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魔舞蓬莱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老app奧门永利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只是,就在萧一默想要再次弄个地方,让精神力经历一声大蜕变时。

    遥远的天际,大雨磅礴间,忽然“嗖嗖,地掠来了两道长虹。且看那长虹掠去的方向,正是阴蚩废墟!

    便在那两道虹芒之后,是五道青芒,如流星疾驰,紧追前方的两道长虹而去。

    一眼看去,如是那两道长虹进行着喜死厮杀,结果不敌五道青芒,这才慌不择路地逃去。

    “界内弱肉强食,生死之事,真的很寻常。”萧一默怔怔地看着眼前一幕,轻声喃语,如是在对着那两道虹芒,又或许,是跟自己的心说话。

    语毕,萧一默摇了摇头,便是迈出一步,想寻个洞府,让精神力完成一场大蜕变。

    但,就在他右脚刚刚抬起时,目光一闪,似感悟到了什么,不由抬起头,再次看向方才那七道人影掠过的长空。一时间,竟是停顿在了那里,没有迈步。

    半晌后,忽见萧一默双眸璀璨,更似发现了什么,蓦地爆射出了两道神光,微微皱眉,没有任何犹豫,就是向前迈出了一步,踏向虚空。

    嗖!

    空间波纹闪动,如凉风拂过,萧一默的身子便在原地消失不见。

    逍空术!

    此等法术,是萧一默在闭关之后,从神风中感悟而来。具方才在斩杀黑袍男子时,用的便是这逍空术,悄无声息地挪移到了黑袍男子的身侧,继而进行一番厮杀。

    这遁空术,类似大挪移,但却少了大挪移几分灵活,是从一方虚空,瞬间移至另一方虚空。且两者相隔距离,至少需要在五十里以上。

    若不然,断然无法逍空。而大挪移,却是可以在任何方位进行挪移,无距离限制。

    但,饶是如此,掌握了这逍空术,对于萧一默而言,却是有着莫大的好处。

    百里之遥,也只是一眨眼之事。

    阴蚩废墟,外围。

    “嗖!”

    一道蓝光蓦然亮起,发出轻微的声音,随即化作人影,在地面上显露出了真容。

    正是萧一默!

    “方才感受的那股波动,为何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萧一默眉头仍是皱起,目光微冷,环视四周,但见周围迷雾重重,大雨淅沥,却看不到一个人影。

    仿佛先前所见的那两道长虹以及五道青芒,进入了这阴蚩废墟,都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如泥牛入海,再也寻不到半丁点影子。

    更是奇异,就在刚才,那两道长虹掠过天际的一刹那,一股若隐若无的气息,悄然弥漫在了这一方虚空。

    那气息,对于其他修士而言或许有些陌生。但对于从云痕宗出来的萧一默而言,却毫无陌生,相反,是无比的熟悉!

    只因那气息,赫然就是修习了云痕宗法术的弟子独有!

    即是说”那两道长虹,正是来自云痕宗!

    而且,从那股气息中,萧一默隐约觉得,是自己所熟悉之人。这才舍弃了一次精神力蜕变的大好机会,只身赶来这阴蚩废墟。为的,

    便是要弄清楚那两道虹芒的身份。

    还有那五道青芒,竟敢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追杀云痕宗弟子,萧一默说什么也要查探明白。

    他虽在云痕宗生活不过几个月,但云痕宗内、尤其是责天峰上,已是在其脑海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成为其道基中难以抹去的存在。

    因此,见到这般情形,他是无论如何也要插上一手。

    纵然,修为不敌!

    这已无关实力,只关情分!

    “他们出来,是历练的么?”萧一默没有迈步,只是站在原地,目光平静地看着前方,思索弃一切。

    云痕宗弟子,向来都有出山历练一说。

    且在这历练途中,多数是有长老率领,少则五六人,多则十人。

    一来可担保弟子安危,二来可放手让弟子去历练。

    不过,看方才那两道虹芒疾驰的速度,犹如逃生,显然并非是历练之辈。

    “若不是历练,那这其中,必定是有蹊跷。”萧一默目光渐渐冷了下来。

    不是历练,很有可能是被追杀,或者,是更为重大的原因。

    忽然,一个极为惊悚的念头闪现在萧一默脑海中。

    登时,令其身子为之一僵!

    接着,脸上露出了一抹惊愕之色,便如发现一件极为惊骇的事情,让他的心骤然提到了嗓子胆上。

    “鬼宗”萧一默豁然抬起头,神光迸射,似可扫清眼前的迷雾,看穿方圆一切景物。

    便在这时。

    先前所感受到的那一股气息,再次传出,只是这一次的气息较之先前,更为微弱。犹如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下一刻就要坚持不住,撤手人间。

    萧一默再也没有犹豫,大袖一甩,整个人蓦地腾空而起。手中神斩呈现,白光划…过,如一颗星辰陨落“轰,地一声,就是在身前不远处的迷雾中炸开。

    “谁!”一道低沉的叱喝声随之传出。

    萧一默双肩一晃,并未说话,展开遁空术,身子渐渐隐遁在虚空中。

    便在其身子隐逍的刹那,一道青芒蓦然疾驰而出,然后站在了萧一默所站过的位置上。

    那是一名约莫二十来岁的青年,袭一身青衣,手持一柄血红之剑,脸庞白净,眉宇间英气逼人,想来在青年一辈中,也是个翘楚。

    只见这青年追出时,身子立刻停顿下来,目光冷冽,环视四周,看到无人时,不由微微一愣。但很快,他便似发现了什么,口念法诀,手中血红长剑一扬,一道红光闪烁,轰然在其身前炸开。

    接着,在其身前,竟凭空闪现出一幅光幕。就在那光幕之中,竟是渐渐地露出了一道人影!

    那赫然是一道蓝色人影!

    只不过,许是因为青年修为不够,只能看清是一道蓝色人影,至于那人影的面容及其他,却是无法看清。

    “哼!原来是云痕宗之人!”青荐嘴角冷笑,右手朝身前一点,光幕砰然消散,那道蓝色人影亦是随之消失。

    随后,青年手掌一震”血红长剑嗡鸣一声,似感应到了什么,剑尖豁然朝右侧的虚空中,蓦然一指!

    那里,正是萧一默身子隐逍虚空之处!

    “躲起来也没用,注定你难逃一死。”责年冷笑之意愈浓,盯着那虚空,双目寒光一闪,便是把手一扬。

    嗡!

    血红长剑脱手,顿时如一头脱缰血龙,气势无匹,呼啸着朝那一处虚空中,狠狠冲去。

    “轰!”

    一声炸响,宛如晴空霹雳,在那一虚空中蓦然传开。

    “还不出来吗?”青年踏前一步,大手一挥,血红长剑倒卷而来,再次被他握在手中,继而冷眼盯着那被长剑炸开的虚空中。

    但,让他错愕,在看了那处虚空中许久,也是不曾见有人影显露出来。

    “你是在找我么?”忽然,一道淡淡的声音在青年身后响起。

    青年心中登时一惊,豁然转过了身子。

    只见在他眼前,一道蓝色人影正站在大雨之中,周身三丈之内,金光环绕,如一尊古老神佛,威严不可侵犯。仿似觉察到青年眼中的惊讶,那蓝色人影抬起头,坚毅的脸庞上,慢慢地,露出了一抹笑意。

    然而”那般笑意,在青年眼里看来,竟是那么地阴森与可怕!!

    “你是谁?为何方才要干扰我等翰墨福地行事?”青年心惊同时,立即闪身后退,在五丈外停了下来,继而看着那道蓝色人影,冷冷说道。

    “翰墨福地”萧一默深深吸了口气,看了一眼方才被他神斩剑轰出的方位,随即目光慢慢落在眼前的青年身上”“你们为何要追杀他们?”

    “他们?”青年一怔,顺着萧一默所看的方位瞥去,很快便明白了其中原委“嘿嘿,冷笑了起来“你是说,你们云痕宗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弟子?”

    萧一默怔然,默不作声,静静等待青年的下文。

    “嘿嘿,他们已是强弩之末,击退鬼宗,正是我等翰墨福地大举反杀的绝好机会。这个时候不杀了他们,我等翰墨福地,怕永远也没有翻身的机会。”青年一脸冷笑,仿似在他眼中看来,人命如草芥,杀之无谓。

    “就算杀了他们,你们也无翻身的机会。

    ”萧一默淡淡道,语气有了些冷意”“这么说来,你们在前几天就开始追杀本宗之人了?而且,这已谋划许久?”

    “不错!”青年狠狠点头,目光冷芒闪烁,随即“嘿嘿,冷笑起来”“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云痕宗元气大伤,正是我们翰墨福地出手的好机会。”

    听到此,萧一默的心,已渐渐冷了下去。

    想不到,云痕宗一行人在回去的半途中,竟会遭此惊变。

    被翰墨福地之人袭杀!

    如此看来,方才所见那两道虹芒,也是被眼前翰墨福地等人追杀了。

    至于翰墨福地,萧一默在云痕宗时便有所听闻。

    那是个极为特殊的福地。

    不似其他洞天福地,并未盘踮在虎挝山脉,而是扎住在龙蟠山脉。且渊源悠久,底蕴深厚,在三十六福地中,位列前五。

    更为恐怖,是在此福地中,居住着数位通天之能的老怪,镇守翰墨福地。使得其余的洞天福地,不敢打其注意,随意进攻。

    如此一来,云痕宗一行人回宗之时,想必是在龙蟠山脉时,遭到了翰墨福地的人袭杀。

    以那翰墨福地的底蕴,张望等人怕是险象环生,危机重重了。

    一念及此,萧一默心中突然便有一团火焰,突地一声燃烧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青年,只觉再多的恨,也来不及让血清洗。

    “杀云痕宗弟子,总该付出些代价。”冷冷的声音蓦然传出,远远传了出去。</p>

相关小说:美女来袭爱似烟火,终难忘 云熙何奕明末日仙界之系统重炮之王富贵天成三国之皇图霸业异能大乱炖黑白往事