玛依偎在萧歌的怀中点着小脑袋,依恋的搂紧萧歌。

    “真酸。”艾薇儿着两个这幅摸样,嘟囔着躲进了厨房中帮倒忙去了。

    “艾薇儿,艾玛在法国没事吧。”南宫紫玉有些担忧的询问着。

    “我还是第一次到她那么大声讲话,还是和她最爱的沃特森老太太,艾玛哭着离开家里的。”

    “我讨厌这繁杂的方式,南,你是对的。”

    鼓捣着果汁机,五彩斑斓的色泽在里面混合搅拌,艾薇儿第一次出现了厌恶的神色,拿着刀叉不时的戳着。

    “呵呵,你会弄坏它的,艾薇儿,不过知道就好,你已经进去了,最好不能再让它打开了,而且差不多了。”南宫紫玉到艾薇儿鼓着嘴的小模样,笑着将她的刀叉拿开,了搅拌程度,又提醒了一句。

    “该死的,它干嘛这么重,嗯,味道就那样。”“可你已经在喝了,在你的身体里。”

    大床之上,一个小身体翻来覆去难以入睡。

    “怎么也睡不着。”“该死的。”“混蛋。”~~~艾薇儿一下子从被窝中爬了起来,气恼的将被子甩到一边,踹了几下,嘴中嘟囔着。

    很快艾薇儿却又盘坐在床上,托着下巴,灵动的双眸不时的闪动,昏暗光线中,伊人沉吟,如同夜精灵一般。

    “滴滴”

    “喂,拉维尼太太干嘛,我在睡觉呢。”正当这时,艾薇儿不得不接通电话。

    “没事,那些狗仔乱咬人。”“我说过了,那个坏蛋不信仰的。”“是的,他就是大恶魔。”“我知道。”“我愿意!”“不听!”“挂了!”

    “啊!大坏蛋、害人精。”“嘎达”

    挂上电话,艾薇儿踩着拖鞋,娇小的身体出动,夜精灵瞬间变成了狼女,气哼哼的打开门,猎食去了。

    “宝贝睡吧。”萧歌轻轻的吻了艾玛的额头一口,将她紧在怀中,右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颊,并没有对她有任何索取。萧歌已经知道艾玛在法国和她的奶奶有过一场争吵了。

    沃特森老太太上次因为萧歌带着艾玛去挪威过生日闹出的那些事已经有些不高兴,认为萧歌拐骗自己还小的孙女,而且随着报纸对艾玛和萧歌报道越来越多,萧歌在她心中骗子的形象越来越深。

    这次艾玛去到法国,老太太直接就是要艾玛离开萧歌,艾玛当然不愿意,一番争辩,越说越僵,甚至发生争吵,再加上被媒体围堵拦截,小丫头第一时间离开巴黎,直接回到伦敦,回到萧歌身边。

    “哥哥,奶奶说我们不会幸福的,没有人愿意祝福我们,呜呜~~。”着萧歌怜惜的动作,艾玛终于哭泣出声,自己还是第一次和亲爱的奶奶有那么大的冲突。

    “放心,艾玛,她只是一时气话,不会的,以后她就会的,我会一辈子爱你、疼你,不会让你后悔的,宝贝。”

    萧歌听到艾玛的话,心中一突,终于是明白艾玛的症结所在了,对于西方人来讲,亲人对自己选择的祝福远远超过一切,尤其是恋人爱情这一方面,而艾玛出生在巴黎,很小父母又离异,和自己奶奶的关系非常好,很在意她的法,因此小姑娘听到沃特森老太太那些话才会如此的低落伤心,像是小袋鼠躲到萧歌的身边。

    “嗯,我不会后悔,我相信哥哥。”艾玛点点头,抹着眼泪,梨花带雨般娇柔,但是目光却像是冬梅般倔强,紧紧的着萧歌。

    “相信哥哥没错的。”萧歌轻轻的吻着她的额头,再次肯定着。

    “嗯。”艾玛也只是依偎在萧歌的怀中,嫩白的双臂挂在他的脖颈上,不愿离开他半分,目光柔柔的望着萧歌,娇楚楚的煞是可人。

    正当二人你侬我侬拥抱在一起时,“嘎达”一声脆响,一道娇小的人影出现,恨恨的目光直接落到了两个身上,在两个人错愕惊讶的目光中,一溜烟,直接钻入到被窝。

    “给我!”没等两个人反应过来,艾薇儿将艾玛手拉下,直接将萧歌半拉身体抢过来,也依偎在萧歌的怀中,还解恨狠狠的砸了两下,才安静下来。

    “艾薇儿,怎么了。”萧歌艾薇儿也不对劲,赶忙询问。

    “没事。”艾薇儿埋在被窝里,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

    “艾薇儿,你给我起来,不许今晚你在这里。”艾玛没明白怎么回事,但是也知道自己的‘领地’被占了,小腰立刻挺了起来。

    “为什么,他是我的男人,就应该和我在一起。”艾薇儿丝毫不示弱的瞪着她,理所当然的抱着萧歌。

    “因为、因为,反正你不能在这里!”艾玛被她的气势一夺,顿时找不到理由了,直接霸道开口了,涉及到萧歌的归属,艾玛从来不退后。

    “不管,他是我的男人就应该在我的身边,要不你走,我要睡觉。”艾薇儿既理所应当却又相当的野蛮,直接缠在萧歌的身上,闭目睡去。

    “他是我的男人!”艾玛顿时被艾薇儿这幅样子给逼急了,叫了起来,也缠在萧歌身上。

    二人开始激烈的你争我夺,动作之大丝毫不顾她们最初的目的,拈指、弹腿,都是**与**碰撞,当然了,萧歌占去了二分之一。

    “哥哥”、“萧”

    撞了有八万多回吧,艾玛和艾薇儿终于气劲用尽,老打僵尸也没意思,开口了。

    “闹完了?”空森的声音响在二人的耳边。

    “哥哥~~。”“萧~~。”二人着萧歌毫无表情的样子,欲言又止的念着,不敢萧歌的目光。

    “你去哪?”“你去哪?”

    发现萧歌理也不理自个,径直起身,艾玛和艾薇儿脸色一变,不安的跟着支起身体,心中暗自愧责,怯怯的着萧歌询问。

    萧歌平静的着惶恐不已的双艾,淡淡的开口道:“擦药酒,疼。”说完,便不理睬两个人,径直离开房间。

    “噗~~~”“哥哥。”艾玛着萧歌那副好笑却又冷漠的模样,想笑又不敢笑,忍不住叫了出声,想要起身跟着出去,却又很快坐下了,静静的着背影。

    “哈哈哈,萧,你真逗,哈哈哈,笑死我了,不不行了,哈哈。”没心没肺的艾薇儿却是直接在床上笑的打滚了。双艾此时的心情都莫名轻松下来。

    “笑什么,神经病。”艾玛没好气的瞪了艾薇儿一眼,直接躺下,拉过被子,不再理睬她了。

    “萧不会真的生气了吧。”“讨厌的家伙,干嘛那么小气。”~~艾薇儿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径直盘在坐在床上嘟囔上了。

    “干嘛,我要睡觉。”过了一会,感觉背后有人推着自个,艾玛就知道是艾薇儿。

    “可是萧还没回来。”

    “嗯,担心了?”艾玛着艾薇儿一个还坐在,着自个,没有刚才的野蛮劲头,顿时心中又有些好笑,不禁揶揄出声。

    “我担心什么,管他在哪里摔倒,睡觉。”艾薇儿被她这么一说,脸不由得一红,感觉失了面子,立刻头一仰,直接倒在床上,被子直接蒙头。

    “要不要去?艾薇儿。”艾玛探过头,趴在她的身上,嘴角那丝弧线再次泛起,自信而调皮,脸上闪露着狡黠。

    “不去!”艾薇儿翻着身子躲开了。

    “呵呵,这是你说的。”艾薇儿得意的点点头,直接开门走人了。

    “啊!”艾薇儿叫了一身,赶紧翻身追上去。

    “哎呦!”“轻点、轻点。”“紫玉,啧~~~”

    萧歌相当没得出息在南宫紫玉的房内鬼哭狼嚎的,老妈的药酒又得出动了。

    “活该。”“她们下手真重。”“疼死活该。”~~~

    南宫紫玉皓白纤柔的酥手揉着萧歌身上的青紫,虽然心疼,古韵优雅的娇颜却带着一丝解恨,冷艳的杏眼着萧歌可怜样,有些好笑也有些嗔怪。

    “真好,紫玉。”萧歌枕着南宫紫玉柔腻的大腿上,感受着她娇嫩的双手在自己身上揉动,酥麻、温热夹杂在内,望着美人关切、姣美的容颜,竟让萧歌有种享受。

    “被你那两个情人欺负了,躲到我这里来,没出息的样子,有什么好的。”南宫紫玉捧着他的脸,星眸弯成月牙,嘴上也不饶萧歌。

    长发束起,嘴角带着一丝揶揄,语气略显的强势,身上丝质素色睡衣,着这个御姐,萧歌不禁脱口而出:“有你真好。”,在他心中这个女人就是可以让自己依赖一辈子的那个女人。

    “小男人,起来了,她们估计已经开始着急了。”南宫紫玉似乎懂了萧歌的眼神,有些温馨的称呼着,又托他起身。

    “哎,当男人真累,紫玉我们睡觉吧。”萧歌叹了一口气,直接抱着南宫紫玉到床上,也不顾那些药酒沾到。

    “讨厌,啊,哄好了她们,却来拨弄我,你这个大坏蛋。”南宫紫玉不甘的挣扎着,却躲不过萧歌的力道,被压在身下,杏眼顿时气恼瞪着萧歌。

    “呵呵,小老婆给我气受,大老婆当然要补偿了,嘿嘿。”萧歌怪笑的压了下去。

    “坏蛋,什么大老婆、小老婆,是你霸占了人家的女孩子,别人当然要说,当然你要负责她们的委屈,你有什么委屈的,和我有什么关系,放开我,臭死了。”南宫紫玉才不想被他得逞。

    “夫有其忧,妻服其劳,你就从了吧,嘿嘿。”萧歌歪理一套一套的,直接擒住了南宫紫玉的双唇,开始了掠夺。

    “坏、坏蛋,呜~~呜~~,嗯~。”南宫紫玉不甘心的砸了萧歌几下,却很快淹没在萧歌狂肆之下,随着萧歌的大手擒住自己的雪峰,不由得心头一颤,酥麻之感从顶间传来,很快就搂紧了萧歌,缠绵交错。

    “砰、砰、砰~~”“紫玉姐姐,我要和你睡。”

    “啊!”“坏蛋!”南宫紫玉顿时惊叫出声,赶紧推开萧歌,满脸酡红的嗔怪瞪了他一眼。

    “这个丫头,今天我要好好收拾她。”欲求不满的萧歌,着南宫紫玉得意不已的目光,顿时直奔房门。

    “南宫,我来了。”一开房门,艾薇儿却是头里走,背着手昂着头,无视萧歌,直接钻入被中,抱着南宫紫玉去了。

    “哥哥,晚安。”艾玛倒是知道礼貌,主动地送上了一个晚安吻,跟着扭头也爬到床上去了。

    “嘿、嘿嘿。”一头黑线的萧歌彻底无语了,这二人压根不给自己反应的时间。

    “嗯,萧出去关门,我们睡觉吧,明天我们去烧烤怎么样。”“我想去郊外。”“诺丁山这附近也不错的。”~~~

    “”顶着一大坨,萧歌手还耷拉在房门上,却发现,南宫紫玉已经将灯关上了,自己被三个女人华丽的无视了,她们在讨论行程了。

    “欺人太甚!我要吞了你们!”

    “别乱动!”“大坏蛋下去!”“别让他起来!”~~~

    感到无比憋火的萧歌,跟上几步,黑夜中,一记虎扑,数声娇嗔。

相关小说:道印美女来袭爱似烟火,终难忘 云熙何奕明末日仙界之系统魔舞蓬莱富贵天成三国之皇图霸业异能大乱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