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魔舞蓬莱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88必发登录首页优德棋牌下载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章合发,诚恳求书友们正版订阅支持!

    ——

    然而。

    任逍遥不愿,立即踏出一步,站在萧一默身前,低吼道“墨兄,难道你不要命了吗?竟然答应他?”

    他,指的自然是赤忱。

    萧一默沉默,没有开口说话。在他双眸内,跳动的焰火愈为旺盛,似道出了他心中的〖答〗案,脸上有了坚定之色。

    “他要做的事,哼,就你便能劝得了吗?”王杰轻哼一声,瞥了一眼萧一默,对任逍遥淡淡道。

    “墨大哥,你真的非要去接下赤忱府主的三招吗?”苏柔脸上露出担忧之色。

    她知道萧一默既然说出了,便必定会去做。只是不知为何,在她心中仍有那么一丝希望,望萧一默不要答应。

    可回复她的,却是一个点头。

    “是!”萧一默语气坚定,不容任何人反对。

    且在其话音落下的那一刻,没有二话,立刻向前踏出一步,与赤忱遥遥相对。

    “好,有此一份胆识,也不枉你是古峰主的弟子!”赤忱神色虽然不屑,却忍不住赞叹一声。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还望赤忱府主手下留情。”念虚悠悠吟叹一声,道出了他心中的牵挂。

    “哼!死生有命,没有实力,还是不要出来丢人现眼。”赤忱看着萧一默,眼中不屑之意愈浓。

    萧一默依然默不作声。

    仿似周身一切与他无关,脑海中一片澄清。灵台空明,如陷入另一番天地。随即,缓缓闭上双眼,轻声道。“赤忱府主,你发招吧!”

    赤忱闷哼,见萧一默闭目,如在轻视自己,心中当即一怒,便是伸出一手。掌中天地元气汇聚,形成飓风,呼啸着不停打转。

    可不等他出手。

    “那是什么?”

    远处。一名洛羽宗弟子打坐疗伤,无意间抬头望向漆黑的苍穹,忽然眼瞳一缩,立即叫道。

    只见在阳冕山另一端。一团火光徒然冲出,其间夹杂着兽物尖叫,风声呼啸中,便是朝阳冕山的此端急速掠来。且快如虹芒,一眨眼。就临近了数十里。

    “是火鸟!”

    “太大了.....”

    “看,那火鸟上居然还有人站着。”

    其余弟子纷纷睁开双眼,仰起头,同时朝一个方向望去。有些弟子目灵。第一时间看清了那团火光的真体,不由惊呼起来。更有几个弟子。看到了在那巨大的火鸟上,正站着一道人影。

    听此动静。张望、原野、赤忱等人心中一凛,不由多说,亦是抬起头,看向前方黑暗虚空中突然掠来的一团火光!

    “嗯?那人?”

    萧一默凝目,目光紧紧锁在那头巨大火鸟上的人影,神情却是微微一愣。只因在这一刻,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了他的心头。且他看得分明,那道站在巨大火鸟上的人影,正是他许久未见的老道士,杀千刀!

    “他怎么会来到这里?”萧一默疑惑,皱眉自语“不是去帮我寻找杀父仇人了么?”

    的确。

    自那日在沧江之旁的倾延林一别,他已是有许多时日不曾见过那老道士。当然,身在云痕宗,与外界接触极少,自然也就无法见到那老道士。更何况,老道士行踪飘忽不定,不说是他,便是在界内能看到他的人都极为稀少。

    因此,无法经常看到也属正常。

    只是让萧一默疑惑,老道士与他一别时,曾言下次见面便是带他杀父仇人头首而来。而今现身在此,是否为了兑现承诺而来?

    即是说,老道士已经帮忙找到了杀父仇人?

    但,父亲未死,又何来的杀父仇人?

    “难不成,是有其他的目的?”萧一默自语中猜出了一点。

    便在这时。

    “哈哈哈!四大正统修士云集,倒是赶上时候了!”一道大笑声滚滚传出。

    随即——

    刷!

    虚空中,红光一闪,一股热潮顿时从空中席卷而来,扑向众人。紧接着,一头巨大的火鸟,羽毛浴火,状如凤凰,便是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那火鸟为‘翼火兽”飞行妖兽中一种。躯体坚硬,成年时可负载数百人。恐怖的是其那一身浴火羽毛,根根如利剑,蕴含着极为庞大的火之力。若尽数射出,绝对能瞬间斩杀比之强上一筹的修士!

    极为惊人!!

    但,让张望、赤忱、倾晴等人惊异,是那一道站在翼火兽头颅上的身影!

    “怎么会是他?”

    “道圣门打不死的老祖宗?”

    众人万分惊诧。

    任谁也想不到,界内传说中的人物,竟然会在这时出现。

    对于那道人影的来历,只要是在界内闯荡数年的修士,没有谁不知道。甚至,可以说或是极为清楚与了解!

    道圣门活了三千年的老祖宗!

    也是永远都死不掉的老怪物!

    但凭这两个名号,足以道出那道人影的可怕。

    更在老道士出现的一瞬。

    “弟子傅伊拜见老祖!”傅伊子立即弯腰下拜,脸色恭敬道。

    他虽已年老,可在一个活了三千年的老怪物面前,不外乎若一个孩童,实在还是年幼。因而,见了老道士,他不得不拜。

    “品生(松德)见过老祖!”品生子与松德子亦是弯腰拜倒,朗声道。

    随着这三人行礼,道圣门余下的五十名弟子,皆是面露激动之色,继而朝老道士的方向遥遥下拜,嘴里大声喊道。

    一时间,声波如潮。震骇四野。

    “都起来罢!”翼火兽上,老道士大袖一甩,无数股力道刹那冲出,一一托起朝他下拜的诸多弟子。

    下一刻。

    忽见老道士身形一闪。烈风呼啸,待停歇下来时,便是来到萧一默身旁,一双贼眼正放在后者的身上,滴溜溜转了起来。

    “嘿嘿,小哥,想不到你我还真是有缘,居然在这里也能遇到。”老道士眯起双眼。一副好友相逢的喜悦模样。

    可在萧一默听来,那声音实在不亚于刺骨寒风,钻入耳中,令身子登时一颤。不由深吸口气,苦涩一笑道“的确有缘,晚辈也想不到还能在此与前辈遇上。”

    “你是想送血给我吗?”老道士不着边际道。

    “送血?”萧一默一愣,紧接着似明白什么。露出无奈神色,随即脸色一变,微微一笑道“若前辈愿意。不妨再来几颗‘灵清丹’也可!”

    “哈哈,小哥几日不见。风趣许多。”老道士顿时朗声大笑。

    “哪里,若无前辈指导。何来风趣?”萧一默随之一笑。

    而张望、赤忱等人此刻已是一脸错愕地看着萧一默与老道士,脸上露出的惊讶神情,显然是疑惑为何那老道士谁都不找,偏偏找上了萧一默。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与萧一默谈笑风生,旁若无人。

    若传了出去,必定是一件极为轰动之事!

    而众人对于老道士与萧一默的谈话,更是不明所以。

    确实。

    老道士与萧一默之间的谈话,在场已无一人知道其中蕴意。若是那妖族虎王或梦语心在此,些许能明白。只因他们两人的对话,正是初次相遇到分离后所发生的事情。

    如今三言两语谈起,其余人不曾经历,又岂能知道其中的意思?

    “老祖,你认识他?”傅伊子年长,愕然之际问出心中的疑惑。

    “认识,怎么不认识?他身上的血最为大补,可不能错过了。”老道士悠悠说道。

    一语惊人!

    令众人一时无语。

    “墨刑,先接过我三招!”一声叱喝忽然响起。

    赤忱负手站立,遥看着萧一默,神色流露出不屑。

    可不等萧一默回应,老道士豁然转过身,眯起的双眼猛然睁开,射出两道神光,紧紧盯住了赤忱“三招?什么三招?”

    “禀老祖,原野峰主道,此子精神力强悍,可率领我等进入鬼宗深渊据点,并合力灭杀幽冥池。适才赤忱府主不信,要出手一试,因此定下此子若能抵挡住他三招,便可率领我等进去。”傅伊子看了一眼萧一默,继而朝老道士躬身应道。

    “放屁!”

    老道士蓦地厉喝,一股极为强势的气息竟瞬间从其〖体〗内爆发,席卷而出,顿时令在场之人心口一阵窒息。

    如到了死亡的边缘,可怕无比!

    “有我在,谁敢动他一根汗毛,就是跟我杀千刀过不去!”老道士大吼,目光如电,一扫四周,但凡被他看中的修士,纷纷低头,不敢正视。

    更是被那一股凌厉的气势所震慑住!

    太恐怖了。

    仅仅是那释放出来的气息,就压得他们心口窒息,感觉要晕死过去,便连动一下身子,都显得万分困难。

    四周疗伤的弟子,修为稍弱的更是感觉头重脚轻,仿佛有一股大力死死抓住了咽喉,无法呼吸。

    “老祖,这...”傅伊子迟疑,眉头微皱。

    按他本意,也是想让赤忱出手试探一下那墨刑,看原野所说是否属实。可没想到,百年不曾一见的老祖竟然会在此刻出现,且放出了这般话语。让他一时怔住,倒是忘了本身的立场。

    “哼!我要出手,谁敢阻拦?你一个前辈,莫非就敢对我下手?”赤忱轻哼,不信活了三千年的老怪物会向自己下手。

    “你敢向小哥动手,我就是把你灭了都敢!”老道士吐出一口唾沫,狠狠道“老子活了三千多年,还没有谁敢这么威胁我,你算哪根葱?”

    “灭了我,就是两宗开战之日!”赤忱心有怒气,不管老道士身份,立即闷哼道。

    且此话一出。在场之人均是脸色一变。

    怎么也没有想到,那赤忱此刻竟敢和活了三千多年的老道士叫嚣,那不是找死吗?还是说,赤忱底气十足。对强势的老道士丝毫不惧?

    不过,在下一刻众人就是知道了〖答〗案。

    老道士脸色阴沉,强悍气场爆发,席卷四方,竟带动周身天地元气呼啸打旋,直冲入天。更是不等赤忱对萧一默下手,已先行伸出一手,穿破虚空。一把抓向赤忱。

    “什么!”众人大惊。

    无法相信,老道士竟敢先行出手轰向赤忱,且是没有任何预兆的出手!

    也是让赤忱心中登时一凉,脸上惊愕神色浓郁。

    “不!!”赤忱怒吼。

    他实在不愿相信眼前一切。那老道士竟这般不顾忌自己的身份,二话不合,就是向他出手了。

    于情于理,都是说不过去。

    可他忘了一点。

    残酷冷血的修真界,终究是实力至尊。谁的拳头大。谁就是硬道理。便是这么一个道理,在界内早就化作了法则存在,亘古流传。

    身为一府之主的赤忱,按理说不可能不知道。

    可在此刻。他的确是不知道。或者说,他在老道士出手轰击的那一瞬。就忘记了界内还有这么一条铁则!

    几乎在他张口呼叫的瞬间。

    “轰!”

    大手狠狠拍下,气流肆虐狂卷。竟令众人纷纷倒退一步。

    再睁眼看去时。

    “嘶”

    众人震撼。

    只见老道士伸出一手,刹那变作一只巨大手掌,灰色气流萦绕,竟死死地压住了赤忱,令后者丝毫无还手之力!

    轰!轰!轰!

    随即大手抬起,空间炸响,赤忱的身子亦随之上升到半空中,但见他嘴角鲜血残留,脸上竟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无法相信,一府之主的赤忱,仅在一招之下便落败至此,实是阴凉至斯。

    也让众人看向老道士的目光,在尊敬中渐渐多出了一种畏惧!

    来自心底深处的畏惧!

    “前辈,有、有话好说......”

    赤忱被那一手抓住,只觉全身无力,〖体〗内元力被彻底封印,施展不出分毫。喉咙滚动间,方才是声音嘶哑地艰难道出几字。

    “有话好说?哼!你逼迫小哥时,怎么不好好说话?”老道士目光凛冽,盯着赤忱,冷哼一声。

    “那,那是被情势所迫......”

    “那你现在也可当做是情势所迫!”老道士没有二话,徒手一甩。

    顿时,赤忱的身子便在那一甩之下,化作一道流光,朝远处疾驰而去。

    轰!

    一声沉闷的声音立即传出。

    众人眉头一皱。

    以他们精神力足可感知,被封印了元力的赤忱,就如同凡人一样,被老道士这般甩出,撞在地上,恐怕不死也会落个残废了。

    “前辈,你这般折磨府主,居心何在?”浮云夜毕竟血性方刚,见赤忱被老道士如此狠压,当下压住心中怒意,咬牙道。

    “居心?我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怎么,你这小娃儿也想试上一试?”老道士转身,看向浮云夜,枯老脸庞上浮现一抹惊心的笑意。

    浮云夜心中一惊,手掌渗汗,只觉此刻全身如被大山压住,心口更欲窒息,难以喘过气来。不由紧紧握住了双拳,噼啪作响。

    他不甘啊!

    赤忱为一府之主,却在众人面前被老道士这般折磨,相当于狠狠扇了他们洛羽宗一巴掌!

    而他身洛羽宗弟子,尤其是掌府大弟子,岂能没有一点怒气?

    那怒,如欲滔天!

    可怒归怒,他却是不敢出声反驳,更没力去反驳。

    只因就在他刚张开嘴时,老道士似看穿他心中所想,一股气场爆发,压了过来,当即令他张开的嘴又猛然合上,无法说话。

    更何况,若真是可以反驳,恐怕接下来他的结果与那赤忱,好不了哪里去。

    “前辈为贵宗老祖,如今来欺负我等宗人,莫非你便不怕两宗来日开战吗?”浮云夜声音高昂起来,脸色变为阴沉。

    “你家宗主还未出声,你一个小娃儿能起多大的风浪?”老道士不屑一笑,眉须抖动起来,宛如孩童,随即眼皮一抬,目光一扫四周,声音低沉起来“你们亏为正统修士,如今与鬼宗开战,已损失如此多弟子,不但不商讨战事,反而在这相互起哄,哼!不如都给我死去!”

    “咚!”

    最后一字落下,众人心神一震,只觉有一记钟声在脑海轰鸣回荡,有些清醒过来。

    “前辈你不先前不在,怎知我等没有在商议战事?且,我们本是有决策要进行,偏生你一进来,就扰乱了我等的计划。”倾晴飘身前来,在他身后,是一脸阴沉的赤忱。

    显然,刚才正是她前去救出了他。

    “什么计划?”

    “要他开路,进入深渊,然后合力灭杀幽冥池。”倾晴柔手一指,指向萧一默,眼波流转。

    “放屁!”老道士再次厉喝“你们修为不知比小哥高出多少,怎么这般无耻让他先行开路进去深渊?分明就是想让他去送死!”

    “可深渊之内,唯有精神力强悍之辈才能闯入最深处。”倾晴当即驳道。

    “放屁!此话是谁告诉你们的?”

    “是赤忱府主。”任逍遥忽然开口道。

    他先前从张望口中得知了一切,因此自然也知道那话是由赤忱所说。

    “不错,就是他!”苏柔亦是伸出一指,指着倾晴身后的赤忱,恨声道。

    随后,萧一默、念虚、品生子诸人俱是把头一点,同时看向正站在倾晴身后的赤忱。

    眼中之意,自然是直指赤忱无疑!

    “哈哈,好,好一个重天府第一府主,赤忱,你可隐藏得够深!”老道士忽然仰首大笑起来,笑声传荡,轰散四周。

    落入众人耳中,皆是不明,继而露出茫然之色看着老道士,不明白后者为何要说出如此一句话。

    而在这般疑惑间,老道士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众人心神巨震,脸色纷纷一变“嘿嘿,你来此中原潜伏数十年,这份心机当真是可怕。可惜了,无量你个天尊,终究还是忍不住。老道我刚从深渊出来,那里面何需精神力之辈开路?我看,这一切不过都是你在挑唆,真正目的怕是想让他们全部葬身深渊吧?!嘿嘿,你说是吗?鬼宗第三大将,风梵魅?”(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美女来袭爱似烟火,终难忘 云熙何奕明末日仙界之系统重炮之王富贵天成三国之皇图霸业异能大乱炖黑白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