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魔舞蓬莱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402永利客户端必发彩票网页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游龙洞天?”

    船舱内正垂头默坐的梦语心,耳聪灵敏,待听得吴双所发笑声时,低呼一声后便猛然抬起头,望向隔着一道舱帘的舱外,目光似也看到了那一道正迎风站立在甲板最前头的身影。随之,她眉头轻皱。

    显然,她是知道关于‘游龙洞天’的一些事情。

    且,对于‘游龙洞天’的人会选择此时出现在这里,在她心里,也感到有几分的惊讶与迷惑。

    “这‘游龙洞天’,可是龙蟠山脉上七十二洞天之一么?”见梦语心如此反应,萧一默双眸光芒一闪,轻声问道。

    “嗯!”

    闻言,梦语心点点头,但她的眉头却已是皱得越紧。待凤眸内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时,方才缓声说道,“可是,令我好生奇怪的是,那龙蟠山脉离此地,少说也有上万里路程。为何游龙洞天会如此舍得,竟派出三名使者,万里迢迢赶来这里?他们为的,究竟是什么事?”

    “或许,那三名使者,并非是从龙蟠山脉赶来。而是此沧江沿河一带,有属于他们‘游龙洞天’势力的驻扎地。他们为的,也许并不是事......”萧一默脸庞上忽然有了一抹笑意,看着桌上越来越弱的烛光,双眸内的光芒却是越来越盛,继而轻声道,“...是为了吴大哥的人!”

    “为了吴前辈?”梦语心忽地扭过头来,看着萧一默,惊讶道。

    紧接着,她似也明悟到了什么,眸内光芒一闪而逝,雪白的脸庞上也悄然浮上一抹笑意,继而轻声一笑道,“萧大哥所言不错,他们也许并不为事...而是为了吴前辈,方才前来!”

    “或许,他们终究的目的,还是为了那事而来。”见梦语心会意过来,萧一默这时忽地心中一动,摇头一笑后,却没有说话。

    不过,他的目光,却是看向了舱帘,似可以看到此刻甲板上正发生的画面,让得他的心中,不禁接连闪过几个疑团,“...可那事,究竟是何事,居然要派遣三名使者?想来,定然是与吴大哥的身份有关,或者.....”

    或者是什么,他已没有继续想下去了。

    因为,一道铁器撞击的声音,便在此时忽然从甲板上传出,继而传入舱内坐着的三人耳中。使得三人的身子一震,立即惊醒了过来,也顺势打断他所思所想。

    船舱外。

    大船甲板上。

    “叮!”

    只听得当那一道铁器撞击的声音发出时,又是有一道非常清脆的铁器声,如雨打地板般,随之传了出来。

    便在这一道声音传出的瞬间,立刻在江河上铮铮地传荡而开,随即便是传回了阵阵‘叮叮叮’的回音。阵阵回音落向江河四周,竟猛地卷起了一阵更为凌厉的大风!

    且,大风中所带来的杀气,也是愈浓!

    浓的简直就可以把人活生生地撕裂!

    那种杀气的浓烈,比起锋利如刀的风刃,也还要可怕,还要惊人!

    然而,纵然这风中杀气如何浓烈,对于此刻正站在甲板上的四道身影而言,却是完全没有半点的影响。

    仿佛,那大风在他们四人心中,只是无形,并非实质!

    只有无形的风,才会产生在天地间。然后无处不在,可又无处有在。

    而实质且带着冲天杀气的风,则产生在他们眼中。

    在他们正相互对视着的眼中!

    又或许,有时候,人眼中带着杀气的风,比天地间挟带着冲天杀气的风,更要来得血腥与恐怖。

    因为没有人知道,人眼中带着杀气的风,会在什么时候发出。

    等它发出时,便也就意味着生命的终结!

    因此,当带着杀气的大风袭上甲板时,四道彼此对视着的身影的双目中,也同时点亮起了一团火。

    一团燃烧生命的火!

    一团在风中产生的火!

    火中,蕴藏着一股永远都无法扑灭且更为浓烈的,杀气!

    那杀气,简直比大风带来的杀气,比他们四人眼中的杀气,还要凌厉、恐怖上百倍!

    因为,那火中的杀气,已是燃烧了他们身体内全部热血所迸发出来然后凝聚而成的杀气!

    便是这样的一种杀气,才是这天地间,最可怕、最无敌的杀气!

    当四人眼中同时亮起蕴藏着惊天杀气的烈火时,各自的衣衫也被大风猛地吹起,在夜空下猎猎作响。

    那声响,如划破开了时空,形成一个不同的天地。

    一个只容得下他们四人身影存在的天地!

    当这样的一方天地形成的刹那,只听得一道猖狂的笑声,忽地在夜空下响起,传入萧一默三人耳中,如阴风呼啸,令得他们心生寒意,“哈哈!有何承受不起?有你吴双在此,连当年血洗‘琅琊洞天’的杀魔威名都能承受,怎地如今却是承受不起我‘游龙洞天’三使者的小小躯体吗?你莫不是在和我等说笑吗不跳字。

    此道声音,显而易听,正是最初发出大笑声的那一道声音。

    再看时,发声之人,正袭一身黑袍。在其左脸颊之处,刻着一条三寸来长的剑伤疤痕,使得他面容看上去有些扭曲狰狞之意。尤其是他那细眉薄唇,鹰钩鼻,看起来十足是一副早死之相。却也奇怪,为何他却可以存活至今。

    在其右手之中,三指搭扣,则正紧吊着一副金框、金柱、金珠的算盘。随着他其余两指不经意的拔动,算盘之上,立即发出一道清脆的声音。

    “叮!”

    无疑,先前两声铁器撞击的声音,便也是从那算盘之上发出。

    “当年血洗‘琅琊洞天’一事,早已过去。川使者再次提起,莫非是想激我一番?”吴双依然静静地站在前头,语气不卑不亢,似乎对于出现在甲板上的三道黑影,再也熟悉不过。

    “哈哈!本座并无激你之意,只是有些可惜,当年以屠戮铸就‘杀魔’威名宝座的吴双,如今却是在这沧江之上做起渔夫。而且,这一做就是三十年。此事若让你们魔道中人得知,却不知,会是个怎样的下场?哈哈!”川使者把手一撩,袖袍翻舞,便把算盘藏于身后,继而看向大船四周,不禁冷笑了一声道。

    闻言,心中似是有所触动,吴双不禁喃语一声,“屠戮铸就杀魔....”

    疑似在这一刻,在他的眼前,也浮现出一幕幕的过往之事。画面的最终,一人浑身浴血,站在山顶,在他身前身后,是一片断身断首的狼藉尸体,遍地堆积成山,血流成河。而那一人,就那么孤独地站在山巅,一人对抗起整个天地来。

    画面的一幕,时空交错,最终归于现实,化成如今站在甲板最前头的一道身影。

    似乎,他永远都是站在最前头。

    这样,他就有了冲锋的理由。也有了,一人对着整个天地的资本和勇气!

    没有人敢去质疑和否定他,也没有人敢去命令他莫要再站在最前头。

    只因,他曾经是杀魔。

    曾经是,现在是,以后是,永远也是!

    只要他未身死的一刻,杀魔二字,就永远不会从这世间消失。

    可又有谁知道,得到这一威名的代价,他付出了多少?

    也许,他所付出的代价中,藏着很多无人知道和了解的事情。

    正如,最初梦语心对其所说的一句话,“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是的,拥有杀魔威名的人,定当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而且,那故事,也是非常的精彩。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

相关小说:美女来袭爱似烟火,终难忘 云熙何奕明末日仙界之系统重炮之王富贵天成三国之皇图霸业异能大乱炖黑白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