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魔舞蓬莱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永利娱乐合法吗云顶国际的网站是多少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该死的老道士,那血光之灾居然....居然是要萧少爷放血?”当老道士大笑时,黄鑫顿时懵了。

    一种不可思议的神色,立即浮现在他的脸庞上。而后,目光近乎呆滞地看着被老道士一手抓在半空中的萧一默,脑海里只觉得一切都被打乱,不由喃喃道,“那...那之前出现的黑袍男子,却又是为何?”

    原来,出了红枫林后所发生的袭杀一事,与老道士所说的血光之灾完全扯不上半点关系。

    一切,都不过是他在萧一默面前胡乱猜想而已!

    也就难怪此刻的他会有如此震惊的表情。

    便在老道士来到萧一默面前时,后者的瞳孔明显一缩。似觉察到危机的降临,身子下意识想要躲避开去。却不料全身突然一颤,待完全反应过来时,已是被老道士一手抓起,然后提在了半空中。

    夜风吹拂,袭来一阵透彻到骨子里的寒意,让萧一默身子再次一颤,清醒了过来。此刻的他,也只感觉阵阵酥麻感蔓延遍了全身,竟提不起一点力量。

    这般情况,就好似有一种莫名的力量,硬生生地封印住了他所有的修为。和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一样,任凭别人宰割。

    算起来,这种当自己生命掌握在别人手里且身不由己的滋味,已是萧一默第二次尝受!

    不过,此次却无上次面对云羽老怪强大威压时所带来的难受,反倒是如春风吹过一般,暖了全身。

    更让他有些哭笑不得的是,这时的老道士,一对贼眼竟不停地在他身上溜来转去,大有种要吃了他才满足的意愿。

    这,不禁让萧一默耳边再次响起老道士先前所说的那一番话,继而全身猛地一震,心底竟忍不住冒起一股寒冷之意。

    这股寒冷之意,比置身于冰窖中,更要厉害上百倍!

    “前辈,晚辈身上并无多少血可放,你看是不是......”萧一默被老道士提起,头下脚上,脑中立即一阵充血,不由急声叫道。

    虽然他并不知道老道士为何一早就看中了他,并在众目睽睽之下索求他身上的精血,更不知道那老道士要来精血何用。但听那老妪所言,此老道士向来行事疯癫,且当下又封印住了他全身的修为,说不得真的敢放了其身上的精血。

    那精血,乃是一名武者或修士修炼术诀最根本的根基!

    也是凝全身血脉的精华而成!

    若是他现在真的被老道士放了精血,必定会对道基有所影响。以后他在修炼术诀一途,或吸纳天地元气上,也难免会出现体力不继、精神衰竭等情况,甚者因此停滞不前,境界也再无提升之望。

    直接关系到他境界的发展!

    似此等严重的事情,萧一默又怎么可能让老道士就这般取走自己身上的精血?

    可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根本无还手之力!

    难道,弱小的人天生注定就是被强者欺负的对象?

    念及此处,萧一默的心中不由掠起一番苦涩之意。

    待他见那老道士一双贼眼仍在看着自己,并没有要放开自己的意思时,声音也逐渐弱了下去。想必他心中明白,任凭自己如何辩解,也是逃不了那最终的下场。

    被人放了精血的下场!

    他也万万没有想到,原来日间客栈之中,那老道士所说的血光之灾,居然便是这等无奈的事情。换作其余人,怕也无一可以猜到。

    萧一默静默不语,心中一声轻叹,接着缓缓闭上了双眼。

    想必,此时此刻,在他的心中也很是挣扎。闭上眼睛,或许是怕看见一个自己不愿看见却又不得不发生的下场。

    又或者,这下场早已注定,由不得人心造逆!

    而那样的一声轻叹,虽在他心中回荡,可却显得非常沉重、非常无奈。这样的一声叹息,也不会有人会知道,更不需要别人知道。

    不过,虽这下场,虽这一切于萧一默而言,都早已注定,不容人心逆改。可世间之事,往往存在太多变数。有时候,突如其来的某一变数,也就决定了一件事情的成败。

    譬如,这一次的变数!

    就在老道士提起萧一默的身子,然后那张坚毅的脸庞呈现在夜空下,继而跳入青岚眼中时,后者的身躯,竟猛地一震!

    随后,只见那青衫客一头散发,无风自舞。如根根枯枝,刺碎了夜空。在他手中拿着的紫竹洞箫,更是险些掉落在地。

    这等情况,出现在一个修为极高深的修士身上,若非是面临着生死关头,便是遇上了让他极为激动和兴奋的事情!

    显然,看眼前情形,这青岚必定是遇上了一件让他极为激动的事情。

    也是在此时,一种久违的感觉,忽然铺天盖地从青岚心底涌起,接着瞬间填满了他的心间。那种感觉,是一种寻觅了许久的感觉。说不清是幸福多些,还是激动多些,又或者,两者都有。

    “像,真像......”

    青岚忽地抬起头,怔怔地望着没有明月的夜空,不由把话喃语了两遍。就在他抬头的刹那,一丝凉意忽然扑上了他的双眼。当即,在他心里不由深深叹息一声。

    那叹息声很轻,轻得让他自己也记不清,是何时没有感受过这样的一种凉意了。

    紧接着,青岚收回目光,手中握着的紫竹洞箫,却不由更加地用力。这一用力,使得他那长长的指甲,竟是深深地刺入掌肉之中,带来一番揪心的清醒!

    一丝鲜血,显得些许妖娆,也从他掌心滴落而下。

    似乎,他只有以此种方式,才能压下心头的激动之意,才能忘却那一幕幕的往事,才能让心稍有些安慰。

    可世间往事,往往叫人如此难以忘记,也无法真正忘记。若不然,为何会有那么多人,仍念念不忘?仍是一遍遍地提起?

    也许,念念不忘的未必是往事,一遍遍提起的也并非是开心或悲伤的事情,而是那一段已失去再也回不来的,岁月!

    嗖!

    待头脑恢复清醒时,青岚双肩立即一晃,身子顿时如一阵幽风掠过,在原地留下个残影。

    下一刻,已是出现在老道士和萧一默的眼前。

    当青岚的身影消失在原地时,在他身后的那一名白袍青年双眸中,瞬间涌现出惊诧之色。想必是不明白,自己的师父何以突然作出如此的动作。带着疑惑,他的目光也随青岚身影的停顿,而渐渐凝固在了一道倒立的身影上。

    就在白袍青年视线凝固的刹那,一道带些激动和低沉的声音,忽然响起在萧一默的耳边。一时间,令得他那闭上的双眼又猛然睁开,“这位小哥,怎么称呼?”

    “嗯?”萧一默凝目看去。

    青岚一袭青衫,脸如枯槁。一头黑发夜舞,刺碎了苍穹。又如走在夜间的独行者,带给萧一默一种感到无比熟悉的味道。

    那味道,是寂寞和孤独的味道。

    那一道青影,也就和他孤身一人走在报仇的道路上一样!

    都是独行者!

    都是没有任何依靠和温暖,只有冰冷和黑暗伴随的独行者!

    这一幕闪现在眼前,让萧一默心中不由多了几分惊异。更让他奇怪的是,先前那一种奇异的感觉,居然便在他看到他的那一刻,惊涛骇浪般再度从他的心底猛然席卷而上。

    势不可挡!

    现今这种奇异的感觉,也完全不受他的控制,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可以压制。就好似游子的脚步走到了家门口,想要离去,可回头却发现,身后已没有了来时的路。

    只有向前!

    也唯有向前走!

    走过家门口,回到家里去!!

    想到这里,萧一默双眸突然一亮,再次闪过一道叫做‘希望’的光芒。好似,在那道青影的身上,他可以看到‘希望’的光芒。或者是,他相信,他可以带给他‘希望’,继而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然世间许多事,都是不如人意。

    当萧一默的双眸亮起光芒时,随之浮现在他脑海中的,是在那极寒洞府中的一幕幕。

    那一道曼丽却代表着无情的背影,那一块冰冷的石碑,还有那一声声“废物”的厉喝与咒骂......

    这一切,这种种,如今一齐浮跃在萧一默的脑海中,耳边回荡着那冷冷的声音,竟令得他的脸色彻底苍白起来。那一对亮起的双眸也瞬间黯淡了下去,接着传出一道很轻很轻的叹息,在山巅上飘荡开来......

    “我叫,墨刑......”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

相关小说:美女来袭爱似烟火,终难忘 云熙何奕明末日仙界之系统重炮之王富贵天成三国之皇图霸业异能大乱炖黑白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